湧幢小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湧幢小品
作者:朱國禎 明
卷一

湧幢小品自敘[编辑]

閒居無事,一切都已棄擲,獨不能廢書。然家罕藏書,即有存者,鈍甚,不善讀,又不克竟。至於奇古詭卓之調,閎深奧衍之詞,即之如匹馬入深山,蟻子緣磨角,恍惚莫知其極與鄉也。惟淺近之說,人所忽去,且以為可弄可笑者,入目便,輒錄出,約略一日內必存數則。而時時默坐,有所窺測,間亦手疏以寄岑寂逍遙之況。因思茂先《博物》崛起東、西京之後,別開一調,後之作者紛紛,皆有可觀,而唯段少卿、岳總領最為古雅。至洪學士容齋劄為《隨筆》,數至於五,下遍士林,上達主聽。我明楊修撰、何侍郎、陸給事、王司寇,擴充振發,別自成書。此皆以絕人之資,投山放海之客,為野蔬磵草之嗜,雖畸雜兼收,若無倫,而中間根據條理,要自秩然,固非探形影,襲口吻,以亂視聽者比,其意微,而其致固已遠矣。余之無當明甚。然千金之鼎,烏獲可舉,孺子亦奮臂也;太牢之味,王公能羞,田畯亦垂涎也。執筆自韻,仰視容齋,欣然有竊附之意焉。間示一二館師與兒子輩資譚謔,題曰《希洪》。昏毛之餘,理耶棼耶,澄耶淆耶,皆不自知。蔓花舒笑於名園,蛙部鼓吹於天籟,我用我法,此亦散人之一快。而又念洪亦未易可希,將使人有優孟之誚。會所創湧幢初成,讀書其中,潛為之說,遂以名篇。其曰小品,猶然《雜俎》遺意。要知古人範圍終不可脫,非敢舍洪而希段也。

虬庵居士朱國禎題

目錄[编辑]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