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蟾記/3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玉蟾記
◀上一回 第三十五回 烏金蕩洪昆訪友 下一回▶


  〔先聲胡笳拍〕調

  詞曰:

    有功不加賞,痛先世魂銷海上。同是天涯淪落人,江南江北遙相望。烏金蕩蒲帆一片,乘風浪,此際良朋堪訪。

  洪昆住在秦府數日,彩鸞小姐病已十分好了。夫人說:「孩兒,你的命全是洪家女婿救轉來的。今日可到書齋,一來相謝,二來問他何處訪友,何日回來。」小姐聽說紅了臉。夫人說:「隨我去不妨。」夫人帶了小姐,來至書齋,鈴兒通報,洪相公連忙迎接,說:「岳母大人同小姐來此何幹?」夫人說「小女托庇轉安,皆是賢婿妙劑,特來奉謝。」洪昆說:「這是神醫之力,小婿何敢居功。」夫人說:「還要請問,何處訪友,何日回來。」洪昆說:「岳母,說起話長,敝友是小婿共患難之人,他曾救過......」夫人問:「救過那個?」洪昆不肯說明陳素娥之事,即刻轉口說:「救過我的。他住在興化縣城西北烏金蕩裏。我到那裏住幾日,還要同他上京。有些進步即便回來。」夫人說:「賢婿進京,老身有薄薄程儀奉贈,著二名家丁伺候。」洪昆說:「不敢消受。明日就要起身。」又說幾句閑話,夫人帶小姐回樓,預備銀兩,以作盤纏。

  洪昆次日告辭而去。僱船到邵伯鎮大碼頭,過了下河船,一夜順風,早到蕩裏,望見蕩東頭有一高墩,墩上一座村落。秋柳垂黃,四圍蘆荻,籬邊點綴幾顆秋色雁來紅。洪昆指著這莊上,向船家說:「那廂雅致,必有高人。把船泊到莊邊,我上岸問來。」洪昆登了岸,看見籬笆裏面有大石一塊,約五六百斤,兩旁有耳,知是考武之器。白蠟竿槍四根,檐下掛一排弓箭。門內走出一個五十餘歲老人來。洪昆上前拱手說:「請問莊翁,這裏有姓童的麼?」老人答禮說:「小客官,你問姓童的做甚麼?小莊只有一家,就是姓童。」洪昆說:「小生有一盟弟姓童名昆,特來訪他。」老人說:「小客官,你莫不是姓洪麼?」洪昆答:「正是。」這老人連忙請洪昆到家裏,說「童昆就是老漢的義子。他今日到城裏拜客,午後就回。洪世兄先開發了船家,我著人把行李挑上來。不嫌寂寞,等小兒返舍奉陪。」洪昆又拜見童喜,說:「正要相會令郎,既蒙老伯大人雅意,小侄遵命了。」

  午後童昆果然回來,看見洪昆,兩人抱頭大哭。童昆說:「仁兄從那裏來的?小弟二次往杭,訪問仁兄下落不得,遭了大禍,綁在法場,幸蒙通元子大仙搭救得免。」洪昆說:「愚兄別了賢弟,屢經磨折。近年稍得平安,刻刻掛念賢弟,所以買舟來訪。且欲約賢弟同往京師,謀個出頭日子。」童喜稱贊說:「賢侄志氣不凡,定遣小兒隨行。」童昆說:「仁兄稍住幾日再計行期。」洪昆住在童莊,賓主情深,款待豐盛。過了幾日,童喜說:「賢侄文採風流,當今名士。但千里遠行,須要學些武藝纔好。」童昆說:「仁兄何不就拜家君為師。我們兄弟同學,更有幫手。」洪昆遂拜了師,童喜先教他練太乙通天的罩門,然後教他槍法。洪昆雖是文弱之人,卻也心靈手敏。教了一月,件件精通。且他是個文曲星兼武曲星臨凡,後來中文、武狀元,封東浙王。所以武藝略為指點即能通曉,自然膂力過人的。

  怎麼叫做太乙通天罩門?他人練的罩門只在一處,童喜教洪昆是周身罩門,譬如蚺蛇膽,打在那處這罩門就提到那處。此法本是托塔李天王傳授的,連童昆都未曾學得,此刻傳了洪昆。童老翁得了這個伶俐的弟子,心中大悅,叫:「童昆,你們二人就在門外演武場上比比武藝。」二人答應,走到場邊。童喜坐在門外觀看。他們分開兩處,如二虎鬪爭合並,一時如雙龍纏繞,一個使槍如飛花滾雪,一個射箭如疾鳥乘風。馬上十八般,馬下十八般,真個功力悉敵,上下不分。

  到煞尾時,兩人要打罩門,童昆所學遜於洪昆,童喜高叫:「住手。」說:「你們二人勇力皆可稱為國手,總是自家人,不必爭勝了。」他二人聽說心中大喜,都住了手。洪昆謝過師父,向童昆說:「賢弟,如今若遇著趙懌思、棗核釘那班狗才,就是愚兄一人也能勝他了。」童昆說:「仁兄文武全才,真神人也。」

  童老翁在演武場看操,脫了衣服,感冒秋風,當晚就覺身子不爽。次日服了發散藥,未曾有汗,病勢沉重。童昆朝夕榻前服侍,洪昆也不放心北上。童昆到城裏請來有名的醫生,服藥不效,遷延數日,竟去世了。此中都是天定。若是一月之前老翁去世,這太乙通天的罩門必然失傳,洪昆怎能有此武藝?可見童老翁是專等洪昆來的了。

  洪昆住在莊上,幫著童昆辦完一切喪事。過了二七,童昆說:「仁兄,小弟本欲奉陪北上,不料家父去世,請仁兄先行幾日。小弟俟七終之後隨即來京相會。仁兄雖是獨行孤客,有此武藝,小弟卻也放心。」洪昆說:「愚兄坐擾月餘,諸蒙先師教導。本當伺候續禮,兄弟同行。但愚兄復仇之心刻刻不忘,若能為張氏復仇,即是為曹氏復仇了。愚兄就此告辭先去。在都中恭候行旌。」因口占一詩留別。

  詩曰:

    猿臂同開七札穿,射人射馬弟兄傳;

    書生畢竟終文弱,祖逖鞭非敢著先。

  洪昆吟詩既畢,取道而行。此時童昆在興化縣烏金蕩送洪昆,與洪昆去年在杭州府城外十里長亭送童昆又別是一種情緒了。

◀上一回 下一回▶
玉蟾記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