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蟾記/0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玉蟾記
◀上一回 第二回 通元子安排果報 下一回▶


  〔先聲擬清平〕調

  詞曰:

    玉環宮裏彩雲開,笑倩三郎扶醉回。金殿傳呼傾斗酒,黑蠻書召謫仙來。

    沉香亭畔麝囊開,百媚君王一笑回。新譜《霓裳》歌未了,宮牆鐵笛李來。

    昨家御宴為誰開,不記早朝何日回。笑語深宮春旖旎,洗兒錢賜祿山來。

  丟卻唐朝故事,且說明嘉靖皇帝在位十八年以前,民歌醉飽,國慶靈長,真一派太平景象也。二十年以後,壟任嚴嵩通行賄賂;趙文華倚勢作威,肆行無忌,其子趙懌思仗父橫行,毫無忌憚。天既與以狡猾,陪堂護從惡少又只些才子佳人、英雄任俠、神仙鬼怪,釀成大戲一場,鬧得趙家煙消火滅。若不說明奪門果報,後人何由得知。今日無事,就把《十二緣評話》編次一番。

  詞曰:

    群山萬壑樹千叢,青牛文梓,白鹿貞松。五雲飛上碧霄宮,忽逢青鳥使,西下峨眉峰。蕭蕭蘆荻冷江楓,莫認做赤壁重游蘇長公。鶴夢空,羽衣橫過大江東。

  俺即通元子也。

  贊曰:

    羽扇綸巾似武侯,衣圖八卦繡雲樓。

    輕揮兩袖風生腋,仙骨珊珊道者流。

  貧道是屺橋黃石公,自從收了張子房為徒,結一茅庵,住在峨眉山下,改號通元子修真,又加二千餘年閱歷。漢五六朝洎乎唐宋元明,其間不平之事,果報無不顯然,獨有宋建炎年間秦檜以「莫須有」三字誣害岳少保,明景泰年間徐石等「此舉無名」四字誣害于少保,這兩件事情,教人不服。後來西湖邊上,岳王墓前,生鐵鑄成秦檜夫妻跪像,遺臭萬年,人心稍快。怎奈奪門一案殘殺忠良,全無報應。一月之前,有巡天御史太白李長庚過俺山頭,就請他奏聞玉帝。前日他奉玉帝旨來說:「徐石諸人同謀復辟,尚屬一念之差,非罪大惡極的奸臣可比,宜從寬赦。殺人之身,還人以身,定為十二姻緣,問他們個風流罪。可謂甘拜下風矣。」即命俺安排果報,俺已議定此案,遣判官發放回陽,好似情痴春燕子,一雄眾雌隨,好似夢幻花貓兒,一牡眾牝配。有詩為證:

  詩曰:

    休言天網漏恢恢,因果須知暗裏催。

    殺氣都從仇怨結,姻緣只為報施來。

    一腔碧血凝忠魄,十丈紅絲牽雋才。

    地府輪回歸掌握,震聾醒聵一聲雷。

  俺記得漢高祖十三年,在濟北谷城下再會張良,寂處深山,紅塵遠隔,真是洞中方七日,世上幾千年。今奉玉旨,配定姻緣,不免再下山去指點一回。就在山前拾起十二塊石子,變成十二個玉蟾蜍,留與他們作聘禮。俺想此去必有殺機,先將隨身法寶帶了:一名金葫蘆,內藏十萬八千鐵錐金甲兵,在陣上放將出來,憑他三頭六臂,一錐即死;一名攝魂瓶,念起咒語來,雖有韓信之謀、霸王之勇,一攝真魂即入瓶內;一名捆妖索,陣中凡遇妖法,將此索撒去,霎時間妖將捆來。這三件法寶,後來都有用處。初次助陣,用的是金葫蘆、攝魂瓶。二次助陣,用的是捆妖索。

  正說之間,忽跳出四個夜叉來了。

  偈曰:

    五乘禪通,三元法妙。

    揭地大呼,飛天長嘯。

    慈慧其心,猙獰其貌。

    非鬼非妖,如來普照。

  怎生打扮?但見那四個夜叉:

    這個是紅髮直豎,紅筋突露,穿紅繡襖,著紅繡褲,腰圍藍虎皮,手執二銀錘。那兩個是藍髮直豎,藍筋突露,穿藍繡襖,著藍繡褲,腰圍紅虎皮,手執二金錘。這一個是黑髮直豎黑筋突露,穿黑繡襖,著黑繡褲,腰圍黃虎皮,左手持金剛鑽右手持八角錘。那一個是黃髮直豎,黃筋突露,穿黃繡襖,著黃繡褲,腰圍黑虎皮,左手持龍盾,右手持短斧。皆是獨角獠牙,獅頭龍嘴,兩耳繫大金環。奇形怪狀,莫可形容。欲知何故,出來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玉蟾記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