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學日本文之益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論學日本文之益
作者:梁啟超 1899年

哀時客既旅日本數月,肄日本之文,讀日本之書,疇昔所未見之籍,紛觸於目。疇昔所未窮之理,騰躍於腦,如幽室見日,枯腹得酒,沾沾自喜,而不敢自私,乃大聲疾呼,以告同志曰:我國人之有志新學者,盍亦學日本文哉。日本自維新三十年來,廣求智識於寰宇,其所譯所著有用之書,不下數千種。而尤詳於政治學,資生學(即理財學,日本謂之經濟學)、智學(日本謂之哲學)、群學(日本謂之社會學)等,皆開民智強國基之急務也。吾中國之治西學者固微矣,其譯出各書,偏重於兵學藝學,而政治、資生等本原之學,幾無一書焉。夫兵學、藝學等專門之學,非舍棄百學而習之,不能名家。即學成矣,而於國民之全部,無甚大益,故習之者希,而風氣難開焉,使多有政治學等類之書,盡人而能讀之,以中國人之聰明才力其所成就,豈可量哉!今者余日汲汲將譯之以餉我同人,然待譯而讀之緩而少,不若學文而讀之速而多也;此余所以普勸我國人之學日本文也。或問曰:日本之學從歐洲來耳,而歐學之最近而最精者,多未能流人日本,且既經重譯,失真亦多,與其學日本文,孰若學英文矣。答之曰:子之言固我所知也。雖然,學英文者經五六年而始成,其初學成也,尚多窒礙,猶未必能讀其政治學、資生學、智學、群學等之書也。而學日本文者,數日而小成,數月而大成,日本之學,已盡為我有矣。天下之事,孰有快於此者。夫日本於最新最精之學,雖不無欠缺,然其大端固已粗具矣。中國人而得此,則其智慧固可以驟增,而人才固可以驟出,扣久饜糟糠之人,享以雞豚,亦已足果腹矣。豈必太牢然后為禮哉?且行遠自邇,登高自卑,先通日文,以讀日本所有之書,而更肄英文以讀歐洲之書,不亦可乎。吾之為此言,非勸人以不必學英文也,特於學英文之前,不可不先通日本文云爾。或又問曰:子言學日本文如此其易也,然吾見有學之數年而未能成者,甚矣吾子之好誑也。答之曰:有學日本語之法,有作日本文之法,有學日本文之法,三者當分別言之。學日本語者一年可成;作日本文者半年可成;學日本文者數日小成,數月大成。余之所言者,學日本文以讀日本書也。日本文漢字居十之七八,其專用假名,不用漢字者,惟脈絡詞及語助詞等耳。其文法常以實字在句首,虛字在句末,通其例而頭顛倒讀之,將其脈絡詞語助詞之通行者,標而出之,習視之而熟記之,則已可讀書而無窒閡矣。余輯有和文漢讀法一書,學者讀之,直不費俄頃之腦力,而所得已無量矣。此非欺人之言,吾同人多有經驗之者,然此為已通漢文之人言之耳。若未通漢文而學和文,其勢必至顛倒錯雜瞀亂而兩無所成。今吾子所言學數年而不通者,殆出洋學生之未通漢文者也。問曰:然則日本語可不學歟?曰:是何言歟?日本與我唇齒兄弟之國,必互泯畛域,協同提攜,然后可以保黃種之獨立,杜歐勢之東漸。他日支那、日本兩國殆將成台邦之局,而言語之互通,實為聯合第一義焉。故日本之志士,當以學漢文漢語為第一義,支那之志士,亦當以學和文和語為第一義。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9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