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在東亞的原則與目標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美國在東亞的原則與目標
作者:马德琳·奥尔布赖特
1997年4月15日
譯者:美國在台協會
美國國務卿瑪德蘭.歐布萊特一九九七佛萊斯特講座,美國海軍官校馬里蘭州安納波里斯市

各位晚安。拉爾森上將,感謝你親切的介紹。波格上校、沙比羅教務長、依凡斯上校、各位同學,我今天很高興有這個機會向美國海軍官校及參加貴校外交事務會議者發表演說。我也很高興該會議的發起人選擇我們這個時代尚未完成的主要目標--民主的奮鬥--作為今年的主題。貴校是曾經訓練出許多民主鬥士的場所。

他們仍深深地印在我的腦海裡,且被我們所珍惜。過去數年裡,我們似乎是為每件事作五十週年慶。當我們想起水手、飛行員、士兵及海軍陸戰隊士兵從諾曼第到雷依泰灣、塔拉瓦及硫磺島的英勇事蹟,我們敬畏他們的犧牲及受到以他們為模範的鼓舞。

他們遺留給我們許多啟示。我們必須維持堅強的聯盟,因為避免戰爭沒有更好的方法。我們必須隨時做好海陸空各方面的準備來保衛我們的利益。我們絕不可把自由視為當然。身為美國人,我們必須繼續高舉領導的旗幟。

今天,我們即將進入一個新世紀,一個具有潛力與風險的新時代。去年秋天進入貴校就讀的班級將於西元二000年畢業。各位同學將在美國強大、繁榮、受尊重及和平的時期裡展開服役生涯。

各位在向加勒比海望過去時,將會發現幾乎整個美洲都是民主國家,而且我們正與一些高瞻遠矚的領袖們奮力鞏固自由的勢力,擊敗毒品之患並奠下持續經濟成長的基礎。

各位在向大西洋望過去時,將會發現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因為新會員的增加而實力增強,並獲得訓練以完成歐洲的新任務,這個歐洲的每個民主國家,都是我們的夥伴,包括俄國在內,且每個夥伴都是和平的建立者。然後向太平洋望過去,你在那裡將會看到一個充滿經濟成長活力、新民主制度旺盛、及受到複雜政治與安全挑戰的區域。

美國對東亞的政策便是今晚我想要與各位討論的內容。

冷戰之後,有些亞洲領袖擔心美國人會自該區撤出其歷史性的部署。如果仍有那種感覺,現在就讓我來卻除這些疑慮。柯林頓總統一再表明,美國海軍也協助保證,美國仍將是亞太地區的強國。我們在該處所扮演的角色極為重要,從我們派駐海外的使節及駐軍所獲得的穩定效果,到我們對商業關係的激勵影響力,以及我們理想的移轉影響力等。我們的承諾是堅實可靠的,因為它是堅定的以美國利益為根據。

我們在該區具有永久的安全利益,過去五十年裡,我們在該處已經歷過三次戰事,並且該區幾乎任何重大國際性暴力的發生都會威脅到我們或友邦的福祉。我們在該區具有永久的經濟利益,其特點是爆炸性的成長,我們與該區的貿易已經超越我們貿易量的百分之四十。我們在該區具有永久的政治利益,我們尋求獲得該區的合作以應對新的全球威脅,包括核子擴散、恐怖主義、非法麻醉品以及環境惡化等。我們具有身為美國人的永久性利益,來支持民主及尊重人權,該區是世界上人口最密集的地方。

這些利益是不可分割的。它們具有相輔相成的作用。國際經濟體系的活力依靠國際政治的安定。而政治的安定則非常依賴軍事的保障。經濟的穩定則會減少危險衝突的可能性。一旦各支棟樑都堅固,全方位的進步才有可能。如果有一支棟樑倒塌,其他棟樑所受的壓力便會加倍。

因此,我們正與該區的盟邦及其他國家建立一個以全方位利益為基礎的亞太社區,包括經濟成長、法治及對和平的共同承諾。為達此目的,我們正強化與重要聯盟的關係,維持我們先進的軍事部署,及支持新的多邊安全對話,如東協區域論壇等。我們正商談協議為美國商品、服務及資金打開市場。我們也積極地促使該地區朝向政治更開放的方向前進。雖然我們在東亞採取的許多計畫是屬於區域性,但大多數都是以重要的雙邊關係為根據。這些關係中,以日本、大韓民國及中國的關係最為重要。

五十年前,我們的前輩做了策略性的決定來協助日本自第二次世界大戰所受到的毀壞中重建。隨之而來在這世界上之兩大民族、兩大民主國家也是兩個最大經濟體的聯盟,其目標不是要對抗任何特別的對手。相反地,美日合作是為了全球的和平、繁榮、民主以及經濟和政治進展。

軍事方面,我們承諾要維持我們在日本的駐軍,在那裡做個好客人,並與地主國合力來擴張我們三軍已有的高度合作。經濟方面,我們將繼續爭取更均衡的關係。自一九九三年起,我們已經協商廿三個開放市場的協議,已經縮減我們的貿易逆差並促成進一步的發展。政治方面,我們正與日本進行幾乎是各方面的合作,從波士尼亞的和平到非洲的發展、聯合國的改革以及對全球問題開闢新的共同議程等。

再過十天,日本首相橋本龍太郎將訪問華盛頓,我知道柯林頓總統正期待與他一起檢討增進我們聯盟的方法。美日的夥伴關係是我們參與亞太地區的基石,也是亞洲安全極為重要的貢獻者。我們與大韓民國的友誼也極為重要。自從四十年前休戰以來,南韓已經從貧窮及毀壞中攀升而成為具有現代經濟且有活力的民主國家。

今日,我們與韓國每年的貿易額達五百億美元,我們也與南韓政府進行許多政治方面的合作。但最重要的是我們以盟國的關係共同來努力維持朝鮮半島的穩定。為了達此目的,我們協商完成的協議計畫已經凍結了北韓危險性核子原料的生產,並規定北韓採取必要的措施來完全遵守禁止核子擴散條約。美國與南韓的的外交因而能保持該半島短期的穩定,並為討論長期的全面性和解鋪路。

一年前,柯林頓總統及金泳三總統提議由南北韓、中國及美國舉行談判。最近我們與南韓一起向北韓說明此一四方會談的提議細節。我們期待預定本週內在紐約舉行的會議能獲得我們所希望的積極回應。

我們也持續對北韓的飢荒有所回應,這種悲劇不僅受到聯合國官員也受到最近往訪的國會議員所證實。雖然飢荒的威脅大部分歸咎於北韓失敗的政策,我們認為此種苦難屬於人道而非政治問題。今年初,美國捐獻了一千萬美元給世界糧食計畫組織。今日,我已經宣布我們將再捐助一千五百萬美元。

我於二月間到非軍事區訪問美國軍隊。這些人都是我們對南韓安全承諾明顯的人證。當我和這些年輕的美國人說話,和他們握手並向他們致謝時,我再次感受到韓國向我們呈現出全面性挑戰的迫切性。我們與大韓民國的聯盟是該地區穩定的根源,並對自由的防衛是必需的。北韓已經開始在移向,雖然是如此緩慢,與外面的世界作更大的接觸與開放。在維持我們堅定的嚇阻政策之時,我們也持續表明合作的利益。

朝鮮半島的未來必須由韓國人自己決定。我們的任務是支持南韓對確保和平所作的努力。我們目前也正是如此做,只要他們需要我們的協助,我們將堅守我們的承諾。

在決定廿一世紀亞洲的方向方面,中國將比其他國家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以其巨大的人口及廣大的領土,中國成為現代化日益成長的經濟軍事強國是歷史上的重要事件。在美國方面,有些人因為恐懼於中國的興起而主張美國的政策必須圍堵中國。事實上,此種政策可能會造成違背美國利益的結果。圍堵政策會分化我們的亞洲盟邦,鼓勵中國退回到狹窄的民族主義與軍國主義。我們的利益取自於一個團結而非分裂的亞洲,也不能有一個威脅別人或被別人威脅的中國。

我們今日所看到的亞洲狀況不是文明與文明的衝突,而是對文明的考驗。那是要考驗我們是否能把握目前已有的互惠合作機會,因為我們有幸處於一個保護安全與繁榮不是零和遊戲的時代。許多外交政策期刊已經提到很多我們與中國政府之間的對話。但是這些期刊,除了對正發生的官方關係之外,常常忽略了美國人民與中國人民之間各方面的關係正在加深中。

從舊金山到北京,從紐約到上海,我們相互拜訪、學習、通商、辯論與研究對方。可以說我們的人民比政府做的更多,把舊時代彼此孤立、溝通不良的情況做了決定性且無法回頭的結束。

對美國而言,與中國的正式對話在策略上的利益是現實、清析可見、且逐漸在成長的。我們還未臻理想境界,中國也還未快速發展達到有些人期待的地步,但我們必需走的方向卻非常明確:在中國接受國際規範的基礎下展開更廣泛的互動。

舉例來說,中國納入全球貿易體系符合美國的利益。因此我們支持中國在商業上可接受的條件下進入世界貿易組織。我們也與中國一起努力研擬一系列開放其市場的具體步驟,並使其貿易行為符合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則。

在安全方面,一九九三年柯林頓政府就職之時,美國與中國在核武問題上各行其是,中國肆無忌憚的販賣危險武器與科技。透過對談我們建立了可觀的合作記錄,達成協議加強國際核子安全防護,禁止核子試爆,將擁有及生產化學武器視為違法。

我們也樂見中國承諾不再協助防護不週的核子活動,及同意遵守飛彈科技管制規則。但我們仍然關切中國外銷管制制度是否妥當。舉例來說,中國外銷武器與各種敏感性貨品及科技給伊朗與巴基斯坦衍生許多難題。透過對談,我們正與中國努力加強外銷管制並擴大在發展核能和平用途及其他領域的合作。

在更大的範圍內,我們與中國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中維持良好的工作關係。我們定時諮商韓國問題;我們正研討避免發生海上軍事意外事件的措施;我們有共同的利益對抗國際恐怖主義及犯罪;我們聯手對付特殊問題,如制止非法人蛇集團不人道的犯罪行為。

最後,身為世界上溫室氣體最大的生產者,中美兩國必須合作解決這種威脅全球環境所造成的戰略危機。曾到東亞旅遊的人都知道,在某些地方跟隨「亞洲奇蹟」而來的是寸步難行的街道、無法呼吸的空氣、不能喝的水與無法忍受的生活條件。我們都必須關心的是,世界上最強及最大的國家是否能共同合作確保未來不僅要更富庶且更健康。

中美關係是以一九七二年訂定的上海公報及後來的兩個公報為依據。根據這些文件,我們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唯一合法的政府。同時,根據一九七九年的台灣關係法我們與台灣人民維持堅強的非官方關係,協助促進台灣欣欣向榮的民主。雖然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台灣的領袖都體認到需要和平解決歧見,這些歧見仍然是不安定的潛在因素。這也是為何我們向北京與台北強調,我們堅持「一個中國」的政策,他們必須盡其所能的建立互信,並避免挑釁的言辭與行動。有鑑於此,我們在太平洋的海軍駐防就扮演維持安定的角色。去年年初,當中國軍方演習引起台灣海峽緊張時,我們派遣兩艘航空母艦的行動有助於降低估算錯誤的危險。

中美對話的另一重要項目是今後我們在香港的利益。兩世紀前,香港是一個不毛之地,島上只有豹、老虎、貓鼬、蝴蝶及一種被稱為「不同凡俗的蝶螈」。今天,該島是一個重要且讓人驚嘆的全球商業中心。我不太相信有人能預測未來,但我對一位十二世紀的中國詩人能想像出香港日後的繁華深表尊敬,他這樣描述:「深夜海灣內群星閃爍,港內帆影憧憧。」

七月一日,距今不滿九十天,全世界將以希望與關切的複雜情緒,注視著香港重回中國的版圖。美國支持此一基於一九八四年中英聯合宣言的轉變,其條件是香港仍保持高度自治及目前的生活方式與基本自由。一如昨日會見香港最大的民主黨派領導人李柱銘時我向他保證的,美國像對其他地方一樣的關切香港的自由民主。再者,有四萬美國人住在香港;我們人民對香港的投資達一百三十億美元;我們在加強執法合作及軍艦進港上有利益。增進這些利益有賴於香港的法治與對人民自由的保護。

因此,我已決定應英國與中國政府的邀請,代表美國參加七月的交接典禮。我將藉此表達美國支持香港繼續維持目前的生活方式與自由。同時,我將強調美國將繼續參與護衛我們的權益,且將在香港回歸中國後繼續支持香港人民。

中美兩國的重大歧見之一是人權問題。我們知道現在的中國人比他們的上一代在日常生活中擁有更多的選擇權。在修正民法與刑法上,在鄉鎮選舉中准許某種程度的選擇上,均已有進步。中國正在改變,但其政府對政治異議人士的壓制並沒有改變。一如對待其他地區一般,美國將繼續對中國過分違反國際公認的人權行為提出警告。世界不能也不會忘記像魏京生與王丹這類的政治異議人士,他們兩人均因非暴力支持民主而被判長期徒刑。

我們已對中國表示過,我們特別希望看到那些因平和表達政治、宗教、或社會觀點而入獄的人士首先被釋放,接著釋放那些合乎醫療假釋條件的人。我們呼籲他們給國際人權團體探視犯人的機會。同時,為保存中國境內西藏獨特的文化、語言及宗教傳承,我們也強調重開北京與達賴喇嘛協商的重要性。

今天稍早,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決定不討論我們贊成的一項呼籲中國改善人權行為的決議案。我們對此決定深感遺憾。對丹麥政府提出這項決議案及其他國家的連署,我們表示欣慰。

柯林頓政府視人權為我國最根本的價值觀之一。我們知道沒有任何國家是完美無缺的,也沒有任何國家有完整的答案。然而我們還是認為人權是一項可在國際間合法討論的問題。這一點我們與中國看法不同。但我們也不贊同某種看法,認為改善中國人權狀況的方法就是拒絕給予他們跟多數其他國家一視同仁的貿易待遇。多年來,華盛頓一直激烈地辯論著是否要將貿易與人權掛勾。多年來,這個爭辯並沒有增進美國的利益,也未促進中國的人權。相反的,這種爭辯造成我們的分裂,也模糊了我們對中國作為的重心。此種爭辯形成一種觀念,就是我們與中國的經濟關係及對人權的關切是對立的,但其實它們是一體的兩面。經濟開放與政治自由化不能一概而論,但他們會彼此互相補強。兩者均有助於使中國融入國際社會。

身為美國人,我們都樂於參與此一善意的辯論,但我們也應認清在這一辯論中大家的目標一致。此目標即一個有責任感,完全融入國際體系,遵守國際規範,包括如何對待其子民之規範的中國。中美之間的策略對話不是基於任何特別預設的未來。相反的,此一對話旨在以惠澤中美兩國、該地區及整個世界為目標去影響未來。

本月下旬,我們將歡迎錢其琛副總理到華盛頓訪問。今年稍後,我們期待柯林頓總統與江澤民主席會面。在這段期間,我們將繼續努力縮小歧見,擴大合作並建立彼此的了解。我們預期中美兩國人民間加強彼此關係的進程將加速並產生深廣的正面成果。

經濟與政治現代化的一致潮流正橫掃整個東亞地區,但該區五花八門的差異仍然保存著。各國以各自的方式去適應成長與改變。但其中兩個國家爭取民主的過程特別值得在此一提。

一個是柬埔寨,過去赤柬波布政權的恐怖屠殺已逐漸被淡忘且已失勢,但轉型為民主的前途卻由於貪污、侵犯人民自由及政治暴力而受到阻礙。柬埔寨人準備明年舉行選舉,我們呼籲所有的派系珍惜過去柬埔寨人民的犧牲,同意公開辯論他們的歧見,依照大眾的意願以和平方式解決。

另一個是緬甸,一個軍人獨裁政權仍繼續壓制廣受贊同與支持的民主運動。我們關切這一鬥爭的結果,因為緬甸的潛能端賴對人民負責的政府才能實現。我們的關切也因為該國是世界上最大的海洛英來源。我們的政策是反對壓制,並支持政府與由諾貝爾獎得主翁山蘇姬領導的民主異議人士,以及緬甸許多民族的領袖,舉行會談。

包括我在內的許多美國官員已向緬甸軍方強調民主開放所代表的機會。不幸的是,緬甸政府的回應卻是對政治發言權樹立更嚴格的限制,甚至把和平的示威者關起來。這些決定繼續對緬甸政府在國內與國外的處境造成不良的影響;緬甸的領袖們應知道除非排除欺壓的烏雲,否者他們將會遭受依據美國法律的投資制裁。

有些學者主張民主與尊重人權不完全適合亞洲,而我們著重於這些是企圖強加外來的價值觀。但對我而言,那種主張自圓其說的成份大於合理的成份。全球人權宣言反映著所有文化及每一洲人民共同的渴望。那些在天安門廣場挺身站在坦克車前的人,將菲律賓由竊國政治轉變成民主的人,及目前在緬甸高聲要求民主的人,是真正的民主人士和真正的亞洲人。他們值得我們及全世界的尊敬。

在結束演講以前,我想再度強調一個重點。美國的亞洲政策有許多方面,但每一方面都是相互關連,不是單獨個別的。如果你是一位有興趣在亞洲投資的美國人,你會在乎那一國的法律結構是否尊重個人權利,且政治與安全環境是否穩定。如果你是一位軍事規劃者,你會想要看到各國以政治經濟改革邁向進步,因為你知道民主為和平之母。如果你是一位人權鬥士,你會想要鼓勵外資,擴大貿易,以及民主國家與剛開始實驗民主的國家間廣泛的對談。如果你是國務卿,你會決心朝全方位前進,鼓勵該區域每個國家完全融入以法治為基礎的國際體系中。

五十年前的這個月,杜魯門總統向仍然未自戰爭的疲憊中恢復過來,又顧慮戰後世界剛開始時的承諾的美國人民發表演說。他說:「讓我們適應世界責任的新觀念的過程自然有其困難及痛苦。... 但規避義務不是我們的本性。」杜魯門繼續說道:「我們有一個傳統,可說是這個國家最大的資源,我稱之為美國人民的精神與特質。我們 ... 不僅珍視自由並保衛它,必要時不惜犧牲生命,但(我們)也體認到其他(人民)與其他國家分享它的權利。」

二次大戰後,只說敵人被打敗了,我們反抗的對象已經失敗,還不夠。戰爭的禍害太慘重了。打敗希特勒及贏得太平洋戰爭的那一代,決心建立一個能夠持久的原則與目的基礎。他們一同設計了有一天將戰勝共產主義,促進繁榮及強化全世界法治的制度與聯盟。

對他們而言,以及對那些曾拋頭顱灑熱血使我們獲得自由的人而言,我們繼承了對歷史及對自己的責任。如果我們讓邁向民主的動力停滯,或避開我們的責任,或把自由的眷顧視為當然,我們將背叛過去及將來的世代,浪費所有對我們真正很珍貴的東西。

新世紀的即將來臨並沒有任何保證。那將是我們共同的任務,不論是外交官、海軍士兵或普通老百姓,一同來塑造未來,使我們的利益獲得增進,價值觀廣為發展,我們的善意得到了解,我們保衛自由的決心及能力絕不會受到懷疑。今晚我看到台下的各位,將來的海軍軍官及領袖,使我很有信心,我們一定會成功的完成這個共同任務。

本译文与其原文有分别的版权许可。译文版权状况仅适用于本版本。
原文
PD-icon.svg 这个作品在美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它是美国联邦政府的作品。这部作品也可能在其他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如果:
  1. 美国政府机构公开释出版权到公有领域,而不考虑国界。或者
  2. 其他国家以及地区对美国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包括台湾(著作权法)、香港、澳门(第43/99/M号法令)、新加坡,但不包括中国大陆(中华人民共和国)。
  3. 其他国家以及地区排除官方作品版权,包括中国大陆(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澳门、台湾(中华民国)。
  4. 任何美国之外的有效版权已经在其他国家以及地区过期。

否则,美国仍然能在其他国家以及地区掌有美国联邦政府作品版权。[1]

美国联邦政府公有领域 //zh.wikisource.org/wiki/%E7%BE%8E%E5%9C%8B%E5%9C%A8%E6%9D%B1%E4%BA%9E%E7%9A%84%E5%8E%9F%E5%89%87%E8%88%87%E7%9B%AE%E6%A8%99

Great Seal of the United States (obverse).svg
译文
PD-icon.svg 这个作品在美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它是美国联邦政府的作品。这部作品也可能在其他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如果:
  1. 美国政府机构公开释出版权到公有领域,而不考虑国界。或者
  2. 其他国家以及地区对美国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包括台湾(著作权法)、香港、澳门(第43/99/M号法令)、新加坡,但不包括中国大陆(中华人民共和国)。
  3. 其他国家以及地区排除官方作品版权,包括中国大陆(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澳门、台湾(中华民国)。
  4. 任何美国之外的有效版权已经在其他国家以及地区过期。

否则,美国仍然能在其他国家以及地区掌有美国联邦政府作品版权。[2]

美国联邦政府公有领域 //zh.wikisource.org/wiki/%E7%BE%8E%E5%9C%8B%E5%9C%A8%E6%9D%B1%E4%BA%9E%E7%9A%84%E5%8E%9F%E5%89%87%E8%88%87%E7%9B%AE%E6%A8%99

Great Seal of the United States (obvers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