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唐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二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二目 眉山唐先生文集 卷二十二
宋 唐庚 撰 張濟元 撰校勘記 閩侯龔氏大通樓藏舊鈔本
卷二十三目

眉山唐先生文集卷二十二

        眉山 唐庚 子西

 近体詩

  書新堂

叠茅重葦一堂新設榻聊安簿領身落枕

不知鶯𣗳暁汚書長苦燕泥春獄官何預

青苗事野意新一作深便白葛巾䏻向此

間時得趣何須分外拜車塵

  自笑二絶

  其一

案頭故紙如撥山三年祗有馬上閑貴官

眼髙不觧顔緊推不去何其頑

  其二

平生所學盡虚談為吏文書百不諳喚作

𠫵軍真浪漫軍中底事更湏𠫵

  除夕感懐

永漏侵春己数籌地爐猶擁木綿裘無心

豈畏三尸訴爱日還驚一𡻕休故國二千

空醉眼新年三十恰平頭光隂未用相敦

迫領取衰翁兩鬂秋

  金牛驛二絶

  其一

秦人虚餌方投釣蜀國痴魚已上鈎天與

中原通笮馬人間何處有金牛

  其二

由来仁義行終稳到了SKchar謀術易窮SKchar

詐牛收劒外已聞真鹿走関中

  春日郊外

城中未省有春光城外榆槐已半黄山好

更冝餘積雪水生㸔欲倒垂楊鶯𫟪日暖

如人語草際風来作藥香疑此江頭有佳

句為君尋取却茫茫

  嘉陵江上作

多士数車舥誰令汝去家坐舡腰已折持

劔手新义雖未能空𡨜猶然耻攫拏江流

何䖏去慿仗弔懐沙

  自𥬇

已白窮SKchar首仍丹許國心那䏻天𥙷綻更

欲海填深児餒嗔郎罷妻寒望藁砧世間

南北路何用爾霑襟

  率諸公飲開元寺勉翁有詩囙為之

   次其韵

三伏光隂過初秋宇宙新一杯桐馬酒千

古竹林人坐上七人山入永嘉SKchar蟻浮彭

澤巾悲歌送落日為我少停輪

  直舎夜坐

強仕似㓜學細書仍短檠月来吟處白風

及醉時清坐乆露㣲濕更深秋有聲不知

愁底亊終夕自悲鳴

  上張安撫

一劔縱横敵萬夫少年功業負雄圖時平

不佩将軍印任重来分刺史符膝上細絃

調雅操塞前蛮柵長平蕪自慚子美詩才

妙难咏花卿絶世無

  春日

今日天涯又見春與春事契合相親君㸔

四十年来亊只有東君是故人

  任滿未聞除代

已媿千名佛何堪一卷師千年駒局促萬

亊燕差池館下諸生笑門東稚子飢賓僚

眼前換𡻕月鬂𫟪馳子舎行将去吾車亦

已脂謂當魚縦𡋹猶作鳥黏黐宿有詩書

債非関造化児岷峨吾故國自合去遲遲


  次勉翁送客韵

仕宦方誇四十强江山那復恋蒼茫征鞍

過我横春色别酒斟君釂野芳青史功名

時執手紅塵岐路一愁腸神錐可是藏𨦟

物要使兒曹㸔脱囊

 記

  重修思政堂記

並嘉陸而南至于大江置守者七而閬中

最為名郡後唐長㒷元年始建保寕莭度

國家因之為安德軍其山川形𫝑郛郭衢

路制度宏逺隐然有大國之風絲塩之利

舟楫之便可以通四方商賈冝其民力冨

饒足以自楽然城中無名園甲舎非冨家

大姓不用瓦屋閭閻凋踈弥望䔥然其儉

嗇如此豈其風聲氣俗自古然耶抑起于

近代而莫推其所自也太守之居盖前日

莭度使之所治園囿至廣而亭榭至少賓

客徃来無燕劳館犒之地殆不𩔗夫所謂

莭鎮者上下習熟恬不SKchar元符元年管

城虞公来守是邦明年始作整暇堂壮大

華好為一路偉覌而堂之直北舊有思政

堂規模劣小不称其名既為整暇所形猶

覺蕞然無復氣槩公頋而嘆也曰頭重足

弱項背不相副可乎徹而崇之逾年一新

然後二堂相望雄傑相應吏民觀之有以

知刺史之尊而專城為可楽也是𡻕某為

閬中宰屡尝謁公于堂公道其所以然而

求文以為記某聞古人有言俗奢則示之

以儉俗儉則示之以礼今閬人以儉為俗

乆矣恐其流而入于固也公既示之以好

𢙣如此庶㡬少变而合于礼欤是真不可

以不書若夫立名之意則見于前守董公

所記彼固又自有説焉故吾之所及不復

論次之

  愚齋記

元符三年洛陽蘇公通守南隆治書室于

𠫊事之東偏名之曰愚齋而属某為之記

某言于公曰愚有䓁級公将安處也有顔

子之愚有髙柴之愚有寗武子之愚楊子

以晁錯為愚栁子厚自以為愚顔子之愚

老子所謂盛徳者也髙柴之愚中庸所

謂不及者也寗武子之愚則詩所謂亦維

斯戾者也晁錯之愚則語所謂古之直者

也若夫栁子厚之愚則亊載方冊有不可

誣者文章學術為當代所宗自唐以来論

當時大儒則必稱韓栁而自以為愚可乎

然正元之黨婦人女子皆知其必敗而栁

子獨不悟也謂之不愚可乎是数子者其

愚固有䓁級公将安處也以為髙柴之愚

其才非不及于道以為寗武子之愚則生

非不逢于時以為晁錯之愚則無吴楚之

变以為栁子厚之愚則無伾文之事厶将

䖏公以顔子之愚則公豈有意乎公平生

聚書萬卷手不停披既已自得于心矣推

其緒餘以教諸子皆卓然有立其長子大

夀以文學知名于時而公猶以愚自處此

真有意于謂盛德者欤傳曰睎顔之人亦

顔之徒公何辞焉請以是為記

  陳子美竹軒記

君子之所好有不可以常理詰者珠玉犀

象世俗之所共好而必争者也未尝一日

介意而竹之為物扶踈抗直非有妖䴡嫵

媚可以移人之意此草木之簡静淡泊者

然自晋以来賢人君子皆有是癖以此君

為一日不可無雖假舘托宿必種而猶以

為未足復以墨象其形容置之屋壁寝食

必对作為賦詩以称道其風莭以誇耀于

世前世之士如七賢六逸之徒皆有英偉

絶人之才而一接于竹則脱去世故終身

與之周旋而不返嗚呼是豈可以常理詰

哉予友陳子美趋向髙逺于世味甚薄凡

世俗之好者畧不SKchar意而特蔽于竹所至

私居官舎常飬竹以自適自謂性與竹会

不知其所以然前日始到官周視𪠘宇而

書室之外竹軒森然龍騰劔㧞得其所好

驚喜失聲葺之踰年軒檻一新而竹亦愈

茂時與賓客僚友飲酒笑楽于其間方其

得意于竹也凝神終日玩味吟嘨忻然相

对而不知其隐几者其所好如此冝其求

文為記愈却而愈勤也夫捨俗之所好而

獨好其所好是亦蔽于物而已雖然苟未

至于無物則子美之所好與夫世俗之所

好者盖亦有間云

  箕踞軒記

箕踞者山間之容也拳腰聳肩抱SKchar而危

坐傴偻跼縮其圓如箕故古人謂之箕踞

便于賦詩便于閲書便于長嘨其势如蹲

猿如投竿而漁者盖長松之下灘石之上

放然不拘礼法者之所為也以之事上則

不恭以之SKchar下則不荘以之待賢者則有

所不可以之遇衆人則有所不敢古之士

大夫矜名檢餙𫟪幅者皆鄙而不為予今

以五斗紅腐置身于SKchar患之埸是非利害

洶洶百出以一身之微受無窮之責目視

上帶則輙取怪怒方且遠讒畏譏䂓䂓然

従視于礼法柔声和容歛版罄折拜揖跪

起以取媚於世惟恐其不悦而以箕踞名

軒豈不異㢤盖官舎之西舊有軒数間直

堂屋之後人事之所不及賓客従逰之所

不至徃徃獨逰于此觧衣盤薄箕踞于胡

床之上含爪賦詩曝背閲書以釋其忽忽

不平之氣SKchar風長嘨而草木為之䔥然足

以見其誕率如此而猶有所畏雖有所畏

而誕率之性終不䏻少貶亦施之處已而

不以接物則庶㡬其無患也故以箕踞名

之而為文以見其所以名之之意年月日





眉山唐先生文集卷二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