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蘅館詞選/自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藝蘅館詞選自序
作者:梁思順 清
本作品收錄於《藝蘅館詞選
   令嫻校課之暇,每嗜音樂,喜吟詠,間伊優學為倚聲。家大人謂是性情所寄,弗之禁也。既而麥蛻弇世丈東游,主吾家者數月,旦夕奉手從受業。丈既授以中外史乘掌故之概,暇輒從問文學源流正變,丈諄諄誨不倦。令嫻家中頗有藏書,比年以來,盡讀所有詞家專集若選本,手鈔資諷誦,殆二干首,乞丈更為甄別去取,得如干首。同學數輩展轉乞傳鈔,不勝其擾。乃付剞劂。聊用自娛。夫選家之業,自古為難。稚齒謭學如令嫻,安敢率爾從事。顧詞之為道,自唐訖今千餘年,在本國文學界中,幾於以附庸蔚為大國,作者無慮散千家。專集固不可得悉讀,選本則自《花間集》、《樂府雅詞》、《陽春自雪》、絕妙好詞》、《草堂詩餘》等,皆斷代取材,末由盡正變之軌。近世朱竹垞氏網羅百代,泐為《詞綜》,王德甫氏繼之,可謂極茲事之偉觀。然苦於浩瀚,使學子有望洋之歎。若張皋本氏之《詞選》,周止庵氏之《宋四家詞選》,精粹蓋前無古人。然引繩批根,或病太嚴;主奴之見,諒所不免。令嫻茲編,斟酌於繁簡之間,麥丈謂以校朱、王、張、周四氏,蓋有一節之長云。抑令嫻聞諸家大人曰:凡詩歌之文學,以能入樂為貴。在吾國古代有然,在泰西諸國亦靡不然。以入樂論,則長短句最便,故吾國韻文,由四言而五七言,由五七言而長短句,實造化之軌轍使然也。詩與樂離蓋數百年矣,近今西風沾被,樂之一科,漸復占教育界一重要之位置,而國樂獨立之一問題,士夫間莫或厝意。後有作者,就詞曲而改良之,斯其選也。然則茲編之作,其亦可以兔玩物喪志之誚歟!
   戊申八月新會梁令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