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唐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二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卷二十三目 眉山唐先生文集 卷二十三
宋 唐庚 撰 張濟元 撰校勘記 閩侯龔氏大通樓藏舊鈔本
卷二十四目

眉山唐先生文集卷二十三

        眉山 唐庚 子西

 記

  顔魯公祠堂記

上元中顔魯公為SKchar州長史過新政作離

堆記四百餘言書而刻之石壁上字SKchar

寸雖崩壊剥裂之餘而典刑具在使人見

之凛然也元符三年余友馬强叔来尹是

邑始為公作祠堂于其側而求文以為記

余謂仁之勝不仁乆矣然有時乎不勝而

反為所䧟焉者命也史臣論公晚莭SKchar

為奸臣所擠見隕賊手是未必然公孫丞

相以仲舒相膠西梁冀以張綱守廣陵李

逄吉以韓愈使鎮州而盧杞以公使希烈

其用意正相𩔗尔然于𢾗君子者終不䏻

有所傷而公獨不免于虎口由是覌之士

之成敗存亡豈不有命耶而小人軒然自

以為得計不亦謬乎且吾聞古之尚友者

以友天下之善士為未足又尚論古之人

誦其詩讀其書思見其人而不可得則方

且欲招屈子於江濵起士㑹于九原盖其

志之所願則超然相慕于数千百載之後

而况于公乎公之功名事業既以絶人而

文字之妙亦不可及因其心畫之所在而

祠之此亦昔人尚友之意也甞試與强叔

登離堆探石堂觀其遺迹而味其平生則

公之精神文采猶或可以想見也夫年月

日記

  新修𠡠書楼記

始余未至閬中聞其為邑也意其官府

制度諸事有体稱古子男之邦既至入門

見其所謂𠡠書楼者SKchar屋𢾗楹椽腐瓦踈

将過其下者則必却盖俛首鞭馬疾駈凛

然惟恐其欲壓頋而疑之以為縣治于此

不知㡬何年今之徔者亦不可勝数楼在

𠫊亊之前非思慮之所不及然皆更相因

仍無改作者何也旣而䆒之乃不足怪者

始宣德郎孫君襲既新所堂尝議及矣未

果作而受代去奉議郎李君觀継修庫獄

𣸪有意于是矣以饑而SKchar其事至余號為

愚惷無知銳然直前而不頋利害者也然

猶尺寸積累二年而後有作親董其役数

月而後有成盖自二君以迄于今更閲二

閠然後得以一変其舊嗚呼何其难㢤而

况興利除害立亊建功規為指置有大于

此者不又难哉以余成之之难有以知二

君欲為之难以二君欲為之难有以知前

人更相因仍歴年滋乆而無所改作者彼

非安于如此也盖势不足以使人力不足

以行意舉手動作左窒右碍終日SKchar畏而

不得以遂其所欲為此人之為吏所以無

功天下之亊所以不立而有志者所以永

嘆也何獨此哉何足怪哉楼屋上下十間

餘材為吏舎十有七間始于元年之六月

成於十二月而余去以二年之七月云崇

寕二年正月十五日記

 書

  上蔡司空書

司空相公閣下十五年前吕丞相用亊當

此之時厶布衣為諸生吕丞相罷章丞相

用事當此之時厶為利州治獄SKchar章丞相

罷韓丞相用亊當此之時厶為閬中令韓

丞相罷曽丞相用亊當此之時厶為督郵

曽丞相罷而閣下當軸厶自常調蒙

朝廷記録脱之于刀筆之間而處之于師

儒之任自念徃時閣下鎮蜀厶逰太學閣

下還朝而厶已帰蜀一迹不渉于門舘一

字不通于几格流落西南四千里外平生

交友皆不在要路不知誰荐而得聞于左

右也當此之時其感㤙為何如而其責豈

易塞哉昨自到任已来日夜黾勉聀亊庻

㡬有以𥙷報萬一而才調斈術止于如此

所作講義率皆敷衍前軰所說無一言一

句䏻自立門户亦尝推䆒學校利病意欲

有所建明而𠡠令格式周悉具偹乃至無

有毫髪未盡可以籍口獨有一亊今試言

之閣下少加意焉迩来士大夫崇尚SKchar

以義理相髙而忽畧文章不以爲意夫崇

SKchar術是矣文章于道有離有合不可一

槩忽也唐世韓退之栁子厚近世歐陽永

叔尹師魯王深父軰皆有文在人間其辞

何尝不合于SKchar其旨何尝不入于道行之

于世豈得無𥙷而可以忽畧都不加意乎

觀閣下輔政既以SKchar術取士又使習律

習射而医筭書画悉皆置愽士此其用意

豈独遺文章乎而自頃以来此道㡬廢場

屋之間人自為体立意造語无𣸪法度冝

詔有司取士以古文為法所謂古文雖不

用偶洒而散語之中暗有声調其歩驟馳

騁亦皆有莭奏非但如今日苟然而已今

士大夫間亦有知此道者而時所不尚皆

相率遁去不䏻自見于世冝稍稍收聚而

進用之使學者知所趋向不過数年文体

自変使後世論宋朝古文復㒷自閣下始

此亦閣下之所願也厶乆不談世事感閣

下屡記厶姓名敢𣸪一言或行或否惟閣

下裁之

  上鄧左丞書

尚書左丞閣下厶學術空虚不䏻盡知前

世亊自建隆以来数之蜀之先進仕至両

府者衆矣其行藏出䖏是非長短非後進

小子所得䡖議然大抵畏避形跡不敢援

引蜀人盖起逺方孤立無與過于慮患不

得不爾天聖中閬人陳鴻漸以文章知名

于世制䇿入䓁以季父當軸不得召試擯

棄流落飲恨至死引嫌之風其由来乆矣

自閣下執政不𣸪沿襲前亊每見蜀人未

尝不訪問人物雖不以天下名器私于蜀

人而蜀人之善未有棄而不録者老成宿

徳後生晚學隨冝録用各當其理至于甚

愚無知如厶䓁軰猶得偹員學校閣下既

不自疑而天下之人亦不以爲私何其自

任之重自信之篤也厶紹聖元年自太斈

帰従亊州縣三仕于此勤苦于簿書獄訟

而不以爲劳奔走于車塵馬足而不以爲

卑十年之間遂無一字入國門者意謂古

之爲貧而仕正當如此既無以取知于人

遂不敢求于人知而人亦無有知者不知

閣下得之於誰SKchar有荐引得非過于採𦗟

而好事者遂有以欺左右乎不然何縁記

憶也厶自到此忽忽𡻕餘亊稍閒不廢讀

書俸入差厚足以為飬比之流軰最為僥

倖所不滿者𫝑有不便耳風土氣𠉀非所

冝而飲食醫薬多不如意此其所以戚戚

思蜀而輙布腹心于受㤙之地也古語有

之為浮屠者必合其尖此言雖小亦自有

理惟閣下留意焉

  上席侍郎

知府侍郎閣下厶偹員學校三載于此在

軰流中年齒最為老大詞氣學術最為淺

陋教養訓導之方最為踈拙所以未即逐

去正頼主人以為重今閣下還朝旦夕大

用為執政為宰相為公為師此誠門下小

子之所願聞然孤宦小官SKchar奪所依此其

胸中不䏻無介然者日夜思慮求所以𥙷

報萬一而書生門户無有他技因効其所

得于古人者惟閣下裁擇厶初讀書時未

習時亊意謂古之聖賢例湏建立功名其

後渉世益深更亊益多考論前代SKchar史益

見首尾乃知古人之心本不如此舟遇險

則有功燭遇夜則有功薬遇病則有功桔

橰遇旱則有功戈弩劍㦸臨衝兠鍪遇

𢧐閗則有功凢物有功悉非得已龍蛇雑

處而禹有功草木障塞而益有功民不粒

食而稷有功天理人倫顛倒失次而契有

功夷蛮賊冦干紀亂治而咎繇有功自此

以降不可勝舉然皆因時立功非圣賢本

意伊陟臣扈巫咸相太戊無他竒功以格

上帝乂王家為功巫賢甘SKchar𫝊說相祖乙

武丁不聞有功以保乂有啇為功君陳相

成王畢公相康王不自立功以循周公之

業為功後世知有功之為功而不知無功

之為功其去道已逺至謂圣賢有心于功

名其探圣賢亦淺矣天下承平日乆綱紀

文章纎毫具偹無有毫髪未盡未便一部

周礼舉行畧遍但不姓姬尔窃謂今日正

當持循法度不冝𣸪有増廣建置歌呼于

吏舎者勿問醉吐于車菌者勿逐客至欲有

所関說者飲以醇酒勿𦗟擇士惟取通大

体知古誼者用之雖不立功功在其中矣

厶之所得于古人者如此不知其當否也

倘閣下以為然若帰見何丞相時亦以此

說告之

  上監司書

厶聞管氏相齊奪伯氏駢邑三百而沒齒

無怨言諸葛孔明相蜀廢廖立爲民至死

不敢恨古之人以德服人者盖如此厶誠

不肖蒙諸公誤知過有論荐遂得循資作

邑于此其人雖微其位雖卑其中雖空虚

無有然有民有社亦一邑之長也到官二

年前日治一豪右而不勝其忿狂怒詆誖

移文紛然逮今未已今之人誠不及古人

逺矣頼執亊聪明不以為過在于㣲賤無

復可言者然念朝廷責成于監司監司責

成于郡縣郡縣乃朝廷亊也今奸人大姓

敗群乱法刺史縣令不敢迕視稍䋲以法

便起異論或責其量力度德犯五不韙或

賞其奉公嫉𢙣不屈于𫝑噫此特聀所當

為不得不然尔責之賞之皆過也使今世

人親見漢時何益董宣軰行亊當作何䓁

駭恠耶厶固不才何足議此然切思比来

州縣削弱紀綱廢SKchar上下習熟恬不爲怪

穎昌寄屋彭傑歐縣尉張讀新繁百姓歐

縣令李注環州監押潘演歐知州种師中

殆非治世所當聞見兹盖法度陵遲漬染

至此厶所以言之于左右者誠望執亊入

爲侍従首當論此尔非独爲今日設也區

區之心執事察之

眉山唐先生文集卷二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