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朝鼎盛萬年青/第056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五十六回 周日清小心尋聖主 楊長祺請罪謁天顏

  話說周日清到了華家,見天子就把龔溫如的話說了一遍,天子又把洪福前來救駕的事說知。日清見洪福果是英雄氣概,兩個談論一番,彼此皆甚投機。次日,天子與日清仍要到金華遊玩,就順道回京。當日晚間,就與鮑龍、郭禮文說明,預備明早動身。郭禮文上前說道:「恩公為小人費了如此心,理應等事平之後酬謝一番,方是道理,為何就急急要去?且此間捉拿甚緊,小人的家小,還恐難居於此地,擬想到別處躲避,恩公此時就走,小人仍是沒命。」說著流下淚來。天子見他如此忠厚,乃道:「你不必愁慮,或已經將你前案註銷,明日包有府縣官員前來尋找謝罪,請你進城,復行開店,我怕牽留難走,所以明早動身,免得耽擱。我實對你說,現在軍機大臣陳宏謀乃是某的老師,浙江巡撫龔溫如,某亦與他同年,他那裡已經有了公事下來,叫嘉興府捉拿訟棍,代你伸冤。你也不必搬往別處,明早就可以進城的。」郭禮文一聽,方轉悲為喜,乃道:「原來是位大老爺,小人有眼無珠,多多得罪。」天子道:「汝等不知,何罪之有?」鮑龍聽說是個京官,格外歡喜道:「在下失散了,既是你老明日要去,我等也不敢強留。但是萍水相逢,竟蒙拔刀相助,此恩此德,沒世難忘,但不知此後可能再見尊顏否?」說著英雄眼內也早流下幾點淚來,大有好漢惜好漢的意思。天子見他如此,乃道:「鮑兄既不忍與某相別,我便寫封書與你進京投遞,博一個大小功名罷。」鮑龍感激不已。洪福在旁聽見鮑龍如此也就高聲說道:「若高老爺能薦人進京,我洪福也求一薦,好讓我與鮑龍一同前去,好有個伴。」天子見他二人皆如此說,乃道:「既然如此,我今晚就寫信一封,你兩人可先到浙江巡撫衙門投遞,那裡自會招呼,雖你兩人盤川不足,他也可幫助你們的。」說罷,鮑龍與洪福歡喜無限。   天子見眾人睡覺之後,在燈下寫了兩道御旨,一著龔溫如打發公差,一同帶他二人進京,路上較有照應。一道是與陳宏謀,著他知會兵部,將洪福用為都司之職,鮑龍著賞給巴圖魯勇號、記名總兵,遇缺即補。兩道意旨寫畢,次日一早起來,就將這兩道聖旨封好,交與鮑龍說道:「你等嘉興府縣來後,將你表弟仍搬到城裡,照舊生意,然後與洪福赴杭城,到撫轅投遞,自可上進。」說畢,二人叩頭便拜,稱謝不已。郭禮文知款留不住,只得領著妻小,前來叩頭拜謝。華琪也擺了一桌酒席送行,稍盡地主之情。天子與日清見眾人如此實心,也就用了幾杯酒,然後別了眾人,與日清望金華而去。   這裡嘉興府楊長祺,自被天子與鮑龍等人,打傷眾差役,避奔出城以後,次日早間派差添兵出城尋獲,只因那些兵丁未經過大敵,又因個個皆有身家,明知郭禮文家小住在華琪莊上,卻不敢去捉拿。所以一連數日,莊上一點沒事。這日楊長祺又要比差勒限緝獲,忽見外面有人進來稟道:「撫臺大人派了中軍有要緊的公事,前來與大人商議。」楊長祺一聽,甚為詫異,趕忙請進,到了花廳,彼此相見已畢,問道:「撫憲有何要事,煩老兄前來?」那中軍道:「請讓旁人暫退一步,方好談心。」楊長祺疑有機密事,隨即屏退眾人,問道:「撫憲有何見諭,請道其詳?」   中軍道:「並非撫憲己事,因貴府人類不齊,嘉興縣又判得糊塗,聖上有旨意到撫憲處,囑令趕速派人前來。」說著就將聖旨並龔溫如文書,一並取出與楊長祺看。楊長祺接了過來,前後看畢,只嚇得面如土色,說道:「臣罪該萬死。」隨即跪了下來,望闕叩頭不止,然後起來向中軍說道:「這事還求老兄在撫憲前成全,請其代奏,只因有責任攸關,不知聖駕親臨,故而如此。現在誰有自請罪名,候旨施行。但郭禮文如此冤枉,周光彩並不稟報,所以未能曉得。現在郭禮文已經出城逃走,只好趕速著人密訪,如天子仍在此地,就可面自請罪。」   說著隨即喊了幾個家丁,叫他不必聲張,趕速到城外訪問,如有實信,飛速前來;一面又叫號房立傳首縣。不多一會,周光彩已到。楊長祺也就將他請到後堂,與撫轅中軍見禮已畢,楊長祺命周光彩坐下,將文書與他看過。自然也是魂飛天外,口稱:「有罪!」當時就將頂戴除了下來,叩頭不止。中軍又說道:「周老爺也太不留心,前日還在省中,胡用威那一案,撫憲也曾說過,天子改易高天賜名號,也該曉得。為何回來,又竟鬧了這步地位,豈非咎由自取?」周光彩更是無言可對,只得自己認過了罪。一日,那打聽的家人,已回來說道:「小人訪得清楚,郭禮文與眾人並未遠去,就在這東門外王家窪地方,有個姓華的人家躲避,離此也不過五六里路,老爺可去不可去呢?」那中軍道:「只怕不知,既知道蹤跡,何能不去?有重罪在身,能當面請罪,聖恩寬大,不予深究,那就可以無事了。」楊長祺道:「大人所說甚是,小弟就立刻前去。」說著起來,與周光彩兩人步行前去。中軍道:「某既到此,也只好陪兩位前去一行,好去銷差。」楊長祺見中軍肯去,甚合己意,就此三人帶了幾個親隨,又將朝眼攜著,預備到莊上再穿。由午後走起,到王家窪,已是申牌時分。   到了華琪莊上,楊長祺怕手下親隨說不清楚,自己與周光彩走到裡面,見有一個長工在門口打掃,他就上前問道:「長工你家家主可是姓華麼?」那長工見他是個好似面熟,猶如在哪裡見過的,就是一時想不起來,說道:「這裡果是姓華,你這人找華家誰人?」楊長祺說:「我不找姓華的人,因華家有個朋友住在這裡,姓郭,叫郭禮文,我與他有話說,特地由城裡來見他,請你進去說一聲,說我是嘉興府知府楊長祺,問他天子可在此地,哪裡去了?」那長工聽他說是知府,又問禮文,只嚇得亂科不止的確了下來,說道:「小人不知大老爺前來,求大老爺息怒。」楊長祺見那人甚是忠厚,也就用好言敷衍他道:「你不必如此,我不過前來要見天子,故而問你,曉得不曉得,可快說來。」長工道:「郭大爺與鮑龍、洪福三人俱在此地,惟沒有個天子。」楊長祺見這個人如此,知道不可理解,乃道:「你先進去說一聲,待我見了面自然曉得,斷不為難你便了。」那長工只得奔到裡面,與郭禮文說知,當時鮑龍與洪福聽見,也就著慌道:「怪不得他如此大話,乃是一朝聖主,真是有罪有罪。」   楊長祺見長工久不出來,等得著急,也就一人在外面將朝服穿好,與周光彩走了進去,先向郭禮文問道:「天子現在何處?請帶我一見,說罪臣楊長祺前來面請聖安領罪。」郭禮文見了這樣,格外說不出話來,不知如何是好。鮑龍究竟在營裡見過的,到了此時,只得上來道:「此地只得一位高天賜老爺,是北京人,前日在城中救了我弟兄,來至此間住了數日,並不知道是位天子,已於昨日早間,到金華去了。」楊長祺見天子已走,且連鮑龍等人皆不知道,心下雖然害伯,料想聖恩浩蕩,似可以不知不罪了,當時就將旨意與天子的文書,說了一遍,然後眾人方知是天子。惟有郭禮文知自己無罪,仍然回家生理,所有案情,一並註銷,仍一面訪獲唆訟之人問罪。嘉興縣心地糊塗,著即行撤任,另委員置理,其餘著毋庸議。鮑龍聽說,也就與郭禮文朝北謝恩。華琪此時亦出來了,個個皆感思不盡,皆說是聖明天子,如此英雄,自然四方太平。   楊長祺見天子已到金華,只得仍與中軍回衙、捉拿唆訟之人問罪,郭禮文家產仍還給開張,各事已畢,中軍仍回省城,不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