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唐書/卷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太宗 下 舊唐書
本紀第四 高宗 上
高宗 下 

  高宗天皇大聖大弘孝皇帝,諱治,太宗第九子也,母曰文德順聖長孫皇后。以貞觀二年六月,生於東宮之麗正殿。五年,封晉王。七年,遙授并州都督。幼而岐嶷端審,寬仁孝友。初授《孝經》于著作郎蕭德言,太宗問曰:「此書中何言為要?」對曰:「夫孝,始於事親,中於事君,終於立身。君子之事上,進思盡忠,退思補過,將順其美,匡救其惡。」太宗大悅曰:「行此,足以事父兄,為臣子矣。」及文德皇后崩,晉王時年九歲,哀慕感動左右,太宗屢加慰撫,由是特深寵異。尋拜右武候大將軍。十七年,皇太子承乾廢,魏王泰亦以罪黜,太宗與長孫無忌、房玄齡、李勣等計議,立晉王為皇太子。太宗每視朝,常令在側,觀決庶政,或令參議,太宗數稱其善。十八年,太宗將伐高麗,命太子留鎮定州。及駕發有期,悲啼累日,因請飛驛遞表起居,並遞敕垂報,並許之。飛表奏事,自此始也。及軍旋,太子從至并州。時太宗患癰,太子親吮之,扶輦步從數日。二十三年五月己巳,太宗崩。庚午,以禮部尚書、兼太子少師、黎陽縣公于志寧為侍中,太子少詹事、兼尚書左丞張行成為兼侍中、檢校刑部尚書,太子右庶子、兼吏部侍郎、攝戶部尚書高季輔為兼中書令、檢校吏部尚書,太子左庶子、高陽縣男許敬宗兼禮部尚書。辛未,還京。

  六月甲戌朔,皇太子即皇帝位,時年二十二。詔曰:「大行皇帝奄棄普天,痛貫心靈,若置湯火。思遵大孝,不敢滅身,永慕長號,將何逮及。粵以孤眇,屬當元嗣,思勵空薄,康濟黎元。敬順惟新,仰昭先德,宜布凱澤,被乎億兆。可大赦天下。內外文武賜勳官一級。諸年八十以上賚以粟帛。雍州及諸州比年供軍勞役尤甚之處,並給復一年。」辛巳,改民部尚書為戶部尚書。疊州都督、英國公勣為特進、檢校洛州刺史,仍于洛陽宮留守。癸未,詔司徒、揚州都督、趙國公無忌為太尉兼檢校中書令,知尚書門下二省事,餘並如故,賜物三千段。癸巳,特進、英國公勣為開府儀同三司、同中書門下三品。秋七月丙午,有司請改治書侍御史為御史中丞,諸州治中為司馬,別駕為長史,治禮郎為奉禮郎,以避上名。以貞觀時不諱先帝二字,詔有司,奏曰:「先帝二名,禮不偏諱。上既單名,臣子不合指斥。」上乃從之。己酉,于闐王伏闍信來朝。八月癸酉朔,河東地震,晉州尤甚,壞廬舍,壓死者五千余人。三日又震。詔遣使存問,給復二年,壓死者賜絹三匹。以開府儀同三司、英國公勣為尚書左僕射、同中書門下三品。僕射始帶同中書門下。庚寅,葬太宗於昭陵。

  九月甲寅,加授鄜州刺史、荊王元景為司徒,前安州都督、吳王恪為司空兼梁州刺史。丙寅,贈太尉、梁國公玄齡,贈司徒、申國公士廉,贈左僕射、蔣國公屈突通,並可配食太宗廟庭。冬十一月甲子,以瑤池都督阿史那賀魯為左驍衛大將軍。乙丑,晉州地又震。是冬無雪。

  永徽元年春正月辛丑朔,上不受朝,詔改元。壬寅,禦太極殿,受朝而不會。丙午。立妃王氏為皇后。丁未,以陳王忠為雍州牧。二月辛卯,封皇子孝為許王,上金為杞王,素節為雍王。夏四月己巳朔,晉州地又震。五月丁未,上謂群臣曰:「朕謬膺大位,政教不明,遂使晉州之地屢有震動。良由賞罰失中,政道乖方。卿等宜各進封事,極言得失,以匡不逮。」吐火羅遣使獻大鳥如駝,食銅鐵,上遣獻於昭陵。吐蕃贊普死,遣右武衛將軍鮮于匡濟賚璽書往弔祭。

  六月庚辰,晉州地震。秋七月丙寅,以旱,親錄京城囚徒。九月癸卯,右驍衛郎將高侃執車鼻可汗詣闕,獻於社廟及昭陵。己未,尚書左僕射、英國公勣固請解職,許之,令以開府儀同三司同中書門下三品。十一月已未,中書令、河南郡公褚遂良左授同州刺史。十二月,瑤池都督、沙缽羅葉護阿史那賀魯以府叛,自稱可汗,總有西域之地。是歲,雍、絳、同等九州旱蝗,齊、定等十六州水。

  二年春正月戊戌,詔曰:「去歲關輔之地,頗弊蝗螟,天下諸州,或遭水旱,百姓之間,致有罄乏。此由朕之不德,兆庶何辜?矜物罪己,載深憂惕。今獻歲肇春,東作方始,糧廩或空,事資賑給。其遭蟲水處有貧乏者,得以正、義倉賑貸。雍、同二州,各遣郎中一人充使存問,務盡哀矜之旨,副朕乃眷之心。」乙巳,黃門侍郎、平昌縣公宇文節加銀青光祿大夫,依舊同中書門下三品。守中書侍郎柳奭為中書侍郎,依舊同中書門下三品。夏四月乙酉,秩太廟令及獻、昭二陵令從五品,丞從七品。

  五月壬辰,開府儀同三司及京官文武職事四品、五品,並給隨身魚。六月辛酉,開府儀同三司、襄邑王神符薨。秋七月丁未,賀魯寇陷金嶺城、蒲類縣,遣武候大將軍梁建方、右驍衛大將軍契苾何力為弓月道總管以討之。八月乙丑,大食國始遣使朝獻。己巳,侍中、燕國公于志甯為尚書左僕射,侍中兼刑部尚書、北平縣公張行成為尚書右僕射,並同中書門下三品,猶不入銜。中書令兼檢校吏部尚書、條縣公高季輔為侍郎。九月癸巳,改九成宮為萬年宮,廢玉華宮以為佛寺。閏月辛未,頒新定律、令、格、式於天下。冬十月辛卯,晉州地震。十一月辛酉,有事於南郊。戊辰,定襄地震。丁丑,以高昌故地置安西都護府。白水蠻冠麻州,命左領軍將軍趙孝祖討平之。

  三年春正月癸亥,以去秋至於是月不雨,上避正殿,降天下死罪及流罪遞減一等,徒以下鹹宥之。弓月道總管梁建方、契苾何力等大破處月硃耶孤注於牢山,斬首九千級,虜渠帥六千,俘生口萬餘,獲牛馬雜畜七萬。丙寅,太尉、趙國公無忌以旱請遜位,不許。己巳,同州刺史、河南郡公褚遂良為吏部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丙子,親祠太廟。丁亥,籍於千畝,賜群官帛有差。三月辛巳,黃門侍郎、平昌縣公宇文節為侍中,中書侍郎柳奭為中書令。庚申,幸觀德殿,賜文武群官大射。

  夏四月庚寅,左領軍將軍趙孝祖大破白水蠻大勃律。甲午,澧州刺史、彭王元則薨。五月庚辰,詔以周司沐大夫裴融,齊侍中崔季舒、給事黃門侍郎裴澤、尚書左丞封孝琰,隋儀同三司豆盧毓、御史中丞游楚客等,並門挺忠鯁,其子孫各宜甄擢。秋七月丁巳,立陳王忠為皇太子,大赦天下,五品己上子為父後者賜勳一轉,大酺三日。乙丑,左僕射于志甯兼太子少師,右僕射張行成兼太子少傅,侍中高季輔兼太子少保,侍中宇文節兼太子詹事。丁丑,上問戶部尚書高履行:「去年進戶多少?」履行奏稱:「進戶總一十五萬。」又問曰「隋日有幾戶?今見有幾戶?」履行奏:「隋開皇中有戶八百七十萬,即今見有戶三百八十萬。」九月丁巳,改太子中允為內允,中書舍人為內史舍人,諸率府中郎改為旅賁郎將,以避太子名。冬十月戊戌,幸同安大長公主第,又幸高陽長公主第,即日還宮。

  十一月乙亥,駁馬國遣使朝貢。庚寅,弘化長公主自吐谷渾來朝。十二月癸巳,濮王泰薨。

  四年春正月癸丑朔,上臨軒,不受朝,以濮王泰在殯故也。丙子,新除房州刺史、駙馬都尉房遺愛,司徒、秦州刺史、荊王元景,司空、安州刺史、吳王恪,甯州刺史、駙馬都尉薛萬徹,嵐州刺史、駙馬都尉柴令武謀反。

  二月乙酉,遺愛、萬徹、令武等並伏誅;元景、恪、巴陵高陽公主並賜死。左驍衛大將軍、安國公執失思力配流巂州,侍中兼太子詹事、平昌縣公宇文節配流桂州。戊子,特進、太常卿、江夏王道宗配流桂州,恪母弟蜀王愔廢為庶人。己亥,絳州刺史、徐王元禮加授司徒,開府儀同三司、英國公勣為司空。三月壬子朔,頒孔穎達《五經正義》於天下,每年明經令依此考試。丙辰,上御觀德殿,陳逆人房遺愛等口馬資財為五垛,引王公、諸親、蕃客及文武九品己上射。

  夏四月戊子,林邑國王遣使來朝,貢馴象。壬寅,以旱避正殿,減膳,親錄系囚,遣使分省天下冤獄,詔文武官極言得失。八月己亥,隕石十八於同州之馮翊,有聲如雷。九月壬寅,尚書右僕射、北平縣公張行成薨。甲戌,吏部尚書、河南郡公褚遂良為尚書右僕射,依舊知政事。

  冬十月庚子,幸新豐之溫湯。甲辰,曲赦新豐。乙巳,至自溫湯。戊申,睦州女子陳碩貞舉兵反,自稱文佳皇帝,攻陷睦州屬縣。婺州刺史崔義玄、揚州都督府長史房仁裕各率眾討平之。十一月癸丑,兵部尚書、固安縣公崔敦禮為侍中。頒新律疏於天下。十二月庚子,侍中兼太子少保、條縣公高季輔卒。

  五年春三月戊午,幸萬年宮。辛未,曲赦所經州縣系囚。以工部尚書閻立德領丁夫四萬築長安羅郭。

  夏四月,守黃門侍郎潁川縣公韓瑗、守尚書侍郎來濟,並加銀青光祿大夫,依舊同中書門下三品。閏五月丁丑夜,大雨,水漲暴溢,漂溺麟游縣居人及當番衛士,死者三千余人。六月,恆州大雨,滹沱河泛溢,溺五千餘家。癸丑,蒲州汾陰縣暴雨,漂溺居人,浸壞廬舍。癸亥,中書令柳奭兼吏部尚書。丙寅,河北諸州大水。

  七月辛巳,有小鳥如雀,生大鳥如鳩于萬年宮皇帝舊宅。八月,大理奏決死囚,總管七十余人。辛亥,詔自今已後,五品已上有薨亡者,隨身魚並不須追收。辛未,吐蕃使人獻馬百匹及大廬可高五丈,廣袤各二十七步。九月丁酉,至自萬年宮。冬十一月癸酉,築京師羅郭,和雇京兆百姓四萬一千人,板築三十日而罷,九門各施觀。十二月癸丑,倭國獻琥珀、碼瑙,琥珀大如鬥,碼瑙大如五斗器。戊午,發京師謁昭陵,在路生皇子賢。已未,敕二年一定戶。

  六年春正月壬申朔,親謁昭陵,曲赦醴泉縣民,放今年租賦。陵所宿衛將軍、郎將進爵一等,陵令、丞加階賜物。甲戌,至自昭陵。於陵側建佛寺。庚寅,封皇子弘為代王,賢為潞王。二月乙巳,皇太子忠加元服,內外文武職事五品已上為父後者,賜勳一級。大酺三日。

  三月,營州都督程名振破高麗于貴端水。嘉州辛道讓妻一產四男。壬戌,昭儀武氏著《內訓》一篇。夏五月癸未,命左屯衛大將軍、盧國公程知節等五將軍帥師出蔥山道以討賀魯。黃門侍郎、潁川郡公韓瑗為侍中,中書侍郎、南陽男來濟為中書令。兼吏部尚書、河東縣男柳奭貶遂州刺史。六月,大食國遣使朝貢。秋七月乙亥,侍中、固安縣公崔敦禮為中書令。乙酉,均天下州縣公廨。八月,尚藥奉禦蔣孝璋員外特置,仍同正。員外同正,自蔣孝璋始也。己酉,大理更置少卿一員。先是大雨,道路不通,京師米價暴貴,出倉粟糶之,京師東西二市置常平倉。

  九月庚午,尚書右僕射、河南郡公褚遂良以諫立武昭儀,貶授潭州都督。乙酉,洛州大水,毀天津橋。冬十月己酉,廢皇后王氏為庶人,立儀武昭氏為皇后,大赦天下。十一月丁卯朔,臨軒,命司空勣、左僕射志甯冊皇后,文武群官及番夷之長,奉朝皇后于肅義門。十一月己巳,皇后見於廟。癸酉,追贈後父故工部尚書、應國公、贈并州都督武士為司空。丙子,淄州高苑縣吳文威妻魏氏一產四男,三見育。癸巳,應國夫人楊氏改封代國夫人。十二月,遣禮部尚書、高陽縣男許敬宗每日待詔于武德殿西門。

  七年春正月辛未,廢皇太子忠為梁王,立代王弘為皇太子。壬申,大赦,改元為顯慶。文武九品已上及五品己下子為父後者,賜勳官一轉。大酺三日。甲子,尚書左僕射兼太子少師、燕國公于志甯兼太子太傅,侍中韓瑗、中書令來濟、禮部尚書許敬宗,並為太子賓客。始有賓客也。禦玄武門,餞蔥山道大總管程知節。

  二月庚寅,名《破陣樂》為《神功破陣樂》。辛亥,贈司空武士為司徒、周國公。三月辛巳,皇后祀先蠶於北郊。丙戌,戶部侍郎杜正倫為守黃門侍郎、同中書門下三品。

  夏四月戊申,禦安福門,觀僧玄奘迎禦制並書慈恩寺碑文,導從以天竺法儀,其徒甚盛。五月己卯,太尉長孫無忌進史官所撰梁、陳、周、齊、隋《五代史志》三十卷。弘文館學士許敬宗進所撰《東殿新書》二百卷,上自製序。六月,岐州刺史、潞王賢為雍州牧。秋七月癸未,中書令兼檢校太子詹事、固安縣公崔敦禮為太子少師、同中書門下三品。改戶部尚書為度支尚書,侍郎亦然。

  八月丙申,太子少師崔敦禮卒。左衛大將軍程知節與賀魯所部歌邏祿獲剌頡發及處月預支俟斤等戰于榆幕穀,大破之,斬首千餘級,獲駝馬牛羊萬計。九月癸酉,初詔戶滿三萬已上為上州,二萬已上為中州;先為上州、中州者各依舊。皇后制《外戚誡》。庚辰,括州海水泛溢,壞安固、永嘉二縣,損四千餘家。辛巳,初制都督及上州各置執刀十五人,中州、下州十人。癸未,初置驃騎大將軍,官為從一品。程知節與賀魯男咥運戰,斬首數千級,進至怛篤城,俘其部落戶口及貨物巨積。

  冬十一月乙丑,皇子顯生,詔京官、朝集使各加勳級。十二月乙酉,置算學。左屯衛大將軍程知節坐討賀魯逗留,追賊不及,減死免官。罷蘭州都督。鄯州置都督。

  二年春正月庚寅,幸洛陽。命右屯衛將軍蘇定方等四將軍為伊麗道將軍,帥師以討賀魯。二月辛酉,入洛陽宮,曲赦洛州。庚午,封皇第七子顯為周王,徙封許王素節為郇王。三月甲子,中書侍郎李義府為中書令兼檢校御史大夫,黃門侍郎杜正倫兼度支尚書,依舊同中書門下三品。夏五月丙申,幸明德宮。秋七月丁亥,還洛陽宮。八月丁卯,侍中、潁川縣公韓瑗左授振州刺史,中書令兼太子詹事、南陽侯來濟左授台州刺史,皆坐諫立武昭儀為皇后,救褚遂良之貶也。禮部尚書、高陽郡公許敬宗為侍中,以立武后之功也。九月庚寅,度支尚書杜正倫為中書令。

  冬十月戊戌,親講武于許、鄭之郊,曲赦鄭州。遣使祭鄭大夫國僑、漢太丘長陳實墓。十二月乙卯,還洛陽宮。庚午,改「皞」「葉」字。丁卯,手詔改洛陽宮為東都,洛州官員階品並准雍州。廢穀州,以福昌等四縣,並懷州河陽、濟源、溫,鄭州汜水並隸洛州。已巳,中書省置起居舍人兩員,品同起居郎。庚午,以周王顯為洛州牧。壬午,分散騎常侍為左右各兩員,其右散騎常侍隸中書省。

  三年春正月戊子,太尉、趙國公無忌等修《新禮》成,凡一百三十卷,二百五十九篇,詔頒於天下。二月丁巳,車駕還京。壬午,親錄囚徒,多所原宥。蘇定方攻破西突厥沙缽羅可汗賀魯及咥運、闕啜。賀魯走石國,副將蕭嗣業追擒之,收其人畜前後四十余萬。甲寅,西域平,以其地置濛池、昆陵二都護府。復于龜茲國置安西都護府,以高昌故地為西州。置懷化大將軍正三品,歸化將軍從三品,以授初附首領,仍分隸諸衛。六月,程名振攻高麗。九月,廢書、算、律學。有司奏請造排車七百乘,擬行幸載排城;上以為勞民,乃於舊頓置院牆焉。

  冬十一月乙酉,兼中書令、皇太子賓客兼檢校御史大夫、河間郡公李義府左授普州刺史,兼中書令、皇太子賓客、襄陽郡公杜正倫左授橫州刺史。中書侍郎李友益除名,配流巂州。戊戌,侍中許敬宗權檢校中書令。戊子,侍中、皇太子賓客、權檢校中書令、高陽郡公許敬宗為中書令,賓客已下如故;大理卿辛茂將為侍中。鴻臚卿蕭嗣業于石國取賀魯至,獻於昭陵。甲辰,開府儀同三司、鄂國公尉遲敬德薨。

  四年春二月乙亥,上親策試舉人,凡九百人,惟郭待封、張九齡五人居上第,令待詔弘文館,隨仗供奉。三月,以左驍衛大將軍、郕國公契苾何力往遼東經略。夏四月己未,太子太傅、尚書左僕射、燕國公于志甯為太子太師,仍同中書門下三品。乙丑,黃門侍郎許圉師同中書門下三品。丙戌,太子太師、同中書門下三品、燕國公于志寧免官,放還私第。戊戌,太尉、揚州都督、趙國公無忌帶揚州都督于黔州安置,依舊准一品供給。五月丙申,兵部尚書任雅相、度支尚書盧承慶並參知政事。秋七月壬子,普州刺史李義府為吏部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冬十月乙巳,皇太子加元服,大赦天下,文武五品己上子孫為父祖後者加勳官一級,大酺三日。閏十月戊寅,幸東都,皇太子監國。戊戌,至東都。十一月,以中書侍郎許圉師為散騎常侍、檢校侍中。戊午,兼侍中辛茂將卒。癸亥,以邢國公蘇定方為神丘道總管,劉伯英為昆夷道總管。

  五年春正月甲子,幸并州。二月辛巳,至并州。丙戌,宴從官及諸親、并州官屬父老,賜帛有差。曲赦并州及管內諸州。義旗初職事五品已上身亡歿墳墓在并州者,令所司致祭。佐命功臣子孫及大將軍府僚佐已下今見存者,賜階級有差,量才處分。起義之徒職事一品己下,賜物有差。年八十已上,版授刺史、縣令。佐命功臣食別封身已歿者,為後子孫各加兩階。賜酺三日。甲午,祠舊宅,以武士、殷開山、劉政會配食。

  三月丙午,皇后宴親族鄰里故舊於朝堂,命婦婦人入會於內殿,及皇室諸親賜帛各有差,及從行文武五品以上。制以皇后故鄉并州長史、司馬各加勳級。又皇后親預會,每賜物一千段,期親五百段,大功已下及無服親、鄰里故舊有差。城內及諸婦女年八十已上,各版授郡君,仍賜物等。己酉,講武於并州城西,上御飛閣,引群臣臨觀。辛亥,發神丘道軍伐百濟。丁巳,左右領始改左右千牛。

  夏四月戊寅,車駕還東都,造八關宮于東都苑內。癸亥,至自并州。五月壬戌,幸八關宮,改為合璧宮。六月庚午朔,日有蝕之。辛卯,詔文武五品己上四科舉人。甲午,駕還東都。秋七月乙巳,廢梁王忠為庶人,徙於黔州。戊辰,度支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盧承慶以罪免。八月庚辰,蘇定方等討平百濟,面縛其王扶餘義慈。國分為五部,郡三十七,城二百,戶七十六萬,以其地分置熊津等五都督府。曲赦神丘、昆夷道總管已下,賜天下大酺三日。九月戊午,賜英國公勣墓塋一所。

  冬十月丙子,代國夫人楊氏改榮國夫人,品第一,位在王公母妻之上。十一月戊戌朔,邢國公蘇定方獻百濟王扶餘義慈、太子隆等五十八人俘於則天門,責而宥之。乙卯,狩于許、鄭之郊。十二月己卯,至自許州。

  六年春正月乙卯,于河南、河北、淮南六十七州募得四萬四千六百四十六人,往平壤帶方道行營。二月乙未,以益、綿等州皆言龍見,改元。曲赦洛州。龍朔元年三月丙申朔,改元。壬戌,幸合璧宮。夏五月丙申,命左驍衛大將軍、涼國公契苾何力為遼東道大總管,左武衛大將軍、邢國公蘇定方為平壤道大總管,兵部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樂安縣公任雅相為浿江道大總管,以伐高麗。是日,皇后請禁天下婦人為俳優之戲,詔從之。甲子晦,日有蝕之。

  六月庚寅,中書令許敬宗等進《累璧》六百三十卷,目錄四卷。秋七月癸卯,車駕還東都。八月丙戌,令諸州舉孝行尤著及累葉義居可以勵風俗者。九月甲辰,以河南縣大女張年百三歲,親幸其第。又幸李勣之第。天宮寺是高祖潛龍時舊宅,上周曆殿宇,感愴久之,度僧二十人。皇后至許圉師第。壬子,徙封潞王賢為沛王。是日,以雍州牧、幽州都督、沛王賢為揚州都督、左武候大將軍,牧如故。以洛州牧、周王顯為并州都督。是日,敕中書門下五品已上諸司長官、尚書省侍郎並諸親三等已上,並詣沛王宅設宴禮,奏《九部樂》。禮畢,賜帛雜彩等各有差。

  冬十月丁卯,狩于陸渾。癸酉,還宮。是歲,新羅王金春秋卒,其子法敏嗣立。

  二年春正月乙巳,太府寺更置少卿一員,分兩京檢校。丙午,東都初置國子監,並加學生等員,均分于兩都教授。二月甲子,改京諸司及百官名:尚書省為中台,門下省為東台,中書省為西台,左右僕射為左右匡政,左右丞為肅機,侍中為左相,中書令為右相,自餘各以義訓改之。又改六宮內職名。甲戌,司戎太常伯、浿江道總管、樂安縣公任雅相卒於軍。三月甲申,自東都還京。癸丑,幸同州。蘇定方破高麗於葦島,又進攻平壤城,不克而還。

  夏四月庚申朔,至自東都。辛巳,造蓬萊宮成,徙居之。五月丙申,左侍極許圉師為左相。乙巳,復置律、書、算三學。

  六月己未朔,皇子旭輪生。乙丑,初令道士、女冠、僧、尼等,並盡禮致拜其父母。乙亥,制蓬萊宮諸門殿亭等名。秋七月丁亥朔,以東宮誕育滿月,大赦天下,賜酺三日。八月甲午,右相許敬宗乞骸骨。壬寅,許敬宗為太子少師,同東西台三品,仍知西台事。九月,司禮少常伯孫茂道奏稱:「八品、九品舊令著青,亂紫,非卑品所服,望令著碧。」詔從之。戊寅,前吏部尚書、河間郡公李義府起復為司列太常伯,同東西台三品。

  冬十月丁酉,幸溫湯,皇太子弘監國。丁未,至自溫湯。庚戌,西台侍郎上官儀同東西台二品。十一月辛未左相許圉師下獄。癸酉,封皇第四子旭輪為殷王。十二月辛丑,改魏州為冀州大都督府,改冀州為魏州。又以並、揚、荊、益四都督府並為大都督府。沛王賢為揚州大都督,周王顯為并州大都督,殷王旭輪遙領冀州大都督。左相許圉師解見任。

  三年春正月,左武衛大將軍鄭仁泰等帥師討鐵勒餘種,盡平之。乙丑,司列太常伯李義府為右相。二月丙戌,隴、雍、同、岐等一十五州戶口,征修蓬萊宮。癸巳,置太子左右諭德及桂坊大夫等官員,改司經局為桂坊館,崇賢館罷隸左春坊。丁酉,減京官一月俸,助修蓬萊宮。庚戌,詔曰:「天德施生,陽和在節,言念幽圄,載惻分宵。雖復每有哀矜,猶恐未免枉濫。在京系囚應流死者,每日將二十人過。」於是親自臨問,多所原宥,不盡者令皇太子錄之。詔以書學隸蘭台,算學隸秘閣,律學隸詳刑寺。改燕然都護府為瀚海都護府,瀚海都護府為雲中都護府。二月,前左相許圉師左遷虔州刺史。太子弘撰《瑤山玉彩》成,書凡五百卷。

  夏四月乙丑,右相李義府下獄。戊子,李義府除名,配流巂州。丙午,幸蓬萊宮新起含元殿。秋八月癸卯,彗星見於左攝提。戊申,詔百僚極言正諫。命司元太常伯竇德玄、司刑太常伯劉詳道等九人為持節大使,分行天下。仍令內外官五品已上各舉所知。

  冬十月丙申,絳州麟見於介山。丙午,含元殿前麟趾見。十一月癸酉,雨冰。十二月庚子,詔改來年正月一日為麟德元年。

  麟德元年春正月甲子,改雲中都護府為單于大都護府,官品同大都督府。二月丁亥,加授殷王旭輪單于大都護。戊子,幸萬年宮。三月辛亥,展大射禮。丁卯,長女追封安定公主,諡曰思,其鹵簿鼓吹及供葬所須,並如親王之制,於德業寺遷于崇敬寺。

  夏四月,衛州刺史、道王元慶薨。五月,許王孝薨。乙卯,于昆明之弄棟川置姚州都督府。秋八月丙子朔,至自萬年宮,便幸舊宅。己卯,降萬年縣系囚,因幸大慈恩寺。壬午,還蓬萊宮。戊子,兼司列太常伯、檢校沛王府長史、城陽縣侯劉祥道兼右相,大司憲竇德玄兼司元太常伯、檢校左相。九月己卯,詔曰:「周京兆尹、左右宮伯大將軍、司衛上將軍、少塚宰、廣陵郡公宇文孝伯,忠亮存心,貞賢表志。淫刑既逞,方納諫而求仁;忍忌將加,甘捐軀而徇節。年載雖久,風烈猶生,宜峻徽章,式旌胤胄。其孫左威衛長史思純,可加授朝散大夫。」十二月丙戌,殺西台侍郎上官儀。戊子,庶人忠坐與儀交通,賜死。右相、城陽縣侯劉祥道為司禮太常伯。太子右中護檢校西台侍郎樂彥瑋、西台侍郎孫處約同知政事。是冬無雪。

  二年春正月壬午,幸東都。丁酉,幸合璧宮。戊子,慮雍、洛二州及諸司囚。甲子,以發向泰山,停選。三月甲寅,兼司戎太常伯、永安郡公薑恪同東西台三品。辛未,東都造乾元殿成。閏月癸酉,日有蝕之。四月丙午,曲赦桂、廣、黔三都督府管內大辟罪已上。丙寅,講武邙山之陽,禦城北樓觀之。戊辰,左侍極、仍檢校大司成、嘉興縣子陸敦信為檢校右相,其大司成宜停。西台侍郎孫處約、樂彥瑋並停知政事。

  五月辛卯,以秘閣郎中李淳風造曆成,名《麟德曆》,頒之。以司空、英國公李勣,少師、高陽郡公許敬宗,右相、嘉興縣子陸敦信,左相、钜鹿男竇德玄為檢校封禪使。六月,鄜州大水,壞城邑。秋七月,鄧王元裕薨。

  冬十月戊午,皇后請封禪,司禮太常伯劉祥道上疏請封禪。癸亥,高麗王高藏遣其子福男來朝。丁卯,將封泰山,發自東都。是歲大稔,米鬥五錢,<麥牟>麥不列市。十一月丙子,次於原武,以少牢祭漢將紀信墓,贈驃騎大將軍。庚寅,華州刺史、燕國公于志寧卒。十二月丙午,禦齊州大。乙卯,命有司祭泰山。丙辰,發靈岩頓。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五代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