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唐書 (四庫全書本)/卷10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六 舊唐書 卷一百七 卷一百八

  欽定四庫全書
  舊唐書卷一百七
  後晉司空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劉 昫撰
  列傳第五十七
  𤣥宗諸子
  靖徳太子琮 庶人瑛   棣王琰
  庶人瑶   靖恭太子琬 庶人琚
  夏悼王一  儀王璲   潁王璬
  懐哀王敏  永王璘   夀王瑁
  延王玢   盛王琦   濟王環
  信王瑝   義王玭   陳王珪
  豐王珙   恒王瑱   涼王璿
  汴哀王璥
  𤣥宗三十子元獻楊皇后生肅宗劉華妃生奉天皇帝琮靖恭太子琬儀王璲趙麗妃生廢太子瑛錢妃生棣王琰皇甫徳儀生鄂王瑶劉才人生光王琚貞順武皇后生夏悼王一懐哀王敏夀王瑁盛王琦髙媫妤生潁王璬郭順儀生永王璘栁媫妤生延王玢鍾羙人生濟王環盧羙人生信王瑝閻才人生義王玭王羙人生陳王珪陳羙人生豐王珙鄭才人生恒王瑱武賢儀生涼王璿汴哀王璥餘七王早夭
  奉天皇帝琮𤣥宗長子也本名嗣直景雲元年九月封許昌郡王先天元年八月進封郯王開元四年正月遥領安西大都護仍充安撫河東闗内隴右諸蕃大使三年改封慶王仍改名潭十五年遥領涼州都督兼河西諸軍節度大使二十一年加太子太師改名琮二十四年拜司徒天寶元年兼太原牧十載薨贈靖徳太子葬於渭水之南細栁原仍於唘夏門内置廟袝享焉肅宗元年建寅月九日詔追冊為奉天皇帝妃竇氏為恭應皇后備禮改葬於華清宫北齊陵以尚書右僕射冀國公裴冕為其使初開元二十五年太子瑛得罪廢令琮養其子及天寶十一載琮薨以瑛子俅為嗣慶王除秘書監同正員
  廢太子瑛𤣥宗第二子也本名嗣謙景雲元年九月封真定郡王先天元年八月進封郢王開元三年正月立為皇太子十年正月加元服其年𤣥宗又令太子詣國子學行齒胄之禮仍𠡠右散騎常侍禇无量升筵講論學官及文武百官節級加賜十三年改名鴻納妃薛氏禮畢曲赦京城之内侍講潘肅等並加級改職中書令蕭嵩親迎特封徐國公二十五年七月改名瑛瑛母趙麗妃本伎人有才貎善歌舞𤣥宗在潞州得幸及景雲升儲之後其父元禮兄常奴擢為京職開元初皆至大官及武恵妃寵幸麗妃恩乃漸弛時鄂王瑶母皇甫徳儀光王琚母劉才人皆𤣥宗在臨淄邸以容色見顧出子朗秀而母加愛焉及恵妃承恩鄂王之母亦漸疎薄恵妃之子夀王瑁鍾愛非諸子所比瑛於内第與鄂光王等自謂母氏失職嘗有怨望恵妃女咸宜公主出降於楊洄洄希恵妃之㫖規利於己日求其短譛於恵妃妃泣訴於𤣥宗以太子結黨将害於妾母子亦指斥於至尊𤣥宗惑其言震怒謀於宰相意将廢黜中書令張九齡奏曰陛下纂嗣鴻業将三十年太子已下常不離深宫日受聖訓今天下之人皆慶陛下享國日久子孫蕃育不聞有過陛下奈何以一日之間廢棄三子伏惟陛下思之且太子國本難於動摇昔晉獻公惑寵嬖之言太子申生憂死國乃大亂漢武威加六合受江充巫蠱之事将禍及太子遂至城中流血晉恵帝有賢子為太子容賈后之譛以至䘮亡隋文帝取寵婦之言廢太子勇而立晉王廣遂失天下由此而論之不可不慎今太子既長無過二王又賢臣待罪左右敢不詳悉𤣥宗黙然事且寢其年駕幸西京以李林甫代張九齡為中書令希恵妃之㫖託意於中貴人揚夀王瑁之羙恵妃深徳之二十五年四月楊洄又構於恵妃言瑛兄弟三人與太子妃兄駙馬薛鏽常構異謀𤣥宗遽召宰相籌之林甫曰此盖陛下家事臣不合叅知𤣥宗意乃决矣使中官宣詔於宫中並廢為庶人鏽配流俄賜死於城東驛天下之人不見其過咸惜之其年武恵妃數見三庶人為祟怖而成疾巫者祈請彌月不痊而殞瑛有六男儼伸倩俅備儆慶王琮先無子瑛得罪後𤣥宗遣鞠之天寶中儼為新平郡王光禄卿同正員伸為平原郡王宗正卿同正員俅為嗣慶王寶應元年詔雪瑶瑛琚之罪贈瑛為皇太子瑶琚復贈為王
  棣王琰𤣥宗第四子也初名嗣真開元二年十二月封為鄫王十二年三月改封棣王仍改名洽十五年遥領太原牧太原已北諸軍節度大使二十二年加太子太傅餘如故二十四年改名琰天寶元年六月遥領兼武威郡都督河西隴右經畧節度大使先是琰妃韋氏有過琰怒之不敢奏聞乃斥於别室寵二孺人孺人又不相協至十一載孺人乃宻求巫者書符置於琰履中以求媚琰與監院中官有隙中官聞其事宻奏於𤣥宗云琰厭魅聖躬𤣥宗使人掩其履而獲之𤣥宗大怒引琰詰責之琰頓首謝曰臣之罪合死矣請一言以就鼎鑊然臣與新婦情義絶者二年于茲臣有二孺人又皆爭長臣實不知有符恐此三人所為也惟三哥辯其罪人及推問之竟孺人也𤣥宗猶疑琰知情怒未觧太子已下皆為請命囚於鷹狗坊中絶朝請憂懼而死琰妃即少師韋滔女無子琰死後妃得還其父琰男女繁衍至五十五人天寶中封為王者三人僎為汝南郡王秘書監同正員僑為宜都王衛尉卿同正員儁為濟南王光禄卿同正員寶應元年五月代宗即位捨琰罪贈其王位
  鄂王瑶𤣥宗第五子也初名嗣初開元二年五月封為鄂王十二年改名涓遥領幽州都督河北道節度大使二十一年四月加太子太保兼幽州都督餘如故二十三年改名瑶二十五年得罪廢寶應元年五月追復靖恭太子琬𤣥宗第六子也初名嗣𤣥開元二年三月封為甄王十二年三月改名滉封為榮王十五年授京兆牧又遥領隴右節度大使二十三年加開府儀同三司餘如故二十五年改名琬天寶元年六月授單于大都護十四年十一月安禄山反於范陽其月制以琬為征討元帥髙仙芝為副令仙芝徴河隴兵募屯於陜郡以禦之數日琬薨琬素有雅稱風格秀整時士庶冀琬有所成功忽然殂謝逺近咸失望焉贈靖恭太子葬于見子西原琬諸子尤繁衍男女五十八人天寶中封為郡王者二俯為濟隂王太僕卿同正員偕為北平王國子祭酒同正員
  光王琚𤣥宗第八子也開元十二年封為光王十五年遥領廣州都督五府經畧大使二十三年七月光王琚儀王濰頴王澐夀王清延王洇盛王沐信王沔義王漼等十王並授開府儀同三司皇子珪封為陳王澄封為翌王潓封為亘王滔封為汴王陳王已下第四王㓜未授官並置府官寮属其日光儀等十人同於東官尚書省上詔宰臣及文武百寮送儀注甚盛俄除十五王府元僚並未有府幕同於禮院上亦無精選其時琚兼廣州都督餘如故琚與鄂王瑶皇子中有學尚才識同居内宅最相愛狎琚有才力善騎射初封甚善𤣥宗愛之以母見疎薄嘗有怒言為人所構得罪人用憐之寶應元年五月追復官爵無子
  夏悼王一𤣥宗第九子也母貞順皇后為恵妃見寵一生而羙秀上鍾愛無比名之為一開元五年孩孺而薨𤣥宗追封諡時車駕在東都葬於城南龍門東岑欲宫中舉目見之
  儀王璲𤣥宗第十二子也初名濰開元十三年五月封為儀王十五年授河南牧二十三年加開府儀同三司兼河西牧其年改名璲永泰元年二月薨廢朝三日贈太傅天寶中有子封王者二人侁為鍾陵郡王光禄卿同正員僆為廣陵王國子祭酒同正員
  頴王璬𤣥宗第十三子也讀書有文詞初名澐開元十三年封頴王十五年遥領安東都護平盧軍節度大使二十三年加開府儀同三司改名璬安禄山反除蜀郡大都督劒南節度大使楊國忠為之副𤣥宗幸蜀令御史大夫魏方進充置頓使先移牒至蜀託以頴王之藩令設儲供𤣥宗至馬嵬方進被殺乃令璬先赴本郡以蜀郡長史崔圓為副璬性儉率将渡綿州江登舟見綵縁席為藉者顧曰此可以為寝處柰何踐之命撤去璬初奉命之藩卒遽不遑受節綿州司馬史賁進説曰王帝子也且為節度大使今之藩而不持節單騎徑進人何所瞻請建大槊蒙之油囊為旌節狀先驅道路足以威衆璬笑曰但為真王何用假旌節乎将至成都崔圓迓之拜於馬前璬不止之圓頗怒𤣥宗至璬視事兩月人甚安之為圓所奏罷居内宅後令宣慰肅宗於彭原遂從歸京師建中四年薨年六十六輟朝三日子伸天寳中封滎陽郡王授衛尉卿同正員
  懐哀王敏𤣥宗第十五子也幼而豐秀以母恵妃之寵𤣥宗特加顧念纔晬開元八年二月薨追封諡權窆於景龍觀天寶十三載改葬京城南以祔其母敬陵也永王璘𤣥宗第十六子也母曰郭順儀劒南節度尚書虛己之妹璘數嵗失母肅宗収養夜自抱眠之少聰敏好學貎陋視物不正開元十三年三月封為永王十五年五月遥領荆州大都督二十年七月加開府儀同三司改名璘天寶十四載十一月安禄山反范陽十五載六月𤣥宗幸蜀至漢中郡下詔以璘為山東南路及嶺南黔中江南西路四道節度採訪等使江陵郡大都督餘如故璘七月至襄陽九月至江陵召募士將數萬人恣情補署江淮租賦山積於江陵破用鉅億以薛鏐李臺卿蔡垧為謀主因有異志肅宗聞之詔令歸覲于蜀璘不從命十二月擅領舟師東下甲仗五千人趋廣陵以季廣琛渾惟眀髙仙琦為将璘生於宫中不更人事其子襄城王㑥又勇而有力馭兵權為左右眩惑遂謀狂悖璘雖有窺江左之心而未露其事吴郡採訪使李希言乃平牒璘大署其名璘遂激怒牒報曰寡人上皇天属皇帝友于地尊侯王禮絶寮品簡書来往應有常儀今乃平牒抗威落筆署字漢儀隳紊一至於斯乃使渾惟明取希言季廣琛趣廣陵攻採訪使李成式璘進至當塗希言在丹陽令元景曜閻敬之等以兵拒之身走吴郡李成式使将李承慶拒之先是肅宗以璘不受命先使中官啖廷瑶段喬福招討之中官至廣陵成式括得馬數百匹時河北招討判官司虞郎中李銑在廣陵瑶等結銑為兄弟求之将兵銑麾下有騎一百八十人遂率所領屯于揚子成式使判官評事裴茂以廣陵步卒三千同拒于𤓰步洲伊婁埭希言将元景曜及成式将李神慶並以其衆迎降于璘璘又殺丹徒太守閻敬之以徇江左大駭裴茂至瓜步洲廣張旗幟耀于江津璘與㑥登陴望之竟日始有懼色季廣琛召諸将割臂而盟以貳於璘是日渾惟眀走于江寧馮季康謙投于廣陵之白沙廣琛以步卒六千趋廣陵璘使騎追之廣琛曰我感王恩是以不能決戰逃而歸國若逼我我則不擇地而廻戰矣使者返報其夕銑等多燃火人執兩炬以疑之隔江望者兼水中之影一皆為二矣璘軍又以火應之璘懼以官軍悉濟矣遂以兒女及麾下宵遁遲眀不見濟者遂入城具舟檝使襄城王驅其衆以奔晉陵宵諜曰王走矣於是江北之軍齊進募敢死士趙偘庫狄岫趙連城等共二十人先鋒遊奕于新豐皆因醉而寐璘聞官軍之至乃使襄城王髙仙琦逆擊之驛騎奔告偘等介馬而出襄城王已随而至銑等奔救張左右翼擊之射中襄城王首㑥軍遂敗髙仙琦等四騎與璘南奔至鄱陽郡司馬陶備閉城拒之璘怒命焚其城至餘干及大庾嶺将南投嶺外為江西採訪使皇甫侁下防禦兵所擒因中矢而薨子㑥等為亂兵所害肅宗以璘愛弟隠而不言
  夀王瑁𤣥宗第十八子也初名清初瑁母武恵妃開元元年見幸寵傾後宫頻産夏悼王懐哀王上僊公主皆端麗襁褓不育及瑁之初生讓帝妃元氏請瑁在於邸中収養妃自乳之名為己子十餘年在寧邸故封建之事晚諸王宫中常呼為十八郎十三年三月封為夀王始入宫中十五年遥領益州大都督劒南節度大使二十三年加開府儀同三司改名瑁二十五年恵妃薨葬以后禮二十九年讓帝薨瑁請制服以報乳養之恩𤣥宗從之瑁天寶中有子封為王者二人伓為濟陽郡王偡為廣陽郡王鴻臚卿同正員唐法親王食封八百户有至一千户公主三百户長公主加三百户有至六百户髙宗朝以沛英豫王太平公主武后所生食逾於制垂拱中太平至一千二百户聖歴初皇嗣封為相王食封與太平同三千户長安中夀春王兄弟五人並賜實封三百户神龍初相府與太平同至千户衛王三千户温王二千户成王七百户夀春王加四百户通前七百户嗣雍衡陽臨淄巴陵中山各加二百户通前五百户安樂初封二千户長寧一千五百户宣城宜城宣安各一千户相王女為縣主者各三百户衞王尋升儲位相府增至七千户太平至五千户安樂三千户長寧二千五百户宣城已下各二千户相府太平長寧安樂皆以七千為限雖水旱亦不破損免以正租庸充數唐隆元年遺制以嗣雍王守禮夀春王成器封為親王各賜實封一千户開元之後朝恩睦親以寧府最長封至五千五百户岐薛愛弟著勲五千户申府以外家微至四千户邠府以外枝至一千八百户皇妹為公主者食封一千户中宗女亦同其後皇子封王者賜封二千户皇女為公主者賜封五百户咸宜賜湯沐以母恵妃封至一千户諸皇女為公主者例加至一千户其封自開元已来皆約以三千為限
  延王玢𤣥宗第二十子也初名洇玢母即尚書右丞栁範孫也最為名家𤣥宗深重之玢亦仁愛有學問開元十三年封為延王十五年遥領安西大都護磧西節度大使二十三年七月加開府儀同三司餘如故改名玢天寳十五載𤣥宗幸蜀玢男女三十六人不忍棄於道路數日不及行在所𤣥宗怒之賴漢中王瑀抗疏救之聼歸於靈武興元元年薨天寶末封子倬彭城郡王秘書監同正員侹平陽郡王殿中監同正員
  盛王琦𤣥宗第二十一子也夀王母弟初名沐十三年三月封為盛王十五年領揚州大都督二十年加開府儀同三司餘如故改名琦天寶十五年六月𤣥宗幸蜀在路除琦為廣陵大都督仍領江南東路及淮南河南等路節度支度採訪等使以前江陵大都督府長史劉彚為之副以廣陵長史李成式為副大使兼御史中丞琦竟不行廣徳二年四月薨贈太傅天寶末有子封王者二人償真定郡王太常卿同正員佩封武都郡王殿中監同正員
  濟王環𤣥宗第二十二子也初名溢開元十三年三月封濟王二十三年七月授開府儀同三司其月改名環天寶末有子封為王者二人傃為永嘉郡王衛尉卿同正員俛為平樂郡王光禄卿同正員
  信王瑝𤣥宗第二十三子也初名沔開元十三年三月封為信王二十三年七月授開府儀同三司仍改名瑝天寶末有子封為王者二人佟為新安郡王太常卿同正員倜為晉陵郡王光禄卿同正員
  義王玭𤣥宗第二十四子也初名漼開元十三年三月封為義王二十二年七月授開府儀同三司仍改名玭天寶末有子封為王者二人儀為舞陽郡王太僕卿同正員僇為髙宻郡王宗正卿同正員
  陳王珪𤣥宗第二十五子也初名渙開元二十三年七月封為陳王二十四年三月改名珪天寶末男女二十一人封為王者二人佗為臨淮郡王太常卿同正員佼為安陽郡王殿中監同正員
  豐王珙𤣥宗第二十六子也初名澄開元二十三年七月封為豐王二十四年二月改名珙天寶十五年六月𤣥宗幸蜀至扶風郡授珙武威郡都督仍領河西隴右安西北庭等路節度支度採訪使以隴右太守鄧景山為之副兼武威長史御史中丞充都副大使珙竟不行廣徳元年十月吐蕃凌逼上都上将幸陜州自苑中而出騎從半渡滻水將軍王懐忠遂閉苑門横截五百餘騎擁十宅諸王西投吐蕃至城西適遇元帥郭子儀懐忠謂子儀曰主上東遷社稷無主萬國顒顒何所瞻仰今僕奉諸王等西奔以副天下之望令公身為元帥廢置在手何不行冊立之事乎子儀未及對珙遂越次而言曰令公作何語何不言也行軍司馬王延昌責之曰王上雖蒙塵于外聖徳欽眀王身為藩翰何乃發狂悖之詞也延昌當奏聞于上子儀又數讓之命軍士領之盡赴行在潼闗謁見上不之責珙歸幕次詞又不順羣臣恐遂為亂請除之遂賜死天寳中有子二人為王佻齊安郡王宗正卿同正員伷宜春郡王鴻臚卿同正員恒王瑱𤣥宗第二十七子也初名潓開元二十三年七月封為恒王性好道常服道士衣授右衞大將軍加開府儀同三司二十四年二月改名瑱天寶十五載從幸巴蜀不復衣道士衣矣
  涼王璿𤣥宗第二十九子也初名漎母武賢儀則天時髙平王重規女也開元中入宫中號為小武妃二十三年七月封為涼王二十四年二月改名璿初貞觀中髙宗為晉王以文徳皇后最少子后崩後累年太宗憐之不令出閤至立為太子髙宗朝睿宗為豫王雖成長亦以則天最小子不令出閤及至聖歴初封為相王始出閤中宗時以譙王重福失愛出遷外藩衛王重俊為太子入與成王千里等起兵将誅韋后故温王重茂雖年十六七竟亦居中先天之後皇子幼則居内東封年以漸成長乃於安國寺東附苑城同為大宅分院居為十王宅令中官押之於夾城中起居每日家令進膳又引詞學工書之人入教謂之侍讀十王謂慶忠棣鄂榮光儀頴永延濟盖舉全數其後盛義夀陳豐恒涼七王又就封入内宅二十五年鄂光得罪忠繼大統天寶中慶棣又歿唯榮儀等十四王居院而府幕列於外坊時通名起居而已外諸孫成長又於十宅外置百孫院每嵗幸華清宫宫側亦有十王院百孫院宫人每院四百百孫院三四十人又於宫中置維城庫諸王月俸物約之而給用諸孫納妃嫁女亦就十宅中太子不居於東宫但居於乘輿所幸之别院太子亦分院而居婚嫁則同親王公主在於崇仁之禮院天寶十五載六月𤣥宗幸蜀儀王已下十三王從至漢中郡遣永王璘出鎮荆州至徳二年十月從還京廣徳元年十二月五日上都失守有儀頴夀延盛濟信義陳恒涼十一王扈從幸陜州十二月從還上都璿之子天寶中封為王者一人仂瀘陽郡王殿中監同正員
  汴哀王璥𤣥宗第三十子也初名滔開元二十三年七月封為汴王二十四年二月改名璥以其月薨
  史臣曰前史有云母愛者子抱太子瑛之廢有由然矣琬為元帥不幸遽薨豈天唘亂階何失衆望之速也永王璘父在蜀城兄居靈武不能立忠孝之節為社稷之謀而乃聚兵江上規為己利不義不眤以災其身書所謂自作孽不可逭也豐王珙因縁厄運竊有覬覦不慎樞機自貽伊咎悲矣
  賛曰螽斯之詠樂有子孫用建藩屏以崇本根讒勝瑛廢恩移至尊盜熾琬卒情乖萬民口禍豐珙自災永璘惜乎二𦙍不如仁人









  舊唐書卷一百七
  舊唐書卷一百七考證
  廢太子瑛傳十年正月加元服其年𤣥宗又令太子詣國子學行齒胄之禮○沈炳震曰按𤣥宗本紀加元服在八年行齒胄之禮在七年當從本紀
  瑛有六男儼伸倩俅備儆○新書五男無儆










  舊唐書卷一百七考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