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元本末/自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自經術興而古文盛,讀書不求明道,君子恥之,何有於紀元之瑣瑣哉。然而經世者,每留意焉,正以文字妖祥,有關國運,雖淺見小儒,事後生論,不無失之太鑿。乃宋藝祖以乾德之故尊竇儀美、盧多遜,而辱趙普;明成祖屠戮忠賢,不顧天下讀書種子,而建元遂下同草竊。由此推之,紀元一事,豈直資儒生博雅己哉。

余覽《史乘》,手輯成帙有年矣。甲子秋,偶得劉北漁先生《圃餘紀元》。越明年,又得王潛越先生《廉書紀年》。《圃餘》自序頗云精審,而缺偽沿居十之三字,又不載及四裔而旁摭他事,未免顧彼而失此。《廉書》可謂博採矣,而於正史反有一二遺誤,又分正統、偏霸、篡叛三等,而以劉宋、朱梁等入正統,北魏、遼、金等入偏霸,義亦未安。用取舊所輯者,參之二書,詳加訂正,且更廣其義類焉。

正統書廟號、書皇帝、書壽、書陵,不使偏霸諸國得以上僭也,唐不統於南,北宋不統於五季,猶之漢不統於七雄也,故大書即位建元,三國無統矣。

帝蜀正也,正蜀則不正魏、吳矣。猶書帝者,吳帝在魏既篡之後,魏篡猶未弑也。晉統不正矣,亦得書帝。著江左偏安之功,不以蛙聲紫色下累王、謝之風流,劉、陶之勳名與夫靖節先生之高踪芳躅也。

隋堅之一南北猶秦政之并六國也。假手凶子,旋踵即亡,猶書帝者彰其勿克負荷之罪抑,亦神器不可妄奸天之嚴,赫爲不爽耳。

要之魏吳晉隋,皆所謂文與而實不與者也。然而書名必書篡,且削其壽與陵矣。篡而弒故主者惡之甚也,始於劉裕,嗣後盜竊者不成其爲帝矣。元魏非盜竊,比不帝南則亦不得帝北矣。

追帝不特書,無元號也。有附書於始建元之下者,著其篡逆所由來也。唐宋多不書諡,非故略之,諡法太濫非古,且不便於稱,間有一二可稱者,如唐神堯、宋神德之類,循其當時臣子所偶稱則書之。若夫立不以正,傳不及世,猋然而起滅者,皆入之草竊與外國,各附本朝之後。

大抵禪讓興廢以正統爲主,而以干支歲月銓次,其間本末,暸然可睹也。

大清雍正元年歲在癸卯 會稽陶及申、式南氏自序於三錫堂之筠厂 時年八十有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