輟耕錄/卷0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輟耕錄
全書始 卷一 下一卷→


列聖授受正統[编辑]

  始祖(諱孛端叉兒)

  烈祖神元皇帝(諱也速該,姓奇渥溫氏)

  太祖應天啟運聖武皇帝(諱鐵木真,國語曰成吉思)。宋開禧二年丙寅十二月,即位於斡難河,自號可汗,至宋寶慶三年丁亥七月己丑,崩於薩里川。在位二十二年,壽六十六,葬起輦谷。

  太宗英文皇帝(諱窩闊台)。宋紹定二年己丑八月己未,即位於忽魯班雪不只,至宋淳祐元年辛丑十一月,崩於胡闌山。在位一十三年,壽五十六,葬起輦谷。六皇后禿里吉納臨朝稱制,皇后乃馬真氏。

  睿宗仁聖景襄皇帝(諱褒雷)

    憲宗追諡。

  定宗簡平皇帝(諱貴由)。宋淳祐二年壬寅至乙巳,皇后當國,丙午七月,歸政。即位於答蘭八思,至戊申三月,崩於胡眉斜陽吉兒。在位三年,壽四十三,葬起輦谷。皇太后禿里吉納復治國事。

  憲宗桓肅皇帝(諱蒙哥)。宋淳祐十一年辛亥六月,即位於闊貼兀阿蘭,至宋開慶元年己未七月二十七日癸亥,崩於釣魚山。在位九年,壽五十。

  世祖聖德神功文武皇帝(諱忽必烈,國語曰薛禪)。宋景定元年庚申四月一日戊辰,即位於開平,建元中統,至至元三十一年甲午正月十九日庚午,崩於紫檀殿。在位三十五年,壽八十,葬起輦谷,中統四,至元三十一。

  裕宗文惠明孝皇帝(諱真金)

    成宗追諡。

  順宗昭聖衍孝皇帝(諱答剌麻八剌)

    武宗追諡。

  成宗欽明廣孝皇帝(諱鐵木耳,國語曰完者篤)至元三十一年甲午四月十四日甲午,即位於上都,改至元三十二為元貞,至大德十一年丁未正八月八日癸西,崩於玉德殿。在位十三年,壽四十二,葬起輦谷。元貞二,大德十一。

  武宗仁惠宣孝皇帝(諱海山,國語曰曲律)大德十一年丁未五月十一日甲戌,即位於上都。十二月,詔改大德十二為至大。至四年辛亥正月八日庚辰,崩於玉德殿。在位四年,壽三十一,葬起輦谷。至大四。

  仁宗聖文欽孝皇帝(諱愛育黎拔力八達,國語曰普顏篤)至大四年辛亥三月十八日庚寅,即位於大明殿。九月壬子,詔改至大五為皇慶。至延祐七年庚申正月二十一日辛丑,崩於光天宮。在位九年,壽三十六,葬起輦谷。皇慶二,延祐七。

  英宗睿聖文孝皇帝(諱碩德八剌,國語曰華堅)延祐七年庚申三月十一日庚寅,即位。十二月乙巳,詔改延祐八為至沼。至三年癸亥八月四日癸亥,遇弒,崩於上都途中南坡行幄。在位四年,壽二十一,從葬諸帝陵。至治三。

  顯宗光聖仁孝皇帝(諱甘剌麻)。泰定諡,今出廟。

  泰定皇帝(諱也先貼木兒,元封晉王)。至治三年癸亥九月四日癸巳,即位於上都龍居河。十二月丁亥,詔改至治四為泰定;至五年戊辰二月占,改致和。七月十日庚午,崩,文宗追廢。在位五年,壽二十六。泰定四,泰定五年改致和。文宗即改天曆。

  明宗翼獻景孝皇帝(諱和世剌,國語曰忿都篤)天曆二年己巳正月二十八日丙戌,即位於和寧北。八月二日,大駕次王忽察都;六日,暴崩。不改元,在位八月。壽三十,葬起輦谷。

  文宗聖明元孝皇帝(諱脫脫木兒,國語曰札牙篤)致和元年戊辰九月十三日壬申,即位於大明殿。改元天曆。詔讓大兄明宗。明年己巳五月,帝發京師北迎。八月二日丙戌,遇於忽察都。庚寅,明宗暴崩;己亥,复即位於上都。至三年庚午五月戊午,改至順。至三年壬申八月十二日己酉,崩。在位五年,壽二十九,葬起輦谷。後至元六年庚辰六月丙申,以帝謀不軌,使明宗飲恨而崩,詔撤其廟主。天曆二,至順三。

  寧宗衝聖嗣孝皇帝(諱懿璘質班)至順三年壬申十月四日庚子,即位於大明殿,至十一月十六日壬午,崩。不改元,年七歲,葬起輦谷。

  今上皇帝(御名妥歡貼睦爾)至順四年癸酉六月八日己巳,即位於上都。十月戊辰,改元元統;至三年乙亥十一月辛丑,改至元;至七年正月一日,改至正。元統二,至元六,至正今二十六年。

氏族[编辑]

蒙古七十二種[编辑]

阿刺刺;
札刺兒歹;
忽神忙兀歹;
甕吉刺歹;
晃忽攤;
永吉列思;
兀魯兀;
郭兒刺思;
別刺歹;
怯烈歹;
禿別歹;
八魯刺忽;
曲呂律;
也里吉斤;
扎刺只刺;
脫里別歹;
塔塔兒;
哈答吉;

散兒歹;
乞要歹;
列朮歹;
顏不花歹;
歹列里養賽;
散朮兀歹;
滅里吉歹;
阿大里吉歹;
兀羅歹;
別帖里歹;
蠻歹;
也可抹合剌;
那顏吉歹;
阿塔里吉歹;
亦乞列歹;
合忒乞歹;
木里乞;
外兀歹;

外抹歹;
阿兒剌歹;
伯要歹;
捏古歹;
外刺歹;
末里乞歹;
許大歹;
晃兀攤;
別速歹;
顏不草歹;
木溫塔歹;
忙兀歹;
塔塔歹;
那顏乞台;
阿塔力吉歹;
忽神;
塔一兒;
兀魯歹;

撒朮歹;
滅里吉;
阿火里力歹;
紮馬兒歹;
兀羅羅歹;
答答兒歹;
別帖乞乃蠻歹;
也可林合刺;
甕吉歹;
朮里歹;
忙古歹;
外抹歹乃;
朵里別歹;
八憐;
察里吉歹;
八魯忽歹;
哈歹;
外刺。

色目三十一種[编辑]

吟剌魯
欽察;
唐兀;
阿速;
禿八;
康里;
苦里魯;
剌乞歹;

赤乞歹;
兒;
回回;
蠻歹;
阿兒渾;
合魯歹;
火里剌;
撒里哥;

禿伯歹;
雍古歹;
蜜赤思;
夯力;
苦魯丁;
貴赤;
匣剌魯;
禿魯花;

喻剌吉答歹;
拙兒察歹;
禿魯八歹;
火里剌;
魯;
兒哥;
乞失迷兒。

漢人八種[编辑]

契丹;
高麗;

女真;
竹因歹;

里闊歹;
竹溫;

竹亦歹;
渤海。(女真同)

金人姓氏[编辑]

完顏,漢姓曰王;
烏古論,曰商;
乞石烈,曰高;
徒單,曰杜;
女奚烈,曰郎;
兀顏,曰朱;
蒲察,曰李;
顏盞,曰張;

溫迪罕,曰溫;
石抹,曰蕭;
奧屯,曰曹;
孛魯,曰魯;
移剌,曰劉;
斡勒,曰石;
納剌,曰康;
夾谷,曰仝;

裴滿,曰麻;
尼忙古,曰魚;
斡準,曰趙;
阿典,曰雷;
阿里侃,曰何;
溫敦,曰空;
吾魯,曰惠;
抹顏,曰孟;

都烈,曰強;
散答,曰駱;
呵不哈,曰由;
烏林答,曰蔡;
僕散,曰林;
虎,曰董;
古里甲,曰汪。

平江南[编辑]

  至元十一年甲戌,宋之咸淳十年也。秋七月,世祖命中書右丞相伯顏、總制大軍取宋,論之若曰:「朕聞曹彬不嗜殺人。一舉而定江南,汝其體朕心,法彬事,毋使吾赤子橫罹鋒刃。」伯顏叩首奉命惟謹。既而混一職方,豈非不嗜殺人之驗與。

獨松關[编辑]

  明年乙亥春,諸郡望風降敗。丞相伯顏遣員外郎石天麟詣闕奏聞。世皇喜,顧謂侍臣曰:「朕兵已到江南,宋之君臣必知畏恐。茲若遣使議和,邀索歲幣,想無不從者。」遂搬伯顏按兵。乃命禮部尚書廉希賢、侍郎嚴忠範、計議官宋德秀、秘書丞柴紫芝等,齊奉國書使宋。次建康。賢等借兵衛送,伯顏曰:「方今兩軍相厄,互有設險,宜令行人先往道意。若便擁兵前進,吾恐別生罅隙,則和議之事必難成矣。」

  希賢等堅請,乃簡閱銳卒伍百畀之。至獨松關,戍關者,宋浙西安撫司參議官張濡也,以為北兵叩關,率眾掩擊,殺忠範,執希賢。希賢亦病創死。世皇聞之,大怒,趣進攻,嗟夫!宋之亡也,非有桀紂之惡,特以始之以拘留使者,肇天兵之興,終之以誤殺使者,激世皇之怒耳。藉使獨松之使不死,宋之存亡未可知。其亦有數也與。

浙江潮[编辑]

  明年正月甲申,丞相伯顏駐軍皋亭山。宋奉表及國璽以降,遣千戶囊加歹等人城慰諭,令居民門首各貼「好投拜」三字。及聞益王廣王如婺州,即命分兵屯守諸門,范文虎安營浙江沙滸。太皇太后望祝曰:「海若有靈,當使波濤大作,一洗而空之。」潮汐三日不至,軍馬宴然。文虎,呂文煥婿,安慶守臣,降於我者。

宋興亡[编辑]

  宋之興,始於後周恭帝顯德七年,恭帝方八歲。及其亡也,終於少帝德祐元年,少帝時四歲,名顯。而顯德二字,競與得國時合。周以主幼而失國,宋亦以主幼而失國;周有太后在上,宋亦有太后在上。始終興亡之數,昭然如此。

萬歲山[编辑]

  萬歲山在大內西北太液池之陽,金人名瓊花島。中統三年,修繕之。其山皆以玲瓏石疊壘,峰巒隱映,松檜隆鬱,秀若天成。引金水河至其後,轉機運戽斗,汲水至山頂。山石龍口,注方池,伏流至仁智殿後,有石刻蟠龍,昂首噴水仰出,然後東西流入於太液池。山上有廣寒殿七間,仁智殿則在山半,為屋三間。山前白玉石橋,長二百尺。直儀天殿後,殿在太液池中圓坻上,十一楹,正對萬歲山。

  山之東也為靈囿,奇獸珍禽在焉。車駕歲巡上都,先宴百官於此。浙省參政赤德爾嘗云:「向任留守司都事時,聞故老言,國家起朔漠日,塞上有一山,形執雄偉。金人望氣者,謂此山有王氣,非我之利。」金人謀欲厭勝之,計無所出,時國已多事,乃求通好人貢,既而曰:「他無所冀,願得某山以鎮奈我土耳。」

  眾皆鄙笑面許之。金人乃大發卒鑿掘,輦運至幽州城北,積累成山,因開挑海子,栽植花木,營構宮殿,以為遊幸之所。未幾,金亡,世皇徙都之。至元四年,興築宮城,山適在禁中,遂賜今名云。留守司在宮城西南角樓之南,專掌宮禁工役者。

大軍渡河[编辑]

  世皇取江南,大軍次黃河,苦乏舟楫。夜夢一老叟曰:「陛下欲渡河,當隨我來。」引至一所,指曰:「此即是已。」帝遂以物標識之。乃覺,歷歷可記。明日,循行河滸,尋夢中所見處,果是。方驚顧間,忽有人進曰:「此間水淺,可渡。」

  時帝徵夢中語,因謂曰:「汝能先涉否?」其人乃行,大軍自後從之,無一不濟。帝欲重旌其功,對曰:「富與貴悉非所願,但得自在足矣。」遂封為答剌罕,與五品印,撥三百戶以食之。今其子孫尚有存者。此事楊元誠太史瑀所云。

[编辑]

  世皇下江南檄,枚舉賈似道無君之罪,宋國臣民其不誠服者與。其文曰:

 「宅中圖大,天開一統之期;自北而南,雷動六師之眾。先謂吊民而伐罪,蓋將用夏而變夷;欲制江浙以削平,極汝海隅而混一。堪嗟此宋,信任非人,處之師相之尊,委以國柄之重。世濟其惡,真凶悖之賈充;謀及乃心,效奸雄之曹操。不學無識,無術弄權,誇滸黃僅免其身,比河清莫大之續。承君之寵,如彼之專,貪天之功,確乎不拔。惜官爵以總寶貨,苛條法以苦賢才。奪土田而無地可耕,變關會而物價溢湧。藉鄙猥者伴食於廟堂,任反側者失兵於邊徼。恬視雷星之召異,罔聞水火之降災。

  滿朝皆其私人,用將因其重賂。用白扎而破世守之法,曲丹筆而容天討之刑。民心已離而不知,天命將革而未悟。方且貪湖山之樂,聚寶玉之珍,弗顧母死,奪制以貪榮,乃乘君寵,立幼而固位。以己峻功碩德,而自比於周公。欺人寡婦孤兒,反不如於石莫殺而混海宇。振兵略地,隨所向而宣皇威。一戰乘勝而渡江,諸將列降而獻土,厥角稽首,迎我前矛,後實先聲,易如破竹。昭天順人信之助,成我風行草偃之功。合宇宙以清寧,蘇人民而鎮撫。恩寬幼主以下,罪止元惡之身。自今檄到,應守令以境土投拜,除大支犒賞外,仍其官職。謹檄。」

朝儀[编辑]

  大元受天命,肇造區夏,列聖相承,至於世皇至元初,尚未遑興建宮闕。凡遇稱賀,則臣庶皆集帳前,無有尊卑貴賤之辨。執法官厭其喧雜,揮杖擊逐之,去而復來者數次。翰林承旨王文忠公(磐)時兼太常卿,慮將貽笑外國,奏請立朝儀。遂如其言。

科舉[编辑]

  皇慶癸丑冬十一月,詔曰:「其以皇慶三年俄月,天下郡縣,興其賢者能者,充賦有司。明年二月,會試京師,中選者,朕將親策焉。」按遺山元公(好問)所撰〈廉訪使楊文憲公(奐)墓碑〉云:太宗即位之十年戊戌,開舉選,特詔宣德課稅使劉公用之,試諸道進士。公試東平兩中賦論第一,奏授河南路徵收課稅所長官、兼廉訪使,則國朝科舉之設已筆於此。」寥寥七十餘年,而普顏篤皇帝克不墜祖宗之令典。尊號曰仁,不亦宜乎?初焉試論賦,蓋反宋金餘習。後則一以經學為本,非復向時比矣。

江南謠[编辑]

  汲郡王公《玉堂嘉話》云:「宋未下時,江南謠云:『江南若破,百雁來過。』當時莫喻其意,及宋亡,蓋知指丞相伯顏也。」

白道子[编辑]

  太宗時,諸國來朝者,多以冒禁應死。耶律文正王(楚材)進奏曰:「願無污白道子。」從之。蓋國俗尚白,以白為吉,故也。

官不致仕[编辑]

  大德七年,詔內外官年及七十,並聽致仕。時郭守敬,字若思,順德邢台人,知太史院事。以舊臣,且熟朝廷所施為,獨不許其請。至今翰林太史司天官不致仕者,咸自公始。

答剌罕[编辑]

  答剌罕,譯言一國之長。得自由之意,非勳戚不與焉。太祖龍飛日,朝廷草創,官制簡古,惟左右萬戶,次及千戶而已。丞相順德忠南獻王(哈剌哈孫)之曾祖啟昔禮,以英材見遇,擢任千戶,錫號答剌罕。至元壬申,世祖錄勳臣後,拜王宿衛宮襲號答剌罕。

皇族列拜[编辑]

  己丑秋八月,太宗即皇帝位,耶律睚王、時為中書令,定冊立儀禮,皇族尊長,皆令就班列拜。尊長之有拜禮,蓋自此始。

內八府[编辑]

  宰相內八府宰相八員,視二品秩,而不降授宣命,特中書照會之任而已,寄位於翰林之埽鄰。埽鄰,宮門外院官會集處也。所職視草制,若詔赦之文,則非其掌也。至於院之公事,亦不得與焉,例以國戚與勳貴之子弟充之。

雲都赤[编辑]

  國朝有四怯薛太官。怯薛者,分宿衛供奉之士為四番。番三晝夜。凡上之起居飲食,諸服御之政令,層薛之長皆總焉。中有雲都赤,乃侍御之至親近者。雖官隨朝諸司,亦三日一次,輪流人直。負骨朵於肩,佩環刀於要,或二人四人,多至八人。時若上御控鶴,則在墀陛之下,蓋所以虞姦回也。

  雖宰輔之日覲清光,然有所奏請,無雲都赤在,固不敢進。今中書移諮各省,或有須備錄奏文事者,內必有云都赤某等。以此之故,餘又究骨朵字義。嘗記宋景文筆云:關中人以腹大為胍𦘴(上音孤,下音都),俗音謂杖頭大者亦曰胍𦘴,後訛為骨朵,朵平聲。

大漢[编辑]

  國朝鎮殿將軍,募選身軀長大異常者充。凡有所請給,名曰大漢衣糧,年過五十,方許出官。

貴由赤[编辑]

  貴由赤者,快行是也。每歲一試之,名曰放走。以腳力便捷者膺上賞,故監臨之官,齊其名數而約之以繩,使無後先參差之爭,然後去繩放行。在大都,則自河西務起程。若上都,則自泥河兒起程。越三時,走一百八十里,直抵御前,俯伏呼萬歲。先至者賜銀一餅,餘者賜段匹有差。

昔寶赤[编辑]

  昔寶赤,鷹房之執役者。每歲以所養海有獲頭鵝者,賞黃金一錠。頭鵝,天鵝也。以首得之,又重過三十餘斤。且以進御膳,故曰頭。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