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唐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二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卷二十五目 眉山唐先生文集 卷二十五
宋 唐庚 撰 張濟元 撰校勘記 閩侯龔氏大通樓藏舊鈔本
卷二十六目

眉山唐先生文集卷二十五

          唐庚 子西

 表

  到任謝上表

嶺表觀風已慚治效坤維按漕𣸪玷寵靈

引組知荣撫襟増㥏中謝伏念臣单平冷

系迂暗常才雖懐許國之孤忠非有過

之竒莭偶縁冗宦被遇先皇擢任監司猥

承人乏出分使指益愧食浮SKchar自脱于殿

SKchar可書之最目謬膺渙渥重忝皇華䑕

能已盡于五窮鈆刀何堪于再割鴻恩未

報俄驚仙䁀之成濬哲肇㒷尚念遺簮之

舊遂容尸素未即棄捐此盖伏遇

皇帝陛下聖徤行天大明出震開並採兼

收之路隆太平極治之基致此SKchar頑𩔗蒙

寄粹表未瞻于天日殊私已佩于丘山

敢不續短俾長勉為正登車㒷嘆雖㣲

孟愽之才叱馭遂行姑勵王尊之莭㳙銖

可效糜粉為期

  賀進築表

臣厶言准進奏院報四月初七日涇原路

合熈河環慶秦鳯路人馬出寨收天都山

進築西安州天都臨羗寨了當至五月初

九日分屯訖者四路雲屯如入無人之境

三城𪔂峙坐收不𢧐之功華夏懽騰蛮夷

中賀臣窃以要荒之叛服係乎制馭

之是非有 西羗乆稽天討當元豊之願

治将議剪除逮元祐之偷安務従姑息養

成其𢙣以迄于今属神圣之嗣㒷起師徒

而進築逺攻近取日削月侵城堙漸迫其

腹心刁斗相聞于巣穴天都形勝既帰掌

握之中靈武𫝑孤自有唇亡之惧積年之

冦指日可平恭惟

皇帝陛下仁勇兼資德刑相濟震文王之

一怒所以安民体成周之四征終于成徳

神武不殺上兵伐謀故䏻旬月之間大𣸪

祖宗之地不疾而速惟断乃成厶猥以空

踈誤蒙委寄振衣踴躍欣聞三捷之音拜

歡呼 上萬年之夀

  同前

百堵皆作三旬而成竒速之功古今未有

中賀臣聞王者無外天下為家凢声敎之

未通必討平而後已惷兹夏虜乆盗西陲

虐彼一方逮今累世宝元慶暦数叛服之

不常熈寕元豊屡剪除而未盡比㒷進築

出自睿謀大師雲屯萬杵雷動山河克𣸪

垺堞相望封SKchar逺跨于流沙刁斗声聞于

瀚海天都巨險猶俯拾于纎毫靈武孤

諒不劳于餘刄恭惟

皇帝陛下湯心勇知堯徳武文建一劳永

逸之謀成萬世無SKchar之業攄祖宗之宿憤

壮社稷之灵威迹逺天顔聀縻使指効

官有守惟懐鼇忭之心称夀無因徒切葵

傾之志無任

  𢠢國卹表

伏惟遺誥皇太后以正月十四日上昇者

發開驛訃宣示郡人狂號失聲震悼䘮魄

恭惟

大行皇太后家順以巽坤柔而剛决大䇿

于禁中指麾而定成治功于天下退托不

居有姜任婦徳之賢非漢唐母后之比向

嬰疾病本自SKchar瞑眩弗瘳彌留SKchar及伏

皇帝陛下深仁賦性純孝因心方攀慕于

宝慈諒何堪于荼毒然以宗祧任重軍國

事叢願寛罔極之哀少副有生之望

寄不𫉬奔詣闕庭無任

 啟

  謝蔡太師啓

始縁力請淂返弊廬終

絶進陞之望未甘扶杖起居雖徤于管

乆已餙巾志意自同于陳寔忽奉昭囬之

蹟大推霶霈之㤙舊𢙣宿愆一時蕩滌前

侯故将以次甄收頋惟朽鈍之𨈬屡費陶

鎔之手終蒙記録不忍棄捐謂其尝任宰

司故SKchar其班序謂其乆安田里仍處以虚

閑就使自為之謀想亦不過如此静循其

本敢不知㱕此盖伏遇某官以王佐之才

值聖人之運将令四海盡蒙比屋之封肯

使一夫獨掩向隅之泣致兹衰退亦極寵

荣食既愈浮寕有小言之𥙷位非所称得

無大耋之SKchar辞受之間莫知所措

  賀鄭太宰啟

伏審拜恩中陛進位元台凢在陶鎔实深

慶忭窃以虞刑未措選于衆而舉臯陶啇

䁀将調求諸野而得傅説偹見載籍號為

美談然臯陶之術非本于民情而傅說

㪯不由于師錫坐超SKchar古𠃔属圣時恭惟

其官識照㡬先學窮繋表禁林視草知盛

德之有言樞極運籌見真儒之無敵旣延

登子揆路寔滿𢠢于輿情以舜亊堯意其

在此維申及甫兹豈偶然必将盡攄胸臆

之竒庻㡬大慰迩遐之望厶側聞誕告寔

副願言徒深賀厦之情阻與掃門之役永

懐欣豫未易名言

  賀劉少宰啟

伏審拜㤙天陛進位台纒凢在陶鎔㪯深

懽忭窃以國家安治何啻百年宰相称呼

盖嘗屡易置平章于後省冠僕射于南宫

猶襲唐餘未皇周制

主上親行宸翰追述先猷作新二宰之名

永著一王之法自非智足以断國論仁足

以遂物冝則何以上副旁求進膺大用恭

惟某官才推人傑學造天民言不外于圣

人故尝合稷喻必根于SKchar術豈肯借秦登

二府者曽未数年裨萬乗者盖非一亊逮

兹爰立寔副具瞻所謂䔥也規而曺也隨

周公左而召公右年登可待刑措爲期方

此投閑聞之起立阻逺潭潭之府莫趋両

両之階欣躍之誠寔倍倫䓁

  賀右僕射韓相公啓

伏審𩔰奉制麻延登宰籍席播騰九有懽

慶一辭窃聞考元亀以断大謀不如舊徳

指喬木而稱故國未若世臣才猷夙著于

廟堂名寔已隆于天下故社稷因之而𠋣

重而朝廷恃此以稽疑恭惟某官器重海

𣶬神清玉粹天資攸禀有仁民爱物之心

家斈所傳皆論道SKchar邦之術藹揚令聞坦

涉亨途頃任樞纒謀已深于漢幄出SKchar

寄澤未溥于南霖政地乆虚僉言𠃔属值

聖朝之嗣服思輔相以迓衡召還三遷遂

宅百揆韋平盛事固無媿于古人房杜全

功誠責成于今日必将盡發胸中之藴庻

㡬大𢠢海内之心厶承乏遐陬側聞除目

阻逺潭潭之府莫趋两两之階叢忭寸誠

难形尺牘

  賀門下李侍郎

伏審拜㤙中陛秉政東䑓凡與生成㪯深

欣懌窃以明良之㑹今昔所难董賈有志

而竟不逢時房杜淂君而未䏻及禮故漢

功不過于如此而唐政亦終于闋然追還

初意在今日恭惟某官識探道奥斈濟

聖涯SKchar天緯地之文淂之性禀尊主庇民

之畧盡在術中早躋華途夙著時望西垣

潤色燦追典誥之風右轄論思粛振維綱

之任頃従鳯閣出守麟符衆人嘆其失時

君子知其𣸪用值聖神之嗣服思耆舊以

迓衡召還自外而任以春官曽未閱時而

入居左省除音所徹衆議𠃔諧必将盡攄

胸臆之竒庻㡬大𢠢遐迩之望厶乆依琳

舘嘗辱鈞陶激懽忭于重衿难叙陳于弱

翰佇聞爰立益副具瞻

  賀蔣樞宻啟

伏審誕敷明命擢貳鴻樞世稔服于重名

人共欣于𩔰拜恭惟某官才髙康濟志切

SKchar綸文章秀彂于妙齡噐業飬成于晚莭

中外荐更之乆所守益完縦横應変之才

無施不可出而頗牧入則卿雲

先帝深知欲大用而未果

嗣皇爱眷遂圖任而無疑召還自外而帰

直禁林曾未閱時而延登右府參裁机政

寕穆邦

朝廷取决于坐籌𫟪鄙折衝于燕爼君臣

千載孰窺造SKchar之謀冠帯百蛮行見止戈

之武厶側聞除目阻逺鈞SKchar莫伸賀厦之

私永愧登門之舊其如欢忭罔喻端倪

  賀安諌議啟

伏審光奉制綸推居諌𫟍朝廷増重中外

聳聞窃以致君澤民聖賢之所易逢時遇

主古今之至难當諌行言𦗟之時居面折

廷諍之任淂伸其志寔係于天恭惟某官

藴藉深醇議論辯博飬慷慨敢言之氣負

縦横適用之才必将論列是非敷陳利害

然恐供聀未幾别有九遷之荣遇事輙言

安俟七年之乆厶荷知有素称慶無縁欣

忭之私寔倍夷䓁



眉山唐先生文集卷二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