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兒女英雄傳/1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續兒女英雄傳
←上一回 第十二回 畢歸元獻圖定策 周得勝打店逢凶 下一回→


  話說這追來之人並非追歐鶴,乃是鐵頭陀被徐三銅鏇打了一身騷尿,其味難當,邪法也不靈了,只得回身就跑。來到後院,遇見歐鶴,轉身上房。不料歐鶴用銅錐打來,正值他回身上房之時,竟打在糞門之內,連忙拔出,扔了,遂躥到外牆。

  他又知欽差仍不在此,且受了傷,又淋漓一身尿,只得忙忙回店。仍是高來高去,到自己屋中,悄悄脫下濕衣,換了身上衣褲,躺在牀上,打算主意想著對張七誇下海口,怎好空回?只好再往殷家堡走一趟。且按下鐵頭陀欲再往殷家堡行刺不表。

  再說那歐鶴用銅錐打了鐵頭陀,他也不知鐵頭陀為何如人也,不知來公館何事,只當他是追他,忙忙出了公館牆,回他原住之處,另作事業,下文再表。

  話分兩處。再接說安大人在白鶴山住了兩天,每日客堂用齋,甚是潔淨。所住之屋,鬆篁交翠,軒宇清幽,到此塵念都消。安公子雖是少年富貴,也幾欲樂而忘返。

  第三日清晨,靜一上人取出五封簡帖,上面都寫著開封的年月日時,密密固封,說道:「破賊之法,都在此幾個簡帖上,也不怕他邪術。大人須要好好收藏,就如老僧親自臨敵一般。」

  安大人忙站起身來,雙手接過簡帖,謹慎收好,遂即深深下拜,並告辭要即時下山。靜一上人也不深留,說道:「怨我不遠送了,後會有日。」安大人也不敢再行煩瀆,只得辭出,仍是兩個侍者送到山門而別。安大人帶了從人,匆匆下山,回到鄧家莊。鄧九公忙出來接著,問了備細,大家驚異,俱說高僧,贊歎不絕。

  安大人當日就與鄧九公商議說:「仙簡已得,必有奇驗,早為定策。攻破羊角嶺,須趁惡僧出來行刺,不在山中,破他的案巢要緊。」又求鄧老翁轉請謝標、郝武、韓忠與周得勝共四人,同往軍營立功。鄧老忙差褚一官騎馬,於次日清早往各家聘請,大家都欣然願往。並聞得安大人親見高僧,得了仙簡,不怕他邪術,都紛紛打點行裝,並囑咐各人妻子,好好管理莊田,以待他日功成名就。那謝瓊花又替四人占了大六壬,是個大吉之象。四人與褚一官約定,明早到鄧家莊面見欽差,聽候行期,留褚一官吃了飯。褚一官飯畢回來,告知他們明早就來。

  正說著,莊丁來報,有馮小江親來下書。安大人吩咐命進見。不一時,馮小江進來,給安大人、鄧九公都請了安,又見了褚一官,即忙呈上顧師爺的書信。那信上說的不過是鐵頭陀環道村公館行刺之事,並說他走了,必往雙流村、殷家堡各處行刺。雙流村雖有趙鵬,不是他的對手;殷家堡已命人有了預備。那省城公館須親去走遭,趁他不在羊角嶺,須早早攻他山寨。若容他回山,就費手了。信上大概言之如此。馮小江又面察師爺,說:「大人必然見著靜一上人,若得了他的指教,趕緊攻取羊角嶺為妙。若攻羊角嶺,必先出告示,使他疑慮不定。現有底稿在此。」說著,由懷中掏出一紙遞上來。安大人接來一看,見上面寫著:欽差大臣都察院右副都御史銜、山東觀風整俗使、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安為招撫羊角嶺賊寇事:竊聞聖世有自新之法,王者無不戒之誅。爾羊角嶺一帶,為患久矣!本欽差奉上命,以彰天討,本宜督兵蕩平巢穴,但思生吾土者,皆吾赤子,不教而殺,恐傷天和。故特告爾等:夫為賊必不能昌,作亂終須受禍,爾宜速為洗心革面,束縛軍前,以求恩撫。釜底之魚,可免生烹;籠中之烏,得保死命。倘或執迷不悟,仍肆梗頑,自當盡戮不貸。今與汝約:初限半月,次限十日,三限五日,共限一月之久,相率至轅門受撫。如過期不至,便當親提大兵,直臨嶺下,先擒渠魁,次翦羽翼。然後掃蕩各穴,孑遺不留。爾其勿悔。為此特示。

  安大人看畢,道:「告示固好,但俟一月,則鐵頭陀必回山矣。」馮小江道:「師爺說過,一月的限本是誑他,想那賊人有心歸降;主就前來了,不等一月。那一月的話,本是緩他,教他鬆懈,好從小路而入,作搗巢之計。」安大人點頭佩服。馮小江又拿出一個封筒,包裹嚴密,說道:「此是師爺臨行時給的,請大人密啟。」安大人收了,即叫馮小江外面歇息。那馮爺出來,與褚一官、陸葆安一同坐了,談些別後事情。那陸葆安告來了,又各帶了幾個莊丁。飯後稟見大人。天到巳正,恰值開頭封柬帖之時。安大人冠帶齊備,焚香下拜,方拆開一看,見柬上寫著八句詞是解:「若問紮營,陽穀縣東;若問戰期,明月正中;若問計策,須用火攻;若問道路,山後窟窿。」安大人看了,心中大喜,即叫過畢歸元來,說道:「你在羊角嶺多年,必知山中道路。」畢歸元不慌不忙,將一個紙卷呈上。

  安大人打開一看,大喜:乃羊角嶺前後左右全圖也。圖中所載,詳細已極。那羊角嶺之山川形勢,與賊人之名字形狀、道途之遠近曲折,注得分明,畫得細緻,無所不有。因向眾人說道:「畢歸元真有心人也。」即命隨緣秤出二十兩銀子賞他。畢歸元忙謝了賞。

  原來畢歸元自有心投降之後,即偷著畫一圖樣,後面注明方向,費了好幾天的工夫,方才畫成寫好,今日果然用著了。

  歸元遂稟道:「羊角嶺地雖不大,卻險峻;人雖不多,卻精壯。非有善功之策不行。況擺渡口有法水攔阻要路,那羊眼渡下水就沉,更不易破,又有兩處作眼的小店。那搗巢之計,恐難萬全。小的有一策,未免涉險:小的在羊角嶺時,無事即向山後閒遊。見一小路,係無心而得,實崎嶇不易行走,比大路近十幾里。那一條路名羊腸谷,無跬步可容,無隻身可過,賊不能守,而我等亦不能人。小的有一日在山後遊玩晚了,急欲回寺,想起那小路,非緣繩而上不可。尋了半天,才得了一個山洞,曲曲折折,轉了好幾個彎,忽然一派亮光透入,方出洞口,就到青蓮寺後,然已走得力盡筋疲矣。後來又詞人說,中間還有一處,通著山外,在羊角嶺後下坎,離秦封山不遠。小的素來好奇,破了一日工夫,帶了兩個老道,並帶了繩子與鉤翻槍,實不容易。及至出山,已經日落,是由山裡往山外去的。如今是由山外往山裡去,大人派人,那時小的可作領路之人。」

  安大人點頭稱是,遂命人把周得勝、郝武、謝標、韓忠四人叫來。四人聞聽大人叫,忙一齊進來,垂手侍立兩旁。

  安大人向他四人道:「現時趁鐵頭陀不在青蓮寺,必須趕緊破山寨。若要快快成功,非搗巢之計不可,尤非行險不可。你四人敢領兵深入麼?現在畢歸元獻計呈圖,有一條小路,他情願帶領你四人前去。」周三道:「我等既投在大人標下,生死聽命。倘蒙大人不棄,肯指使我等,雖赴湯蹈火,捐棄頂踵,亦當甘受,以報大恩。況此計出之顧師爺,定之靜一上人,千穩萬妥,百發百中,安有不肯深入之理!望大人委用勿疑。」

  安大人道:「你等既敢深入,須聽畢歸元指示道路,要依他言語,還須打仗之時以一當百,方可成功。」四人得令,退在兩旁。

  安大人早將褚一官、陸葆安叫來,命他二人帶兵五百,虛張聲勢,假作攻羊角嶺,千萬不可輕易過他的擺渡口。他雖恃有法水阻住,也不能不派兵防守,此調虎離山計也。哄他在前面張羅,好教他後面中計。二人也領令退下。又教周三等四人也帶兵五百,仍命馮小江赴營,一面知會徐參將、田總兵二處,那屠壽年老無用,不必派差。又教隨緣傳話,明日悄悄動身,大家陸續而行,不必同走,恐露形跡。於是分了三起:大人仍帶褚、陸二人與隨緣等五六個人一起,馮小江與鮑國恩一起,周三等四人與畢歸元一起,次日各走各的。

  周三與謝標等五人同出了鄧家莊,五人五匹馬,莊丁在步下,直奔泰安府陽穀縣而來。走了兩日,畢歸元道:「我有個主意。我雖還俗,面貌不能大改。咱們一同走著,恐其遇著羊角嶺的人,倒要誤事。不如我一人單走,咱們營中見面。聽說咱們山後單立一營,不在大人營裡。」周三等點頭稱是。於是打完尖,出店分手。

  單說周三等四人上路,他們只帶了兩個莊丁,只為沿途服侍,其餘都叫他們奔後營單走。那周三等四人走著道兒,說說笑笑,甚是高興。謝標道:「三哥,你看今天路上為何有這些男男女女?」周三一看果然,並且都捧著香燭,彷彿要去燒香的樣兒。韓七過去問一位老者說:「請問今天是廟裡有善會麼?在什麼地方?」那人道:「離這塊不遠三四里之遙,有一座承福寺,那裡有一位肉胎活佛顯聖,捨藥救人,故此我們都上那裡去燒香還願。」韓七一想,世上那有肉胎活佛,這明明是謠言惑眾。周三與郝武聽了,尤其不信。那郝金剛就要去看,倒是周三、謝標忙攔他,道:「咱們有公事在身,並且有限期,若作出事來,誤了大事,吃罪不小,總以不去為妙。」韓七道:「廟是必由之路,去只管去,外面看看,不必進去即是了。」

  大家點頭,說著往前走了一會,方才走到廟前,只見人山人海。這座廟並不靠著村莊,一帶密密鬆林,座北向南。廟門口有兩根旗桿,三個山門。正山門關閉,走東角門。若依郝武、韓七,就進去瞧瞧。那周三知道其中有異怪,不肯進去,催著郝武大家離了廟前,仍往前行。這廟中之事,後文再表。

  且說周三等四人走到天氣將晚,面前一條大嶺,上得嶺來剛一半,看看日已銜山。嶺半邊有幾個小店。周三道:「眾位看天已不早,我前幾年走過這條路,往前沒有店,就是這嶺上的店也是新開的,咱們住下罷!」韓七道:「三哥,既然這麼說,只好在這裡安歇。」又上了幾步,有兩個客店,小二來兜攬道:「六位客官,往那邊宿頭遠哩,就我家安歇罷,有好房間,有好槽道。」一面說著,就去莊丁手裡奪了包裹,一個便來攏頭口。周三等跳下馬來,謝標道:「且硼我先自己看看。」

  那小二道:「不必看了,只有我家的房屋好。」說著大家同進店來。只見店中院子寬敞,有一棵大槐樹。那樹下坐著一個黑胖漢子,袒著胸肚,腿上生著老大一個爛瘡,敷些藥,流膿婦血的難看。他叫道:「客官請進。我起立不便,休罪。」說著,便叫月小二扶著進來,到櫃檯裡。那櫃檯邊有一個婦人在那裡做生活,見他們來,便起身接應,道:「客官隨我來。」四人看那上面高坡上三闊正房,旁邊右首一帶廂房,左邊好幾間槽道,還有一條衚衕通後面,那兩個店小二牽著四匹馬到槽上去,那婦人便引他四人到高坡正房上來,道:「右邊這間明亮。」進去看時,上面一張正牀,側素一個小鋪,一張柳木桌子,幾把椅子。眾人看這婦人有三十多歲,生得鼻高顴大,穿一件毛藍布短衫。此時,莊丁二人已把周三等,刃包裹,都送到房裡放了方出去,又見店小二提了一桶麵湯進來,問道:「四位客官吃什麼?」周三道:「酒肉我們自己有,你去做四眾飯來,多打些餅。」韓七道:「你那新出籠饅頭先拿些來,一發算錢還你,我只要白面的。

  店小二應了。四人洗完了,都把大衣脫去,又泡得了茶,大家喝茶。

  須臾,小二把一盤饅頭包子端進來,放在桌上,道:「白面黃牛肉的,共四十個。」謝標拿起就吃,那韓七與謝胖子低著頭,只顧吃饅頭。

  二人吃了大半盤,謝標忽然皺了眉頭,口裡一面嚼著;一面把那饅頭拍開,看那裡面的餡子。拍了一個,又去拍一個。

  郝武看見,問道:「怎麼了?莫非有什麼緣故?」謝標道:「為何只是肝涅涅的?」郝武終不放心,忙起身進那裡面去。只見那間空屋陰陰慘償的,沒有一物。那個土牆門也無門扇,堆些柴草。再看那側首牆壁上安著木柵,木柵下面有一塊木板,闊有尺半,長約丈餘,橫臥在牆角邊。外面一塊青石,挨著那板。

  郝武看在眼裡,他們本是綠林出身,焉有不懂綠林之事?郝武看那石頭約有百餘斤重,便把這石塊搬開,揭起那板來,只聽「刮喇」一聲響亮,一陣陰風捲起,透進亮光來。原來板的盡頭,遮著一個圓溜溜的窟窿,有索頭拴著,通出牆那面。郝武低頭往洞裡一張,大嚷道:「你們快來瞧!」不知何事,且聽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續兒女英雄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