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記(雜劇)/第2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一本 西遊記
第二本
作者:楊景賢
第三本

    絳壇寶日麗璿霄淑景當空午篆高

    三殿盡如靈寶界諸天齊降紫宸朝

    第五折詔餞西行[编辑]

    (虞世南上,云)物估人煙萬里通,皇風清穆九州同。未能奏上甘棠賦,先獻商霖第一功。小官虞世南。奉觀音佛法旨,薦陳玄奘於朝,小官引見天子。京師大旱,結壇場祈雨,玄奘打坐片時,大雨三日。天子賜金襴袈裟,九環錫仗,封經一藏,法一藏,輪一藏,號曰"三藏法師"。奉聖旨,馳驛馬赴西天,取經歸東土,以保國祚安康,萬民樂業。將陳光蕊十八年,都准了月日,授了中書門下平章事,特進楚國公,殷氏封楚國夫人,賜公田四十頃,歸老為農。今日奉聖旨,著百官有司都至霸橋,設祖帳排筵會,諸般社火,送三藏西行。(秦叔寶上,云)龍戰河山二十秋,腰懸雙鐧覓封侯。老君堂上逢真主,四海風塵一鼓收。某秦叔寶是也。(房玄齡上,云)卸卻征衣換紫袍,萬年勳業半生勞。今朝已入瀛州選,怕向邊廷見鬥刀。某房玄齡是也。(相見科)(樂器、鼓板、眾父老隨唐僧上)(唐僧云)奉敕西行別九天,袈裟猶帶禦爐煙。祗園請得金經至,方報皇恩萬萬千。小僧自父母報仇之後,父母顯榮還鄉,師父回金山圓寂。小僧斷送了,持心喪三年,未果所願。至京祈雨,感天神相助,大雨三日,天子大喜,賜金襴袈裟,九環錫杖,封三藏法師,著往西天取經。我想來,小僧性命,也是佛天相保。今日報了父仇,榮顯了父母,報答了祖師。我舍了性命,務要西天取得經來,平生願足。今日辭了天子,便索登程去也。(眾相見科)(唐僧云)小僧有何德能,敢勞百官耆老親送?(虞云)奉聖旨著小官等霸橋祖帳。請師父下馬,受了筵席便行。尉遲總管,也待來送,這早晚怎生不見來?(尉遲恭上,云)虎眼鞭麾動紫煙,龍鱗劍出倚青天。曾騎滑馬誅雄信,穩奠唐基一萬年。某乃十六大總管尉遲恭是也。俺聞得三藏法師往西天去取經,合當早去送。爭奈金瘡舉發,不能行動。今日奉聖旨,率領百官前往,須索要走一遭。你看僧尼道俗,百官父老,諸雜社火都到。又值著春間天氣,郊外好景物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梅綻南枝,已經春事,三之二。桃杏參差,拂嗅香風至。

    【混江龍】今日個早朝班次,公侯宰相會同時。親傳聖旨,總命諸司。赤羽詔傳青彩鳳,禦爐香噴紫金獅。親王駙馬,國戚皇族,更和那商賈農工士。馬停玉勒,酒泛金卮。

    唐國江山,若非俺焉得大平!今日落得一身症候,為官待作何用!

    【油葫蘆】想俺那興唐出戰時,一日知他幾個死,如今老來也憔悴鬢如絲,都將定國安邦志,改為養性修身事。往常時領大軍,今日個拜國師。英雄將生扭得稱居士,怎禁那天子自相辭?

    【天下樂】這和尚伏虎降龍信有之,京師,諸弟子,焚香點燭齊叩齒。社火每鬼間著神,樂器中竹間著絲,鬧起一座霸陵橋上市。

    左右,接了馬者。

    【醉中天】幢幡上泥金字,寫著道三藏是大唐師。鐘鼓饒鈸夾道施,求法語的挨著咨次。都是駿馬雕鞍的健兒,讀那孔夫子文字,著他們拜如來節外生枝。

    (見科)(唐僧云)兀那年老的軍官是誰?(尉遲云)弟子乃尉遲敬德,見居十六大總管之職。今奉聖旨來送法師,因金瘡舉發,不能乘騎,所以來遲。口占送行詩一章,望老師斤削:十萬里程多少難,沙中彈舌授降龍。五天到日頭應白,月落長安半夜鐘。(唐僧云)好詩!好詩!小僧勉和咱:禪心善伏山中虎,慧性能降海內龍。直下頓然成一悟,渾如夢覺五更鐘。(尉遲唱)

    【金盞兒】才吟罷送行詩,似歌徹斷腸詞,生離別便與死相似。死呵,三十氣斷更無思,生呵,一心懷遠恨,千丈系遊絲。死呵,如夢幻泡影,那有再來時。

    (唐僧云)多聞老將軍英雄,願對小僧說一遍者。(尉遲唱)

    【賞花時】只是俺立國安邦志廣施,殺將驅兵心不慈。若兩陣對圓時,提著尉遲恭的名字,他每早魂不附其屍。(云)門旗開處,兩陣對圓。(唱)

    【么】不刺刺卻是戰馬拖韁敵將死,今日似困虎藏牙守洞時。因老病不能辭,奉聖旨勉強行之,問師父求取法名兒。

    (唐僧云)軍官如此言語,卻便是諸佛種子。久後我之法律,仗你闡揚,真乃是禪林中大寶也,可名曰"寶林",與你摩頂受記者。(尉遲云)多謝師父。

    【尾聲】從今後演佛法領三宗,掌戒律興諸寺,但依著吾師教旨。此去西行十萬里,急回來兩鬢如絲。本是一個五陵兒,他道我有佛子容姿。(唐僧云)從今後滅火性消豪氣,發善心脫名利。(尉遲唱)師父著我將豪氣消磨,將善心來使。(唐僧云)眾官軍民人等聽著:小僧折一枝松,插在此道傍要他活。我去後,此松朝西,如朝東,小僧回也。(虞云)師父,無根如何得活?(唐僧云)小僧無根要有根,有相若無相。我若取經回,松枝往東向。朝西呵是去時,朝東呵回至。(尉遲云)師父沿路保重了,俺眾人年年來此看松枝。(下)

    (虞云)求了法語的便先回去,我輩為臣子者,問師父求法語儆戒。(唐僧云)眾官,聽小僧一句言語:為臣盡忠,為子盡孝。忠孝兩全,餘無所報。(雜云)師父,小人是個做斛鬥的,求師父說咱。(唐僧云)咦,十合一升,十升一斗。量盡大倉粟,人心猶未朽。萬事休將一概看,自然壽算能長久。(雜云)小人是個釘稱的,求說法咱。(唐僧云)二八春秋分,一斤十六兩。星星要見利,物物喜騰長。一權到手便均平,自然天地長培養。(婦云)小人是個開洞的,求法語咱。(唐僧云)怎生喚做開洞?(發科)(唐僧云)陰無陽不生,陽無陰不長。陰陽配合,不分天壤。豆有豆畦,麥有麥壟。豆麥齊栽,號曰雜種。咦!能將夫婦人倫合,免使傍人下眼看。(眾云)拜謝了師父。(並下)(唐僧云)驛子那裏?打起駝垛馬,趁早行一程。一點虔心從此發,五千妙法必須來。(下)

    第六折村姑演說[编辑]

    (老張上,云)縣令廉明決斷良,吏胥不詐下村鄉。連年麻麥收成足,一炷清香拜上蒼。老張祖在長安城外住,生是個老實的傍城莊家。今日聽得城裏送國師唐三藏西天取經去,我莊上壯王二、胖姑兒都看去了。我也待和他們去,老人家趕他不上,回來了,說道好社火。等他們來家,教他敷演與我聽,我請他吃分合落兒。(村廝兒先上)(胖姑兒上,云)王留、胖哥,等我等兒。(唱)

    【雙調】【豆葉黃】胖哥王留,走得來偏疾。王大、張三,去得便宜。胖姑兒天生得我忒認得,中表相隨。壯王二離了官廳,直到家裏。

    (做見科)(張云)恁來家了,看甚麼社火?對我細說一遍。(姑云)王留,你說與爺爺聽。(張云)胖姑兒,則有你心精細,你說者。(姑唱)

    【一糹咼兒麻】不是胖姑兒偏精細,官人每簇捧著個大檑椎。檑椎上天生得有眼共眉,我則道瓠子頭葫蘆對。這個人也索是蹺蹊,甚麼唐僧、唐僧,早是不和爺爺去看哩,枉了這遭。恰便似不敢道的東西,枉惹得傍人笑恥。

    (張云)官人每怎麼打扮送他?(姑云)好笑,官人每不知甚麼打扮?

    【喬牌兒】一個個子執白木植,身穿著紫搭背。白石頭黃銅片去腰間系,一對腳似踏在黑甕裏。(張云)那是個皂靴。(姑唱)

    【新水令】官人每腰屈共頭低,吃得醉醺醺腦門著地。(張云)拜他哩。(姑唱)咿咿嗚嗚吹竹管,撲撲通通打牛皮。見幾個無知,叫一會鬧一會。

    【雁兒落】見一個粉搽白麵皮,紅絟著油鬏髻。笑一聲打一棒椎,跳一跳高似田地。

    (張云)這是做院本的。(姑唱)

    【川撥棹】更好笑哩,好著我笑微微,一個漢木雕成兩個腿。見幾個回回,舞著面旌旗,阿剌剌口裏不知道甚的,妝著鬼,人多我看不仔細。

    【七弟兄】我鑽在這壁,那壁,沒安我這死身己。滾將一個碌碡在根底,腳踏著才得見真實,百般打扮千般戲。

    爺爺好笑哩。一個人兒將幾扇門兒,做一個小小的人家兒,一片綢帛兒,妝著一個人,線兒提著木頭雕的小人兒。

    【梅花酒】那的他喚做甚傀儡,黑墨線兒提著紅白粉兒,妝著人樣的東西。颼颼胡哨起,咚咚地鼓聲催,一個摩著大旗。他坐著吃堂食,我立著看筵席。兩隻腿板僵直,肚皮裏似春雷。

    【收江南】呀!正是坐而不覺立而饑,去時乘興轉時遲。說了半日,我肚皮裏餓也。米凡子面合落兒帶蔥虀。霎時間日平西,可正是席間花影坐間移。看了一日,誤了我生活也。

    【隨煞】雨餘勻罷芝麻地,咱去那漚麻池裏澡洗。唐三藏此日起身,他胖姑兒從頭告訴了你。

    第七折木叉售馬[编辑]

    (神將引龍君上)(龍云)偃甲錢塘萬萬春,祝融齊駕紫金輪。只因誤發燒空火,險化驪山頂上塵。小聖南海火龍。為行雨差遲,玉帝要去斬龍臺上,施行小聖。誰人救我咱!(觀音上,云)來者是誰?(龍叫云)我佛慈悲,救弟子咱。(觀音云)你為甚來?(龍云)小聖南海沙劫駝老龍第三子。為行雨差遲,法當斬。我佛怎生救弟子咱!(觀音云)神將且留人。老僧與你同見玉帝,救此龍君去來。(下)(觀音上,云)恰才路邊,逢火龍三太子,為行雨差遲,法當斬罪。老僧直上九天,朝奏玉帝,救得此神,著他化為白馬一匹,隨唐僧西天馱經,歸於東上,然後複歸南海為龍。傳吾法旨,著木叉行者化作一個賣馬的客商,送了龍君與唐僧護經。火龍護法西天去,白馬馱經東土來。(下)(唐僧引驛夫上,云)善哉!善哉!離了長安,行經半載。于路有站,如今無了馬站,只有牛站,近日這牛站也少。到化外邊境,向前去不知甚麼站?(驛夫云)師父,再行一月,前面是驢站。驢站再行一月,西番仛鈸地面,是狗站。狗站再行一月,是炮站。(唐僧云)如何喚做炮站?(驛夫云)六根木柱,做一個架子,一根長木做炮梢,梢上一個大皮兜,長木根上,墜鐵錘一萬斤。使臣到,一交捽番,把繩子綁了,入兜炮,一榔椎打動關捩子,一炮送十裏遠。師父,與你那禿頭做主咱。(唐僧云)說得怕起來。怎得一匹長行馬,不揀幾錢,罄其衣缽,買來駝載,省得打炮送了小僧。(驛夫云)這裏那得賣馬的來?(木叉行者上,云)我乃是觀音弟子木叉行者的便是。奉我佛法旨,將火龍化作白馬,送與唐僧去,好馬呵。(唱)

    【南呂】【一枝花】大宛國天產才,渥窪水龍媒種。帶輕云一塊雪,走落日四蹄風。長尾銀鬃,馱雙將無嫌重,出群駑立大功。勝普賢白象身高,賽師利青獅性勇!

    【梁州第七】非伯樂誰知良馬?有劉累方豢真龍。奉天佛牒玉帝敕將君送。又不比秦宮指鹿,晉代成功,與高僧代步。又不換美妓將從,且休言九逸還宮,更休論八駿騰空。這馬跳青溪曾救蜀王,到紫陌還歸塞翁,至烏江曾棄重瞳。離了普陀寺中,云行千里乘飛鞚,聽一派樂音聲動。遙望塵寰人一叢,元來是三藏師兄。

    賣馬!賣馬!(唐僧云)客人從那裏來?(木叉云)從長安來,要回去,沒盤纏,賣這匹馬。(唐僧云)這馬中麼?(木叉唱)

    【牧羊關】這馬你看一丈長頭至尾,八尺高蹄至鬃,但一嘶凡馬皆空。比豹月烏別樣精神,比忽雷駁爭些徒勇。又不是五色毛斑點,渾則是一片玉玲瓏。影見在白云底,聲傳在明月中。

    (唐僧云)不知性子如何?(木叉云)我說與你聽者。

    【隔尾】白日莫摘青絲鞚,黑夜何須水草籠,料糟鍘刷不須用。他要行呵緊促,要歇時放松,又不比十二天閑耍簇捧。

    (唐僧云)這馬有長力遠行麼?(木叉唱)

    【牧羊關】他曾到三足金烏窟,四蹄玉兔宮,他有吃天河水草神通。晉支遁性命也似看承,周姬滿心肝一般敬重。(唐僧云)請個價錢,要幾多?(木叉唱)聯城壁休言買,千金價豈相容?(唐僧云)恁的小僧買不成,那得許多錢來?(木叉云)我賒與你如何?載你權離此,馱經卻向東。

    (唐僧云)素來不曾相識,如何賒與我?(木叉云)你認的我麼?(唐僧云)不認得。(木叉云)我非凡人,乃觀音佛上足徒弟木叉的便是。這馬亦非凡馬,乃南海火龍三太子,為行雨差遲,法當斬罪。我佛奏知玉帝,著他化為白馬,與你代步馱經來。(唐僧云)焉有是理?(木叉云)你若不信,著你見本來面目者。(馬下)(扮龍王上,云)我佛見弟子麼?(木叉唱)

    【鬥蝦蟆】金甲白袍燦,銀裝寶劍橫,顯惡姹的儀容。沖天入地勢雄,撼嶺拔山威重,離岩出洞霧濛,攪海翻江風送。變大塞破太空,變小藏入山縫。云氣籠雨氣從,溪源潭洞,江河淮孟,顯耀神通。常言道最惡者無過於龍,哎!吾兄從今後不必把眉頭縱。騎著龍馬,引著部從,摩礱,松枝向東,來此相逢。上告師兄:小心去。俺師父預先與你尋著一個徒弟,在花果山等哩。

    【尾】你西行似入遊仙夢,我南往重歸滄海中。到前途,莫驚恐。有山精,有大蟲,有猿猴,有馬熊。見放著龍君將老師奉,到花果山亂峰,相遇著悟空,取經卷回來受恩寵。

    第八折華光署保[编辑]

    (觀音引揭帝上,云)老僧為唐僧西遊,奏過玉帝,差十方保官,都聚于海外蓬萊三島。第一個保官是老僧,第二個保官李天王,第三個保官那吒三太子,第四個保官灌口二郎,第五個保官九曜星辰,笫六個保官華光天王,第七個保官木叉行者,第八個保官韋馱天尊,第九個保官火龍太子,第十個保官回來大權修利,都保唐僧,沿路無事。寫了文書,要諸天畫字。都畫字了,則有華光未至。此時想必來也。(華光上,云)釋道流中立正神,降魔護法獨為尊。驅馳火部三千萬,正按南方位丙丁。某乃佛中上善,天下正神。觀音佛相請,須索走一遭。(唱)

    【正宮】【端正好】差十大保官來,同九曜星君降,把唐僧于路堤防。天佛牒玉帝敕都交往,西天路收魔障。

    【滾繡球】宣靈王將火部驅,胡總管將火律掌,火鴉鳴振驚天上,火瓢傾卒律律四遠光茫。火丹袖五百,火輪踏一雙,火葫蘆緊縛師曠,使離婁拖定金槍。神中號作華光藏,佛會稱為妙吉祥,正受天王。

    【倘秀才】玉皇殿金磚是我藏,後土祠瓊花是我賞,炒鬧起天宮這一場。槍撞番四揭帝,磚打倒八金剛,眾神祗索納降。

    【滾繡球】上天宮鬧玉皇,下人間保帝王,保得他國無災庶民無恙,因此上感威靈歲歲燒香。我將那五岳欺,五氣掌,五瘟神遣之于天壤,五音中徵為偏長。五星中讓我在南天上坐,五方內將咱離位藏,誰不知五顯高強。

    (做見科)(觀音云)天王,老僧今日為頭,會十大保官,保唐僧西遊去。恁諸仙聖眾,如何主意?(華光唱)

    【呆古朵】觀音佛作保書名字,會諸天一處商量。則為寶藏在靈山,著這真僧離大唐。山水廣多妖怪,途路遠多魔障。因此上著眾仙離閬苑,諸神往下方。

    【笑和尚】二郎神神通廣,五顯聖驅兵將。頓劍搖環顯出那英雄相,一路上保護唐三藏。轟雷掣電從天降,壓伏定魔王。

    【伴讀書】我、我、我,使金槍法力強,恁、恁、恁,持寶杵威風壯。眾神祗齊保護他無恙,恁、恁離了上方。他、他,往了西方,俺程程保護他消災障。

    【尾】諸佛眾神多謙讓,全在吾師做主張。保金經福無量,向花果山中再相訪。

    正名唐三藏登途路

    村姑兒逞嚚頑

    木叉送火龍馬

    華光下寶德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