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理浙江巡撫額特布奏報英咭唎國回空船二隻已由浙洋回粵情形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奏報英咭唎國回空船二隻已由浙洋回粵情形片
大清護理浙江巡撫 額特布
嘉慶二十一年七月二十五日
1816年9月16日

  再,奴才於七月初九日接到軍機大臣字寄,嘉慶二十一年六月二十八日奉上諭:本年𠸄咭唎國遣使入貢,其貢船於本月初間行抵天津海口,嗣貢使人等陸續登岸赴津,其原貢船五隻,並船內官役水手等五百八十馀人,並未報明,忽於二十日放洋東去,可惡已極。經蘇楞額、廣惠詢問該貢使等,據稱,船隻先回粵等候回國,未將緣故先行告知,是伊等不是。等語。該國夷人居心狡詐,雖稱貢船駛往廣東,恐於經過江南、浙江洋面時,又欲乘便在該二省海口收泊,俱不可不防。著百齡、胡克家、額特布預飭沿海口岸文武員弁,如該貢船駛至欲行停泊,即諭以該國貢使已奉大皇帝諭旨,令由廣東回國,該夷船應速往廣東等候,此處不准停泊。傳諭後,即飭令開行,不准一人上岸,斷不可令其寄椗逗留。先行具奏。等因。欽此。

  又於十八日接到軍機大臣字寄,嘉慶二十一年七月初八日奉上諭:此次𠸄咭唎國遣使入貢,該使臣等到天津時,朕特派蘇楞額、廣惠前往賞給筵宴,蘇楞額帶領該貢使謝宴,該貢使即不遵行三跪九叩之禮。比至通州,又派和世泰、穆克登額前往責問,並令演習跪叩儀節。據和世泰等奏稱,該使臣等起跪尚堪成禮,於初六日帶至海淀公館,當經降旨令於初七日帶領瞻覲,屆期該貢使等已到宮門,正貢使忽患重病不能行動,朕諭以正使患病即召副使進見,其副使復稱患病不能進見。該貢使等如此狡詐無禮,不能仰承恩賚,是以降旨將該貢使等即日遣回,派令廣惠沿途伴送,由直隸、山東、江南、安徽、江西、廣東水陸程途遞送至嶴門登舟回國。該貢使等此次不能成禮,致令駁遣回國,倘夷性罔知法度,潛於沿邊海口窺伺,著直隸、山東、江蘇、浙江、福建、廣東各督撫飭知沿海文武員弁,各將水師炮械勤加訓練,並留心察探,此後如有𠸄咭唎國夷船駛近海口,即行驅逐,不許寄椗停泊,亦不准其一人登岸,倘該夷船不遵約束,竟有搶掠情事,即痛加勦殺,或用礟轟擊,不可稍存姑息。將此各諭令知之。欽此。

  奴才當即先後轉行提鎮各營並道府欽遵辦理,並因寧波府之定海縣即舟山口岸,係該夷船於乾隆五十八年曾經停泊之所,恐此次仍於該處寄椗,最關緊要(硃批:甚是)。查有署杭州府理事同知事試用同知瑞齡人甚明白幹練,隨經照録諭旨給令該員詳細恭閲,並又諄切面諭,囑其星馳前往,會同護寧紹台道事溫州府知府蔣廷瓚、寧波府知府姚令俞欽遵諭旨妥協查辦。兹接提臣邱良功來函內開,據在洋瞭探備弁等稟稱,七月十八日未刻,遠見東窯極東外洋有𠸄咭唎國夷船二隻,從東南外洋而去,並未收近內洋。並據寧波道府及該委員等稟,據象山縣等稟稱,該夷船於十八日戌刻駛至南韭山外洋,因風大寄椗,該道府等立即趕往查探,該夷船於十九日卯刻風勢稍息後先已往南開駛行走,甚爲迅速,船已遼遠,且係深洋未能追及查詢。等語。奴才查該夷船既在外洋安靜行走,隻因風大暫行寄椗,並未收泊口岸,自應欽遵前奉諭旨毋庸過問。惟現准山東省節次諮會,該國回空夷船五隻,自閏六月二十二日起至二十九日止先後駛過東境,迄今已有匝月,計程早可到浙,今浙洋僅據稟報過境夷船二隻,其馀三船是否已由外海大洋起駛回粵,抑因洋面風信靡常,中途尚有阻滯,現仍飛速諮行提鎮及寧波道府,該委員等加意查探,一俟得有過境確信,再將查辦情形另行馳奏。

  所有𠸄咭唎國回空船二隻,已由浙洋回粵緣由,謹附片奏聞,伏乞聖鑒。謹奏。

  (硃批):知道了。

  (宮中硃批奏摺)


PD-icon.svg 本作品來自大清時期的法令約章文書案牘。依據1910年12月18日頒佈的《大清著作權律》第三十一條第一項,該類別不能得著作權;同時根據中華民國《著作權法》第九條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五條,不得為著作權之標的。同時大清國政府結束超過一百年,所以無論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或其他地區均屬於公有領域 Flag of the Qing Dynasty (1889-1912).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