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唐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二目 眉山唐先生文集 卷十二
宋 唐庚 撰 張濟元 撰校勘記 閩侯龔氏大通樓藏舊鈔本
卷十三目

眉山唐先生文集卷十二

       眉山 唐庚 子西

 三國雑事

  曹公征下邳擒関羽以帰礼之甚厚

   而察其心神無乆留之意使張SKchar

   以情問之羽嘆曰極知曺公待我

   厚然吾受劉将軍恩终不可留要

   當立効報曹公而去及羽破顔良

   曹公知其必去厚加賞賜公悉封

   還拜書告辞帰先主于𡊮軍左右

   請追之公曰彼各為其主勿追之

   也

羽為曺公所厚而终不忘其君可謂賢矣

然𢧐國之士亦䏻之曺公淂羽不殺待之

厚而因用其力亦可謂賢矣然𢧐國之君

亦䏻之至羽必欲立効以報公然後封還

所賜拜書告辞而去進退去就雍容可観

殆非𢧐國之士矣曹公知羽必去重賞以

以贐其帰戒左右勿追曰彼各為其主也

内䏻平其氣不以彼我為心外能成羽之

忠不私其力于巳是犹有先王之遺風焉

吾尝論曹公曰是人䏻為善而不䏻不為

𢙣䏻為善是以䏻享國不能不為𢙣是以

能取天下

  黄初二年八月魏遣太常邢正持莭

   䇿権為吴王加九錫権受之

是𡻕吴蜀相攻大𢧐于夷陵吴人卑辞事

魏受其封爵恐魏之議其後耳而魏畧以

為権有僣意而自頋位䡖故先卑而後倨

之先卑者規得封爵以成僣窃之基後倨

者兾見討伐以激怒其衆且吴至権三世

矣其𫝑足以自立尚何以封爵為㢤受封

爵則君臣矣供職貢矣除𫟪関矣國有警

急以事聞無淂擅㒷兵攻撃矣羽書至則

悉甲士從徴矣非身入朝則遣侍子入𪧐

衞矣彼藩國固然亡足怪者一不從命則

王師致討有詞矣然後𤼵兵拒𢧐是抗上

矣尚安䏻激怒其衆也哉旣而魏責侍子

権不䏻堪卒叛之為天下笑方其危急之

時群臣無魯仲連之識出一切之計以寛

目前之患而陳夀以勾踐竒之勾践事吳

則尝聞之矣受吴封爵則未之聞也

  魏明帝問黃権曰三國𪔂立何者為

   正SKchar曰當以天文為正徃𡻕荧惑

   守心文皇帝崩吴蜀平安此其証

   也

權推魏為正统未必不然然SKchar初無他説

一以天文决之此非余之所敢知也黃初

四年三月癸卯月犯心大星占曰心為天

王位王者𢙣之四月癸巳蜀先主殂于永

安宫而二國皆自如天道豈易言㢤晋天

文志稱二石雖僣號其强弱常占昂𪧐不

関太㣲紫宫然以載纪考之流星入紫宫

而劉聰殞彗星掃太㣲而苻堅敗荧惑守

帝座而吕隆破故知推論正統固自有理

也晋庾翼與兄氷書曰𡻕星犯天関江東

無它故而季龍頻年閉関此復是天公憒

憒無皂白之証也噫人之責天亦太詳矣

為天者不亦难哉

  先主攻劉璋所至輙克置酒大㑹于

   涪謂龎綂曰今日之㑹楽矣綂曰

   伐人之國而以為歡非仁者之兵

   也先主曰武王勝商前SKchar後舞非

   仁者耶

備之識陋矣何足論㢤至于楽與不楽之

義則有可得而言者傳曰師有功則奏凱

SKchar又曰𢧐勝以丧礼居之二義孰是吾聞

聖人無心以百姓心為心其𢧐也本所以

SKchar民之SKchar其勝也不得不楽民之楽故

師有功則奏凱SKchar此無足怪者然道失而

後德德失而後仁仁失而後義義失而後

礼道至扵礼其去本逺矣而况于兵乎故

𢧐勝以丧礼居之亦無足怪者言楽與不

楽皆未之盡也古之䖏此者外則SKchar舞而

内以丧礼居之

  黄初四年司徒華歆司空王昭尚書

   令陳群太史令許芝謁者僕射諸

   葛誕各有書與諸葛亮陳天命人

   事欲使㪯國稱藩亮不報

魏之群臣可謂不學亡術而昧于識慮矣

使其斈術識慮如漢䔥望之者不為此㪯

動也漢宣帝時呼韓欵塞稱藩望之議以

客礼待之使他日遁去于漢不為叛臣宣

従之盖方是時匈奴雖衰然素號敵國

非東甌南粤比也名分一正遂不可易他

日叛去何以處之彂兵加誅則𫝑有所未

䏻置之不問則無以令天下故方其柔順

之時待以不臣之礼非獨示以謙徳盖将

将為後日乆逺之慮也魏之自視何如宣

帝吴蜀雖弱不至如呼韓邪之時彼雖称

藩猶當待以弗臣况未服而强之耶前此

SKchar封爵而為権所戯侮今𣸪喻蜀称藩

為亮所不荅自西自東自南自北無思不

服者不如是之劳也

  㒷平二年𡊮術僣號于九江置南北

   郊是時荆州牧劉表亦郊祀天地

   漢不䏻制

唯天子祀天地于郊唯魯淂用郊郊祀之

礼聖人之所甚重而後之乱人欲為大盗

於天下未尝不先盗兵所甚重者此荘老

之徒所以有聖人不死大盗不止之説也

至楊子之論則又不然秦人祀白畤周不

即禁卒舉天下而與之名分所在不淂不

重夫荘老之説儒者固己非之而楊子之

論亦𣸪有所未盡楊子惟知SKchar名分以SKchar

天下而不知䏻保天下者然後䏻守名分

秦人之祀白畤周非不欲禁之力有所不

䏻也然則欲守名分者先勉其所以保天

下者㢤

  諸葛孔明説先主以跨有荆益保其

   SKchar阻天下有变則命一上将以荆

   州之軍向宛雒而身率益州之衆

   以攻秦川先主称善

髙祖既破陳狶還至雒陽嘆曰代居常山

北而趙従山南有之逺乃立子常為代王

以代郡㕍門属焉地固有封境雖接而形

势非便者矣荆州在山前距蜀五千餘里

而蜀従山後有之其势寔难非獨不䏻有

荆州也雖得秦川亦不䏻守何者梁益險

絶盖自守之國而不可以兼并凢物之在

山外者尺寸不䏻有此髙祖所以棄漢中

而取三秦也

  SKchar欲令太子登讀漢書習知近代之

   事以張昭有師法重煩劳之乃令

   休從昭受讀还以授登

劉偹教禅以漢書而権亦令張昭以漢書

授其子登世以権偹之智不足以知二帝

三王故其所以貽謀者止于如此是大不

然伊尹之訓太甲也称有夏先后而不及

唐虞周公之戒成王也稱啇三宗而不及

虞夏豈伊尹周公之智不足以知堯舜禹

㢤亦取其近于時切于事者而己権偹之

知識不足擬伊尹周公至其教子不忽近

而慕逺不貴名而賤实此亦伊尹周公之

遺法也

  晋漢春秋曰孫皓聞羊陸交和以詰

   于抗抗曰臣不如是正足以彰其

   德耳于祜無傷也或以祜抗為失

   臣莭两SKchar2

親仁善鄰者國家之事出竒克敵者将帥

之職羊陸以将帥之職而修國家之事此

論者所以SKchar2其失莭也窃謂不然兵固多

術矣有以力相傾者有以智相傾者有以

德相傾者秦漢以来惟知詐力一有為德

則是非為之紛然而不知所謂以德相傾

者是亦出竒而己矣何名為失莭㢤然晋

陽秋以為羊陸推僑札之好兹太過矣兵

家詭道何僑札之有就如所云乃不足

何則非吴鄭之使而敦僑札之分䖏方面

之仕而私境外之交此非所以称羊陸之

美也

 三國雜事篇下

  操征栁城偹勧劉表襲許表不䏻用

   其計

挟天子令諸矦其事始于齊御名晋文而

齊御名晋文未嘗遷惠王㐮王扵齊晋也

除难定乱㒷㓕継絶功効既著諸矦自服

耳董卓以献帝居長安李茂正以昭宗幸

鳯翔𤼵號制令動以制詔為名然而天下

諸矦群起而攻之何也無尺寸之功以取

信于天下而有刼主之名以負謗于諸矦

則天下諸矦群起而攻之亦固其理也使

表䏻勤王如御名文耶雖不襲許何害其

為令諸矦㢤如其不然雖襲許適足以致

諸矦之師而已卓與茂正是也






眉山唐先生文集卷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