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兒女英雄傳/0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續兒女英雄傳
←上一回 第七回 識詐降假意退兵 失巢穴潛蹤逃命 下一回→


  話說張萬寶聽了孫海之言,四下埋伏挖坑,要害欽差;忙差了心腹人三十名,帶了悔罪呈詞,假作李、黃、餘、孫四人具名,情願投降,請欽差上山,協同拿獲山主張大王,務乞懇准云云。這三十名嘍囉奉了令,帶了呈詞,竟奔山前安公子大營而來。

  到了營門,說明來歷,中軍忙進去柬報欽差。立刻傳見。

  這三十名小卒到得中軍帳前,一齊跪倒,口稱:「大人在上,小人等犯罪彌天,死有餘辜。今奉大人諭帖,准其自新,所以小人等有一半感發天良,情願投誠。山寨中有四個頭目,同心合意,願獻山林,奈為首之人十分兇惡,手下人多,頭目四人難以下手。仰求大人恩准投誠,親自帶領人馬上山,頭目等開關引進,裡應外合,好擒為首強寇,以作贖罪之舉。但此事須秘密,以速為妙,遲恐有變。請大人早早發兵,頭目等不勝盼望。」說罷,將那呈詞呈上。安公子接過細看,呈詞上語言與所說相同。安公子看罷,心中猶豫不決,隨吩咐那三十名賊道:「汝等果真願意投誠,這是可以將功折罪的,本部堂一定恕汝等之罪。汝等要我上山擒拿為首張寇,這事還須斟酌。汝等且下去靜候,我自有定見,然後再來喚汝等聽用。」那三十名賊人退了下去。安公子吩咐中軍官安排他們住處,賞他們酒飯,格外優待,令人陪他們飲酒,能夠騙出他們真話更妙。

  中軍領令,擇了幾個會說話精細兵丁,教了他些套話,去騙賊人。那兵卒中有一人,姓朱名善保,能言會道,綽號巧嘴朱三。領了這個令,忙同了幾個伙伴來至帳中,讓進了這三十名賊人,一同坐下敘談。隨即拿出了酒肉,大家飲酒。朱三一面勸酒,一面說些江湖上義氣話,說道:「難得你我今朝無意中相會,你們老弟兄們都是些綠林好漢,可惜出身山林,披個盜名,如今幸而見機而作,棄邪歸正。這一來,欽差若是進山將張大王擒住,奏與主子,你等都有功勞,不愁不保舉一個前程,從此建功立業,後半輩正好享受榮華富貴呢。咱們今日聚在一處,這也是三生有幸。你我何不大家對天一拜,做個盟兄盟弟,日後互相照應,患難扶持,有福同享,有患同當。諸位老弟兄意下如何?」那賊人中有三個是好酒貪杯之人,天生粗笨,聽了朱三這

  話說得爽快,他們三人先就答應說:「承蒙老兄弟愛我等,敢不從命!」於是那三十人一齊起來,請朱三做個盟主,營中約了六人,誓願同生死,當空一拜,敘出年長者為兄。那賊人中有一個姓皮的,年最長,算他大哥,兵丁七人中有一個姓徐的,年紀少皮大哥一歲,稱為二哥。三十七人席地而坐,快活飲酒,十分開心。

  那徐二說話中間問起賊人:「山寨中到底怎樣情形,此番弟兄來投誠,到底是出於自己主意,還是奉何人所差呢?你我既是弟兄,不用隱瞞,務必說出真情實話,大家好顯出是真心結拜,不是虛應故事。」那徐二會說話,更兼有朱善保一旁幫說。從來說酒後易吐真言,那皮大不知不覺就把那孫頭領定的詐降計、要騙欽差上山中他們的暗算,如何埋伏,如何挖坑,一切細底全行和盤托出。那徐、朱二人聽了這話,說道:「大哥你如今肯幫我們大人出力,想個妙法破了他們的暗計,攻破了山,那時大人一定保舉你,你就指日為官,那些兒不好呢?」

  皮大道:「大人若肯聽我話,止消從山左右暗地遣人上山,然後假作上山招安。到得山上,不走正面,他那埋伏自不中用。那陷坑都有暗號,上面有石灰為記,不走入去,怎會落坑?等左右人馬齊到,一同動手,要破此山,又有何難?」徐、朱二人道:「大哥之計甚妙。但是你們如今還要回山交令,約定日子上山招安,萬一寨主另有別計,你們保得住萬無一失麼?」

  皮大道:「老弟,你且將我的話回稟大人,再定主意,料來大人定有高見。一句話,包總我們是真心投降,並無假意。如大人疑心,儘管試驗,日久白見人心。」

  那徐、朱二人聽皮大這一番話,很有道理,像是真心,當下勸他們盡醉方散。徐、朱二人忙至中軍帳內,將皮大所說的話細細稟明,請安公子定奪。安公子聞言,忙請顧朗山來告訴一番,斟酌一個妥當主意。朗山道:「只消教他們三十人回山,就說我等現奉旨意,另有差遣,一時不能上山招安,教他們那些肯投誠的,等候衛中丞來招安。那賊首見我退兵,他必定下山來,暗襲曹州,搶掠糧米。等他一下山,我這裡即攻山,先占了他的巢穴,不怕他逃到哪裡,終久也要擒獲的。他若不下山,我這裡會同好了兗、沂兩處人馬,從東、西、後面三路進兵攻山,山前留出一條出路,好讓他逃走,止要奪得他巢穴,使他防備不及。無論他用何計,我等皆可取勝。」安公子聞言,深以為然,當即與田總兵議定。

  次日,將三十名賊人喚至帳前,吩啥道:「汝等既真心投降,不拘何時,皆可效力。現今本部堂奉有密旨,另有緊要軍情,即刻退兵。你等回山約好了那願意投誠之人,靜候數日。我請衛中丞大人帶兵來招降,那時你等何不做個裡應外合,迎接衛大人上山,擒拿那張七?你等一樣有功。我今日實無暇及此,你等去罷。千萬不可走漏消息,使張七聞知,萬一他發兵追趕,那就不妙了。你等快回山罷。」說罷,將三十名賊人造發。一面吩咐退兵,卻暗中通知三處:一是兗州,一是沂州,一是省城,約定三日後一齊發兵攻山之四面,專等賊頭下山,即攻他的巢穴。這裡安排已妥,任憑他用何計,總不上當,暫且不表。

  再說那三十名賊人,皮大為首,見安欽差說有事退兵,十分忙促,也不知為了何事,只得回山交令。到了山中,將一切情形面稟了張七大王。那大王忙與孫海商議:「如今他不來攻山,反倒退兵,不知何故?此時我等應如何進兵,可保無虞?」

  孫海道:「這是一個好機會,乘此他們有事,無暇攻山,我這裡發兵去襲曹州,不必定要攻破城池,止要搶掠得些銀錢糧米,供山寨之用;掠些百姓;來充小卒。山寨中人馬日見其多,將來大可以做一番事業。如今大王須得自己去走一遭,多帶人馬,山寨中止須留下人守寨,那埋伏之人如今用不著了。等大王得來回山,再想別計去攻濮州曹縣,或攻兗、沂,止要到一處得些來頭,我等根基日固,縱有官兵來剿,管保殺他大敗而回。」

  張七大王聞言大喜,隨即點起得力嘍囉六百名,自己同孫海、餘龍帶領下山襲曹州。山寨中止留李如飛、黃豹二人,與老弱士卒三百人守山。凡是埋伏之處,一概撤退。乘著天氣昏黑,連夜發兵。山上以為此番一去,定然成功,做夢也想不到欽差用的是三面連環計,專盼他下山,好取他的巢穴。閒話少敘。

  且說那張萬寶與孫海、餘龍帶領著六百名嘍囉連夜下山,一心要想明襲曹州,暗中搶劫人民,專為銀錢糧米,並非真有心要奪城池。他們一下山來,早已驚動了欽差探事的兵卒,四面俱有探子隱藏,探得賊已下山,忙即三下裡通報。安公子退兵在正南十餘里外,得信最早,聞知賊已下山,忙帶領人馬與田總兵、褚一官還有幾員偏將,一齊來攻山正面。又差人催東、西兩路人馬,趕緊攻山。這邊發兵,那兩邊也得了信息,不約而同,三路發兵。東路是周三、陸葆安開路,總兵在後面督陣;西路是馮小江、趙飛腿開路,沂州參將與各將隨後,直奔青雲山下。到了山下,仰看上面,並無動靜,眾人還怕有埋伏。那時是周三、陸葆安大膽,先往上闖。到得山頭,安然無事。隨後大眾努力上山,登時東西人馬已進山矣。西面也是馮、趙二人先上的山,隨後大家才上去。兩路上得山時,正面欽差的人馬是由總兵、褚一官二人當先,奮勇直前,頃刻已到山上。看了看山上,並無埋伏,然後才請安公子上山。在山中擇了一塊平地,暫紮行營。留欽差在營,派褚、週二人保護,其餘將官三面會齊,一同往山寨中進發。到了寨門,這守寨賊人方才知道有官兵上山來了。一看人馬紛紛,十分勇往。那些賊人早已嚇得目瞪口呆,往後就跑。一面跑,一面怪嚷亂叫道:「大事不好,有官兵殺上山來了,快些逃命罷!」

  那時李如飛、黃豹二人那裡去了?原來他二人聽了那三十名賊人的話,說欽差軟弱無能,又有事退兵,料來決無人來攻取山寨,專候大王下山搶掠些金銀糧米回來,好大家受用。所以那兩個人夜間到四下裡巡視一回,回到帳中,命小卒擺上酒肴。他二人痛飲,不覺喝得大醉,扶歸帳中,沉沉睡去,做夢也猜不著大王一下山,官兵就到。及至寨門外那些看門賊人都跑進後帳嚷起來了,他二人才驚醒。一翻身起來,穿上短襖,拿了兵器,二人忙出來迎敵。論這兩個賊也有幾合勇戰,並非無能之輩,無奈酒醉方醒,眼睛迷迷糊糊,變起倉猝,早已心驚膽戰。到此地步,縱有本領,也減去一半了。這二賊剛到寨中,一看寨門大開,官兵直往內擁。二賊忙迎了上去,吆喝道:「好大膽的小輩,怎敢到山上來討死!不要走,叫你等知我老爺的厲害!」說罷,連躥帶跳的殺了出來,手中刀光閃灼,早已與兵卒們交手。這個當兒,早被馮小江看見,忙跳上前去,用虎尾鋼鞭敵住黃豹;那田總兵也到,忙用刀敵住李如飛。田總兵力大,李賊那裡敵得住?不過兩三合,早已不濟,回身就想要逃走。背後陸葆安已到,照准那賊背脊就是一鐵錘,只聽「拍」的一聲響,賊人早已中了錘了,登時站立不住,跌倒在地。三軍上前捉住,用繩索捆了。那黃豹一見李如飛被擒,心膽俱碎,回身想跑。馮、趙二人焉肯相容,用盡平生之力,一鞭打去,將賊的刀逼開,腳底下使了一個跛腳,早已踢在賊人足脛骨上,身體一晃,馮小江隨即就是一鞭,打倒在地。三軍又復捆了。那些小賊們見兩個頭目被擒,一半從後面逃走,有那走不及的,止得跪下,口稱饒命,情願投降。

  田總兵隨會合兗州與沂州參將陸、趙、馮三人,直入後帳盤查賊人的巢穴。見堆積的東西不少,也有金銀綢緞、衣服器皿。田總兵傳令三軍,將所有銀錢衣物等件堆在一邊,若有軍器犯禁之物,另堆一處。忙著人請欽差到此,親自閱視。不多一會,安公子同了顧朗山、褚、周三人已到。看了看那些東西,隨即遣褚、陸、周三將同了田總兵即刻下山,去救曹州,擒拿張七大王;吩咐褚、陸、周三將格外小心,須防張七暗器。田總兵道:「末將自有道理。」於是帶領三將與七百人馬一齊下山,往曹州府來,一半保守府城,一半要拿盜首。

  山寨中安公子升了座,點了將佐,不少一人,兵丁亦不見有一人帶傷,即投降的賊人有百餘名,有一半是老弱無能之輩,一齊跪下,哀求欽差饒命。安公子遂審問他山寨中賊首還有甚麼親丁,有無婦女,山寨共有多少房屋,多少米糧,還有被掠來的婦女否,「你等快快供出,聽候發落。若不實供,難免受刑,立刻領死!」那賊人聞聽欽差之言,忙稟道:「山寨中四面房屋約共六七十間。這寨分三進:寨前是聚義廳,再進一層是大王的書房,後面還有兩進房子,分東、西二院,東邊是大王寢室,西邊是庫房,堆積金銀珠寶、綢緞布匹,還有廂房內鎖的是些婦女,一半是搶來的,一半是眾頭目的家眷,通共約有數十人。」安公子聽那賊人口供,即刻先到寢室查看,不過是些牀帳。又到庫房查看,果然有些金銀珠寶、綢緞布匹。然後命賊人開了廂房,將那些婦女放了出來,要細問他們的來歷。

  不多時,那些婦女一齊出來,有的哭泣,有的害怕。大家跪了一地,口中哀告饒命。安公子遂問他們誰是賊人家眷,共有幾人。止見有一年老婦人說道:「老婦人是張七之嫂程氏,那兩個婦人一王氏,一餘氏,是張七的一妻一妾。還有餘龍的妻子、孫海的妻子。李如飛、黃豹無妻,每人有兩個妾,是搶來逼做妾的,一姓陳,是姊妹二人;一姓喬,一姓何,說是買的。內中有三個女子是新近搶來的,是一個姑娘,兩個婢女。

  這三人立志不從,情願千刀萬剮。張七因他三人美貌,所以不曾殺得,關在廂房,命人看守,教我勸他,已經一月有餘,總勸不好。大人不信,親自口問她。」安公子忙問道:「女子在那裡?快上前答話。」止聽人答應說「有」,止見從婦女隊中走出三個女子:兩個在後,約年十五六歲;一個向前,年紀十八九歲,登時跪下,哭哭泣泣,口稱:「大人容稟:小女子姓胡,家住曹州府西門外,離城一里。我父是個廩生,家道還算小康。因為母親去世,葬在十里外荷花鋪。今年清明,小女子同我父帶領兩個婢女上墳,不幸被山賊搶來。我父逃去,不知生死。小女子屢次辱罵那賊,止求一死。他偏令人看守,要死不能。全虧這位老奶奶說是慢慢勸化我們,叫賊人不可性急動粗,所以才免受辱。如今大人破了山,求大人放小女子還家去,找尋老父,感恩不盡。」說罷,連碰響頭。安公子歎息道:「這倒是一個烈女。」忙說道:「你不用哭泣,本部堂自然要送你還家,交與你父。你那老父並不曾受害,前日還來告狀呢。明日就送你回去。」那女子聞言,歡喜不盡,忙叩頭拜謝。安公子隨點了名,記了單子,被搶的各問姓名,分開一邊。賊人的家眷另開一單,命人看守,等候曹州信息。這裡忙遣人往曹州報捷,命知府委兵來押送婦女進城。這且慢表。

  話分兩頭,再說張七帶領六百名嘍囉與孫海、餘龍一心要去搶掠曹州。那時下山之時,曹州府太守早已防備好了,四門緊閉。城外的百姓,早已搬入城中,是安公子已分派定了。那賊走了半夜,到得城外,但見城門緊閉,城上有人把守,城外居民不見一人。張七心中詫異:「難道他竟知道我要來搶掠襲城嗎?」正欲吩咐嘍囉攻城,那知後面早有逃下山來的嘍囉追到,口尊大王,說是:「大事不好了!大王剛下山,不到半刻,隨後官兵就到,有欽差旗號,三面進兵,立將山寨破了。我等跑得快,逃出命來。請大王快快回山要緊。」張七聞言,嚇得魂飛魄散,登時主意全無。那孫海與餘龍一旁聞言,也是嚇得面無人色。三個人正在商量回去奪回山林,與他決一死戰,那知後邊因總兵同周三等人馬已到,一聲炮響,人馬殺上前來。

  田總兵一把刀,周三等鞭、槍並舉,誰能抵敵!只殺得賊人紛紛倒地,立刻四散奔逃,並無人敢對敵。餘龍不知好歹,衝上前去,被田、週二人雙戰,身受重傷,跌下馬來,官兵捆了去了。孫海與張七見勢頭不好,二人忙加上一鞭,往小路逃命去了。

  這裡賊人被殺了大半,剩下二百餘名,一齊跪下哀求饒命,情願投降。田總兵傳令:「暫且免死,候欽差發落。」那時曹州府太守在城上看得明白,忙開城接總兵進城,差人去欽差處報捷,隨即派周三與幾個將官往四下裡跟蹤去拿張七。要知欽差進城如何發落投降賊人,張七逃往何處,且聽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續兒女英雄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