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朝鼎盛萬年青/第066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六十六回 聞家信方快頭垂淚 探消息馬壯土逞能

  話說方魁諸事已畢,正擬日內即與馬雄回去廣東,這夜在客寓安歇,忽然得了一夢,只見他妻子兒子,滿身是血,站在牀前。他妻子向他說道:「方魁你急公好義,要想為民除害,遠離家鄉,卻害得妻兒,被胡惠乾慘殺,而今事已畢,還不及早回家,尚在這裡耽擱什麼呢?」說畢,望著他痛哭。方魁心中一急,醒來卻是一夢,再仔細聽,正交三更,復將所夢仔細詳察,知道家中有禍,應了高鐵嘴的話。登時暗自流淚,再也睡不著,好容易挨到天明,起來梳洗已畢,急急的去尋馬雄。到了廣慧寺,卻好馬雄才起來,他因將所夢再陳述一遍,乃說:「照此看來,小弟家中定然凶多吉少,還望兄長即日起行才好!」馬雄心中也知他這夢甚是不祥,也就說道:「我與你回明師父,即與你同行便了。」當下即同到方丈,與白眉道人說明一切。   白眉道人道:「既然如此,爾等兩人可先前去,為師不日隨後也來,大約下月半後也可到了,屆時爾等可到西禪寺尋找。」方魁、馬雄二人答應,即刻拜別了方丈。馬雄便到自己房中,稍事料理,紮束了一個包裹,藏好兵刃,就與方魁出了寺門。回到客寓,方魁也就急急收拾,將包裹打好,算明房飯錢,即與馬雄離了四川成都府,直奔廣東省而去。正是歸心似箭,曉夜兼行,在路行程不到一月,已至廣東境界。方魁就沿途打聽,稍有風聞。   這日離省城還有六七十里,一個小鎮上,二人腹中饑餓,就揀一座酒店,用些飲食。進得店門,只見裡面走出一個人來,一見方魁便喊道:「方老闆,你老人家回來了。」見有人招呼他,抬頭一看,卻是臉熟,可記不得他姓甚名誰,當下問道:「你是何人?素不相識。」那人道:「你老人家怎麼不認得了?我叫徐三,現充番禺縣東二班的早伙。」方魁聽他說,才想起來,因道:「不錯,不錯,我實在是眼拙,記不起來,既是我們班中人,你諒該知道胡惠乾的事,現在究竟如何?」徐三道:「你老不問也就罷了,便問起來,真是一言難盡。」方魁見他如此說,又道:。我們站在這裡,不便談心,不若還進裡面談罷。」說著,就邀著馬雄、徐三進了裡面,自然,店小二前來招呼三人坐下。方魁因急欲問明各事,又掛念家中如何,急急問道:「徐三,你快快講罷!」   徐三就歎道:「自從你老動身之後,過了一個多月,胡惠乾這廝並不知道消息。不知怎樣漏了風聲,他便帶了徒弟,先至白安福家尋仇,彼時我們及你老人家大哥皆在那裡,當時見他去,就阻攔他,他不允,大哥便與他爭論起來,被胡惠乾打得個落花流水,大哥實在抵敵不住。」方魁聽到此處,急問道:「難道我那方德被打死了麼?」徐三道:「德哥見勢頭不好,幸虧逃得快,不曾被他傷害。」方魁道:「莫非白安福被他害了?」徐三道:「大哥逃走之後,胡惠乾便進去搜尋,要找白安福。正在找尋之際,你家二哥忽然前來,因為見大哥逃回,怕白安福有傷,特來救護。哪裡知道胡惠乾一見,就與那二哥動了手,殺了半時,並不分勝負,忽見胡惠乾改用了花刀,二哥被那花刀弄昏了。」   方魁聽到此處,又急問道:「莫非我那二兒子被他傷了麼?」徐三道:「可不是麼?說也可慘,竟被胡惠乾所害。」方魁聽說,只見他怒目圓睜,咬牙說道:「胡惠乾,你殺了我兒子,我與你勢不兩立!」說時不免流下淚來。徐三道:「你老不必如此,你老但知二哥被害,還不知尚有下文呢!」方魁道:「你且說來。」徐三道:「二哥既死,胡惠乾復又跑到你老人家屋裡。」方魁道:「到我家裡又怎樣?」徐三道:「那可更慘了,不到一會兒工夫,將你老人家的嬸嬸等人全行殺害。此時方德大哥,正在外面約了伙伴回來,一見如此,便與他拼命,彼此大鬥了一回。接著眾伙伴已成了眾怒,大家一起上來,與他廝殺。胡惠乾見大家都上來拼命,他也寡不敵眾,登時逃脫,大哥還要趕去與他拼命,我等再三阻攔,叫他先將那嬸嬸等人收殮起來,然後再慢慢報仇,大哥沒法,也只得如此。一面前去報縣,彼時白安福已經知道,那所有收殮各費,皆是白安福送來,諸事已畢,將柩寄在寺裡,又去縣裡稟請拿獲,當時兩縣即稟請撫臺大人發兵,撫臺大人也就允了,立派中軍各營,帶兵去圍西禪寺。」   方魁聽到此處,又帶淚說道:「難道又被他聞風逃走麼?」徐三道:「不是,不是,撫臺調兵往拿。卻是十分機密,胡惠乾連影兒皆不知道,這個時節卻從蘇州來了一個人喚作高進忠,說是奉聖旨前來的。」方魁道:「高進忠此時到了,又怎麼樣?」徐三道:「高進忠到了此地,我們大家都不知道,後來還是撫臺當晚密傳中軍、各營府縣及大哥進去,說明原委,我們方才曉得。還是甚為機密,胡惠乾也還不知,於是當日夜間,將西禪寺圍住,高進忠與大哥兩人,首先進寺捉拿,胡惠乾與高進忠大殺一陣,胡惠乾敵不過高進忠,登時跳上屋面去。」方魁聽說,咬牙切齒恨道:「到了這地步,還被他逃去,真是可愧。」徐三道:「你老不必著急,胡惠乾不會逃走得去。」方魁道:「這又是怎說?」徐三道:「胡惠乾上屋之後,急急就要奔逃,因為撫臺大人預先預備到此,四周又伙定弓箭手,一見他上屋,就放亂箭,將他射住,不能逃脫,他又傷了兩箭,復跳下來,又與高進忠死戰,這一回,卻被高進忠用個獨劈華山的煞手,將他劈死。」方魁聽了,心中才覺稍快。   徐三又道:「此時大哥還與三德那個禿賊在那裡死鬥,復被高進忠跳過去,又將三德打死,所有那些徒弟,死的死,逃的逃,也死傷不少的,你老人屋裡,雖然嬸子、二哥等人被他傷害,他被高進忠這一場惡殺,不但自己喪命,連他的那些徒弟也死了好些,兩邊計算,還不止抵值呢,也算報了仇了。」方魁聽說胡惠乾、三德和尚俱被高進忠與他的大兒子殺死,才算雪了這切齒之恨,然不免痛妻情深,傷子念切,悲慟難忘,當下又流了許多眼淚。經馬雄等勸了一回,這才各用酒飯,方魁也還不能下咽,只得勉強吃了少許,算過了酒飯錢,三人一同進城而去。到了家中,見賢妻幼子俱不能再相見,免不得痛哭一番。   此時方德因有公事尚未回來,方魁即命媳婦打掃了偏屋,請馬雄在此往下。方德得知,即趕回來見了父親,自然痛哭不已,又將各節說了一遍。當時馬雄又將他父子二人勸了一回,他父子才算止住了哭。方魁因又問道:「現在高進忠在哪裡?」方德便道:「撫臺大人因他勇猛有功,現令他充任撫轅巡捕,並賞了千總職銜。」因又問道:「白眉師公可肯來否?」方魁也就告訴他一遍,然後方德進去,囑令妻子即整備酒飯,飯畢,各自安歇。   一宿無話,次日,即先去各衙門銷差,並稟知馬雄已來,又與馬雄前往撫轅拜會高進忠。高進忠聞說馬雄已到,他們本是師兄弟,即刻請見。方魁一見,便極口道謝,高進忠亦極口謙讓,然後才與馬雄敘了闊別,又將胡惠乾已死,並捉拿他的家屬在逃未獲的話,說了一遍。馬雄道:「高賢弟,你這話卻不錯,現在我在此間,好在無事。我明日便往福建探聽一番,看那裡究竟有什麼消息,如得有信息,好在福建離此不遠,不過十日半月,就可往返的。我一經得信,立即回來,大家預備,那時師父也可到了,或是前去破少林寺,或是如何,悉聽師父主裁,高賢弟、方賢弟你二位意下如何?」高進忠、方魁二人一齊稱好。畢竟馬雄探聽消息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