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隸總督那彥成奏覆查照乾隆五十八年迎送英咭唎貢使舊案預備迎接英咭唎貢使各項事宜摺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奏覆查照乾隆五十八年迎送英咭唎貢使舊案預備迎接英咭唎貢使各項事宜
大清直隸總督 那彥成
嘉慶二十一年六月初三日
1816年6月27日
據軍機處録副奏摺,硃批時間爲嘉慶二十一年六月初五日。

  直隸總督奴才那彥成跪奏,爲欽奉諭旨,先行恭摺覆奏,仰祈聖訓事。

  竊奴才於六月初一日承准軍機大臣字寄內開,嘉慶二十一年五月二十九日奉上諭:董教增等奏,𠸄咭唎國遣使入貢一摺,𠸄咭唎國於乾隆五十八年曾遣使來京納貢,兹該國王因令王子攝政,仰慕中國德威,於上年十一月遣使由該國起程,約於本年五六月可到天津,並於遣使前一月預遣該國夷官,來廣東總督衙門先行稟知,外夷輸誠向化,自應准其入貢。著那彥成即派員迅赴天津探聽,該國貢船一有到津之信,那彥成接據稟報,即行親赴天津。如廣惠先經得信,即一面奏聞,一面飛速知照那彥成,俟那彥成到津後,會同廣惠設席演劇,先筵宴該使臣一次,並宣諭以大皇帝念爾國王、王子輸誠納貢,遣爾等航海遠來,特命總督、鹽政先行傳旨賜宴。該督等即令通事告知該使臣,禮應叩頭謝宴,並察看該使臣情詞是否歡感,據實奏聞。如該使臣不肯行中國禮儀,亦姑置弗論。該督等即將該國來津貢船幾摺、正副使几名、從人几名、其船內所帶兵役共有若干人、所貢方物係何名目、共有若干件,查明先行具奏,並溯查乾隆五十八年該國入貢時使臣、從人、兵役名數,貢物件數及到津後如何賞勞,並照料進京一切事宜,詳悉附奏。現據董教增奏,天津素無通曉夷語之人,已遴選熟悉𠸄咭唎國夷字夷語誠實通事一人,派員伴送直隸總督衙門,俟其到時,那彥成即帶往天津,以備翻譯之用。此次該正副使臣及從人等,著那彥成、廣惠妥協斟酌,除應進京者令其來京外,其馀俱令在津守候,無庸多人進京。如該使臣於六七月間到津,計算可於啟鑾前來京呈遞貢品,賞賚筵宴,那彥成、廣惠即一同照料來京;若啟鑾前該貢使不能到京,該督等二人,即於回鑒後照料該貢使來京可也。將此由四百里諭知那彥成,並傳諭廣惠知之。欽此。遵旨寄信前來。奴才跪讀之下,仰見我皇上德威遠播,聲教覃敷。

  該𠸄咭唎國王等自五十八年納貢後,此次復輸誠向化,遣使航涉重洋瞻覲天顔,聖聖相承,無遠弗屆,實爲熙朝盛事。奴才曷勝欣忭,踴躍之至。所有到津筵宴賞勞,並照料一切事宜,仰蒙勅派奴才會同鹽臣廣惠妥協斟酌經理,益佩聖訓周詳,懷柔撫綏至意。奴才遵即移會鹽臣,並飛札飭調天津鎮祥啟、天津道張五緯迅速回津,會同遴派能幹員弁前赴海口,並帶同熟悉引水人等,專司確探該國使船摺信息。其天津鎮道沿河催漕艘各務,另派文武大員馳往督率妥辦,一面檄行兩司詳查五十八年照料該國使進京舊定章程。隨查得:該國於五十八年遣使納貢,頭、二、三、四、五號夷船五隻,行抵天津外洋拋碇,前鹽臣徵瑞會同派委之天津道鎮及副將等,飭令引道人等設法將夷船引至近口之攔江沙一道停泊,前鹽臣徵瑞多備牛羊、豬雞、米面、菜菓,先行賞給。隨據通事、頭目人等稟稱,撥貢小船需用三十馀隻,即於次日卸載進口。前督臣梁肯堂先已飭令天津縣在大沽預備大公館一所,並著通事詢明來船若干隻,貢使、隨從及船戶、水手、匠役若干名,守船者若干,進京者若干,貢物若干件,係何款項,其馀貢使人等、行李並船中帶備馀物共若干件,逐一譯出漢字清摺,令派委迎護之道員、副將查點,明白注冊,將應起物件用小船運至公館,搭配成摃,開單附奏。該國使卸載進口之日,天津鎮臣多帶員弁兵丁,列營站隊,旗幟鮮明,甲仗精鋭,海口一帶及由大沽至通州沿途營房墩臺,一律油飾整齊。維時,前督臣會同前鹽臣,即於公所設備筵席,以禮款待。筵宴坐次,天朝官在東側坐,該國使在西側末坐,先行三跪九叩禮入宴,宴畢,復行三跪九叩禮謝恩。預備賞物,因在七月中旬,正使酌賞紅紗二疋、緑紗二疋、色綾二疋、色绸二疋,頭目減半,跟役人等每名賞給紅布二疋、緑布二疋,通事每名賞給紗袍掛一副。所需戲席、犒賞各物,飭縣按數墊辦,事竣造冊籌動司庫閒款報銷。當據通事等稟稱,該國使船五隻,起卸之後未能久泊洋面,擬即先回至浙江寧波珠山停泊等候,該國使事竣回抵該處開洋返國。等語。經前督臣奏准,行知浙江撫臣飭屬指給空地,以便支立帳房,爲守船、患病人等棲息。並據通事稟稱,該國使仍由天津坐船抵通,由通州起旱前赴熱河瞻覲。亦經前督臣奏准。並查明該國正貢[使]、副使二名,總兵、代筆、醫生、天文生、副總兵官、管兵官、總管貢物官、聽事官、正副貢使家人、吹樂匠作、管船官、雜役等四十八名,兵五十名,共一百名,俱隨赴熱河,開單具奏,欽奉諭旨,正副貢使品級較大,酌予肩輿,其承從員役,止須給車乘坐,所有沿途車馬及抬送摃夫,按站應付,事竣造銷。至留船看守官役、水手,頭、二、三、四、五號船隻共六百二十名,因係抵津卸載後仍駛至寧波珠山停泊,前督臣亦開明人數,奏准賞給米三百五十石、面二千斤、牛十隻、羊二十隻、豬二十口、雞五十隻、鴨五十隻、茶葉二百斤、水菜十擔、瓜菓十擔,以資接濟。嗣該國使事竣,即自津起程,由內河水路行走,赴廣東澳門附該國貿易便船開洋返國,並奉旨專派松筠等逐程護送。此五十八年該國使抵津後賞勞照料之舊章大概也。其貢物件數,奴才署中卷案及司署冊檔均未載入,奴才現又移會鹽臣廣惠,詳查五十八年舊案,迅速知照,以憑參互酌定,分行各屬早爲預備。總期斟酌協宜,豐儉適中,按其到津之遲早,以定行走之徐速,不可稍有簡略,亦不必過於繁縟,務俾該貢使歡欣感悚,仰副聖主體卹震疊之至意。

  至廣東撫臣派送通事一名,奴才飛檄沿途迎催,俟其到日帶往天津,以備鄱譯之用。

  再,海洋風信靡常,該使船到津,遲早未能預定,向聞海道船隻,必先收泊山東登州海岸之廟島,守候南風方能收泊天津大東沽海口。奴才現又移諮山東撫臣,並檄登州鎮臣一體確探。

  除俟探有該國使船到津確信,奴才即兼程馳赴天津照料,並會同鹽臣查照舊案妥協預備外,謹將欽遵緣由,先行恭摺覆奏,並繕舊案事宜清單恭呈御覽,伏乞皇上睿鑒訓示。謹奏。

  (硃批):另有旨。

  嘉慶二十一年六月初三日  

  (宮中硃批奏摺)


PD-icon.svg 本作品來自大清時期的法令約章文書案牘。依據1910年12月18日頒佈的《大清著作權律》第三十一條第一項,該類別不能得著作權;同時根據中華民國《著作權法》第九條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五條,不得為著作權之標的。同時大清國政府結束超過一百年,所以無論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或其他地區均屬於公有領域 Flag of the Qing Dynasty (1889-1912).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