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十一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 卷第五十二
元 王惲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五十三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五十二

 大元故鄭州宣課長官盧公神道碑銘并序

至元己丑冬予提憲福唐識前政太中盧君沉厚謙

抑蓋卓卓有爲者及聞諸僚友間君自平江淛以來

治軍撫民俱有成効惜去之遽不暇欵接也後六年

予方紬書石室來謁曰天祥負釁深重嚮任囬甫拜

先壠不幸考妣相継奄逝今祥禫已終惟是告神明

傳未乆者不内翰是託其疇依幸惠頋無讓旣而持

善狀以墓碑來請廼勉爲論撰之公諱元姓盧氏丗

爲許之臨頴縣里仁郷人曽祖祖丗代邈名諱俱逸

樂耕稼以善行茈一方父諱某金季以勞治襄城簿

有聲妣李氏姿明慧知經史公垂髫教之讀書每以

言動不妄爲誡及長存誠尚義挺然有守不爲流俗

所移歳壬辰公避地鄭之管城及汴梁下民環鄭而

來者日以千數公知衆心去留未定即㑹而喻之曰

鄭土號稱沃壤䇿荒歳乆畒可數鍾今棄而不耕狃

遷避爲安其安果何在哉吾欲捐 --捐𥝠廪助種食與汝

曹並耕而食一旦有成不猶愈餬其口於四方君等

其有意乎衆感而准命由是逺近孺慕歸依者衆生

聚煙火漸復平日之舊迄今鄭人户而祝之庚子辛

丑間

朝廷聞公信義多之乃曰智効一官用未可量也遂

舉充鄭六縣課稅長官數年間事辦而民安不知有

壟断也其寛和如此旣而嘆曰放利而行不容無怨

况非素志遂投牒而去優游田間處身事外有教子

讀書立門户盡地利厚蓋蔵而已歳時伏臘擊鮮具

釀與親戚父老寕止燕衎樂于胥也先是治苐郡城

中然未甞乆處杖屨所安多在里仁别業辛卯冬一

夕與隣里辝訣曰相親乆幸各自重遂命駕入城衆

訝其遽如許也巳而果微恙召諸子(⿱艹石)孫告之曰昔

吾翁媪兵燼餘營理生産五十年間勤苦備甞方致

苟完今壽踰八秩嗣子致位通顯吾何修而然是皆

祖禰積德勤力所致苐官無髙庳廉慎能安家無肥

SKchar共儉可保吾平生行巳汝曹猶及見之諸孫温飫

不知囏難所自讀書力田愼勿偏廢如是則盧氏其

未央也言終而逝饗年八十有二夫人薛氏抵嚴貞

順母道有光夫婦相處五紀公之意不毫髮少失後

一閏無疾而終四子長天祥大中大夫福建閩海道

提刑按察使次天驎未仕天祐忠翊校尉行軍緫把

戰占城殁皆薛出天瑞晋江縣尹前公卒一女適曹

氏子孫七人從善從禮從順從道從正從德從謙從

禮襲父天祐聀忠顯校尉行軍千户餘皆㓜孫女九

人四⿺辶商士族餘在室曽孫一人曰𠃔孫曽女孫一人

尚㓜某年月日天祥等奉公柩𦵏大陵先塋某穴夫

人薛氏祔焉公爲人魁梧重然諾寡言𥬇言則爲衆

信服處身治家不侈不陋理恒業課僮僕各得其宜

故能上下戮力農事修整子孫朝夕問謁肅(⿱艹石)官府

雖搶攘際姻親郷曲頼其依藉與平時無異𥘉江左

平公南遊㐮漢遇俘者疾病顛頓道涂間憫焉遂罄

行槖中物贖而良之者甚衆至於行髙恩積在人又

似夫漢樊重之行事也是可銘銘曰

天禀中厚百焉可爲事以誠應其將孰違暨暨盧氏

家頴之涯三丗在野篤爲農師頋此大本我控我持

迨乎府君一誠是思積而能散識符事幾大梁既下

流氓四馳環鄭而來莫知所依一語還定衆 (⿱艹石)

畇畇鄭圃澹澹冲陂煙火相望雞犬垣籬繄鄭有存

曰僑曰皮尸而祝之非公其誰豈惟義豪善人幾希

逹而拜官非吾所期解紱南轅幅巾杖藜秩我東作

西成可知崇彼禮節張吾四維嗚歌有子㓜之樂營

産盡吾樊之規流惠閭里賑乏宗支人以爲君子冨

於此見智人所推取諸理化政將同施婆娑故里壽

髙期頥子孫簮紱何若(⿱艹石)𠔃纍纍臨終朗朗二者勿

遺蓋耕稼乃種德之本教子隆起家之基古人取必

於身後公獨饗福於平時狼陂奫淪大陵崔巍異時

瞻豐碑於木抄其有感於斯者知無媿辝噫

  金故朝請大夫泌陽縣令趙公神道碑銘并序

金自南渡後封壤日蹙軍國調度百色所湏悉取辦

民間然迄於亡而不知困其良法善經維持而有力

者多農司辟令是歸(⿱艹石)乃䇿名俊造列官令宰終其

職而不負所舉者趙公其一也公諱鵬字搏霄蒲之

河東人㓜君舉業弱冠有聲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間擢貞祐三年

賦進士第父元善聲韻算學丗以農致冨及公第諸

負債者悉折劵以貰曰吾所得巳多尚何貪爲其知

止如此公釋褐主芮城簿秩滿令闕縣請留公行臺

廉其能俾攝縣務旣而調同州澄城令民安公教政

方著左曹請赴入𥙷尚書省SKchar未幾用薦者辟授泌

陽縣令泌邊邑也户繁俗剽薄多不地著號稱難理

公下車設教條督游墮行視田里相民利病而興除

之見其土SKchar而桑鮮及知玉池沲坡等陂民甞資以

蒔稻歳穫千萬鍾年深堤堰圯漏貪取恣引彊者有

餘弱者不足田有涸而生埃者致相訟竟歳公審其

(⿱艹石)是令口水爲利殊愽旱乾有藉焉正患潤餘而用

不均又曰設使菽粟如流寒無袴𥜗將奚以卒歳乃

揵圯苴漏瀦漶散理溝洫復作斗門提閼十數處量

田疇爲可溉約束又置皷畜犬於田畔以警其姦𥨸

自是紛争息民無所私及課植桑歳至三十萬株縣

以之致冨焉公曰旣殷而教聖人之大經於是謹庠

序表善惡以敦其禮讓有射生張青者闖踐兩徼頗

横恣不法民嫉之公廉知攝至庭嚴加教戒就給田

牛昜籍農伍許以自新曰今而後姦枿少萌吾將不

汝貸青悔愧自歛迄終更不復爲非其興利昜俗先

教後罰殆召父之治南陽也農司覈實以其績上聞

至有州縣得人之諭㝷遷豐衍庫使京城変人饑至

相啖同僚欲私帑物以昜斗食公曰我主吏死則吾

分可切君蔵以偷生𫆀其人慚而止北渡後流寓淇

南貧無爲資時當路有知公之賢欲以一縣相屈者

公聞之曰余方以儉素自守其可榮以仕乎竟不應

遂教諸生爲業識者多之以甲寅歳夏六月二十九

日觀漲西城歸憇坐礎言𥬇而逝春秋七十有三積

官至朝請大夫至元戊寅歳改葬公郡城東郭顯應

祠雨百許歩郡君邢氏祔焉公凢五娶楊氏生子庭

掌爲郡學官文某適同年何氏子耶氏生女華仙適

齊氏次雷氏令狐氏再娶閿郷邢氏生四子一女男

曰康曰廣廣傳家學甞任筦庫以廉能称曰應曰廉

讀書通醫術女舜英⿺辶商陳嘉謀孫七人良弼遂良濟

民從龍顯祖時敏克謙先生資雅厚長身白晢與人

接未甞出一妄言衣冠顔貌望之知爲一醇儒也所

交皆一時才傑如石御史子堅李右司欽叔暨其弟

欽用欽(⿱艹石)楊都運換然王華隂元禮何學愽與之甞

觀河華風土秀潤雄碩不隨時髙下先生挺生其間

清明之所萃鍾英彦之所霑浹宜其角逐文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而擢

名進士楊歴中外而称材大夫所居民冨所去見思

廪廪然有德譲君子之風詞賦爲平生顓門之學其

經指授者皆有所成就某年方志學受業門下今老

矣凢兩入翰林三貳憲府粗有所聞於時先生之教

有力焉子廣來請銘曰是某之責也其敢以不敏辭

銘曰

於休先生  德讓君子  力擢巍科

聲馳膴仕  二宰劇縣  政平訟理

 敬謹      開田里   先罰後

 令行禁止  異績殊聞  驚目駭耳

 一非不能  未免有巳   鄒論爲邦

 厥有深㫖  樹畜耕耘  王道伊始

 史傳漢循  龔黃信臣  𡚒髯扺几

 莫之與倫  諒公平生  有得於此

 至今遺𥠖  SKchar詠餘羙  天歩改玉

 士或昜節  布衣歸來  教授爲業

 斗食苟生  寕飢不屑  銘無愧辝

 劖此麟碣  是爲亡社大夫之墓

 其光有曄

  大元故奉訓大夫尚書禮部郎中致仕丁公

  墓碑銘并序

金制大定聞限以三品至五品軄事官承廕子孫内

班供奉或省署儤直者同吏貟許試六曹令史中其

選驗班秩崇庳而収𥙷焉謂之班祗出身于以抑任

子苟進之風且勵多士特逹者之志在當時號稱入

流羙科如吾奉訓丁公卓然以材術拔出倫𩔖表見

一時可謂篤志君子其敢以門資待之乎公諱居實

字仲華髙祖孝温仕金朝官金紫光禄大夫臨海軍

節度使遂丗家錦州曽祖與宣武將軍終興化簿大

父從吉明威將軍宜陽令考鐘太康稅使累官至宣

武將軍公少孤稍長力學不倦毎以藉廕入雜流爲

慊遂去習城旦書用明威資中正大四年部掾甲首

例𥙷尚書吏部令史南播後封瓖蹙貟多闕鮮中外

官守代SKchar滯公詳酌格例(⿱艹石)不顓泥而銓調以方至

事行而人服其當因建言曲阜令孔氏丗継終其身

有不便者請SKchar以兩考調佗任擢族中賢者嗣秩乃

尓則聖人之後材能軰出不致沉𣡡朝議從之未幾

擢權尚書省令史明惠太后崩暨國信出使皆以材

選從事爼豆縉紳間称其敏逹積前後勞官昭信校

尉勲雲𮪍尉金亡流寓天德黒水間

國朝方事江淮緫廪餉于衛漕長宗矦亨奏公充軍

儲經歴官収德望也公籌㑹漕計雖内輸外饋應期

取辦顓以抒民力爲心俾人忘飛輓之勞士有足食

之樂公力爲居多迨中統建元開府史公宣撫河外

方圗任舊人以副閫𭔃故首薦公諮議幕府事公竭

誠殫慮思盡心所行簿書外典憲獄情亢所明慎𥘉

許民得千户印章於𤳈間以窶甚冒稱偏禆𫉬戾投

欵而南以徼賞格既而潜來事露有司抵之極刑公

曰不可原其情非逆不過以譎圗賄尔竟從减死論

故制辝有處心純正用事詳明熟識國興之諭其爲

朝壄推重如是四年復應左丞闊公辟署大名宣慰

司幕官適青齊用兵調度星火急公晝夜措畫責分

而事辦有宿盗抵法上官主以劓刑决之公力辯曰

時方関動肉刑乆廢行之恐衆情疑駭且復累公遂

處以常法一邊將以⿱自幸叛𫉬奴從欲殺之公請讞於

朝左轄公曰從逆者坐死尚何疑公曰彼固有罪爲

士師則可以僇之况奴爲主脅寕知得巳乎上之囚

果縱釋後來謝公拒絶不見曰嚮非汝私論國典也

其清眘強幹至爲子清公賞識且以大用許之五年

朝廷大明黜陟調中外官銓法曠乆後生晚進有愕

然手不易措者以掌固起公遂授吏部貟外郎所謂

吏勲緫格貼簿之𩔖指授大略然後以今酌古裁為

新格粲如也庳秩崇資陞降注擬多適其宜以能陞

奉訓大夫尚書礼部郎中㝷以年及請老諸相謂公

齒力健未宐失此老成人請益堅得告沾沾而喜曰

自今方爲一事了人也其含章有終爲可見矣時致

仕例未行俗且以奔競患失爲風聞公勇退(⿱艹石)尓識

者莫不歎羡翰林諸公至餞以SKchar詩羙之公氣貌魁

偉資頴悟廉直精敏過人挺身正路動以撿押自律

與人交雖小信不忒及談典故論法家令人聽之娓

娓忘倦故至元已來刪定儀制公毎預其庭議焉甞

有以𤓰菓爲獻者謝去之曰此固微物第生平未省

一介妄取諸人其自克治多𩔖此疇謂阿私可得而

浼邪中年後勑断家事母復関白以書史自娯喜讀

司馬公通鑑日手書爲課曰一録則勝數過矣五載

間寒暑不輟遂成全帙故晩節識益明志益篤然於

丗猶有末忘者十三年夏余攷試在汴尚憶公危坐

一榻吐論猶健間及丗道理有所臲𡰈慨然義形于

色因泣下沾𬓛余訝其遽如許也明年秋八月遘疾

卒于家春秋七十有五夫人趙氏金太中大夫太常

卿文簡公之女孫泗州防判經之女正内主饋壼儀

有煒生四子皆讀書公資之殊力長曰誠克家不仕

曰詢有文學淇州教官曰訓通吏事任江州某軄曰

諒能以孝移理于官而義襟靄如甞爲河南宣慰司

提領按牘官負公之所鍾愛云孫男女如于公殁

後八年子詢諒來謁余跽而請曰維憲使與先君丗

契厚從游且乆知行已爲㝡詳今墓石未銘敢百拜

属筆庶假寵後人以垂不泯幸先生母譲因弟其善

狀而表之以銘銘曰

 士志𪪺毅  奚間隆汚  譬彼玉瑩

 丹青不渝  顯𠃔丁公  志弘氣愉

 脫落門閥  𡚒飛亨衢  貞我憲度

 勵夫廉隅  擢居省署  以才以譽

 𢍆囊佩玉   氣皃舒徐  表見一時

 聲光兩都  開物成務   綽然有餘

 其出其處  與時盈虚   解紱歸來

 詩書自娯  人曰吏師   我曰通儒

 淺之爲失  昧於卷舒  公卿之門

 形𫝑之涂  老不知巳  伺候奔趍

 衆眎爲常  曽何異於  我獨翩翩

 勇退自如   以此較彼  孰賢孰愚

 豈惟知止而近不殆古所謂賢哉二大夫者公其

 庶乎我銘表德過者嗟吁

  故武節將軍侍衛親軍千户董侯夫人碑銘有序

故武節将軍董矦死事后十有九年當癸巳秋八月

庚戌夫人凌其氏卒於槀苐之正𥨊用次月九日嗣

子守仁手開玄堂祔安武節匶左禮也重念母氏德

全㤙至以守仁蚤備戎行省定𡻕有時不幸罹兹大

故例同丗俗附見於表誌之末何以慰凱風寒泉之

思惟是鑱銘别石嫓峙神隧用昭懿德越厥心是恔

内翰與叔祖𢍆欵尚恵顧使卒微志豈唯守仁等幸

亦母氏之永光也敢百拜爲請譲不容巳謹叙而誶

之夫人號淑媛系艧澤大家父松崗先生諱軸母元

氏先生資剛正有文行甞提舉真定八州學校夫人

㓜聦慧即教之知書既笄容止幽閑組繡剪製巧者

餘思班經女誡皆通曉大義故金紫光禄大夫忠獻

董公聞其賢淑求配長嗣士元維董氏勛閥大族丗

稱有家法者夫人出儒素一旦起家(⿱艹石)固有之即能

事公姑奉𥙊祀不爽婦軄小大說懌化行閨壼間穆

如也太夫人早棄養忠憲公洎武節扈從出帥無虚

歳門内事如麻一諉之主治居無幾何内外齊肅始

一官府然審詳而不傷其婉嚴恪而不害其和以致

家道昌冝豐儉中禮(⿱艹石)廼終之以温恵浹之以恭順

四十年間奉承内助夫人之力㞐多夫人甞以賜幣

爲武節作服衣之入侍

上目其製精適冝且㓕手迹顧左右曰董某妻必女

紅之善者或歸語其堂多悚而効之者由是夫人賢

淑聞于時及武節之喪哀毀幾絶者再比之奉轊安

⿱穴之植碑表烈以終大禮其勤悴至矣加以鞠育諸孤

朝趨學於外夕朂志於内至祝香空際願克孝而忠

(⿱艹石)冨與貴非所敢希至於時祀雖㓜子童孫抱持起

拜使習見熟其當然於嬰孩示教又如此故歳時拜

慶瑶環瑜珥停鸞峙鵠玉雪照㬇樂融怡也至元三

十年夫人竟以勤劬致疾既革子守仁越千里來省

正容而謂曰宿衛事重何以我爲業來吾且逝矣比

属纊立諸子戒之董氏一門世篤忠貞汝軰當効死

報國母貽尓祖禰羞能然吾目瞑無憾矣言畢而終

享年六十有一生子男四人長早世次即守仁守礼

守謙守仁姿清峻射聲有父風勤於問學恪於官守

初以羽林孤兒襲爵㝷有功陞宣武將軍簽右衛指

揮司事餘未仕皆謹愿克家子女四人俱適名族武

莭有次室曰張氏夫人礼遇殊厚生男女各一教育

嫁娶不異女媵四及所生女一遺命劵而良之其

逮下罔嫉有芣苢小星之惠(⿱艹石)夫人者在家爲淑嬺

既嫁爲哲婦老而称賢母以行以法宜有銘銘曰

夫婦之道人倫是維内治克雍尤婦之冝毓德由素

承家有基懿懿夫人两全德儀譬彼蘭苢曄曄猗猗

植根得所馨華日滋求佳耦而得英配融篤實而發

光輝主祀孔嘉供養無違以孝以敬心焉與持志閔

天勞而𭄿義豈特奉几而齊眉庭生玉樹秀擢連枝

惟天姿而與教冝並悌而孝思孰云施而匪報繄美

惡人两遺雖壽齡𠔃佀靳儘五福𠔃熈熈煒我彤管

刻銘在碑香生七誡聲聞禁闈羗千秋𠔃百代與班

氏𠔃同歸

 㤗安州長清縣朱氏丗系碑銘并序

大元以威德撫有方夏當其摧強𭧂剪妖孽而収廓

清之功者莫不資心膂𤓰牙之士以宣其力三齊諸

軍號稱果銳就偏禆中論之長清朱氏蓋其一也朱

氏丗爲黃山里中人逺祖諱寳寳生𤤽𤤽生鎮皆力

穡致冨積而能散以孝謹聞鎮之配馬氏生五子曰

在曰楫曰存曰林曰和洎女弟三人皆適里族而楫

與存獨慷慨超昆季間既長並善𮪍射膽略過人平

居恂恂殆無能爲者至於臨事果遇敵勇自眎無前

貞祐𥘉金棄燕南渡所在豪強乗亂而起一僨一興

迭爲雄長人昧夫依於楫與弟存廼集郷義年少團

大望山以自保聞東平武恵嚴公倡率義師壁青崖

山伏俟 國兵攸歸楫慕義徃見之遂假楫兵馬都

緫領歳庚寅武惠挈所部歸 太師王丞 制封

拜徼衆力爲用時楫以功從公請授懷逺大將軍同

知濟南府事甲申略地而西次冠氏與宋將彭義斌

遌䧟陣中戰殁母弟存奉欍𦵏黃山原之先塋禮也

存遂襲兄軄以信武將軍俾領軍務俄鄆州失守翼

武恵復東平就取徐邳乙未嘬鋒𬃷陽踣之進攻黃

光尅焉積勞遷廣威將軍継升昭勇大將軍辛丑歳

軍府第功以最開 賜金符充東平路行軍千户迨

巳酉春竟以攻戰得勞疾卒夫人李氏系同郡大家

其次室曰呉氏王氏劉氏𫝊氏生男子五人克正克

紹克脩克恭克順克正即夫人呉氏出既嗣昭勇軍

務仍佩金符改授東平路長清縣行軍千户方荐歳

南伐所在戰有之如壬子攻虎頭関以先登得功主

將遥見之召使前免胄識面以鏐匜犒之戊午秋

國兵大集釣魚山詔東師掣肘淮海宣武以𮪍將徇

召伯𦧟之復有白金之賜已末冬  王師渡江取

鄂分率拔都穴城以入不甲解者四十晝夜中統三

年破歴下城諸校以圍柵功例有銀盌紵𫀆之賚宣

武預焉至元十一年掀荆山鍋河等戍十二年提漢

甲從元帥孛羅懽掇連海清口淮安寳應水陸相聖

殊力故明年秋復掠髙郵西遇賊一戰而纎行樞録

勞 上聞授武節將軍又准辟兼行省都鎮撫十四

年隨右相别里迷失入覲進宣武將軍管軍緫管仍

宿杭以鎮明年處劇賊陳夀浮雲張三八等刼鎮縣

殺守吏𫝑甚張比摛獮馘渠首二十餘級隨以䝉古

漢歩七百人収温之五寨以能升本軍萬户十七年

庚辰督造下瀬戈舩竹頭木梯積羡增四十餘艘用

是得勞憊疾輿歸卒黄山墅之正𥨊其壯而事者以

宣武自結髮從軍幾三十年小大戰百餘合忠勇𡚒

發亦可謂無負名之與爵矣夫人張氏系同縣丗家

姿貞嚴齊家有法與宣武合德生子故女三人啟以

丗叙宣授武略將軍本翼管軍千户就佩 父金

守戍臨安継 宣慰忽都虎駕海徑占臘占終

朝廷恤其師復伏      𩔖   歳良之

寕海部群盗嘯𠒋者         潭

巴山月𩀱二谿同茶把     所也武略獨

首九十餘級扲介胄者   艦者五戰遂平明州

冬𭧂卒於明州之軍舎為人倜儻好施謙撝有祖懐

公勤凛父風天不假壽■止於斯悲夫夏四月夫

人劉氏自慶元護靈轊而歸以從  亦以哀悴致

疾終孤子昭先就安祔公蔵昭先二女長適幾管兀

顔次歸今武衛親軍副都指揮使張瑾■任適■德

起身戯下義激於𠂻㝡不㤀其故者於是接挈

今授昭信校尉管軍千户俾嗣其丗業𦵏之載月殘

紹介其舅持翰林修撰𫝊夣㢸善狀百拜來丐銘榮

甞讀西漢游俠𫝊魯人尚儒惟朱家以俠聞長清在

漢濟北地面控㤗岱挾右滄海與魯封犬牙相入今

朱氏丗為長清黃山里人家故饒財急難憙施丗不

乏人豈朱家之逺裔乎且戎閫為國之正臣豪俠廼

郷土武断其豁逹匿智雖習俗使然彼風聲氣㮣尚

桓而趨事也如是非來之逺積之厚其流胡能(⿱艹石)

而渊者虖仍系之以銘銘曰

天生五材𨵗一胡可孰能去兵芟夷繁夥繄朱氏先

其來么麽三丗在田睯而罔墮加以孝友勤儉克荷

﨣﨣懷宣拳勇強果尚桓朂義志不屑𤨏諸父而下

廼暨仍孫例生炳彪負嵎而賁風塵與㑹雲𤳹解屯

撫定齊魯于桑于耘蕩一江呉席卷䲔吞㑹歸一原

張本楫存三丗為將道家所忌唯殺不SKchar能永厥丗

偉曺恵武仁而且智臨陣愾敵䖍劉鏺刈居當平時

蟻封謹避儻存是心絫將何害萬骼雖脂功成而㤗

於戯朱氏我銘韋佩匪惟光昭惟以是誡

  絳州重修夫子廟碑

絳為州甚劇其地蓄河山之潤緫六縣以三萬户為

河東冠俗剛儉尚氣義奄焉有三𣈆餘習州治民廬

髙下覆壓蟠蜛枕跨崗陵是依獨

夫子廟學㨿城之東北隅爽朗夷衍奠澤宫甚冝而

素汾北來盤折容與帶郡城而西望之一泮水然廢

撤既乆莽為榛墟逮州將艧澤郭公來始圗興復遂

起■大成殿泮宫門各三楹甫朽棧而公卒漠然狼

藉者蓋三年于兹噫將有待而然邪至元九年秋奉

議馬公來尹斯郡既謁告頋瞻咨嗟憫夫垂成之功

日就陊剥乃以完故益新為任於是完正殿壯臺門

創兩序凢就屋五十餘楹層棟軒翥墀陛整削松桷

有舄碩碩其庭中設素王像以顔孟十哲配侍左右

東西兩廡繪六十二子及大儒二十有四衮冕哻裳

峨峨奉璋奎壁輝映煥焉有光廟既成適選舉令下

士子來歸洋洋滿庠既而衆議以州之治化及民者

非一其大者著者可無聞於后來謁文於余因勉為

撰述且寓夫予之所感焉嗚呼三代之治道莫先於

教學無重於育材材弗育則用乏其人民失化則不

明乎善善不明則民入於僻民蕩於僻則幾何不為

禽犢也哀哉欲求吏之良政之善胡可得已(⿱艹石)夫天

地緼絪山川開闔蟠精粹靈非有今昔醇醨之間人

之秉𢑱具存天之生材不乏然氣之不充俗之不羙

者特以教之無素養之未至耳今

國家崇聖道開化源建辟廱於京師立學師於鄉遂

顓本業者復其身鳴一藝者無不庸是則大易人文

之化菁莪樂育之方靡不備至奈何吏治者鮮推其

本以簿書獄訟是務爲士者不思根極聖道以大學

自任區區從事於章句之末是不副上之所求所望

焉而曰道不明秦無人也宜矣尹蚤以學術侍彤庭

歴臺閣熟其然故下車之𥘉首事學校作新土民耳

目至成就(⿱艹石)尓可謂能也巳尹諱某世郡人既書其

興建本末而繫之以詩其辝曰

厥𥘉生民秉𢑱昭融物慾外遷良心蔽蒙於鑠元聖

乃大有覺何効何則而先乎學于嗟叔丗降及漢唐

道統湮微絺文繪章士騖空言吏昧厥治朝夕孜孜

匪不摩勵科學異端簿書期㑹愚者不及淪於自棄

聖不丗出發越道源粃糠虚文浩浩其天廟宫之建

序庠是宣穆穆睿思意茲在焉而吏而士尚克勉旃

盤盤閟宫完故益新馬公之功本旣立矣道由生矣

眎爲餼羊乃予之恥


秋澗先生大全文集卷第五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