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鄉三教寺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良鄉三教寺記
作者:袁宏道 明
本作品收錄於:《瓶花齋集/卷05

庚子八月,余以使事過良鄉,遲三弟中道不至,寄居東關外。偶同客步小石岡,過塔灣,村店四十餘家,墟煙盡處,碧瓦參差。路人曰:「三教寺也。」遂扣扉,良久,履聲則則從內出。一僧面癯而黝,髮寸餘不剪,對客語甚健。問之,曰:「江夏僧體空也。」余因謂:「荒街絕侶,飛埃蔽道,馬驢丁丁之聲,窮晝夜不絕,喧囂荒惡,奈何庵此?」僧曰:「余本行腳老頭陀。自入燕來,晝則挾冊講肆,夜則牆間樹下,剪爪無工,何暇謀室?憶往歲曾與數開士,道出此鄉,饑渴困乏,風霰交至,乃至求一盂飯不得,求一椽地暫止亦不得,饑瘡內逼,寒鬼外虐,酸苦之際,此願勃發。僧自是乞得一笠地,編茶棚半間,以待十方衲子。七八年間,賴諸侍中大檀之力,遂成精藍。北參南詢之侶,至者如歸,官郵之使,絡繹於門,湯茶之供無寧晷,轆轤之聲,從鳴雞達丙夜不休。此山僧藉手諸檀信之惠,以了行腳一念者也。地之喧寂,不暇計也。」

余周視殿廡禪室僧廊,備體而微,凡叢林中所宜有者,無不具。因歎曰:「賢哉僧也!使天下之為僧者皆如汝,天下之為儒與道士者皆如汝,郡邑之中,刹宇相望,貯廩以待饑,空室以伺往來,仁讓相先,貧富相助,何至使凶年有溝壑之民,有司持籌展轉不及也?今道士之纖嗇不足論。余儒者也,一錢不與,文曰儉德,但懼傷惠,不恤傷忍;懷市井錐刀之心,背先聖立人之教,溝中之瘠,寧復掛念?嗟乎,余之愧汝多矣!」體空名某。檀信名例書碑陰,不具載。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