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官寺碑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梁東宮行雨山銘 相官寺碑
作者:蕭綱 南朝 梁
陶徵士誄
本作品收錄於《六朝文絜

  真人西滅,羅漢東游。五明盛士,並宣北門之教;四姓小臣,稍罷南宮之學。超洙泗之濟濟,比舍衛之洋洋。是以高簷三丈,乃為祀神之舍;連閣四周,並非中官之宅。雪山忍辱之草,天宮陀樹之花,四照芬吐,五衢異色。能令扶解說法,果出妙衣。鹿苑豈殊,祇林何遠。

  皇太子蕭緯,自昔藩邸,便結善緣。雖銀藏蓋寡,金地多闕,有慚四事,久立五根。泗川出鼎,尚刻之罘之石;岷峨作鎮,猶銘劍壁之山。矧伊福界,寧無鐫刻?銘曰:

  洛陽白馬,帝釋天冠,開基紫陌,峻極雲端。實惟爽塏,棲心之地。譬若淨土,長為佛事。銀鋪曜色,玉礙金光。塔如仙掌,樓疑鳳皇。珠生月魄,鍾應秋霜。鳥依交露,幡承杏梁。總舒意蕊,室度心香。天琴夜下,紺馬朝翔。生滅可度,離苦獲常。相續有盡,歸乎道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