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全傳/5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濟公全傳
◀上一回 第五十九回 濟公火燒董家店 雷陳送信找雲龍 下一回▶


  話說王貴想要發財,先把東屋門鎖上,叫夥計去開門。夥計開門一看,和尚同著兩個人,搭著一個大包裹。和尚說:「你幫著搬包裹。」夥計過來搬不動,和尚說:「兩位幫著。」柴、杜二人也幫著,四個人抬著往裏走。來到上房,夥計心裏想道:「這必是好東西,四個人搭著且費盡心力,不想他三個人怎麼搭來的。」和尚來到上房說:「紀夥計,貴姓呀?」夥計說:「你知道我姓紀,還問我貴姓?」和尚說:「我瞧你像姓紀,我真猜著了。」夥計說:「大師父要用甚麼菜吃呢?」和尚說:「你們有甚麼?」夥計說:「你要都有。」和尚說:「炒豆腐、燴豆腐、豆腐乾、豆腐絲,沒得別的。我們掌灶的,人家辦喜事請了去,連傢伙都借了,有小雞子兩隻,沒佐料,對不對。」夥計一愣,心裏說:「怪呀,這話是我剛纔跟他們那兩位說的,怎麼和尚說這話?」濟公答了話說:「我省得你說呀!」夥計說:「不是,你要甚麼菜全都有。」和尚說:「要三壺酒,來兩樣現成的萊。」夥計答應,嚷喊:「白乾三壺,海海的迷字。」和尚說:「對,白乾三壺,海海的迷字。」夥計一聽,嚇了一跳,心想:「了不得了,和尚也許懂的。」夥計想罷,說:「和尚,甚麼叫海海的迷字?」和尚說:「你講理不講理?你說倒來問我,我還要問你呢,甚麼叫海海的迷字?」夥計想了一想說:「不是,我說的是要好乾酒。」和尚說:「我也是要好酒。」夥計然後把外邊酒菜拿來,和尚拿了酒壺,瞧了半天說:「夥計你喝呀!」夥計說:「我不喝酒。」和尚說:「老杜、老柴喝。」柴、杜二人每人各拿一壺來,三人喝了三壺,俱皆翻身跌倒。夥計告訴王貴:「已把上房的三個人制住了。」王貴說:「好,先報仇,殺他們兩個人,然後再發財。」帶領手下人,各執鋼刀直奔東配房,要殺雷鳴、陳亮。急急來到東房窗外,找不著東房的門了,王貴說:「夥計,東房的門,我怎麼找不著了?」夥計說:「我也找不著門路了,怪不怪?」王貴一著急說:「咱們先到上房殺和尚,然後再報仇。」眾人這纔直奔上房。紀方說:「我動手。」他進了西裏間,剛一舉刀,和尚就齜著牙,嚇了紀方一跳,站在那裏不能動轉。

  王貴在外面一瞧,見紀方舉刀不殺,心中氣往上沖,說:「我叫你殺他,你舉著刀嚇人家麼?」王貴自己拿刀進去,要殺和尚,他剛一舉刀,和尚用手一指,把王貴用定神法制住了。和尚說:「好東西,你要謀害我和尚,回頭我叫你知道我的厲害。」和尚又用手一指,把外面幾個夥計全都定住。和尚夠奔東配房,推門進去,掏了一塊藥,把雷鳴、陳亮扶起來,把藥用開水化開給兩人灌下去。

  少時二人還醒過來,睜眼一看,見濟公眼前站著,雷鳴忙跪下磕頭:「弟子愚昧無知,我害你老人家,你老人家不記仇,反來救我,真是寬宏大量,弟子給聖僧賠罪!」和尚說:「你也不用賠罪,我兩位班頭叫人家拿蒙汗藥治住在上房躺著,我給你兩塊藥,你們去把他兩個人救過來。他們要問你,如此這般。」雷鳴、陳亮點頭,和尚仍回上房躺下裝睡覺。

  陳亮、雷鳴來到上房,把柴頭、杜頭救過來,二位班頭一睜眼,說:「原來是雷爺、陳爺,二位從哪裏來?」雷鳴說:「我們由千家口來,到這裏住店,叫不開門,我二人躥房進來,見他們店內要害你們,我們把他等拿住,把你們二位救過來。」柴頭、杜頭一看和尚還睡呢,二位班頭這個氣就大了,柴頭說:「好呀!和尚還是會掐算,叫我們住賊店,要不是你們二位,我們沒了命了。你們二位拿藥把和尚救過來,問問他。」陳亮說:「藥可沒有了。」和尚說:「渾蛋,打我腰裏掏出塊藥來,放在我嘴裏,還不行麼?」雷鳴等都笑了。濟公說:「你們四個人先出去,我報應青苗神。」四個人出去,到了外面,祇見和尚先取過乾柴一把,連油亦復添於上邊,用火點著,霎時間祇看見烈焰騰空,怎見得?有贊為證:

    南方本是離火,今朝降在人間。無情猛火性炎炎,大廈宮室難佔。

    滾滾紅光照地,忽忽地動天翻。尤如平地火焰山,立刻人人忙亂。

  眾人看著四面火起,就聽濟公在裏面嚷:「了不得了,快救人哪!我出不去了,要燒死我了!」外面眾人一聽,說:「了不得了,濟公出不來了。」雷鳴本是熱心腸人,一聽濟公喊嚷,自己一想:「我用藥酒害和尚,和尚反不記仇,來到店內拿住賊人救了我,總算寬洪大量。現在我瞧濟公燒死在裏頭,我居心對不起和尚,我應該捨死忘生,闖進火場,把濟公救出纔是,人得知恩報德。」想罷,往火裏就闖,連躥帶跳,躥到裏面,見和尚在裏面站著。濟公本是故意試試這幾個人的心田。雷鳴躥進裏面說:「師父,不要著急,你老人家伏在弟子身上,我把你老人家背著躥出去。」和尚說:「好,你過來背著我。」雷鳴往地下一蹲,和尚往雷鳴身上一扒,雷鳴背起來往牆上一躥,和尚一打千金墜,連雷鳴帶和尚都摔在火中,嚇得雷鳴連躥帶跳躲開火。和尚說:「你背不動我?」雷鳴說:「師父,你老人家別往下墜就好了。」和尚說:「別往下墜,那行。」雷鳴又把和尚背起來,剛住上一躥,和尚一唸:「唵敕令赫!」忽忽悠悠,連雷鳴起在半空中。陳亮、柴頭、杜頭一瞧,見雷鳴背著和尚直往上起。雷鳴嚇的魂不附體,說:「師父,這要往下一掉,要摔死呢,要摔做肉泥爛醬的。」和尚說:「不要緊,摔不著。」口唸:「奄敕令赫。」忽忽悠悠往下沉,一會兒,腳踏實地,也沒摔著。雷鳴把和尚放下,嚇了一身汗,心中亂跳,說:「師父,把我嚇壞了。」和尚說:「我要帶你上天,拜望拜望玉皇爺,你沒那麼大造化,咱們快走罷!回頭叫人家瞧見,說咱們是放火搶奪,再把咱們辦了。」陳亮說:「對,你我快走罷。」

  四個人同著和尚往前走,出了村口,陳亮說:「二哥,我跟你說句話,你們三位頭裏走。」和尚說:「二位班頭,咱們頭裏走,他們兩人要出恭。」陳亮同雷鳴止住腳步,雷鳴說:「三弟叫我做甚麼?」陳亮說:「咱們是同師父一同走好,還是單走好?」雷鳴本是直腸漢,說:「單走亦可,同師父走也好,那有甚麼?」陳亮說:「二哥,你真沒心眼,要說飛檐走壁之能,竊取靈妙之巧,刀棒棍槍,長拳短打,能為武藝,二哥比我強,我不如你,要論機巧靈便,見識精明強幹,足智多謀,見景生情,你可不如我。你想師父帶著二位班頭去拿華雲龍,咱們跟著師父走,到見了華雲龍是幫著師父拿華二哥,是幫著二哥跟師父動手呢?」雷鳴說:「對,怎麼辦呢?」陳亮說:「我有主意,這叫一舉二得,三全其美,都不致得罪。跟師父說:『咱們幫著找華雲龍去。』見了華二哥,再告訴他,濟公帶人到來拿他,叫他快躲。咱們兩頭都不傷,你瞧好不好?」雷鳴說:「好,還是賢弟你的主意比我高。」商量好了,二人追上濟公,和尚說:「你們二人商量好了。」陳亮說:「我們兩個人打算替師父找華雲龍去。」和尚說:「對,見了華雲龍就告訴他,說我要拿他,叫他快走。你們兩頭全不得罪,對不對?」陳亮說:「不是,我們訪著他,必來給師父送信。」說著話,雷鳴、陳亮就走。和尚說:「咱們哪見哪?」陳亮說:「師父說罷。」和尚說:「咱們在龍遊縣小月屯見罷。」說著話,和尚同二位班頭竟自去了。

  陳亮一聽和尚說小月屯相見,陳亮一想:「不好,小月屯有綠林的朋友在住著,也許華雲龍上小月屯去。」跟雷鳴一商量,二人直奔小月屯去。頭一天,離小月屯還有三十餘里,天黑了,住在半路鎮店。第二天,給了店飯帳,二人直奔小月屯來。剛一到村內,見對面來了一人,頭戴粉綾緞六瓣壯士帽,上按六顆明珠,繡雲羅傘蓋,花貫魚長迎門一朵素絨球,突突亂晃,身穿粉綾緞窄袖瘦領箭袖袍,上繡三藍花朵,腰繫絲鸞帶,單襯衫,薄靴子,白臉,手中拿著菜筐,裏面有幾樣果子,右手提著一條活鯉魚。雷鳴、陳亮一看,正是華雲龍。

  不曉得華雲龍由何處而來?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濟公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