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道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五道
作者:吳師道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260

問:朕以紫極暇景,青史散懷,眇尋開辟之源,遐覽帝王之道。或記載遙邈,無其處而有其名;或墳籍喪亡,有其號而無其事。將求故實,以佇多聞。至如化被柱州,創基刑馬,兩代之事誰遠?五德之運何承?石樓之都,見匪均霜之地;窮桑之壤,元非測景之區。時將域彼偏方,惟一隅而獨王;輕茲中土,棄九洛而不營。大夏之時,化臻禁甲;隆周之日,道致韜戈。而七十一征,翻在風皇之運;五十二戰,更屬雲官之期。斯則偃伯之人,無聞於太古;推鋒之弊,反息於中葉。澆淳之道,名實何乖?欲令曆選前聖,遠稽上德,采文質之令猷,求損益之折衷,何君可以為師範?何代可以取規繩?遲爾昌言,以沃虛想。

對:臣聞一剖為三,始鴻濛於太易;九變於七,漸茫昧於無為。既分清濁之儀,迺列君臣之位。則有天皇首出,瞰柱州而宅土;地皇革命,俯刑馬以開都。年匪異於萬八千,號稍殊於七十二。既雲木德,亦曰火行,開於天地之初,錄自帝皇之紀。至若石樓遠界,窮桑延壤,非萬邦之土中,為二代之天邑。斯迺時猶鷇飲,道上鶉居,誰知風雨之均,能建皇王之宅?亦分長於九域,豈獨王於偏方?迺觀象垂衣,化穆羲、軒之代;翦商伐扈,人澆周、夏之年。而皇德方隆,未弭戰爭之患;王道才著,複存韜偃之日。是則懷柔伐叛,取亂侮亡,雖鍾犬道之行,終佇勝殘之戰:是政劣於太古,非事優於中代。陛下選芳列辟,垂範千年,王化既平,能事斯畢。亦何必損益今辰之政,師謨往聖之規?撫和琴而促柱,禦夷途而止轍,因循勿失,臣謂其宜。謹對。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