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唐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卷十五目 眉山唐先生文集 卷十五
宋 唐庚 撰 張濟元 撰校勘記 閩侯龔氏大通樓藏舊鈔本
卷十六目

眉山唐先生文集卷十五

        眉山 唐庚 子西

 雜文

  書三謝詩後

江左諸謝詩文見文選者六人希逸無詩

宣逺叔源有詩不工今取灵運惠連元暉

詩合六十四篇為三謝詩是三人者詩至

元暉語益工然蕭散自得之趣亦復少减

漸有唐風矣于此可以観世変也唐子西

  生日設醮文

切以有生之衆所欲不同貧者願乎多財

冨者期于不死賤者志求乎𩔰逹貴者思

保其乆長人既無厭神亦难應臣雖無似

志寔不然雖亦有禱于三清惟乞無灾之

二字但以私門多故歴𡻕不寕歯髪变于

艱危精神耗于SKchar慮爰因生日䖍叩上蒼

庶㡬天髙而聴卑所謂物窮則反本使身

心安稳尚復何求眠食康寕便為至足

他外物一付自然既所請之甚㣲冝必従

于所禱下情懇仰伏望照SKchar臣無任瞻天

望聖激切屏营之至

  生日青詞

上界髙髙非人間世衆生SKcharSKchar如海中沙

以如此之至㣲求自通于至逺亡何得達

惟有至誠臣禀生雖愚奉道有素謹因生

日特啓醮筵雖濁世溷淆豈降SKchar之敢望

而至心齋㓗庶慈憫以来歆止于禳灾非

敢求福臣無任

  焚黄𫞴

嗣子承議郎厶敢昭告于皇考承事先生

皇妣孺人五十二娘之靈通籍于朝逮今

十年遇大禮者数矣而負罪流落乆隔贈

典乃者蒙恩復歯朝著始贈皇考承事皇

妣孺人盖自孤苦垂三十年然後䏻取一

命以追荣父母而少伸人子之心其不孝

不敏之罪無所迯矣雖善文其過者莫䏻

為之詞也區區之心考妣其鍳之尚享

  𫞴家氏文

敢昭告于前母家氏孺人之灵國家恩德

厚矣士人列于朝者非獨荣其父母又并

其前母而封之上以極其父子之恩傍以

廣其兄弟之義皆聖世之彌文前代之𨶕

典也然非平日為善之報亦何能致之㢤

尚享

  代内醮文

頃𡻕以来多难相継今兹遇疾猶異常時

雖生死之有期兾神明之可禱㕠親皓首

殊未報于生成稚子弱齢尚未離于乳哺

仰祈洪造少假餘年得畢此心外無所望

 墓誌銘行状附

  淮隂賢婦墓誌銘

賢婦亡姓名淮隂下郷人盖老矣貧無自

資以洴澼絖為業属秦末乱離民不親耒

耜者累年矣天下飢饉婦方坐沙上以水

撃絮望見城下有客長大帯刀劍彷徨水

濵婦私獨怪之遂就與語則壮士也而有

飢色婦哀其困館而食至数十日欣然無

倦意客感嘆曰異日必重報母是時天下

兵動関東豪傑並起婦視客非庸人終能

有所就遂佯怒以語激之曰丈夫不能自

食吾哀王孫而進之食寕望報乎㑹楚兵

過淮客仗劍楚君麾下楚不能用客亡命

帰漢得大将従漢王定三秦與楚人𢧐京

索間有功二年八月始以涉西河破魏豹

九月破代十二月破趙明年十二月遂破

齊盖自北出至是𡻕餘而卷天下之半

明年二月漢遣使立客齊王明年引兵㑹

漢垓下破楚天下大定漢客徙王楚都下

邳盖自寄食五年裂地数千里南面称孤

于是下令求婦報千金天下不多客之賢

而多婦之長者有知識客韓信也婦䘚葬

泗口南岸銘曰

 項王喑嗚 亜父謨謀 信来不呼

 信去不拘 坐視信逋 反噬其𨈬

 匹婦區區 而知信乎 吁

  徐夫人墓志銘

夫人徐氏其先京兆人唐末避地遂家于

眉州丹SKchar自考以前蜀人惮逺仕進者尚

少故曽祖三世無食禄者夫

人㓜穎悟年十二丧所恃己䏻順適継母

無毫髪不滿意考為人SKchar重左右莫敢仰

視独夫人侍側輙怡然為之觧顔家人因

以白亊年二十帰劉氏舅姑得之喜即委

以家政方是時劉氏累世好施生事䔥然

夫人既專内亊雖細務必親之規畫處置

悉有法度可守未㡬刘氏𣸪振舅姑既没

父母春秋髙嗣子早丧夫人奉飬丧𫞴

盡其道姪有少孤従其母嫁者夫人取置

諸子間摩頂撫育無有䡖重厚薄至爲婚

媾䏻自立乃巳課二子讀書甚力既而二

子以次取進士第元符三年長子汲爲合

州司理参軍奉夫人以行是𡻕六月二十

四日卒年五十二少子湜登科時夫人没

五年矣惜乎不及見也汲今以宣德郎知

鄢陵縣湜以通仕郎行蜀州晋原尉女適

楊厶孫若于尚㓜大覌四年十一月日葬

于厶郷之原其将葬也鄢陵以行状請銘

于予予交鄢陵二十餘年朋友之情既不

可違而夫人之善又不可廢其事父母舅

姑也如此其治家立門户也又如此收

孤露而成之又如此教其子問學連年取

科第流声號于時又如此是烏淂不銘也

㢤銘曰

 大児来㱕 里門下車 小児来帰

 擁版以趋 宦孝成矣 繋而母且

 而母不留 可悲也夫

  史子深墓誌銘

君諱通字子深姓史氏世為眉之青神人

少與其兄珣皆以文學知名于郷年十七

以貢㪯不中遂退居于楠溪之上杜門著

書絶人事者数年淂易蓍若干卷乹坤别

觧三卷礼記義一卷詳説四卷律吕氣数

十二卷書義八卷詩義若干卷論語孟子

觧各若干卷子史論若干卷其書既出斈

者翕然稱之或曰是知古矣其于時亊未

必知也己而君至京師進世要机務十卷

芻蕘䇿二十卷其言當世便利非草茅布

衣之士所䏻言之至于論兵則雖謀臣𪧐

将練習边亊者不䏻易也或曰是能言矣

其于行事未必能也己而君起家尉通州

遂䏻使人畏己遇事輙断號為强明至作

磐石今則又專務寛厚和易撫字劝課如

古循吏所為盖二邑之俗不同故君所以

應之者亦異名声大著諸公交章荐之而

君巳卒縣人哭泣悲思至今父老猶喜道

當時亊吾尝謂斈者所貴乎知SKchar者以其

能知道𠩄貴乎知道者以其能應物白首

SKchar而不能應物又何以SKchar為㢤悲夫君

足以知SKchar足應世而晚得一命年

止五十七不得以充其志官止于一縣令

不得以盡其才故其應物者止于如此此

吾黨之士所以嗟惋嘆惜為之請銘以𦵏

而吾亦不得而辞也史氏糸出鲁國後徙

杜陵唐末入蜀遂家于眉曽祖祖考皆不

仕君中元祐三年進士第歴逹州通州尉

資州盤石令年月日卒于官舎先娶侯氏

再娶程氏男二人曰紀曰彦時女五人長

適厶次適厶孫男二人女一人皆㓜以大

観三年三月日葬于厶山之原銘曰

 子深之書 學者多有 雖不銘之

 自足以乆 既足以乆 而又銘之

 子深之傳 愈乆不疑

  史夫人墓誌銘

夹江縣孫公諱厶之夫人姓史氏眉州青

神人故任嘉州軍事推官諱著明之曽孫

故贈大理寺丞諱昭吉之孫余外祖諱及

之季女也余少時尝至其家矣公長不逾

中人語音如鐘喜談前言徃行亹亹可聴

盖尝約家亊勿復相関悉聴夫人夫人明

敏觧事而入情其䂓矩措置有絶人者孫

氏𡻕入不貲用度亦廣矣而夫人治之皆

有法内外親戚姻婭之間冠婚殯𫞴慶

之事殆無虚日而夫人䖏之皆有体公三

娶男女九人而夫人待之皆如己之所出

余固尝隂以察之矣未尝見其有毫髪䡖

重厚薄也方是之時長子昌齡時年四十

餘𡻕而喜従予㳺㓜子昌裔時年十五六

晝出従师受書及抵暮夜方帰甫帰夫人

必親自以敎之使無倦惰之容及垂首誦

讀至夜分之時然後乃己女有適羅厶者

有適王厶者有適于魏厶而早䘚者有適

于張厶者又有適于宋厶者有未笄者及

有絶㓜者是𡻕乃紹聖之元年甲戌也今

二十五年矣公先卒既葬夫人又卒今及

𦵏矣而子昌齢又卒矣有孫七人曽孫則

三人也昌裔今又改名衍亦有孫七人矣

向之云未笄者今則嫁承議郎鮮于厶而

有封號矣向所云絶㓜者今則為厶人之

妻而且亦有子矣流光如過𨻶耳而欲無

老得乎詩云未㡬見𠔃突而弁𠔃是以有

徳者所行所為身雖没而音容不隔儀型

常著而常新百年之間若旦暮也夫人貌

𩔖先妣孺人倘卒然間遇之㡬有不䏻辨

之者先妣既没時余以𦘕者失真恐無以

示後人因取夫人傳神以SKchar焉見之者無

不隕涕其兄弟之間盖如此斯亦竒矣然

然則銘其墓者非余而又誰任之㢤夫人

享年七十有一其卒也以政和四年十一

月五日其葬也以八年十一月一日乃銘

之曰

 豊泉之原封若斧祔而合之盖従魯其

 甥銘之固其所





眉山唐先生文集卷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