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記(雜劇)/第4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三本 西遊記
第四本
作者:楊景賢
第五本

玉宇澄空卷絳綃紫云聲裏奏鹹韶

認將北斗回金柄魔利天中走一遭

第十三折妖豬幻惑[编辑]

(豬八戒上,云)自離天門到下方,隻身惟恨少糟糠。神通若使些兒個,三界神祗惱得忙。某乃摩利支天部下禦車將軍。生於亥地,長自乾宮。搭琅地盜了金鈴,支楞地頓開金鎖。潛藏在黑風洞裏,隱顯在白霧坡前。生得喙長項闊,蹄硬鬣剛。得天地之精華,秉山川之秀麗,在此積年矣,自號黑風大王,左右前後,無敢爭者。近日山西南五十裏裴家莊,有一女子,許配北山朱太公之子為妻。其子家貧,裴公欲悔親事。此女夜夜焚香禱告,願與朱郎相見。那小廝膽小不敢去。我今夜化做朱郎?去赴期約,就取在洞中為妻子,豈不美乎?只為巫山有云雨,故將幽夢惱襄王。(下)(裴女引梅香上,云)妾身裴太公之女,小字海棠,自幼許配朱太公之子為妻。他家貧了,俺家父親,待悔了親事,因此俺兩情未已。梅香,你與我將這一封書去,對那生言道:我為他夜夜燒香花園裏,等著他來廝見,說一句話咱。(梅香云)怕太公知道,連累我。(裴女云)不妨事。(梅香下)(裴女唱)

【仙呂】【賞花時】一紙書緘萬種愁,數日憂成兩鬢秋。疾忙去莫遲留,休誤了鸞交鳳友,且跳過短牆頭。

【么】揀著這竹徑花溪陰處走,則著他柳影松斜深處有。休煩惱莫慚羞,黃昏時候,休著我和月倚南樓。(下)

(梅香上,云)小姐著我寄書與朱郎,朱郎今夜來赴期也,我已回過小姐了。安排下香桌兒,月兒上時,請小姐燒夜香。(裴女上,云)朱生回話來。今夜必來也。燒夜香,待和他說一句話。深秋天氣,好一輪月色也呵。

【仙呂】【點絳唇】露滴疏杉,霧迷衰柳。星光淡,秋色將三,皓月如懸鑒。

【么】薄幸不來?獨倚雕花檻。閑瞻覽,烏鵲投南,驚破偷香膽。

【混江龍】竹梢輕撼,蕭蕭風力透羅衫。多愁少喜,朽苦無甘。蛩帶秋聲鳴屋角,雁拖云影過江南。行樂處停時暫,怕的是梅香撒訫,虧殺俺嬤姆包含。

【油葫蘆】則俺這成就大妻兩上裏,耽閣了垵女共男。每夜家燒香告鬥拜瞿曇,北辰村爭忍相坑陷?西方佛不見靈威感。覷著俺四堵牆,恰似跳萬丈潭。則俺那俊多才,怕不道思量俺?爭奈他身命兒人跋藍。

【天下樂】兒時能勾駟馬安車左右驂,戴著朝簪。穿著錦繡衫,那時間可不因親的也來前後攙。爺不將閒話兒提,娘不將冷語兒攢,準備畫堂春宴酣。(云)梅香,將香桌兒,近太湖石畔放著。(做放私)(唱)

【穿窗月】行來到太湖石壘就的山岩,菊花風劈面攙,丹楓葉老塗朱黯。遮著楊柳,映著香楠,一輪月色云籠罩的暗。

(豬八戒上,云)今日赴佳期去。對著月色,照著水影,是一表好人物。那姐姐也有眼色。(裴女唱)

【寄生草】見一人光紗帽,黑布衫。鷹頭雀腦將身探,狼心狗行潛蹤闞,鵝行鴨步懷愚濫。(豬云)小姐拜揖。(裴女唱)我見你須臾上禮有蹺蹊,我這裏囫圇吞個棗不知酸淡。

足下是誰?(豬云)小生朱太公之子。往常時白白淨淨一個人,為煩惱娘子呵,黑幹消瘦了。想當日漢司馬、唐崔護,都曾害這般的症侯,《通鑒》書史都收。(裴女唱)

【金盞兒】吃得醉薰酣,語喃喃。秀才呵,不要你前唐後漢言《通鑒》,俺家尊方睡夢初酣。你不將經卷覽,惟把色情貪。全不想王陽曾結綬,貢禹不勝簪。

(豬云)小姐,就在四望亭,我著家人般將酒果來,和小姐敘見許之情。(做般酒果上科)(豬云)小姐,花轎都將在此,我和娘子去咱。(裴女唱)

【三犯後庭花】將抬著花轎籃,妝裏著酒食扭。就小亭開宴破橙柑,玉山摧不用攙。相期相約兩相耽,是和非一任談,盡傍人將冷句攙。對上了菱花、菱花鸞鑒,非是我故貪淫濫,夫婦之情仔細參。見你富時節承覽,貧時節虛賺,不得和鹹。君居地北我天南,我怎肯將郎君陷?

(豬云)梅香,爹娘問時,便說我和小娘子去來。(裴女唱)

【賺煞尾】填滿起悶懷坑,擔幹起相思擔。我按不住風流俏膽,連理枝頭誰了砍?對菱花接上瑤簪,過得南山!則少個包髻團衫。俺爹便知道呵,也不妨,元定下的夫妻怎斷?咱茶濃酒酣,趁著風輕云淡,省得著我倚門終日盼停驂。(下)

(唐僧一行人上,云)善哉!善哉!自從離了紅孩兒之難,行經月餘,前面又是一座高山,侵云接漢,不知是甚麼山?(行者云)師父,這是火輪金鼎國界,正是徒弟丈人家裏。此間妖怪極多,師父並不要閑管。兀那山下一座大林,林下黑沉沉一所莊院。我們到那裏歇去。(下)

第十四折海棠傳耗[编辑]

(裴女上,云)自從那日著簡書去約朱生,誰想被這妖魔化作朱生模樣,將我攝在這裏。千山萬壑,不知是那裏。這廝五更出去,直至夜方回。每日有鄰家女子相陪,想必也是妖精。我也怕不得偌多,但不知幾時見俺父母、丈夫?又不知俺父母、丈夫,這其間若何也呵!(唱)

【中呂】【粉蝶兒】良夜沉沉,亂山深又無鐘禁。我又不曾聽司馬瑤琴,莽相如醃才料,配得來忒共。映著這樹影山陰,冷清清似一池水浸。

【正宮】【六么遍】不戀恁,身穿著細綾錦,好佳配甚不思尋。更何須白璧間黃金,才郎又嗒女貌寢。我如今憂愁自舉誰替恁?俊兒夫似海內尋針。姻緣事在天數臨,無緣分怎的消任?直耽閣到如今。安排下酒果,不見朱郎回來。(豬上,云)自從攝將這女子來,他兩家打官司。打不打不幹我事,每夜快活受用。今日回得晚了,怕小娘子怪。姐姐,小人回了也。(裴女云)今日夜深也,著我等你多時也呵。

【中呂】【上小樓】你可也和誰宴飲?著我獨懷跌窨。醉眼橫秋,笑臉生春,酒滲衣襟。滿捧香醪,輕焚宅篆,閒空鴛枕,我叫你個吃敲才恁般福蔭。(豬云)小妮子們為甚不服事娘子?(裴女云)他們也等你多時也。

【么】他每點上絳蠟,鋪著繡衾。等到咱來。斟將酒至,盼得君臨。(豬云)此間小洞中,索是定害娘子。(裴女唱)我不曾志意縫聯,殷勤妝洗,存心織紉,(豬云)人對我說,他們不服事你,待我責罰這廝們。(裴女唱)你可也休聽人恁般讒譖。

(豬云)將酒來,我和姐姐飲數杯。你丈夫姓朱,我也姓朱,你是好花一朵,伴我槁木兩株。(笑科)你思量父母麼?(裴女云)爺娘如何不想?

【喬捉蛇】展眼略為歡,開懷且自飲,一家一計自相尋。(豬云)我如今置著衣服首飾,辦著禮物,著你家去走一遭。(裴女唱)纏頭錦,買笑金,全不要恁。但能勾見爺娘一而也叨你福蔭。

(行者上,云)師父,在這莊上歇了。我心中悶倦,這座山不知有多少高,待我去量一量。(上山科)好高山,好明月。我且阿一堆尿。兀那黑漢子,在山半腰裏,伴著個人,又是妖物,我且聽他說甚麼。(豬云)姐姐,你唱一個,我吃酒。(行者云)這廝到受用似我。(裴女云)尊神,著我唱甚麼?(豬云)唱個[念奴嬌]。(行者云)[念奴嬌]?我著你吃我一個大石頭。(做打豬跌下科)(裴女唱)

【十二月】這聲響似春雷降臨,火炮相侵,驚得冰肌凜凜,冷汗浸浸。不見了宋玉多才的翰林,撇下這巫娥美貌難禁。

【堯民歌】露華涼羅襪濕浸浸,唬得我霞臉赤渾身上下顫兢兢。(行者做下山科,云)小娘子,見我麼?(裴女唱)走了那黑容儀換上這臉黃金,抵多少死卻鐘期遇知音。難盡恁,風流兩個心,不似俺鰥寡孤獨甚。

(行者云)小娘子,你那丈夫好醜臉。(裴女背云)則你也不可覷者。(行者云)你也是妖怪?(裴女云)妾身是黑風山西裴太公的女孩兒,小字海棠,許配與山南村朱太公家為兒婦。為俺公婆家貧,俺父親欲待悔親。妾身每夜燒香告天,願朱郎早得相見。不想被這妖魔化作朱生模樣,將妾攝在此洞,不得見父母顏面。告尊神可憐。(行者云)我非神,我乃是大唐三藏國師上足徒弟,孫悟空是也。這廝是甚妖魔?(裴女云)他常自稱魔利支天禦車將軍,又號黑風大王,諸佛不怕,只怕二郎細犬。(行者云)我今日經恁家過,我與你寄一個信,何如?(裴女云)如此,是師兄慈悲咱。小的每待寫書,紙筆又沒。師兄,則恁的寄口信,又恐無憑。小的有手帕,是俺父親與我的。他若見這手帕呵,便信是實。(行者云)將來揣在懷裏。(裴女云)記心咱。

【般涉調】【耍孩兒】把衷情一一都說與恁,全在仗義師兄用心,家音是必莫埋沉。(行者云)你家在那裏?(裴女唱)在黑風山西北跟尋,俺門前兩行槐楊影,院後一叢桑柘陰。(行者云)你父親如何?(裴女唱)俺家尊四海性無拘禁,有待傳書之酒,有贈路費之金。

如今不見了妾身,梅香說道:"是朱生和妾身走了也。"兩親家正鬧哩!

【煞】不知俺家告著他,他家告著俺?哥哥回去除了鐵窨。(行者云)你父母好善麼?(裴女唱)俺爺平生好善常存性,俺娘從小看經不出音。抬舉得我如花錦,今日豬生狗活,兔擾狐侵。

師父,是必志誠者。(行者云)放心,明日便著你家知道你消息。(裴女唱)

【尾聲】志誠呵泰山也勻做了田,鐵槍也磨做了針。俺夫妻不會咱圖他個甚?久以後子母團圞盡在恁。(下)

第十五折導女還裴[编辑]

(裴太公上,云)白髮雙雙絕子孫,只圖有女嫁比鄰。可憐已作桑間婦,落日深山哭倚門。老漢裴太公是也。俺兩口兒,止生一個女孩兒,年方一十八歲,小名喚做海棠。自小許配朱太公的孩兒,為他家貧乏了,我兩口不肯與他。梅香報導,他孩兒拐了俺女孩兒去了。趕他們去,那小廝又在他家。看他家動靜,又不見那廝是拐了俺孩兒的模樣。我說道:"女孩兒吃你家孩兒拐了。"朱家那老子和婆子鬧起來,道俺家嫁了他兒媳婦也。眾親眷勸散了,著去尋覓。他這幾日必然要告宮。今日敢待來也。(朱太公引小兒上,云)萬貫家財一旦休,有兒盡可慰窮愁。誰知世態炎涼甚,夙世姻緣變作仇。老漢朱太公是也。我已先有錢來,天火燒了家緣家計,如今窮了。這裏大戶裴太公家,一個女孩兒,年一十八歲,生得十分有顏色,自小裏割衫襟為定,家裏做媳婦。這老子見俺家貧,便來買休,悔這一樁親事,我兩口兒不肯。他前日走來,道俺孩兒拐了他女兒。那老子必定將我媳婦兒嫁與別人了。怎肯幹罷?他這幾日跟尋不著,今日好共歹,我和他見官去者。(做見科)你還我兒媳婦來。(裴云)你還我女孩兒來。(做揪科)我和你告官去咱。(做行科)(唐僧一行人上,云)今日來至黑風山,見一簇人鬧,為甚麼來?(朱太公云)師父,老漢姓朱,止生這個孩兒,自小與裴太公女兒,割衫襟為定。誰知運蹇,天火燒了家緣家計,窮了。這老子便生悔心,我兩口兒堅執不肯。他前日走將來,道我孩兒拐了他女兒。那老兒必定將我兒媳婦,嫁與別人了。我今日和他去見宮哩。(唐僧云)善哉!善哉!有如此事?(行者云)兀那老兒,你姓裴?(裴云)我姓裴。(行者云)你休鬧,你休鬧。要你的女兒,當來問我。你的女兒,不長不短,生得大有顏色,小名喚作海棠。是麼?(唐僧云)你這胡孫,又惹事了。你怎麼知道?(行者云)休問我知道不知道,有一個小曲兒,喚做[朝天子]。

【中呂】【朝天子】老裴,聽啟,我一一言詳細。朱家兒子是他的女婿,未能勾成佳配。一個為有家財,一個因無家計,被妖魔攝在洞裏。(裴太公云)哥哥,你怎得知道?你問我,怎知,就裏?且莫要左右打睃,則這一個手帕兒是何人的?

(裴老做哭科,云)正是俺孩兒的。哥哥,你那裏見他來?(唐僧云)行者,你如何得知來?(行者云)聽弟子細說一遍:老裴,俺師父是大唐三藏國師,欲往西天取經,夜來至一莊院借宿。師父睡了,我睡不著,山上去閑看。則見半山腰,有一人光紗帽子黑面皮,抱著個女子飲酒,著那女子唱[念奴嬌]。我看了,班起一塊大石,調打下去,一聲響亮,不見了那廝。則見一個女子,言稱我是裴太公的女兒,小字海棠,許朱太公家為兒婦,我爺娘不肯。我每夜燒香禱告,忽見朱郎來,言道我家貧,特來取你來。卻被此妖魔化作朱生模樣,將我攝在此間。你與我寄個家信去者。我道將甚麼為信?他便與了我這個手帕。從頭一一都道,恁孩兒便知著落。他吃妖魔殘破城池,你兩個是家刷鬧。(裴老云)請師父到俺家裏商議。(做到家科)哥哥,不知是甚麼妖魔?(行者云)山神土地安在?(土地上,云)師父稽首。(唐僧云)土地,兀那裴太公的女兒,是何妖怪攝去?(土地云)小聖亦然不知。當年八月十五夜,則見在黑松林內,現出本像,蹄高八尺,身長一丈。仔細看來,是個大豬模樣。(行者云)想是個豬精?我去料持他。(土地云)行者,索用機謀,休要膽大心粗。耐何得親自下手,耐何不得呵,索尋後巷王屠。(唐僧云)行者,你須要小心在意者。(下)(裴女上,云)昨夜吃了那一驚,今日身子不快活。那行者說與我寄書,知他何如?朱郎出去,從早至今未回。幾個女伴相陪,安排下果桌,等朱郎來。好一派山景也呵。(唱)

【正宮】【端正好】雨初收,云才散,山風惡羅袂生寒。澄澄月色如銀爛,倚闌凝眸看。

【蠻姑兒】看間,興闌,颼颼風色,颯颯秋聲,一陣愁煩痛心肝。想家何在?見應難,望云樹沉沉在眼。

【滾繡球】這些時懶將玉粒餐,偷將珠淚彈,端的是不茶不飯,思昏昏恰便似一枕槐安。身邊有數的人,眼前無數的山,聽了些水流深澗,野猿聲啼破高寒。碧悟露冷冰肌瘦,紅葉秋深血淚幹,改盡朱顏。

【叨叨令】有時俯視溪流看,更險似單騎羸馬連云棧。一聲鶴唳青松澗,更慘似琵琶聲裏君恩斷。兀的不悶殺人也麼哥,兀的不悶殺人也麼哥。幾時能勾一杯末盡笙歌散。

(行者上,云)閒話之間,早來到洞裏了也。兀那娘子在那裏?我已報信你家太公了。你與我去來。(裴女云)多謝神聖。(做行下山科)(裴女唱)

【伴書生】往常時綠窗下拈針也懶,繡幕裏那身也慢。今日個一朵行云滿空裏散,比乘風的列子皆虛幻。攜云帶雨誰曾慣?問何處是巫山。

【笑和尚】云昏昏迷型眼,霧隱隱遮蒼漢,氣吁吁地流香汗。似、似、似,雞鳴度函谷關,如、如、如,馬跳過關良灘。別無甚與你餞行,別無計鎖你雕鞍。來、來、來,我親自禮拜你三千萬。

(行者云)拜多少得飽!(下)

(唐僧、裴、朱一行人上,云)孫悟空久不見來,此時想必到也?(行者引裴女上,云)小娘子來到恁家裏了。(做見哭科)(裴女唱)

【倘秀才】山洞取消磨了粉顏,草堂上流幹了淚眼。謝師父與我鞭梢一指間,好著我松寶釧,淡眉山,裙腰兒旋劃。

(唐僧云)親家都來相見者。(行者云)兀那女子,不知攝你者是何妖怪?(裴女云)妾也不知,但醉後則說,他怕二郎細犬。(行者云)我問土地,他說是豬精。龍君、沙和尚,同師父在莊上住,我去拿那妖怪。但不知他法力如何。我降得,便自降他;降不得,直至普陀,告觀世音,差二郎來收他,絕了你兩家後患。(裴、朱二老云)重生父母,再長爹娘。(唐僧云)吾弟用心。慈悲大展方成道,嗜欲休貪是出家。小心在意,疾去早回。(行者下)(唐僧云)你兩個老的,擇個好日子,著兒女合配了者。(裴、朱云)謹依法旨。(裴女唱)

【滾繡球】我今日得救還,草舍間,免了些短籲長歎,使爺娘兒女心安。托賴著師父的恩,行者儇,救得我百餘無難。急回來春事闌珊,殘花落盡胭脂色,綠葉陰成翡翠班,枉在塵寰。

【尾】早則不喬林鶯去歌聲慢,寶鑒鸞孤舞影單。子父團圓喜無限,夫妻逑合各為難。感謝吾師端的是世間罕。(下)

(裴老云)且留師父歇一宵,明日早行。(下)(豬上,云)叵耐裴老無禮,將我渾家取歸家去了。他分付著我來他家做女婿,我尋思來,也好,強如洞裏茶飯不便當。只就今日我到他家去走一遭。(下)(裴老上,云)昨日孫悟空去拿豬精,尚未回來。我且在此等侯者。(行者上,云)我去拿那個豬,誰想他不在洞裏。今日直在裴公莊上等他,定個計策。他敢自來也。(做見說科)(行者云)將你女孩兒別處安頓了,我卻穿了他的衣裳,在他房裏坐。那魔軍來時,你著他入房來,我料持他。(做入房科)(裴老云)遠遠望見一個黑漢子,敢是那豬來也。(豬上做見科)(裴云)你是誰?(豬云)我是你女婿,怎不認得我?(裴云)少吃你會親茶飯,故不認得你。(豬云)丈人,我的娘子臥房在那裏?(裴云)這是小姐臥房,你請入去。(裴下)(豬做入,見酒果燈燭科,云)姐姐,你等我同來家,便先來了。(做摸科)呀!好粗腿也。(行者云)我唱一個與你聽。

【雙調】【雁兒落】你想像賦高唐,我云雨夢襄王。咱正是細棍逢粗棍,長槍對短槍。

【么】你休恁輕狂,我和你一合相。咱是個引不動嬌娘,卻便是孫豬范霸王。

(做打豬走科)(孫趕科)(火龍慌上,云)報、報!師父吃那魔軍攝去了也。(行者云)不知這妖魔何等樣物,小娘子說道,他則怕二郎細犬。俺同見觀音佛,著二郎來救俺師父去來。(下)

第十六折細犬禽豬[编辑]

(灌口二郎同行者上,云)不周山破戮天吳,曾把共工試太阿。誰數有窮能射日?某高擔五岳逐金烏。小聖灌口二郎神是也,奉觀世音法旨,救唐僧走一遭。(唱)

【越調】【鬥鵪鶉】看了些日月盈虧,山河變遷。灌口把威施,天涯將姓顯。郭壓直把皂鷹擎,金頭奴將細狗牽。背著弓弩,挾著彈丸。濯錦江頭,連云棧邊。

【紫花兒序】伏得些山神恐懼,木客潛藏,木獸拳攣。悶來時擔山趕日,閑來時接草量天。安然,寒暑相催不記年。物隨時變,脆似松枝,海變做桑田。

【金蕉葉】正待要掃箏擘阮,忽受取觀音差遣。西天路妖魔萬千,保護著唐僧庶免。

叫神將,你與我緊把住洞口,看那妖怪甚麼面目?

【調笑令】來到這洞邊,叫聲喧,休猜做落日山空啼杜鵑,天兵布得山川通。(行者云)上聖,這廝神通廣大,神力周全。(二郎唱)孫行者說言在駟馬之前,你道他神通廣大自專,則好深山裏唬地瞞天。(豬內做驚科)

【禿廝兒】云氣重天兵頓顯,霧風狂天地相連,黃風從地卷。休遲滯,莫俄延,相纏。

(豬跳出,做見科,云)二郎神,我與你有甚冤仇,你來拿我?(二郎云)兀那魔軍,我奉觀音法旨,特來拿你。你若真心皈依我佛,與你拜告觀世音,著你也成正果。若不皈依,著你死於細犬口中。(豬云)別人怕你,偏我不怕你。(二郎唱)

【聖藥王】嘴臉似黑炭團,部從似火肉然,休猜做玉簪珠履客三千,一壁廂畫角鳴,一壁廂鑼鼓喧,休猜做笙歌引至畫堂前,一片怪膽大如天。(行者云)那豬精,你敢與我相持麼?(豬云)怕甚麼賭鬥?(做鬥科)(二郎唱)

【麻郎兒】郭壓直威風不展,孫行者筋力俱虵。鬥到三千合精神越顯,潑妖物小聖也難辨。左右神將,快將細犬,咬那魔軍。(做鬥科)

【么】便遣,快牽,細犬,見本相直奔跟前。黑面郎心驚膽顫,逃命走洞門難戀。

(做豬逃、犬趕科)

【拙魯速】這犬展草力應全,護家志當虔。禦賊的性堅,吠形的意專。顧兔逐狐那輕健,忒伶俐個容他寬轉,(犬做咬住科)則一口咬番在坡岸前。(左右綁科)(放唐僧上,做謝科)(唐僧云)上告二郎大聖,出家人以慈悲為念,救物為心。望神聖看佛天三寶之面,饒這魔軍,與弟子護法者。(二郎唱)

【么】潑妖魔,世不然,告吾師,煞可憐。你若是肯放心願,跟後趨前,莫生狂顛,一性參禪,將你那害生靈的冤孽免。

(豬云)謹依法旨。(二郎云)唐僧,沿路小心,俺自保障你者。

【尾】去心緊似離弦箭,到前去如何動轉?魔女國孽冤深,火焰山禍難遣。

正名朱太公告官司

裴海棠遇妖怪

三藏托孫悟空

二郎收豬八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