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唐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二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八目 眉山唐先生文集 卷二十八
宋 唐庚 撰 張濟元 撰校勘記 閩侯龔氏大通樓藏舊鈔本
卷二十九目

眉山唐先生文集卷二十八

        眉山 唐庚 子西

 雑文

  書朱尚書集後

仁廟初號人物全盛時而尚書與其兄鄭

公以文章擅天下其後鄭公作宰相以事

業𩔰于時而尚書獨不至大用徘SKchar掖垣

十数年間故其文特多特竒兄弟于字學

至深故其文多竒字誦者徃徃不識其将

殁也又命其子慎无刋𩔗文集故甚秘而

不傳于世元符二年其子衮臣為利路轉

運判官予典獄益昌始淂尚書所為文讀

之粲然東坡所謂字字照縑素詎不信哉

文集二百卷予淂九十有九卷其餘在曽

子開家衮臣謂予他日當取之并以授子

  讀巢元修傳

唐末有鄭遨者與李振厚善振仕梁至崇

政使遨未甞一至其門後唐同光初振竄

嶺外遨徒歩萬里徃見之其後一百八十

年而宋有巢元修事士之难得盖如此吾

聞子由立朝謇謇有大体然靳惜名噐太

甚良以是失士心比其敗也士大夫詆之

過矣覌其書巢元修事可勝嘆㢤可勝

嘆哉

  諭幽燕檄

我國家運啟漢符疆包禹迹際天所覆無

不統臨盡海以還悉皆臣妾措凾生于壽

域躋寰宇于聖涯惟燕督亢之圖淂古幽

州之域鼓刀屠肆俱懐義烈之風撃筑行

歌咸有英雄之氣向因悖晋割㗖孽胡邀

功一時貽祸萬世名宗令姓遂為異域文

人竒士秀民永棄無知之俗蔑聞五教何

啻百年風俗浸移已作李陵之胡服謳謡

未改豈忘荘舄之越吟

朝廷哀爾無辜淪于不化夷刑虜罰虐我

遺黎犬穢羊羶薫吾故地爰整弔民之旅

不逺徯后之情𣸪千里之関河拯一方之

𡍼炭今則遼東欵塞賊歯益寒灵武獗牙

虜臂皆断孤危之𫝑顛覆可知倘䏻用夏

変夷捨逆取順其如信賞當倍常科録可

用之新甿捐無名之暴歛庻令䧟溺𣸪覩

太平

  誡諭諸路提舉常平司卹民

夫理財所以飬民養民所以阜財知理財

而不知卹民則民且散矣安淂財而理諸

財用不足而加賦SKchar民其害有甚于是者

則財亦不可以不理此常平之法所以必

不可廢雖廢而必𣸪也雖然徒法不䏻以

自行故國家部置使者任之以權授之以

成書使專董其事予欲使民仰事俯育足

以自給汝為予欲使民凶年飢𡻕無流離

失業汝卹予欲使民疾苦呻吟有以自逹

汝𦗟予欲使吏奉法惟謹無意外鑿空以

侵漁小民汝察庻民艱食赤子開口仰哺

嗷嗷吏或恬視不𤼵圭撮民所不欲吏或

牽課抑强以利𡻕入之贏數期㑹未至吏

或文移四出繋累𫾣撲以要治辦之功汝

其紏戒必罰無赦嗚呼有𡚁吏無𡚁法立

法之意至寛至厚條目至纎至悉至明至

白汝確行之無俾民受其害而歸咎於法

毋俾異意之人得以藉口譊譊無謂

朝廷不汝聞知徃盡乃職朕言惟服其聼

無怠

  思庵記䟦尾

有思是作病無思是㓕病有思而無作惟

無邪者近之無思而非㓕惟不出其位者

近之君侯㡬於道哉思無邪而不岀乎其

 雜著

  自說

詩最難事也吾於他文不至蹇澁惟作詩

甚苦悲吟累日然後成篇初讀時未見可

羞䖏姑置之明日取讀瑕疵百出輙𣸪悲

吟累日返𣸪改正比之前時稍稍有加焉

𣸪数日取出讀之病𣸪出凢如此数四方

敢示人然終不䏻竒李賀母責賀曰是児

必欲嘔出心乃已非過論也今之君子動

輙千百言畧不SKchar意真可貴㢤

  名小子說

世疑老子西逰以謂有慈有儉有不為天

下先持是道以逰于世何所不容而猶有

所去就耶是大不然惟其無注而不容則

雖蛮貊之邦行矣此其所以為老氏故名

小子曰聃字以景老

  客至說

貧家無酒食待客惟有茶湯尔山郡無佳

茗而湯材亦不尝有頋惟有水自入夏江

水渾而井泥不可飲客至相对清談然比

来公亊冗冗清談亦不暇客之不至也冝

  失茶具説

吾家失茶具戒婦慎勿求婦曰何也吾應

之曰彼竊者必其所好也心之所好則思

淂之惧吾靳之不與也而窃之則斯人也

淂其所好矣淂其所好則宝之惧其洩

祕之惧其坏而安置之則是物也淂其所

託矣人得其所好物淂其所託𣸪何言㢤

婦笑曰嘻是烏淂不貧

  異箴

道丧俗𡚁非惟今日援而救之頋自有術

汝既無術欲救不能掲揭自異徒以取憎

魯人獵䡋未害于理方春郷社未害于正

礼有從俗易貴隨時汝独自異背俗而馳

凢汝所為世俗尤嗤充汝之SKchar蚓而後可

士不必異亦不必同異褊同汚均失乎中

勿異勿同惟義之適勿以汝身與世為的

  直箴

直乃一莭未為全徳全德之人䏻曲䏻直

不師全徳而蹈一莭十圍之腹不䏻納一

吸之氣SKchar尺之顱不能壓三寸之舌毫端

𣗥末在汝胸臆汝不䏻納冲口逆突出輙

逆人遂失顔色顔色不懌内藏怨𨻶談笑

之間SKcharSKchar敵汝怨汝疾終身不汝釋汝

不早自責何以安汝迹耶

  雑説

桓帝永壽二年天下民口五千餘萬自李

固杜喬陳蕃李膺之徒相継誅死漢室于

是大乱天下四分五裂血𢧐百餘年晋武

平吴然後天下𣸪合為一是𡻕民口五百

餘萬比之永壽殺四千五百餘萬矣嗟哉

悲夫君子賢人之存亡用舎其所繋豈小

  皇太后服薬齋僧文

伏以眉毫散玉臨照十方臂色舒金䕶持

一切仰資願力上祝慈闈恭惟

皇太后謙道施平坤徳載厚始佑思齊之

聖恵于宗公逮𠫵訪落之謀率時昭考過

邦家之念稍違SKchar食之和有詔多方恭

修勝利慿無量佛作大医王早臻勿薬之

瘳益引後天之筭永均介福敷錫群生和

南謹䟽

  謝雨文

攸司失政無以召和正斍能仁勇于利物

遂𫉬沛然之澤𣸪㒷槁矣之苗無淂之功

莫知所報

  又

攸司失政無以召和大道集虚竗于應

遂𫉬沛然之澤𣸪㒷槁矣之苗不宰之功

莫知所報

  祈晴文

維神有以庇民則民有以事神𡻕方幸于

有秋雨不止而弥旬将磨鎌而刈穫𣸪閉

户而嚬呻人自慙于屡禱神不倦于為仁

民之所𥸤神惟有慿

  謝晴文

劔利皆旱種不入土神私此邦独賜以雨

雨旣過多厥害惟均令𣸪還之遂禱于神

拜手未起雨声SKchar止帰未及家霽色千里

令有何德感于神明将何以報之惟牲肥

酒馨

  送湫文

視之冷然可濫觴𠔃用之沛然澤一方𠔃

SKchar瓶罐勺破驕陽𠔃稼穑以蘇民小康𠔃

功成不返失其常𠔃作SKchar以送之以示不

忘𠔃

  辞庙祝文

敢昭告于某神某不用于時来長此民淂

以理去寔賴于神神以為然餘無足道戒

行有期敢不以告

  𫞴諸庙祝文

析報著甲令此常典也今𡻕兹土無大旱

涝蚕榖以登賦輸以時頋守土者治行不

足以致此惟治朝叶氣所薫與夫上下神

祇之庇庥而賜不可以虚受故潔蠲飲食

以荅靈貺尚享





眉山唐先生文集卷二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