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圖第一奇女/第19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繪圖第一奇女
◀上一卷 第十九回 北闕獻俘金繒拜賜 西陲告警墨絰從戎 下一卷▶


且說高公接得回書,知道家中平安,倒也放心。就知那耶律通甚是兇勇,他那五色神石乃異人傳授,念動咒語,打將出來,一變十,十變百,又變千,又變萬,無數的石子亂打敵人。交戰畢念咒收回,依然還是一塊。五六年中,高公與他戰過一二十次,所仗的就是這個妖法。高公所仗者,隨機應變,知己知彼,當進則進,當退則退,再不失機損銳。那耶律通料不能取勝,遂收兵在黑河北岸安營屯兵,意欲看機而動。高公猜透其意,也在南岸安下連營,當住要路。如此相持日久,不見輸贏。

此時鄭安寧已是一十七歲,長的七尺,虎背熊腰,學了一身的武藝,膽壯心雄,甚有謀略。高公愛如己子,遇有疑難軍情,往往與他密地商議。此時番兵不進不退,不能取勝,高公憂國憂民,十分焦灼。安寧獻了一條苦肉計,將關內監中應斬的死囚揀了一個與高公面貌相仿的,暗暗的殺了,高公借個事由將安寧重打了一頓,命他帶著人頭,黃昏渡過黑河,至番營獻首級投降。那耶律通見他身帶重傷,又見人頭果似高公,北人性直,信以為真,欣然收納。安寧遂獻計道:「如今主將已亡,我是夤夜行刺,眾將尚在睡夢,趁此劫營保全勝,取雁門關易如反掌。番王並不疑心,十分歡喜,貪功心勝,親帶番兵番將,命安寧在前引路,悄悄渡過河來。一聲吶喊,殺人大營。耶律通當先率眾闖轅門,只聽咕咚一聲,如山崩地震,番將番兵俱掉在陷坑之內。號炮連天,伏兵四起,把耶律通生擒活捉,搭上坑來。先從腰中掏出那塊五色神石,丟在河內。

高公收兵安營,命人傳諭北安王,如不投降,先殺耶律通與所擒番將,然後進兵北伐,誓必掃穴犁庭。北安王心疼愛弟,情願投降,多獻金寶,只求耶律通與眾將回國。高公應許投降,放回眾將,就只少不放耶律通回國,留下此人作了當頭,押著耶律通與貢禮上京報捷。本內帶了一道條陳,奏聞神宗,請將耶律通封為虛職,以禮相待,嚴加防守,留京為質,則北安王不敢復生異誌矣。宋天子覽本,龍心大悅,遂將番王宣上金殿,安慰了一回,封為歸化公,賜府居住,高墻深院,不通外路,委用一個廢指揮為行監使者,命其行看坐守,冠帶宴飲,俱經侯禮相待。隨征眾將兵丁,俱各按功升賞。高廷贊已是王爵,無可加封,將鎮國王上加了「忠勇」二字,欽賜蟒袍玉帶,大升三級。次日,太和殿設宴慶賀太平。

朝事已畢群臣散,簾卷金鉤駕轉宮。聞貴妃與蘇國母,同在朝陽把聖主迎。禮畢平身爺賜坐,國母含春叫主公:「皇爺日夜勤國政,時常龍意不安寧。今日我主回宮轉,喜見天顏帶美容。想必是那州府縣出賢孝,國泰民安五谷豐。」天子說:「朕所憂勞因塞北,連年不繼動刀兵。多虧忠勇高廷贊,為國為民苦盡心。智擒番王平化外,從此江山得太平。免的黎民遭塗炭,去朕心頭患一宗。國母、聞妃齊拜賀,「慶我主鴻福齊天國運隆」。

二位娘娘一口音說道:「恭喜我主,鴻福齊天,此乃聖主盛德神威所及,方感得臣下用命。今日番邦歸化,自此永保安康,妃等不勝慶幸。」天子說:「此乃祖宗德化所及,所經文忠武勇,萬民歸附。朕承先皇余惠,雖登大寶,兢兢業業,恪守遺規,尚恐失德,有何德能,敢勞皇後、賢妃之賀?」說著一伸龍腕,攙扶起來。蘇國母、聞妃起身謝恩。

國母歸坐,復又問道:「但不知隨征將弁,我主何以施恩?」天子說:「俱召回朝,論功贈賞,惟高延贊加賜『忠勇』二字,外賜金緞褒獎其功,尚未召還。朕意北番新降,其心未定,留他在彼多鎮幾年,再委一人實授其職,那時召他還朝,共享太平。」國母道:「前日順天侯楊石翰的夫人進宮叩節,

小妃詢及家中事,提起他妹丈鎮國王。年紀已經四旬外,膝前尚未有兒郎。只有一女在無佞府,繼妻與妾在漁陽。昔雖有子早失去,這而今妻南夫北兩分張。妾聞此言心不忍,憐念他忘家為國是忠良。王道本乎人情哩,小妃鬥膽奏吾皇。高廷贊離家已是七八載,一定是盼望歸期兩卦腸。何況膝下又無子,看看半百鬢將霜。番寇已降邊庭靜,乞我主召回鎮國王。使他骨肉重完聚,誕育兒孫接書香。若使忠良絕了後,怕的是後世朝臣心內涼。」國母之言還未盡,龍心大悅喜洋洋。「梓童之言朕準奏,且待來年春暖召回鄉。」國母、聞妃將恩謝,不多時排上禦宴飲瓊漿。筵宴已畢還共話,深宮坐對夜未央。明君賢後憐臣子,這其間怎把賊臣佞閹防。

且說老公頭兒寧佐,見帝後歸寢,遂把方才所聞之言,悄悄寫要紙上,打發一個心腹小內監名叫勾子通,叫開禁門,只說娘娘要什麽東西,看門的內監並不疑心,放他出去,只囑咐快快回來。勾子通到了相府,交了密折,呂國材與了他五兩銀子,打發他回去。坐在燈下,打開密書,從頭觀看。

呂國材看罷不由心內惱,雙眉緊皺氣長籲。腹中暗叫:「高廷贊,鴻福運旺了不的。我出那樣難題目,你竟偏能作好詩。我只說,將你送入虎口內,借劍殺人正中機。不料狂賊謀略廣,單槍匹馬破夷狄。越發邀得君王寵,樹大根深怎動移。來年若是召回國,陣陣烈烈更威儀。那其間合朝文武誰不敬,生生氣破我肚皮。怎得良謀將他害,除非是暗算無常死不知。倘若不密他知曉,狂賊怎肯把我依。」忽然想起無佞府,有最難惹的老東西。「隆太君是他親嶽母,豈不心疼護女婿?搜根尋底把仇家找,一朝事露怎相敵?他當年馬踏西涼數百戰,殺的那回將回兵膽盡虛。大破五鬼兇魔陣,逼死妖人海紫芝。全仗著老主禦賜的龍頭拐,轄管那滿朝文武共群黎。老厭物最愛出頭把閑事管,善與他人辯曲直。他也曾替人伸冤上金殿,直叩龍樓奏主知。他也曾叩閽重翻人命案,扳倒了多少親王與貴戚。何況是他親女婿,更要出頭來護持。」奸相越想心越窄,急的他熱血如珠往下滴。千般盤算無主意,少不的耐性安心且待時。恰遇著天壽星官該有難,準折他數年榮華換子息。隆太君年過八旬身衰朽,這幾日精神短少費支持。飲食少進懨懨睡,順天侯李氏夫人心內急。

楊公夫婦與夢鸞小姐見太君欠安,俱各心中害怕,連忙請醫診脈,開方服藥,不甚見效。大家守在旁邊,小心伺候。只見老太太沈睡了一回,忽然睜開二目,叫聲:「石翰。」楊爺連忙答應:「孩兒在此,母親有何吩咐?」

老太君,未曾啟齒先嘆氣:「吾兒、媳婦你聽真。老身只覺多沈重,延醫服藥枉勞神。為娘已覺登上壽,恩封一品太夫人。榮華享盡人間福,賢良媳婦孝兒孫。縱然死去無遺恨,就只有一事牽連惦在心。夢鸞今已十六歲,須知女大必當婚。他父邊庭未回轉,家中又是繼母親。你我是他親骨肉,除了咱們有甚人?你妹夫臨行曾托付,少不得終始周全你費心。我只說來春去接這公子,且在此處倒插門。老身看著也歡喜,留在咱家住幾春。不料忽然身染病,有朝無夕命難存。只怕活不到明春去,你可急急快遣人,迎接姑爺將京上,好令他小夫妻一對配良姻。看著女婿才與貌,老身就死也甘心。」太君之言還未盡,楊老爺控背連連說謹遵。

順天侯與李夫人一齊說道:「母親只管放心,好好將養身體,孩兒就此遣人,著他水陸行程,急去快來,不過兩三個月即就到來。太太好生保養天年,等甥婿到來,好看他小夫妻成禮。」老太君點頭,復又睡去。

當下楊公來至前邊,親筆寫了書信,喚了得力的家丁,給了盤費,囑咐了一番,急急打發,立刻起身,兼程前進。

奉命的家丁急忙去,出京連夜下江南。風雨不歇朝前走,來至淮邊雇上船。去了只有十數日,老太太比從首疾病添。只為心疼外孫女,實指把他終身大事完。飲食強進加保養,病中只盼早回還。豈知福壽今朝滿,魔女星官該上天。到了四月十八日,醜時三刻嚎啕慟,哭壞佳人高夢鸞。楊老爺哭的多時去見駕,神宗天子降皇宣。欽命東宮皇太子,率著合朝文武官,無佞府中排禦祭,旌表追封隆氏賢。大庭居中停壽器,錦帳綾幃襯畫棺。棚中陳設諸般事,掛孝人多雪一般。開喪破孝會親友,迎七點主把經念。擇定良辰就發引,連那些非親非友也吊唁。百官奉旨來送殯,車馬如流人似山。眾軍民扶老攜幼來觀看,人人羨慕贊高年。少年時節如男子,銀槍匹馬掃狼煙。富貴榮華享上壽,淩煙閣上把名傳。死後風光誰能及,一世為人不枉然。可敬他平生愛管不平事,替人家忘生舍死去伸冤。雖然壽享八旬外,老佛爺何不叫他多活上幾年。旁觀都是憐惜話,更有一人甚喜歡。

此人是誰?就是那奸相呂國材。楊府死了一位老太太,不亞如去了他眼疔肉刺,心中舒暢了許多。暗暗打算道:「這老婆子一死,吾無憂矣!且住,楊石翰也不是好惹的,他二人乃郎舅至親,也是高某一個幫手,怎先去此人手方好。」自此每日思量,不得其計。

這日正在書房思想,只見大管家呂用忙忙走來,打千兒回話:「稟爺,今有兵部員外尹老爺到來,說有緊急軍情求見老爺。」呂相吩咐有請。不多吋,尹員外走進書房,見禮獻茶,不必細表。這件軍情原來是因西夏回王忽然造反,冷不防兵搶潼關,總兵未嘗抵備,倉卒臨敵,大敗陣亡。多虧副將、兵丁舍死守住城池。差飛報來京告急取救。當下呂相見此,不敢怠慢,打發尹員外去了,遂即吩咐打轎上朝。

呂國材坐在轎中心暗想:「人願天從機會逢。正要除卻楊石翰,就有潼關這事情。我今入朝去見主,萬歲爺必然命我設調停。我何不如此這般回聖諭,大料皇爺一定從。先把鎮國牙爪去,再施妙計想牢籠。」一路打算朝前走,大轎八擡快似風。午門以外下了轎,知會黃門奏主公。天子偏殿正觀本,聞奏軍情龍意驚。吩咐速宣呂丞相,隨旨的奸臣往裏行。進殿叩頭恭聖駕,細奏潼關造反情。奏罷取出告急本,俯伏金階雙手擎。太監接來朝上走,放在龍書禦案中。神宗爺吩咐平身命賜坐,遂把那本章從頭看分明。

天子觀本已畢,向呂國材說道:「是先皇在位,回國王屢次入寇,自楊家父子婆媳大破妖人成功之後,於今五十余年,進貢稱臣,不敢仰視天朝。今忽造反,想因年深日久,銳氣養成,故而復生異誌。卿可酌量一人,上西涼興師問罪。」奸相連忙離坐拜倒,口呼萬歲:「若要平定西涼,非楊家父子不可。一則昔日英名在彼;二則石翰久經歷練,二子明器、明珍少年英雄,俱系將材,再者楊府的夫人、小姐能征慣戰,善解妖法。若命順大侯掛印為帥,帶眷征西,一定馬到成功,以安聖意。微臣愚意如此,乞吾主聖裁。」神宗道:「卿之所議雖符朕意,但隆夫人新亡,楊石翰尚在制中,朕心有所不忍。」呂相道:「這固吾皇盛德之心,憐念臣下,但為人臣者忠孝豈能兩全?楊石翰素明大節,陛下召來面諭,斷不能以母子之私恩違君臣之大義。文臣尚且奪情留任,何況潼關要地乃國家大患,江山要緊。吾皇欽命,楊石翰必奉詔。」天子道:「卿可謂知人矣。」遂降旨將順天侯宣來,面諭一番,封為平西大元帥,攜眷征西,協力鎮潼。救兵如救火,欽限緊急,八月初六黃道興師。

楊老爺含淚磕頭將恩謝,辭駕出朝回府中。叫過總管老楊義,急忙吩咐不消停。預備人夫與轎馬,帶眷征西好起程。管家奉命忙打點,楊公回轉後堂中。夫人已知征西事,同著那夢鸞小姐把老爺迎。大家見他同歸坐,楊公未語嘆連聲。「我只說閉門茹素守母制,少盡人間為子情。不料回賊身造反,少不得替主分憂去盡忠。」夫人說:「甥女之亭怎麽好?寇姑爺不久就來京。」老爺說:「回寇猖獗欽限緊,為主江山豈敢停?」夫人說:「要不然先帶明珍去,妾與明器暫留停。等候甥婿來京日,良辰挑選早乘龍。送他們小兩口兒回南去,妾身然後再登程。合家都往西涼去,也須得留下一人看門庭。」老爺說:「楊義夫妻年將邁,歷練忠直又老誠。留他在京看守府,等完了甥女的佳期你再行。」夫妻正自來商議,只見那報事的梅香稟事情。

「啟上老爺:進寶、來爵自江南回來了。」楊公聽說,忙忙站起,迎接甥婿。這一來不知道寇公子在此怎麽入贅,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