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記(雜劇)/第1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全書始) 西遊記
第一本
作者:楊景賢
第二本

    湛露堯蓂一葉新,寶筵祥靄麗仙宸。
    三元同降天王節,萬國均瞻化日春。

    第一折之官逢盜[编辑]

    (觀世音上,云)旃檀紫竹隔凡塵,七寶浮屠五色新。佛號自稱觀自在,尋聲普救世間人。老僧南海普陀洛伽山七珍八寶寺紫竹旃檀林居住,西天我佛如來座下上足徒弟。得真如正遍知覺,自佛入涅槃後,我等皆成正果。涅槃者,乃無生無死之地。見今西天竺有《大藏金經》五千四十八卷,欲傳東土,爭奈無個肉身幻軀的真人闡揚。如今諸佛議論,著西天毗廬伽尊者托化於中國海州弘農縣陳光蕊家為子,長大出家為僧,往西天取經闡教。爭奈陳光蕊有十八年水災,老僧已傳法旨于沿海龍王隨所守護,自有個保他的道理。不因三藏西天去,那得金經東土來。(陳光蕊引夫人上,云)幾年積學老明經,一舉高標上甲名。金牒兩朝分鐵券,玉壺千尺倚冰清。下官姓陳名萼,字光蕊,淮陰海州弘農人也。妻殷氏,乃大將殷開山之女。下官自幼以儒業進身,一舉成名,得授洪州知府。欲待攜家之任,爭奈夫人有八個月身孕。知會已去了,不敢遲留,來到江口百花店上,暫停一二日,尋個穩當船兒,卻往洪州去。(做對夫人云)夫人,夜來我買得一尾金色鯉魚。欲要安排他,其魚忽然眨眼。我聞魚眨眼必龍也,隨即縱之于江去了。(夫人云)相公說的是也。咱著王安去覓船,明日早行。(唱)

    【仙呂】【賞花時】放魚的都言子產良,射虎的皆稱周處強。你之任到他鄉,買得活魚尚不忍壞,今恩足以及禽獸矣。百姓行必有個主張,咱兩個攜手上河梁。(下)

    (水手劉洪上,云)自家姓劉名洪,專在江上打劫為活。我雖然如此,不曾做歹勾當。不敢大街走,則向小巷闖。小心怕官府,不做歹勾當。門外賣私鹽,院後合私醬。做些小經營,不做歹勾當。撐船載商賈,江水正浩蕩。見財便生心,命向江中喪。只是這幾般,不做歹勾當。算命買卦,合有一拳財分,有個好媳婦分,不知這姻緣在那裏?打當下船,看有甚人來?(王安上,云)相公夫人著我覓一個船,我是第一個仔細的。這江邊有一隻船,梢公在那裏?(劉做應科)(王云)俺相公除洪州知府,帶夫人上任去。我看你也是本分人,你肯去麼?(劉背云)天那,這拳財在這裏了。(對王云)小人正是洪州人,在這裏專載客商官長郎中。你作成小人,小人到那裏,有好公事,我來投奔你。(王云)咱一同去來。(下)

    (陳光蕊同夫人上,云)俺在這酒務兒裏等著王安覓船去,怎生不見來?(夫人云)此一行,奈妾有八個月身孕,惟恐路上艱難。(陳云)夫人放心,吉人自有天相。(夫人云)到這裏也沒奈何了。(唱)

    【仙呂】【點絳唇】從離鄉閭,到於此處,千余路。水湧山鋪,掩映著白蘋渡。

    【混江龍】這裏有船無路,玉驄不慣識西湖。鄉關何處?煙景模糊。一片錦帆云外落,千重繡嶺望中舒。江聲洶湧,風力喧呼,猶懷著千古英雄怒。這山見幾番白髮,這水換幾遍皇都。

    (陳云)打酒來。(夫人云)路途上少飲。(陳云)世間萬事,惟酒消除。(夫人唱)

    【油葫蘆】你道是萬事無過酒破除,你不曾讀《大禹謨》?禹惡旨酒而好善言,進來的美酒禁入皇都。你今日白衣應舉思高步,恰便似黃鸝出谷遷喬木。今日受三品職,全憑你滿腹書。布衣中跳到洪州路,倒不如借住在步兵廚。

    【天下樂】你恨不得解珮留琴當劍沽,全不學三閭楚大夫,歎獨醒滿朝都是酒徒。習池邊頹了季倫,竹林中迷了夷甫。這兩個好飲的君子,到如今,播清風一萬古。

    (王安引劉洪見科)(王云)這梢公是洪州人,至本分,俺雇他船去。(陳云)好個梢子。(夫人云)這人敢不中?(王云)小人眼裏識人,夫人放心。(夫人唱)

    【村裏迓鼓】聽了他語言無味,覷了他面色可惡!(陳云)夫人,你多事,你是漢時許負?(夫人唱)我雖不是漢時許負,端詳了是個不良人物。你看他脅肩諂笑,趨前退後,張惶失錯。(王云)夫人,我認得人。(夫人唱)聰明的王伯當,(陳云)不妨事。(夫人唱)糊突了裴聞喜,休送了孤寒魯義姑,恁堤防著船到江心漏苦。

    【元和令】料心腸似蠍毒,看眼腦似狼顧。(陳云)娘子,灰頭草面不打扮,償或江上遇著相知朋友,怎生廝見?(夫人唱)路途中何須用巧妝梳,金鳳翹珠絡索?卻不道周亡殷破越傾吳,都則因美豔妹。

    【上馬嬌】想當日妲己又俗,褒姒又愚。西子有妖術,累朝把家邦來誤。可正是,美女累其夫。

    【么】他每送了百二山河壯帝居,願及早到洪都。俺三口別無眷屬,無金無玉,有官有祿。受天子御前除。

    【遊四門】除俺做洪州知府教風俗,(劉云)小人正是本處人。(夫人唱)你正是本鄉居。著殷勤相公親抬舉,免稅脫丁夫。咱兩口,都不會說囂虛。(劉云)多謝夫人。稟老爺,好順風,請早些下船罷。(陳同夫人下船,分付開船科)(劉云)不免扯起篷來。(夫人唱)

    【勝葫蘆】則見他風順帆開船去速,更疾似馬和車。(劉做推搶科)(夫人唱)俺歹煞是洪州民父母,你怎敢推前搶後,你來我去?(陳云)夫人,才下船要利市,饒他初犯罷。(夫人云)相公說那裏話。常言道君子斷其初。

    (劉做住船、拋石科)(推王安下水科)(夫人叫云)王安那裏?(王云)我眼裏認得人,夫人。(劉云)來到大姑山腳下。相公,你前生少欠我的。你的家緣過活妻子,都是我受用。明年這早晚是你的死忌。你死了呵,我與你追薦,累七念經□□□個慈悲的好人。(陳云)那梢子,我與你有甚冤仇,害我性命?(劉云)這裏呵,放你不過了。(陳做抱夫人哭科)(夫人唱)

    【後庭花】這廝去綠楊堤停了棹櫓,黃蘆岸持著刀斧。紅蓼灘人蹤少,白蘋渡船艦疏。閣不住淚如珠,(劉做揪陳科)(夫人唱)他把他頭梢揪住。風悄悄水聲幽蒲葦枯,云漭漭碧天遙雁影孤,冷清清露華濃月色浮,明朗朗銀河現星斗鋪。

    (劉推陳下水科)(夫人做倒科)(唱)

    【青哥兒】呀!急煎煎無一個親人相護,(劉做扯科)緊邦邦扯住了衣服,哎,你個糞土之牆不可木虧,又無甚錢物。殺壞他身軀,傾陷了俺兒夫,強要他媳婦。天意何如?人命何辜?哎!你個柳盜蹠哥哥忒心毒,怎下得浪淘淘流將他去?

    (夫人做跳水,劉扯住科)(劉云)我單為你壞了你丈夫,你肯與我為妻,我將你丈夫宣命,依舊做洪州府尹,你依舊做夫人。倘若不從,一刀兩段。(夫人背云)我死不爭,爭奈有八個月身孕,未知是男是女,久以後丈夫冤仇,著誰人報得?罷、罷、罷我且暫時隨順了他,待分娩之後,再作區處。(對劉云)兀那劉洪,我隨順你,則要你依我兩件事:等我分娩了身孕,男兒三年孝滿,恰好孩兒三歲,我便和你做夫妻。(劉云)好、好,且到晚夕商量。劉洪生平願足也。(夫人做放聲哭科)

    【尾聲】拆散了美滿並頭蓮,接上這熱莽連枝樹,你願足咱心未足。鴟梟難和鶯燕侶,廁坑裏蛆怎和你似水如魚。若是到洪都,僉押文書,甚的是六案須知和襝目?這一個屈死的風流丈夫,偷生的愚癡拙婦,誰想俺死和生的夫婦到頭疏?

    第二折逼母棄兒[编辑]

    (龍王上,云)誤入塵寰醉碧桃,涇陽宮殿冷鮫綃。不因數產行仁政,難免公廚銀鏤刀。小聖南海小龍,為赴分龍宴飲酒醉了,化作一尾金色鯉魚,臥于沙上,被漁人獲之,賣於百花店。有陳光蕊者,買而放之于江,此恩未嘗報得,不想此人被水賊劉洪推在水中,又有觀音法旨,令某等水神隨所守護。被小聖救入水晶宮殿,待十八年後,複著他夫妻父子團圓。漁翁市上賣金鱗,放我全身入海津。其子劍誅無義漢,我將金贈有恩人。(下)(劉洪上,云)垂垂金帶掛銀魚,那識前朝史共書。公事問明如徹底,一生只怕問穿窬。自從劫殺陳光蕊,我將他官誥之任。本婦生得個孩兒,我想要這賊種怎麼?我在這江邊住坐,若有些蹺蹊,不是好事,必須斬草除根,春到萌芽不發。(下)(龍王上,云)夜來觀音法旨云:毗廬伽尊者今日有難,分付巡海夜叉,沿江水神,緊緊的防護者。(下)(夫人抱孩兒上,云)自從被賊徒壞了男兒,我得了個孩兒,今朝滿月,賊漢逼臨我拋在江裏。待不依來,和我也要殺壞。我死了呵,誰與我男兒報仇?則索依著他。兒呵,也是我出於無奈。(唱)

    【中呂】【粉蝶兒】滿腹離愁,訴蒼天不能答救,俺一家兒和你有甚冤仇?淹殺我兒夫,姦淫他媳婦,又待廢他親生的骨肉。那賊漢劣心腸火上澆油,不依從恐遭毒手。

    【醉春風】燒一陌斷腸錢,酹三杯離恨酒。滔滔雪浪大江中,陳光蕊呵,你魂靈兒敢有、有!我有一個大梳匣,將孩兒安在裏面,將兩三根木頭兒,將蔑子縛著,可以浮將去。匣子裏安藏,水波邊拋棄,陳光蕊呵,你在那浪花中等候。

    【迎仙客】心肝渾似摘,我淚點卒難收,將這乳食兒再三滴入口。若流過蓼花灘,蘆葉洲,休著當住石頭,天那,則願得漁父每爭相救。

    我將金釵兩股,約重四兩,縛在孩兒身上。長江大海龍神聖眾,可憐孤子咱!

    【石榴花】願龍神保佑莫遲留,休著魚鱉等閒瞅。黿鼉蛟蜃莫追逐,到瓜州渡口,有人親救。對天禱告還生受,保護得他速見東流。金釵兩股牢拴就,抵多少騎鶴上揚州。

    【鬥鵪鶉】恁娘那裏望眼將穿,俺兒大靈魂兒尚有。兒呵,則願得性命完全,精神抖擻。恰便似紅葉兒飄香出禦溝,淹淹地伴野鷗。俺孩兒身向低行,誰肯道恩從亡流?

    我將衫兒攄下一塊來,咬破我小拇指尖,寫著孩兒生月年紀,仁者憐而救之。

    【上小樓】咬破我這纖纖指頭,一任淋淋血溜。攄一縷白練,寫兩行紅字,赴萬頃清流。將匣縫兒塞,匣蓋兒縛,包袱兒緊扣,我須關防得宋水屑不漏。

    【么】雖然是木漆匣,看承做竹葉舟。則要穩穩當當,渺渺茫茫,蕩蕩悠悠。天地祚,祖宗扶,神明相祐,但活得幾歲也罷,誰敢望賽鍰鏗般百千長壽?(劉內云)不撇下,則管在那裏怎麼?(夫人唱)

    【十二月】他那裏呱呱叫吼,我這裏急急抽頭。將匣子輕抬手,近著這沙岸汀洲。哭聲哀猿聞腸斷,匣影孤魚見應愁。

    【堯民歌】兒呵,趁著這一江春水向東流,離子上源頭則願你有下場頭。蒹葭寒水泛輕鷗,恰便似楊柳西風送行舟。(內做催科)休則管逼逐,別離幾樣憂,如摘下心肝上肉。(做放科)

    【般涉調】【耍孩兒】淹淹直向江心溜,揾淚血凝眸早去久。普天上似我的有幾人愁,望孩兒恨不的也化做石頭。心如快鷂拖著線,身似遊魚吞了鉤。淚滴滿江妃袖,兒呵,飄飄蕩蕩,娘呵,切切憂憂。

    【么】咽不下心內苦,遮不了臉上羞。懷耽十月幹生受,一個赤子入井誰人救?一個紅粉迸波那個瞅?今日肉落在貓兒。做兒的花飄泛水,做娘的幾時得葉落歸秋。

    【尾聲】跛弓鞋恰轉身,回胭領再瞬眸。這一個鎖離愁的匣子兒索是勞台候,望著那流水斜陽路兒上走。


    第三折江流認親[编辑]

    (龍王引卒上,云)聖僧羅漢落水。水卒,你與我騰云駕霧,扛抬到金山寺前去者。(下)(漁人上,云)新婦磯頭眉黛愁,女兒浦口眼波秋。青箬笠前無限事,綠蓑衣底一時休。天明也,俺打魚去來。呀!兀那沙灘上火起,向前去看咱。元來是一個匣兒,裏面不知甚麼東西?且待我打開來看。呀!是一個小孤兒,不知是何妖怪?將去見長老去來。(下)(丹霞禪師上,云)一住金山十數春,眼前景物逐時新。長江後浪催前浪,一替新人換舊人。老僧丹霞禪師,乃廬山五祖之弟子,在於金山一住數年。昨日伽藍相報,有西天毗廬伽尊者,今日早至。分付知客侍者,撞鐘焚香迎接者。(漁人持匣上,做相見科)今早小人打魚,見沙灘焰起,去看時,卻是個漆匣兒,內有一個小孩兒,與長老看,莫不是妖精怪物麼?(丹霞云)將來看,好個孩兒。寒光閃爍,異香馥人。內有金釵二股,血書一封,上寫道:"殷氏血書。此子之父,乃海州弘農人也,姓陳名萼,字光蕊。官拜洪州知府。攜家之任,買舟得江上劉洪者,將夫推墮水中,冒名作洪州知府。有夫遺腹之子,就任所生。得滿月,賊人逼迫,投之于江。金釵二股,血書一封。仁者憐而救之。此子貞觀三年十月十五日子時建生。別無名字,喚作江流。"呀!十一月十五日投之于江,今日是十六日,況值寒冬天道,一夜至此,豈非異人乎?必伽藍所報者是也。漁翁,這金釵與恁,將去買酒吃。寺外山前人家,新沒了孩兒的娘母有乳者,我將盤纏去,與老僧抬舉者。(漁人謝了,下)(丹霞云)老僧將此血書藏下,待此子成人,著他尋親報仇雪恨者。(下)(劉洪上,云)念佛修行去誦經,誰知處處有神明。平生不作虧心事,半夜敲門不吃驚。自從害了陳光蕊,冒任一年,便動了殘疾致仕。本在江邊住坐,放債為活。那人心已死了,他又無些枝葉,這件事穩穩當當了。他常勸我看經作善事,我也依著他,他也敬重我。我本不曾在他行做歹勾當。城內尋幾個相知,飲酒去也。(下)(丹霞禪師上,云)白髮蕭蕭兩鬢邊,青山綠水即依然。人生何異南柯夢,撚指光陰十八年。老僧丹霞是也。自幼收得江流兒,七歲能文,十五歲無經不通,本宗性命,了然洞徹。老僧與他法名玄奘。玄者妙也,奘者大也,大得玄妙之機,是以名曰玄奘。今年十八歲!提調滿寺大眾。夜來伽藍報云:"此子時節到也。當報仇雪恨去。"喚玄奘來!(唐僧上,云)小僧玄奘是也。師父呼喚,須索走一遭。(做見科,丹霞云)玄奘,你今年幾歲也。(唐僧云)小僧那裏得知?今年說道十八歲也。(丹霞云)你姓甚麼?(唐僧云)小僧自幼師父抬舉,知他姓甚麼 ?(丹霞云)今年時節到了。我對你說:你父親姓陳名萼,字光蕊,海州弘農人也。應舉及第,得洪州太守之職。母殷氏懷妊你八個月,攜家之任,江上遇賊劉洪,將你父親推墮水中,將你母親為其妻子,冒任洪州知府。就任所生你。方及滿月,賊漢逼迫,將你投之于江。汝母咬破指尖,修血書一封,上寫著你年月。打魚的江上拾得個匣兒,匣兒內藏著你。我收留,長成十八歲也,合報父母之仇去。從頭一一記者,你可去先報了生身的慈親,卻來報養身的師父。(唐僧做氣倒科)(救醒科)(丹霞云)孩兒呵,我從頭細說根由,你須當用意追求。不爭你一時氣死,誰報你父母的冤仇?則就今日與你收拾盤纏,便索登程。只是一件,那廝在彼處十八年,廣有手足。尋見你母親,星夜回來,老僧和你去。(唐僧拜,云)若非吾師抬舉,玄奘焉有今日?此恩生死難忘。則就今日腳跟高系鷺鷥腿,紙被牢拴蜘蛛腰。望插竿吃飯,聽鐘鼓打眠。便往洪州走一遭。(下)(丹霞云)玄奘去了。老僧從今後,伏枕朝朝生去夢,倚欄日日盼歸舟。(下)(夫人上,云)自從拋棄了孩兒,屈指早十八年也。這賊漢也吃我降伏那性下來,每日入城飲酒,今日又去也。我這幾日耳熱眼跳,神思不安,不知為何?則因思想丈夫與孩兒,懨懨成病。幾時是我不煩惱的日子也?痛殺我也。兒呵,(唱)

    【商調】【集賢賓】你趁著那碧澄澄大江東去得緊,如失卻寶和珍。白日裏魚行蝦隊,到晚來鷺友鷗群。黑濛濛翠霧連山,白漭漭雪浪堆銀。則俺那跳龍門的丈夫轉世穩便,重生上八歲為人。目窮明月渡,腸斷碧天云。

    【逍遙樂】倚危樓高峻,瞑眩藥難痊,志誠心較謹。(唐僧扮行腳僧上,云)來到洪州。問人來,舊太守陳光蕊家,在江邊黑樓子內便是。慚愧,有他呵便,有我的母親。來到也,這個便是。我叫一聲:阿彌陀佛。(夫人唱)見一個小沙彌來往踅開門,叫一聲阿彌陀佛心意全真。策杖移蹤似有因,恰便是塑來的諸佛世尊。師父,俺家裏齋來。(唐僧云)有佈施麼?(夫人唱)有做袈裟的綢絹,供佛像的齋糧,禦嚴寒的衲裙。

    (唐僧云)娘子難消。(夫人云)師父從那裏來?(唐僧云)我從金山寺來。(夫人云)金山寺至此,幾日可到?(唐僧云)風順二十日可到,風不順一月可到。那金山寺是大刹,萬眾可容。(夫人云)自來說金山寺是個大刹所在。

    【金菊香】金山來此二三旬,寶殿能容千萬人。問訊向前禮數勤,覷了他清氣逼人,恰便是一溪流水徹云根。這和倘好似我陳光蕊男兒也呵!

    【梧葉兒】眉眼全相似,身材忒煞真,霞臉絳丹唇,莫不是石上三生夢,天臺一化身?我心下自如親。師父,你法算多少了?(唐僧云)小僧年一十八歲也。(夫人云)俺孩兒在時,也一十八歲。兒呵,你隨著十八年波翻浪滾。

    師父,你幾年上出家來?俗姓甚?有親也無親?

    【醋葫蘆】我問你何處是家?那個是親?幾年上落發做僧人?(唐僧云)出母胞胎,便做僧人。(夫人唱)出胞胎便怎生離世塵?也是你前生有分,便是離母腹中出家,也須索有你爺娘。與我從頭一一說緣因。(唐僧云)我父姓陳,母姓殷。(夫人唱)

    【么】他道是父姓陳,母姓殷。為官為吏是當軍?(唐僧云)我父親任洪州太守。(夫人唱)幾年上此間來治民?(唐僧云)貞觀三年八月間,被賊人劫殺在江中了也。(夫人唱)則一句道的我心迷眼暈,他道是江上遇著強人。

    (夫人云)你怎生得活來?(唐僧云)小僧其時在母腹中八個月。(夫人云)你如何知道來?(唐僧云)小僧那裏知道!俺師父丹霞禪師說:金山下打魚的拾得一漆匣,內有金釵二股,血書一封。長老收留抬舉,七歲讀書,十五歲通經,今年十八歲,著我來洪州尋母親。(夫人唱)

    【么】聽說絕口內詞,掃除了心上塵。幽幽的頂門上去了三魂,元來是仁流兒遠鄉來認親。(唐僧云)娘子,好要便宜也,我怎生是恁孩兒?(夫人唱)是小的每言多語峻,告吾師心下莫生嗔。

    師父,你休怒。你那血書,曾將來麼?(唐僧云)我偌多田地來,指甚麼為題?(夫人云)你有血書,我有抄的墨書。你聽我念"此子之父,乃海州弘農人也,姓陳名萼,字光蕊,官拜洪州知府。攜家之任,買舟得江上劉洪者,將夫推墮水中,冒名作洪州知府。有夫遺腹之子,就任所生。得滿月,賊人逼迫,投之于江。金釵二股,血書一封。仁者憐而救之。此子貞觀三年十月十五日子時建生。別無名字,喚作江流。"(唐僧、夫人做抱哭科)(夫人唱)

    【么】塵昏了老絹帛,金黃了舊血痕。這的是一番提起一番新,與我那十八年的淚珠都征了本。善和惡在乎方寸,恰便似花開枯樹再逢春。

    孩兒,這賊手足較多,休中他的機關。我收拾盤纏就下船。星夜回金山寺去,請師父引你來,報仇雪恨。

    【仙呂】【後庭花】我這裏收拾下金共銀,則要你早分一個冤與恩。俺孩兒經卷能成事,陳光蕊呵,你說甚文章可立身?莫因循,疾忙前進。下水船風力穩,報仇心如箭緊,去程忙似火焚。

    【柳葉兒】我又想當年時分,哭啼啼送你到江濱。今日個蒲帆百尺西風順,休辭困,暫勞神,天那,誰承望血修書弄假成真?

    (唐僧云)則就今日拜辭母親,便回金山寺去也。(下)(夫人云)孩兒去了。恐賊漢回來,我且入內去。

    【商調】【浪裏來】才得見掌上珍,又提起心頭悶。今宵何處去安身?明日裏風波可又無定準。眼睜睜看的他有家難奔,空著我斷腸人送斷腸人。(下)

    第四折擒賊雪仇[编辑]

    (虞世南上,云)堯舜遺風此日回,民逢貞觀樂悠哉。半生功入千年史,五馬官因七步才。小官虞世南。方今唐太宗皇帝即位,貞觀二十一年,小官官拜翰林應奉。為江上鼠賊傷人,御筆點差我為洪州太守。今日升堂坐衙,看有甚麼人來。(丹霞引唐僧上,云)老僧離了金山寺,和玄奘來至洪州。洪州太守虞世南和老僧有一面之交,引著玄奘告狀去。(做見科)(虞云)久不見尊師顏範,今日從何而至?(丹霞云)老僧自金山來,有事幹瀆相公。(虞云)有甚事?(丹霞云)此僧是老僧的弟子。其先海州弘農人也,父姓陳名萼,字光蕊,母殷氏,貞觀三年除本處太守。彼時此子在母腹中八個月,江上被水賊劉洪將父推之于江,將其母收之,冒名之任。此子在此間生得滿月,賊令投于江內,一夜流至金山。老僧夜得異夢,明早漁者獲而獻於寺中。匣內有殷氏血書一封,記其子之年月日時。老僧衰憐,令山下人家抬舉,七歲入寺讀書,十五歲通經懺,今年十八歲。老僧對他說破前因,行腳至此,尋著他母親。此賊尚在,特來告相公,與這孩兒做主咱。(虞云)某為水賊興發,御筆點差本處為太守。城邊有賊不知,要我怎麼?老僧一一言罷,下官細細詳聽。疾忙喚當廳祗候,快去點門外弓兵。不用槍刀顯露,則將暗器潛行。拿將賊漢到官,按律法明正典刑。(並下)(劉洪引夫人上,云)夜來酒多了幾杯,今日身子困卷,起不來。娘子,你熬些粥湯兒與我吃。(夫人做出外科)孩兒去經兩月,音信不聞。這賊漢害酒在家,若來時正好。誰想有今日也呵?(唱)

    【雙調】【新水令】則俺那困龍兒須有上天時,成了我報冤仇丈夫之志。寸心渾似火,兩鬢漸成絲。往常時我貌比花枝,體若凝脂,今日個裙掩過兩三祬。夜來燈花爆,今日靈鵲噪。孩兒敢待來也。

    【駐馬聽】鵲噪花枝,報仇恨的孩兒敢來到此。龍蟠泥滓,受辛勤娘母困于斯。這賊漢孽罐兒滿了,想天公不受半分私,則怕閻王註定三更死,這廝怎能勾亡正寢、全四肢?少不得一刀兩段誅在都市。(唐僧引公人做拿住科)(劉云)娘子,我也無歹處,你救我咱。(夫人唱)

    【雁兒落】神道般官吏使,虎狼般公人至。(劉云)到官休說你的事出來,我也是有情分的人。(夫人唱)我不申口內言,你自想心間事。

    (虛下)(虞世南同丹霞上,云)長老放心,拿將此賊來。(唐僧引公人拿劉洪同夫人上)(夫人云)妾身殷開山之女,被此賊所害,相公已知了也。(唱)

    【得勝令】長老便是正名師,(劉云)那得小和尚來告狀,他是誰?(夫人唱)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這個是江流的小孩兒。今日個死草重交翠,殘花再發枝。當時,已趁英雄志,你不索尋思,則要你填還俺夫婿死。

    (劉洪供狀科)大人問劉洪端的,小人專在江邊做賊。見財物便去傷人,那管他東西南北。陳光蕊運蹇時乖,著王安雇咱船隻。一見他媳婦丰姿,又愛他錢財段匹。將主僕命喪江心,把媳婦與咱配匹。冒宣命竟到洪州,做太守全無人識。三個月生下江流,逼他向江中棄擲。不期死裏逃生,今日與咱對敵。江流兒,你為親爺害晚爺,這供狀樁樁是實。(虞云)孤即引此賊,直至大江水。尖刀剖其腹,俘獻陳光蕊。(做引賊至江科)(設香燈,讀祭文科)維貞觀二十一年春三月朔日,男玄奘謹以清酌庶羞,致祭于亡考洪州知府府君之靈曰:人之父母,皆得供養。嗟我亡考,一無所向。孤子為僧,復仇江上。母氏歸甯,父魂飄蕩。斬賊獻俘,不勝悲愴。江風蕭蕭,江水蕩漾。滌牲在俎,置酒於盎。府君有靈,來茲昭降。哀哉尚饗。(夫人唱)

    【川撥棹】江上設靈祠,用三牲作祭祀。浪卷風嘶,風嫋楊枝。(龍王、夜叉背陳光蕊上)(夫人驚,云)啞,孩兒,遠遠望見江面上,是你父親的靈魂來了。(唐僧云)這就是我父親?(夫人唱)鬼吏參差,簇捧著屈死的孤窮秀士。十八年霜雪姿,我蒼顏他似舊時。

    (虞云)啞,異哉!這是陳光蕊?有鬼!有鬼!(陳云)我不是鬼!我不是鬼!(虞云)既不是鬼,請上涯來,(做見科)(做抱哭科)(夫人云)相公,你被劉洪推在水中,怎生得活來?(陳云)我曾買魚眨眼,放之于江,因此龍王養我在水晶宮內十八年。觀音佛旨,著我回于陽世。這小和尚是誰?(夫人云)就是你孩兒,今日來報仇雪恨。(做哭科)(做謝虞科)(夫人唱)

    【七兄弟】他說罷口內詞,官人每三思,一個個痛嗟咨。(觀音佛上高垛,云)眾官見老僧麼?(眾做拜科)(觀音云)長安城中,今夏大旱。可著玄奘赴京師,祈雨救民。我佛有五千四十八卷《大藏金經》,要來東土,單等玄奘來。虞太守聽我叮嚀:依老僧國祚安寧。陳光蕊全家封贈,唐三藏西天取經。(下)(夫人唱)云頭上顯出白衣衣,市廛間誅了綠林兒,賊巢中趁了紅裙志。

    【梅花酒】都賴著佛旨,水府內為師,早地上當時,塵世上官司。那海龍王報救命恩,小和尚說因緣事。上八年離城市,離城市到龍祠,到龍祠住偌時,住偌時再回之。

    【收江南】呀!今日個大官司輸與小孩兒,小孩兒虧殺老禪師,老禪師慧眼識天時。觀音佛法旨,著取西天經卷到京師。

    正名賊劉洪殺秀士

    老和尚救江流

    觀音佛說因果

    陳玄奘大報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