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機處交出福州將軍穆圖善等奏陳籌辦閩臺海防及防營不足、戰艦不堪折衝等情形並請飭左宗棠派勇赴臺增防抄摺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軍機處交出福州將軍穆圖善等奏陳籌辦閩臺海防及防營不足、戰艦不堪折衝等情形並請飭左宗棠派勇赴臺增防抄摺
十一月十九日 清
軍機處
1883年12月18日

軍機處交出穆圖善等抄摺稱:

  奏為遵旨籌辦閩省海防情形,恭摺會陳,仰祈聖鑒事。

  竊臣等前奉寄諭:『法、越構兵一事,久未定局。著將沿海防務實力籌辦,認真布置。不可虛應故事』等因;欽此,欽遵在案。伏查閩省為南洋門戶,而臺灣又為全閩門戶;口岸林立,防不勝防。察度形勢所在,如省垣、臺灣、廈門等處尤扼要喫重之區。前以防倭、防俄經費布置福州之長門、閩安、員山、廈門之白石頭、嶼仔尾、臺北之基隆、臺灣之安平、旗後等口,已分別建築砲臺、購配洋砲,復製造軍火、挑練水師,以為守禦之備。惟滬尾砲臺改築未據報竣,廈門砲臺尚須另添巨砲;業經分飭趕辦添購矣。顧以濱海瘠區,餉需奇絀;前者俄約甫成,內地即撤勇五營、臺地以大營改為小營,計減勇數一千六百餘名。現在內地僅存防勇一十二營,除上下游擇要分劄巡防外,計福州口僅駐粵勇二營、楚勇二營,廈門口僅駐楚勇二營;臺地防勇現存六千七百餘名,南、北兩路及前後山分投派劄,兵力均形單薄。前次復奏「兵部飭裁防勇確覈兵額」摺內,聲明俟秋間酌裁二、三營,以節餉需。因值籌辦防務,不敢遽裁,亦不敢遽議添募;經飭沿海地方在事文武,各就所留兵勇認真訓練,密為預防。並以省、臺民氣素稱強固,大義深明,每值地方有事,均能共結鄉團助順效力,以輔官兵之不逮;歷稽往昔,成效炳存。當飭福州府督同官紳將附省南臺一帶舉辦聯團,並飭臺灣鎮、道將臺屬水陸民團妥速查明,期於眾志成城,有備無患。

  嗣准大學士、兩江總督左宗棠咨會,八月二十二日奉上諭:『法使脫利古有「大隊兵船至廣東尋釁」之說,防務均關緊要,亟須實力籌辦。南洋海防,著責成左宗棠悉心規畫,妥慎辦理』等因;欽此,恭錄密咨到閩。竊維閩省密邇粵東,如法軍先與粵省作難,閩省固居次要;然敵情狡詐,難保不聲東擊西。且聞有倭人在越南託詞觀戰,暗助法軍情事;若果倭人從中勾串,則必注意臺灣。臣等審時度勢,勉力籌防,不得不酌添營勇。現飭候補道方勳馳赴廣東潮州招募得力弁勇兩營,由汕頭航海來閩,與舊存各營在五虎門以內節節扼劄,俾固省垣門戶。再簡集沿海鄉民精熟風濤、沙線者,編為水勇;可斷敵人引水之奸,並以備臨戰伏水之用。其船廠設於中岐,與閩安相為掎角;聞總理船政臣何如璋航海來閩,不日可抵工次,即當商請就近督防。至臺灣防勇,已檄飭該鎮、道酌量添募四營,並抽調後山各營移緩就急,分別布置。臺灣道劉璈前在軍營歷練有年,抵任以來,汰換營勇,不辭勞瘁。此時另派統領赴臺,既恐事權不一,亦復難得其人;所有臺地防務,應即責成該道相機妥籌,隨時報明辦理。臺北有新授福寧鎮總兵曹志忠楚軍三營,尚稱得力。廈門有水師提督彭楚漢老於軍事,足當一面;並經咨令酌募勇丁兩營,以資厚集。此外、海壇、湄洲、金門、銅山、南澳等口岸,亦責令各營鎮將簡練水師,一律防範,握要以圖:力僅止此。戰艦一項,前准部撥銀三十萬兩、閩省籌銀八十萬兩,由德國定購鐵甲輪船,專備臺防調撥。現在船尚未來,亦未定留南、留北。閩廠所成各輪船,除分撥各省外,留於福州海口者僅「揚武」一兵輪,現須修理;餘如派撥臺南之「萬年清」、「伏波」、福寧之「藝新」、海壇之「福星」、廈門之「振威」、「長勝」等船,或歷年已久、或馬力甚小。又臺北之「永保」、「琛航」均屬商輪,祗能供轉運、遞文報;以之折衝禦侮,皆非所宜。計惟有堅築營壘、固守砲臺,以逸待勞、出奇制勝,彼亦未必遽能逞志。臣等悉心規畫,未便過事張皇,亦何敢稍涉推諉。惟查同治四年間圍攻粵匪,江蘇曾派提督郭松林統兵十六營來閩助剿;十三年倭人弄兵臺南,前兩江督臣枕葆楨專顧一隅,所調湘、粵練勇幾二十營,又調淮軍十三營,部署始臻周密。現在粵省籌防,已蒙欽派彭玉麟酌帶舊部將弁並募勇前往會辦;仰見聖謨廣運,慎固海疆。閩、粵唇齒相依,而臺灣尤為喫緊。兩江督臣左宗棠為南洋砥柱,素顧大局;其舊部將勇與臺灣道劉璈相知有素,可無齟齬之嫌。合無仰懇天恩,俯准敕下左宗棠酌撥練勇數營,派員管帶渡臺,歸劉璈調度,與閩省各營合力防守;以保臺灣者保障南洋,洵於全局大有裨益。是否有當?合將籌辦防務緣由,恭摺具陳,伏乞皇太后、皇上聖鑑訓示。

  再,此摺系專弁由輪船賫交上海道發驛馳遞,合併陳明。謹奏。

  光緒九年十一月十九日,軍機大臣奉旨:『…………欽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