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朝鼎盛萬年青/第073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七十三回 約期比試錦綸下書 結伴同行白眉除害

  話說鮑龍、洪福二人,正與高進忠暢談各節,忽見方魁走進來,向高進忠說道:「師父叫你立刻前去,有話面議。」高進忠聞言,因說道:「方師兄,你知道所為何事?可是福建有信來麼?」方魁道:「正因此事,現在至善禪師差了一個徒弟,叫作李錦綸,叫他前來,約定師父下月二十到寺內比試,因此師父叫你前去說話。」高進忠道:「這李錦綸可在這裡麼?」方魁道:「他下書之後,便隨即走了,但請師父不可違約,務要如期趕到。」進忠聽說,即時進去將此話稟知曾必忠,隨即同著鮑龍、洪福出了轅門。來到西禪寺,見了白眉道人,先將鮑龍、洪福二人的來意,說了一遍,然後問明至善禪師那裡差來的李錦綸如何說項。

  白眉道人就將方魁說的那番話告訴一遍。因道:「他既約定日期,而且據來人所說,務要如期而至,但是五枚大師及馮道德兩人,不知為著何事,至今未到。我等若先行動身,又恐到了那裡寡不敵眾,況且他不來此地,就是以逸待勞的主意,再者他那裡必然預備妥當,專等我們前去。若欲等五枚大師與馮道德二人前來,一起同行,又不知他何日可到,即以今日算起,距出月二十,不過只有二十餘日。若他們二人在月內到來,還來得及,盡二十日趕到,再遲便來不及,因此委決不下,所以叫你前來可卜一卦,看他二人何日可到。」

  高進忠聞言,即走到大殿上,在佛前誠心卜了一卦,復至禪堂與白眉道人說道:「據卦所斷,五枚大師與馮道德師父二人不出五日,定然來到。他二人因有一件意外事纏住,所以耽延至今。」白眉道人聽說,因道:「既然如此,只好等他們五日,若再不來,只得我等先行便了。」

  原來高進忠不但相法如神,而且卦理至精,所卜無往不驗。閒話休絮,此時高進忠又將鮑龍、洪福二人帶入禪堂,與白眉見禮已畢。白眉道人見鮑龍、洪福二人生得相貌頗為不俗,滿臉的英俊、渾身的武藝,又見他二人頗有福相,將來必作棟梁之材,心中甚是歡喜,當與他二人談了一回,又問了些武藝。鮑龍、洪福又將平生所學的武藝,告訴白眉道人。白眉因道:「據你二位所習的武藝,若論衝鋒交戰,應付裕如,不過在於運用的功夫一些未學,此時卻也來不及,俟將少林寺破除之後,老僧尚可傳授你二人那運用的工夫。」鮑龍、洪福正要請他傳授,難得他先自說出,好不歡喜,當下就拜了下去,認白眉為師,請他隨後傳授心法。白眉見他二人來意甚誠,也不推辭,即收為徒弟,當下就在禪堂內,與馬雄、方魁陪著白眉道人閒話,直至天晚,方各告退出來。

  你道至善禪師因何不肯前來?竟不出白眉道人所料,卻是何故,只因謝亞福受傷回去,自然哭訴一番,將白眉道人的話,細細告訴他一遍。當時他的徒弟方世玉,就要請他同到廣東同會白眉道人,代眾師兄弟報仇雪恨。至善禪師因道:「爾等不知白眉的厲害,他不出來,就是你一人前去,也不怕他那些徒弟,他既然出來多事,不必說你敵不過他,就便我與他對敵,也還不能包管取勝,而況他說話難保不存著誘我前去之心,他卻暗暗再請兩個有功夫的人來,如五枚大師、馮道德之類,他將我誘往廣東,與我對敵,暗地裡差人到此來破我這寺,我若為他所誘,那可上其大當了。不若約他前來,我就以主待客之勢,又可保存這少林寺,因此我不肯前去,但使我徒弟李錦綸馳書送與白眉道人,約期出月二十,前來福建比試。」

  閒話休提,再說白眉道人,專待五枚大師、馮道德一到,便即起程,看看已到第三日,仍未見到,真是望眼欲穿,心中打定注意,若明日再不見來,只好後日先走。卻好第四日,五枚大師、馮道德二人已來,當下白眉道人一見,即問道:「你們二位何以到今日才來?真是令人望穿秋水了。」五枚道:「並非耽擱日期,因道德預備起程,不意他的尊閫大病起來,他又夫婦情深,只不忍見著她病倒將她置之不問,反出遠門。只得稍延數日,始以為不過數日便可痊癒,哪知一病半月才算稍好。彼時我在那裡,逐日催他,無奈他戀戀不捨,直至等他尊閫病勢痊癒,然後動身,卻已二十餘日,雖沿途趕路,也要今日才到。」

  白眉道:「二位既來,我們明日就要起程前往福建了。」五枚道:「何以如此匆促?」白眉道:「只因高進忠到此,將胡惠乾、三德二人置之死地,胡惠乾的兒子前往福建,哭訴至善禪師,當時就答應代他報仇,隨即派了兩個徒弟,一名童千斤,一名謝亞福來到此地。童千斤被高進忠打死,謝亞福為馬雄點傷,當時我便攔阻馬雄,不要傷他性命,就叫謝亞福帶信回去,傳知至善禪師前來,或使他寄信與我,約在何日,我便前去與他比試。當時我料他斷不肯來,定然約我前去,果然不出吾之所料,前五日,他果派了徒弟李錦綸前來下書,約定出月二十請我前去比試,還要如期而至,不能有誤日期。我因此盼望你二位甚急,今日已到,所以明日就要起行,不然二十就趕不到福建了。」五枚大師與馮道德二人,也就答應。白眉道人見他們答應明日起行,即令馬雄到撫轅報信。高進忠聞知五枚與馮道德皆來,當即進去稟知曾必忠明日動身,前往福建。曾必忠聽說,也就隨時命人,到藩庫內撥了一千兩銀子,交與高進忠,以為沿途盤費及到福建的用度;又備了一角移文、一封書信,知會福建總督;又命人將鮑龍、洪福二人傳進來,令他二人立即預備,以便明日起行。鮑龍、洪福,自然唯唯應命。高進忠又將一千銀子收好,當時即打好了包裹,此時白眉道人等已知曾必忠發給盤川,准於明日動身,當晚也就令各人收拾,諸事已畢。

  次日一早,高進忠便同著鮑龍、洪福,帶了包裹行囊,來到西禪寺會齊,當下又與五枚大師及馮道德二人見過禮。於是白眉道人、五枚大師、馮道德、馬雄、高進忠、鮑龍、洪福、方魁等八人,一齊出了西禪寺,所有行囊包裹,自有挑夫搬運,不一會出了城,僱了海艇,大家上船,趕路往福建進發。卻好順風,到了十八日,已到馬江,海艇便停泊下來。高進忠開發船錢,大家上岸,不過半日,就到了省城,當下尋了客店,暫且住下。高進忠即取出移文書信,親往督轅投遞。福建總督接了移文,先看了一回,知係奉旨的要事,又將曾必忠的信看過,即刻傳高進忠進內問話。高進忠入見,先行了禮,然後將一切以上情節,備細稟明。因道:「卑弁等此來係欽奉聖旨,前來除滅少林寺。二十這日還求大人酌派武員,帶領親兵前往才好。誠恐卑弁等有照顧不到之處,至該惡徒乘間逃脫。」福建總督當時也就允諾,高進忠退出,仍回客寓。福建總督見高進忠走後,即刻命傳中軍,精選督轅親兵五百名,於二十日一早,就率領前往少林寺,將該寺四面圍住,如見寺內有乘間逃出之人,務必妥為協拿,毋任漏網,此係奉旨要案,不可有誤。那中軍應允,也就退出,挑選精銳親兵,以備二十前去圍寺。高進忠回至客店,又將面請制臺發兵護衛的話,告知白眉道人。白眉道人道:「我等後日一早前去,在大家主見是一齊進去,還是分頭進去?」五枚大師道:「在我看來,我等分頭前去,你可對敵至善禪師,我便去敵方世玉,馮道德去抵敵洪熙官,只要將這三人敵住,其餘諸人便讓他們廝殺,諒也不難擒獲,不過所慮者他寺內不知有無埋伏。」白眉道人道:「在我看來,這倒不必顧慮,我等與他對敵,須同他說明,要在大庭廣眾中比試,不可暗地傷人。至善是個好勝的人,既見我等說出此話,就算有暗地埋伏,也不肯使用的。」大家齊道:「此說甚好!」畢竟如何大破少林寺,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