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鑑紀事本末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五 通鑑紀事本末 卷第十六
宋 袁樞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宋刊本
卷第十七

通鑑紀事本末卷第十六

   慕容叛秦復燕肥水之役 姚萇滅秦慕容滅西燕

晉海西公太和四年燕車騎大將軍呉王垂犇秦

 初秦王堅聞太宰恪卒隂有圖燕之志憚垂威

名不敢發及聞垂至大喜郊迎執手曰天生賢傑

必相與共成大功此自然之數也要當與卿共定

天下告成岱宗然後還卿本邦丗封幽州使卿去

國不失爲子之孝歸朕不失事君之忠不亦美乎

垂謝曰羇旅之臣免罪爲幸本邦之榮非所敢望

堅復愛丗子令及慕容楷之才皆厚禮之賞賜鉅

萬毎進見屬目觀之闗中士民素聞垂父子名皆

嚮慕之王猛言於堅曰慕容垂父子譬如龍虎非

可馴之物若借以風雲將不可復制不如早除之

堅曰吾方收攬英雄以清四海奈何殺之且其始

來吾已推誠納之矣匹夫猶不棄言况萬乗乎乃

以垂爲冠軍將軍封賔徒侯楷爲積弩將軍

五年 秦王猛之克壺闗也黄門侍郎封孚問司

徒長史申𦙍曰事將何如𦙍歎曰鄴必亡矣吾屬

今兹將爲秦虜然越得歳而呉伐之卒受其祸今

福德在燕秦雖得志而燕之復建不過一紀耳

初秦王堅入鄴宫慕容垂見燕公卿大夫及故時

僚吏有愠色髙弼宻言於垂曰大王憑祖宗積累

之資負英傑髙丗之略遭值迍阨棲集外邦今雖

家國傾覆安知其不爲興運之始邪愚謂國之舊

人宜恢江海之量有以慰結其心以立覆簣之基

成九仭之功奈何以一怒捐之愚竊爲大王不取

也垂恱從之 燕故太史黄泓歎曰燕必中興其

在呉王乎恨吾老不及見耳汲郡趙秋曰天道在

燕而秦滅之不及十五年秦必復爲燕有慕容桓

之子鳳年十一隂有復讎之志鮮卑丁零有氣幹

者皆傾身與之交結權翼見而謂之曰兒方以才

望自顯勿效爾父不識天命鳳厲色曰先王欲建

忠而不遂此乃人臣之節君侯之言豈奨勸將來

之義乎翼改容謝之言於秦王堅曰慕容鳳忼慨

有才器但狼子野心恐終不爲人用耳

簡文帝咸安元年春正月秦王堅徙闗東豪傑及

雜夷十五萬户于闗中處烏桓于馮翊北地丁零

翟斌于新安渑池

孝武帝寧康元年有彗星出于尾箕長十餘丈經

太微掃東井自四月始見及秋冬不滅秦太史令

張孟言於秦王堅曰尾箕燕分東井秦分也今彗

起尾箕而掃東井十年之後燕當滅秦二十年之

後代當滅燕慕容暐父子兄弟我之仇敵而布列

朝廷貴盛莫二臣竊憂之宜剪其魁傑者以消天

變堅不聽陽平公融上疏曰東胡跨據六州南面

稱帝陛下勞師累年然後得之本非慕義而來今

陛下親而幸之使其父子兄弟森然滿朝執權履

職埶傾勲舊臣愚以爲狼虎之心終不可飬星變

如此願少留意堅報曰朕方混六合爲一家視夷

狄爲赤子汝宜息慮勿懐耿介夫惟修德可以禳

災茍能内求諸己何懼外患乎

二年冬十二月有人入秦明光殿大呼曰甲申乙

酉魚羊食人悲哉無復遺秦王堅命執之不獲袐

書監朱肜袐書侍郎略陽趙整固請誅諸鮮卑堅

不聽整宦官也博聞彊記能屬文好直言上書及

面諫前後五十餘事慕容垂夫人得幸於堅堅與

之同輦遊于後庭整歌曰不見雀來入鷰室但見

浮雲蔽白日堅改容謝之命夫人下輦

三年夏六月秦清河武侯王猛寝疾秦王堅親爲

之祈南北郊及宗廟社稷分遣侍臣徧禱河嶽諸

神猛疾少瘳爲之赦殊死以下猛上䟽曰不圖陛

下以臣之命而虧天地之德開闢以來未之有也

臣聞報德莫如盡言謹以垂沒之命竊獻遺欵伏

惟陛下威烈振乎八荒聲教光乎六合九州百郡

十居其七平燕定蜀有如拾芥夫善作者不必善

成善始者不必善終是以古先哲王知功業之不

易戰戰兢兢如臨深谷伏惟陛下追蹤前聖天下

幸甚堅覽之悲慟秋七月堅親至猛第視疾訪以

後事猛曰晉雖僻處江南然正朔相承上下安和

臣没之後願勿以晉爲圖鮮卑西羌我之仇敵終

爲人患宜漸除之以便社稷言終而卒堅比歛三

臨哭謂太子宏曰天不欲使吾平壹六合耶何奪

吾景略之速也𦵏之如漢霍光故事

太元元年 陽平國常侍慕容紹私謂其兄楷曰

秦恃其彊大務勝不休北戍雲中南守蜀漢轉運

萬里道殣相望兵疲於外民困於内危亡近矣冠

軍叔仁智度英拔必能恢復燕祚吾屬但當愛身

以待時耳

二年春髙句麗新羅西南夷皆遣使入貢于秦趙

故將作功曹熊邈屢爲秦王堅言石氏宫室器玩

之盛堅以邈爲將作長史領尚方丞大修舟艦兵

器飾以金銀頗極精巧慕容農私言於慕容垂曰

自王猛之死秦之灋制日以頽靡今又重之以奢

侈殃將至矣圖䜟之言行當有驗大王宜結納英

傑以承天意時不可失也垂笑曰天下事非爾所

及 荆州刺史桓豁表兖州刺史朱序爲梁州刺

史鎮襄陽 秋七月丁未以尚書僕射謝安爲司

徒安讓不拜復加侍中都督楊豫徐兖青五州諸

軍事丙辰征西大將軍荆州刺史桓豁卒 冬十

月辛丑以桓沖都督江荆梁益寧交廣七州諸軍

事領荆州刺史以沖子嗣爲江州刺史又以五兵

尚書王藴都督江南諸軍事假節領徐州刺史征

西司馬領南郡相謝𤣥爲兖州刺史領廣陵相監

江北諸軍事桓沖以秦人彊盛欲移阻江南奏自

江陵徙鎮上明使冠軍將軍劉波守江陵諮議參

軍楊亮守江夏王藴固讓徐州謝安曰卿居后父

之重不應妄自菲薄以虧時遇藴乃受命初中書

郎郗超自以其父愔位遇應在謝安之右而安入

掌機權愔優遊散地常憤邑形於辭色由是與謝

氏有隙是時朝廷方以秦㓂爲憂詔求文武良將

可以鎮禦北方者謝安以兄子𤣥應詔超聞之歎

曰安之明乃能違衆舉親𤣥之才足以不負所舉

衆咸以爲不然超曰吾嘗與𤣥共在桓公府見其

使才雖履屐間未嘗不得其任是以知之𤣥募驍

勇之士得彭城劉牢之等數人以牢之爲參軍常

領精銳爲前鋒戰無不捷時號北府兵敵人畏之

三年春二月秦王堅遣征南大將軍都督征討諸

軍事守尚書令長樂公丕武衛將軍茍萇尚書慕

容暐帥歩騎七萬宼襄陽以荆州刺史楊安帥樊

鄧之衆爲前鋒征虜將軍始平石越帥精騎一萬

出魯陽闗京兆尹慕容垂揚武將軍姚萇帥衆五

萬出南鄉領軍將軍茍池右將軍毛當彊弩將軍

王顯帥衆四萬出武當㑹攻襄陽夏四月秦兵至

沔北梁州刺史朱序以秦無舟檝不以爲虞既而

石越帥騎五千浮渡漢水序惶駭固守中城越克

其外郭獲船百餘艘以濟餘軍長樂公丕督諸將

攻中城序母韓氏聞秦兵將至自登城履行至西

北隅以將不固帥百餘婢及城中女丁築邪城於

其内及秦兵至西北隅果潰衆移守新城襄陽人

謂之夫人城桓沖在上明擁衆七萬憚秦兵之彊

不敢進丕欲急攻襄陽茍萇曰吾衆十倍於敵糗

糧山積但稍遷漢沔之民於許洛塞其運道絶其

援兵譬如網中之禽何患不獲而多殺將士急求

成功哉丕從之慕容垂拔南陽執太守鄭裔與丕

㑹襄陽 秋七月秦兖州刺史彭超請攻沛郡太

守戴𨔵於彭城且曰願更遣重將攻淮南諸城爲

征南棊刼之埶東西並進丹楊不足平也秦王堅

從之使都督東討諸軍事後將軍俱難右禁將軍

毛盛洛州刺史卲保帥歩騎七萬㓂淮陽盱眙超

越之弟保羌之從弟也八月彭超攻彭城詔右將

軍毛虎生帥衆五萬鎮姑孰以禦秦兵秦梁州刺

史韋鍾圍魏興太守吉挹於城西 冬十二月秦

御史中丞李柔劾奏長樂公丕等擁衆十萬攻圍

小城日費萬金乆而無效請徵下廷尉秦王堅曰

丕等廣費無成實宜貶戮但師已淹時不可虚返

其特原之令以成功贖罪使黄門侍郎韋華持節

切讓丕等賜丕劒曰來春不捷汝可自裁勿復持

面見吾也

四年春正月秦長樂公丕等得詔惶恐乃命諸軍

并力攻襄陽秦王堅欲自將攻襄陽詔陽平公融

以闗東六州之兵㑹夀春梁熈以河西之兵爲後

繼陽平公融諫曰陛下欲取江南固當博謀熟慮

不可倉猝若止取襄陽又豈足親勞大駕乎未有

動天下之衆而爲一城者所謂以隋侯之珠彈千

仭之雀也梁熈諫曰晉主之㬥未如孫皓江山險

固易守難攻陛下必欲廓清江表亦不過分命將

帥引闗東之兵南臨淮泗下梁益之卒東出巴峽

又何必親屈鑾輅逺幸沮澤乎昔漢光武誅公孫

述晉武帝擒孫皓未聞二帝自統六師親執枹鼓

䝉矢石也堅乃止詔冠軍將軍南郡相劉波帥衆

八千救襄陽波畏秦不敢進朱序屢出戰破秦兵

引退稍逺序不設備二月襄陽督䕶李伯䕶宻遣

其子送款於秦請爲内應長樂公丕命諸軍進攻

之戊午克襄陽執朱序送長安秦王堅以序能守

節拜度支尚書以李伯䕶爲不忠斬之秦將軍慕

容越拔順陽執太守譙國丁穆堅欲官之穆固辭

不受堅以中壘將軍梁成爲荆州刺史配兵一萬

鎮襄陽選其才望禮而用之桓沖以襄陽䧟沒上

䟽送章節請觧職不許詔免劉波官俄復以爲冠

軍將軍 兖州刺史謝𤣥帥衆萬餘救彭城軍于

泗口欲遣間使報戴𨔵而不可得部曲將田泓

沒水潜行趣彭城𤣥遣之泓爲秦人所獲厚賂之

使云南軍已敗泓偽許之既而告城中曰南軍垂

至我單行來報爲賊所得勉之秦人殺之彭超置

輜重於留城謝𤣥揚聲遣後軍將軍東海何謙向

留城超聞之釋彭城圍引兵還保輜重戴𨔵帥彭

城之衆隨謙奔𤣥超遂據彭城留兖州治中徐襃

守之南攻盱眙俱難克淮隂留邵保戍之 夏四

月秦毛當王顯帥衆二萬自襄陽東㑹俱難彭超

攻淮南五月乙丑難超拔盱眙執髙宻内史毛璪

之秦兵六萬圍幽州刺史田洛于三阿去廣陵百

里朝廷大震臨江列戍遣征虜將軍謝石帥舟師

屯涂中石安之弟也右衛將軍毛安之等帥衆四

萬屯堂邑秦毛當毛盛帥騎二萬襲堂邑安之等

驚潰兖州刺史謝𤣥自廣陵救三阿丙子難超戰

敗退保盱眙六月戊子𤣥與田洛帥衆五萬進攻

盱眙難超又敗退屯淮隂𤣥遣何謙等帥舟師乗

潮而上夜焚淮橋邵保戰死難超退屯淮北𤣥與

何謙戴𨔡田洛共追之戰于君川復大破之難超

北走僅以身免謝𤣥還廣陵詔進號冠軍将軍加

領徐州刺史秦王堅聞之大怒秋七月檻車徴超

下廷尉超自殺難削爵爲民以毛當爲徐州刺史

鎮彭城毛盛為兖州刺史鎮胡陸王顯為楊州刺

史戍下邳謝安為宰相秦人屢入冦邉兵失利衆

心危懼安毎鎮之以和靜其爲政務舉大綱不為

小察時人比安於王導而謂其文雅過之

五年夏五月朝廷以秦兵之退爲謝安桓沖之功

拜安衛將軍與沖皆開府儀同三司 六月秦王

堅召陽平公融爲侍中中書監車騎大將軍司𨽻

校尉録尚書事以征南大將軍守尚書令長樂公

丕爲都督闗東諸軍事征東大將軍冀州牧堅以

諸氐種類繁滋秋七月分三原九𡽀武都汧雍氐

十五萬户使諸宗親各領之散居方鎮如古諸侯

長樂公丕領氐三千户以仇池氐酋射聲校尉楊

膺爲征東左司馬九𡽀氐酋長水校尉齊午爲右

司馬各領一千五百户爲長樂丗卿長樂國郎中

令略陽垣敞爲録事參軍侍講扶風韋幹爲參軍

事申紹爲别駕膺丕之妃兄也午膺之妻父也八

月分幽州置平州以石越爲平州刺史鎮龍城中

書令梁讜爲幽州刺史鎮薊城撫軍將軍毛興為

都督河秦二州諸軍事河州刺史鎮枹罕長水校

尉王騰爲并州刺史鎮晉陽河并二州各配氐户

三千興騰竝符氏婚姻氐之崇望也平原公暉為

都督豫洛荆南兖東豫楊六州諸軍事鎮東大將

軍豫州牧鎮洛陽移洛州刺史治豐陽以鉅鹿公

叡爲雍州刺史鎮蒲坂各配氐户三千二百堅送

丕至灞上諸氐别其父兄皆慟哭哀感路人趙整

因侍宴援琴而歌曰阿得脂阿得脂博勞舅父是

仇綏尾長翼短不能飛逺徙種人留鮮卑一旦緩

急當語誰堅笑而不納 冬十二月秦以左將軍

都貴爲荆州刺史鎮彭城置東豫州以毛當爲刺

史鎮許昌

六年春正月丁酉以尚書謝石爲僕射 冬十一

月秦荆州刺史都貴遣其司馬閻振中兵參軍呉

仲帥衆二萬㓂竟陵桓沖遣南平太守桓石䖍衛

軍參軍桓石民等帥水陸二萬拒之石民石䖍之

弟也十二月甲辰石䖍襲撃振仲大破之振仲退

保管城石䖍進攻之癸亥拔管城獲振仲斬首七

千級俘虜萬人詔封桓沖子謙爲宜陽侯以桓

䖍領河東太守

七年夏四月秦王堅以陽平公融爲司徒融固辭

不受堅方謀伐晉乃以融爲征南大將軍開府儀

同三司 秋八月秦王堅以諫議大夫裴元略爲

巴西梓潼二郡太守使宻具舟師 九月桓沖使

揚威將軍朱綽擊秦荆州刺史都貴于襄陽焚踐

沔北屯田掠六百餘户而還 冬十月秦王堅㑹

羣臣于太極殿議曰自吾承業垂三十載四方略

定唯東南一隅未霑王化今略計吾士卒可得九

十七萬吾欲自將以討之何如袐書監朱肜曰陛

下㳟行天罰必有征無戰晉主不銜壁軍門則走

死江海陛下返中國士民使復其桑梓然後回輿

東廵告成岱宗此千載一時也堅喜曰是吾志也

尚書左僕射權翼曰昔紂爲無道三仁在朝武王

猶爲之旋師今晉雖微弱未有大惡謝安桓冲皆

江表偉人君臣輯睦内外同心以臣觀之未可圖

也堅嘿然良乆曰諸君各言其志太子左衛率石

越曰今歳鎮守斗福德在呉伐之必有天殃且彼

據長江之險民爲之用殆未可伐也堅曰昔武王

伐紂逆歳違卜天道幽逺未易可知夫差孫皓皆

保據江湖不免於亡今以吾之衆投鞭於江足斷

其流又何險之足恃乎對曰三國之君皆淫虐無

道故敵國取之易於拾遺今晉雖無德未有大罪

願陛下且案兵積糓以待其釁於是羣臣各言利

害乆之不決堅曰此所謂築室道旁無時可成吾

當内斷於心耳羣臣皆出獨留陽平公融謂之曰

自古定大事者不過一二臣而已今衆言紛紛徒

亂人意吾當與汝決之對曰今伐晉有三難天道

不順一也晉國無釁二也我數戰兵疲民有畏敵

之心三也羣臣言晉不可伐者皆忠臣也願陛下

聽之堅作色曰汝亦如此吾復何望吾疆兵百萬

資仗如山吾雖未爲令主亦非闇劣乗累捷之勢

擊垂亡之國何患不克豈可復留此殘㓂使長爲

國家之憂哉融泣曰晉未可滅昭然甚明今勞師

大舉恐無萬全之功且臣之所憂不止於此陛下

寵育鮮卑𦍑羯布滿畿甸此屬皆我之深仇太子

獨與弱卒數萬留守京師臣懼有不虞之變生於

腹心肘腋不可悔也臣之頑愚誠不足采王景略

一時英傑陛下常比之諸葛武侯獨不記其臨没

之言乎堅不聽於是朝臣進諫者衆堅曰以吾擊

晉校其彊弱之勢猶疾風之掃秋葉而朝廷内外

皆言不可誠吾所不解也太子宏曰今歳在呉分

又晉君無罪若大舉不㨗恐威名外挫財力内竭

此羣下所以疑也堅曰昔吾滅燕亦犯歳而捷天

道固難知也秦滅六國六國之君豈皆㬥虐乎冠

軍京兆尹慕容垂言於堅曰弱併於彊小併於大

此理埶自然非難知也以陛下神武應期威加海

外虎旅百萬韓白滿朝而蕞爾江南獨違王命豈

可復留之以遺子孫哉詩云謀夫孔多是用不集

陛下斷自聖心足矣何必廣詢朝衆晉武平呉所

仗者張杜二三臣而已若從朝衆之言豈有混壹

之功乎堅大恱曰與吾共定天下者獨卿而已賜

帛五百匹堅銳意欲取江東寝不能旦陽平公融

諫曰知足不辱知止不殆自古窮兵極武未有不

亡者且國家本戎狄也正朔曽不歸之江東雖微

弱僅存然中華正統天意必不絶之堅曰帝王歴

數豈有常邪惟德之所在耳劉禪豈非漢之苖裔

邪終爲魏所滅汝所以不如吾者正病此不逹變

通耳堅素信重沙門道安羣臣使道安乗間進言

十一月堅與道安同輦遊于東苑堅曰朕將與公

南遊呉越泛長江臨滄海不亦樂乎安曰陛下應

天御丗居中土而制四維自足以比隆堯舜何必

櫛風沐雨經略遐方乎且東南卑濕沴氣易太上御名

舜遊而不歸大禹往而不復何足以上勞大駕也

堅曰天生烝民而樹之君使司牧之朕豈敢憚勞

使彼一方獨不被澤乎必如公言是古之帝王皆

無征伐也道安曰必不得已陛下宜駐蹕洛陽遣

使者奉尺書於前諸將緫六師於後彼必稽首入

臣不必親渉江淮也堅不聽堅所幸張夫人諫曰

妾聞天地之生萬物聖王之治天下皆因其自然

而順之故功無不成是以黄帝服牛乗馬因其性

也禹濬九川障九澤因其埶也后稷播殖百榖因

其時也湯武帥天下而攻桀紂因其心也皆有因

則成無因則敗今朝野之人皆言晉不可伐陛下

獨决意行之妾不知陛下何所因也書曰天聰明

自我民聰明天猶因民而况人乎妾又聞王者出

師必上觀天道下順人心今人心既不然矣請驗

之天道諺云雞夜鳴者不利行師犬羣嘷者宫室

將空兵動馬驚軍敗不歸自秋冬以來衆雞夜鳴

羣犬哀嘷廐馬多驚武庫兵器自動有聲此皆非

出師之祥也堅曰軍旅之事非婦人所當預也堅

幼子中山公詵最有寵亦諫曰臣聞國之興亡繫

賢人之用捨今陽平公國之謀主而陛下違之晉

有謝安桓沖而陛下伐之臣竊惑之堅曰天下大

事孺子安知

八年夏五月桓沖帥衆十萬伐秦攻襄陽遣前將

軍劉波等攻沔北諸城輔國將軍楊亮攻蜀拔五

城進攻涪城鷹揚將軍郭銓攻武當六月沖别將

攻萬歳筑陽拔之秦王堅遣征南將軍鉅鹿公叡

冠軍將軍慕容垂等帥歩騎五萬救襄陽兖州刺

史張崇救武當後將軍張蚝歩兵校尉姚萇救涪

城叡軍于新野垂軍于鄧城桓沖退屯沔南秋七

月郭銓及冠軍將軍桓石䖍敗張崇于武當掠二

千户以歸鉅鹿公叡遣慕容垂爲前鋒進臨沔水

垂夜命軍士人持十炬繋于樹枝光照數十里沖

懼退還上明張蚝出斜谷楊亮引兵還沖表其兄

子石民領襄城太守戍夏口沖自求領江州刺史

詔許之 秦王堅下詔大舉入㓂民每十丁遣一

兵其良家子年二十已下有林勇者皆拜羽林郎

又曰其以司馬昌明爲尚書左僕射謝安爲吏部

尚書桓沖爲侍中勢還不逺可先爲起第良家子

至者三萬餘騎拜秦州主簿金城趙盛之爲少年

都統是時朝臣皆不欲堅行獨慕容垂姚萇及良

家子勸之陽平公融言於堅曰鮮卑𦍑虜我之仇

讎常思風塵之變以逞其志所陳䇿畫何可從也

良家少年皆富饒子弟不閑軍旅茍爲謟諛之言

以㑹陛下之意耳今陛下信而用之輕舉大事臣

恐功既不成仍有後患悔無及也堅不聽八月戊

午堅遣陽平公融督張蚝慕容垂等歩騎二十五

萬爲前鋒以兖州刺史姚萇爲龍驤將軍督益梁

州諸軍事堅謂萇曰昔朕以龍驤建業未嘗輕以

授人卿其勉之左將軍竇衝曰王者無戲言此不

祥之徴也堅黙然慕容楷慕容紹言於慕容垂曰

主上驕矜已甚叔父建中興之業在此行也垂曰

然非汝誰與成之甲子堅發長安戎卒六十餘萬

騎二十七萬旗鼓相望前後千里九月堅至項城

涼州之兵始逹咸陽蜀漢之兵方順流而下幽冀

之兵至于彭城東西萬里水陸齊進運漕萬艘陽

平公融等兵三十萬先至頴口詔以尚書僕射謝

石爲征虜將軍征討大都督以徐兖二州刺史謝

𤣥爲前鋒都督與輔國將軍謝琰西中郎將桓

等衆共八萬拒之使龍驤將軍胡彬以水軍五千

援夀陽琰安之子也是時秦兵既盛都下震恐謝

𤣥入問計於謝安安夷然答曰已别有㫖既而寂

然𤣥不敢復言乃令張𤣥重請安遂命駕出遊山

墅親朋畢集與𤣥圍棊賭墅安棊常劣於𤣥是日

𤣥懼便爲敵手而又不勝安遂游陟至夜乃還桓

沖深以根本爲憂遣精銳三千入援京師謝安固

却之曰朝廷處分已定兵甲無闕西藩宜留以爲

防沖對佐吏歎曰謝安石有廟堂之量不閑將略

今大敵垂至方遊談不暇遣諸不經事少年拒之

衆又寡弱天下事已可知吾其左祍矣 冬十月

秦陽平公融等攻夀陽癸酉克之執平虜將軍徐

元喜等融以其參軍河南郭襃爲淮南太守慕容

垂拔鄖城胡彬聞夀陽䧟退保硤石融進攻之秦

衛將軍梁成等帥衆五萬屯于洛澗柵淮以遏東

兵謝石謝𤣥等去洛澗二十五里而軍憚成不敢

進胡彬糧盡潜遣使告石等曰今賊盛糧盡恐不

復見大軍秦人獲之送於陽平公融融馳使白秦

王堅曰賊少易擒但恐逃去宜速赴之堅乃留大

軍於項城引輕騎八千兼道就融於夀陽遣尚書

朱序來說謝石等以彊弱異埶不如速降序私謂

石等曰若秦百萬之衆盡至誠難與爲敵今乗諸

軍未集宜速撃之若敗其前鋒則彼已奪氣可遂

破也石聞堅在夀陽甚懼欲不戰以老秦師謝琰

勸石從序言十一月謝𤣥遣廣陵相劉牢之帥精

兵五千趣洛澗未至十里梁成阻澗爲陳以待之

牢之直前渡水撃成大破之斬成及弋陽太守王

詠又分兵斷其歸津秦歩騎崩潰爭赴淮水士卒

死者萬五千人執秦楊州刺史王顯等盡收其器

械軍實於是謝石等諸軍水陸繼進秦王堅與陽

平公融登夀陽城望之見晉兵部陣嚴整又望見

八公山上草木皆以爲晉兵顧謂融曰此亦勍敵

何謂弱也憮然始有懼色秦兵逼肥水而陳晉兵

不得渡謝𤣥遣使謂陽平公融曰君懸軍深入而

置陳逼水此乃持乆之計非欲速戰者也若移陳

小却使晉兵得渡以決勝負不亦善乎秦諸將皆

曰我衆彼寡不如遏之使不得上可以萬全堅曰

但引兵少却使之半渡我以鐡騎蹙而殺之蔑不

勝矣融亦以爲然遂麾兵使却秦兵遂退不可復

止謝𤣥謝琰桓伊等引兵渡水撃之融馳騎略陳

欲以師退者馬倒爲晉兵所殺秦兵遂潰𤣥等乗

勝追撃至于青岡秦兵大敗自相蹈藉而死者蔽

野塞川其走者聞風聲鶴唳皆以爲晉兵且至晝

夜不敢息草行露宿重以飢凍死者什七八初秦

兵小却朱序在陳後呼曰秦兵敗矣衆遂大奔序

因與張天錫徐元喜皆來奔復取夀陽執其淮南

太守郭襃堅中流矢單騎走至淮北飢甚民有進

壺飱豚髀者堅食之賜綿帛辭曰陛下厭苦安樂

自取危困臣爲陛下子陛下爲臣父安有子飼其

父而求報乎弗顧而去堅謂張夫人曰吾今復何

面目治天下乎澘然流涕是時諸軍皆潰惟慕容

垂所將三萬人獨全堅以千餘騎赴之丗子寳言

於垂曰家國傾覆天命人心皆歸至尊但時運未

至故晦迹自藏耳今秦主兵敗委身於我是天借

之便以復燕祚此時不可失也願不以意氣微恩

忘社稷之重垂曰汝言是也然彼以赤心投命於

我若之何害之天茍棄之何患不亡不若保䕶其

危以報德徐俟其釁而圖之既不負宿心且可以

義取天下奮威將軍慕容德曰秦彊而并燕秦弱

而圖之此爲報仇雪恥非負宿心也兄奈何得而

不取釋數萬之衆以授人乎垂曰吾昔爲太傅所

不容置身無所逃死于秦秦主以國士遇我恩禮

備至後復爲王猛所賣無以自明秦王獨能明之

此恩何可忘也若氐運必窮吾當懐集闗東以復

先業耳闗西㑹非吾有也冠軍行參軍趙秋曰明

公當紹復燕祚著於圖䜟今天時已至尚復何待

若殺秦主據鄴都鼓行而西三秦亦非符氏之有

也垂親黨多勸垂殺堅垂皆不從悉以兵授堅平

南將軍慕容暐屯鄖城聞堅敗棄其衆遁去至滎

陽慕容德復說暐起兵以復燕祚暐不從 謝安

得驛書時方與客圍棊攝書置牀上了無喜色圍

棊如故客問之徐答曰小兒軰遂已破賊既罷還

内過户限不覺屐齒之折丁亥謝石歸建康乙未

以張天錫爲散騎常侍朱序爲琅邪内史 秦王

堅收集離散比至洛陽衆十餘萬百官儀物軍容

粗備慕容農謂慕容垂曰尊不廹人於險其義聲

足以感動天地農聞袐記曰燕復興當在河陽夫

取果於未熟與自落不過晚旬日之間然其難易

美惡相去逺矣垂心善其言行至渑池言於堅曰

北鄙之民聞王師不利輕相扇動臣請奉詔書以

鎮慰安集之因過謁陵廟堅許之權翼諫曰國兵

新破四方皆有離心宜徴集名將置之京師以固

根本鎮枝葉垂勇略過人丗豪東夏頃以避禍而

來其心豈止欲作冠軍而已哉譬如養鷹飢則附

人每聞風飈之起常有陵霄之志正宜謹其絛籠

豈可解縱任其所欲哉堅曰卿言是也然朕已許

之匹夫猶不食言況萬乗乎若天命有廢興固非

智力所能移也翼曰陛下重小信而輕社稷臣見

其往而不返闗東之亂自此始矣堅不聽遣將軍

李蠻閔亮尹國帥衆三千送垂又遣驍騎將軍石

越帥精卒三千戍鄴驃騎將軍張蚝帥羽林五千

戍并州鎮軍將軍毛當帥衆四千戍洛陽權翼宻

遣壮士邀垂於河橋南空倉中垂疑之自凉馬臺

結草筏以渡使典軍程同衣已衣乗已馬與僮僕

趣河橋伏兵發同馳馬獲免十二月秦王堅至長

安哭陽平公融而後入謚曰哀公大赦復死事者

家 庚午大赦以謝石爲尚書令進謝玄號前將

軍固讓不受 慕容垂至安陽遣參軍田山修牋

於長樂公丕丕聞垂北來疑其欲爲亂然猶身自

迎之趙秋勸垂於座取丕因據鄴起兵垂不從丕

謀襲擊垂侍郎天水姜讓諫曰垂反形未著而明

公擅殺之非臣子之義不如待以上賓之禮嚴兵

衛之密表情狀聽敕而後圖之丕從之館垂於鄴

西垂潛與燕之故臣謀復燕祚㑹丁零翟斌起兵

叛秦謀攻豫州牧平原公暉於洛陽秦王堅驛書

使垂將兵討之石越言於丕曰王師新敗民心未

安負罪亡匿之徒思亂者衆故丁零一唱旬日之

中衆已數千此其驗也慕容垂燕之宿望有興復

舊業之心今復資之以兵此爲虎傅翼也丕曰垂

在鄴如藉虎寢蛟常恐爲肘腋之變今逺之於外

不猶愈乎且翟斌凶悖必不肯爲垂下使兩虎相

斃吾從而制之此卞荘子之術也乃以羸兵二千

及鎧仗之弊者給垂又遣廣武將軍符飛龍帥氐

騎一千爲垂之副密戒飛龍曰垂爲三軍之帥卿

爲謀垂之將行矣勉之垂請入鄴城拜廟丕弗許

乃潜服而入亭吏禁之垂怒斬吏燒亭而去石越

言於丕曰垂敢輕侮方鎮殺吏燒亭反形已露可

因此除之丕曰淮南之敗垂侍衛乗輿此功不可

忘也越曰垂尚不忠於燕安能盡忠於我失今不

取必爲後患丕不從越退告人曰公父子好爲小

仁不顧大計終當爲人擒耳垂留慕容農慕容楷

慕容紹於鄴行至安陽之湯池閔亮李毗自鄴來

以丕與符飛龍所謀告垂垂因激怒其衆曰吾盡

忠於符氏而彼專欲圖吾父子吾雖欲已得乎乃

託言兵少停河内募兵旬日閒有衆八千平原公

暉遣使讓垂趣使進兵垂謂飛龍曰今㓂賊不逺

當晝止夜行襲其不意飛龍以爲然壬午夜垂遣

丗子寶將兵居前少子隆勒兵從已令氐兵五人

爲伍隂與寶約聞鼓聲前後合撃氐兵及飛龍盡

殺之參佐家在西者皆遣還并以書遺秦王堅言

所以殺飛龍之故初垂從堅入鄴以其子麟屢嘗

告變於燕立殺其母然猶不忍殺麟置之外舍希

得侍見及殺符飛龍麟屢進䇿畫啟發垂意垂更

竒之寵待與諸子均矣慕容鳳及燕故臣之子燕

郡王騰遼西叚延等聞翟斌起兵各帥部曲歸之

平原公暉使武平武侯毛當討斌慕容鳳曰鳳今

將雪先王之耻請爲將軍斬此氐奴乃擐甲直進

丁零之衆隨之大敗秦兵斬毛當遂進攻陵雲臺

戍克之收萬餘人甲仗癸未慕容垂濟河焚橋有

衆三萬留遼東鮮卑可足渾譚集兵於河内之沙

城垂遣田山如鄴密告慕容農等使起兵相應時

日已暮農與慕容楷留宿鄴中慕容紹先出至蒲

池盜丕駿馬數百疋以待農楷甲申晦農楷將數

十騎微服出鄴遂同奔列人

九年春正月乙酉朔秦長樂公丕大㑹賔客請慕

容農不得始覺有變遣人四出求之三日乃知其

在列人已起兵矣慕容鳯王騰叚延皆勸翟斌奉

慕容垂爲盟主斌從之垂欲襲洛陽且未知斌之

誠偽乃拒之曰吾來救豫州不來赴君君既建大

事成享其福敗受其禍吾無預焉丙戌垂至洛陽

平原公暉聞其殺符飛龍閉門拒之翟斌復遣長

史郭通往說垂垂猶未許通曰將軍所以拒通者

豈非以翟斌兄弟山野異類無竒才逺略必無所

成故邪獨不念將軍今日憑之可以濟大業乎垂

乃許之於是斌帥其衆來與垂㑹勸垂稱尊號垂

曰新興侯吾主也當迎歸返正耳垂以洛陽四面

受敵欲取鄴而據之乃引兵而東故扶餘王餘蔚

爲滎陽太守及昌黎鮮卑衛駒各帥其衆降垂垂

至滎陽羣下同請上尊號垂乃依𣈆中宗故事稱

大將軍大都督燕王承制行事謂之統府羣下稱

臣文表奏誥封拜官爵皆如王者以弟德爲車騎

大將軍封范陽王兄子楷爲征西大将軍封太原

王翟斌爲建義大將軍封河南王餘蔚爲征東將

軍統府左司馬封扶餘王衛駒爲鷹揚將軍慕容

鳳爲建䇿將軍帥衆二十餘萬自石門濟河長驅

向鄴慕容農之奔列人也止於烏桓魯利家利爲

之置饌農笑而不食利謂其妻曰惡奴郎貴人家

貧無以饌之奈何妻曰郎有雄才大志今無故而

至必將有異非爲飲食來也君亟出逺望以備非

常利從之農謂利曰吾欲集兵列人以圖興復卿

能從我乎利曰死生唯郎是從農乃詣烏桓張驤

說之曰家王已舉大事翟斌等咸相推奉逺近響

應故來相告耳驤再拜曰得舊主而奉之敢不盡

死於是農驅列人居民爲士卒斬桑榆爲兵裂䄡

裳爲旗使趙秋說屠各畢聦聦與屠各卜勝張延

李白郭超及東夷餘和敕勃易陽烏桓劉大各帥

部衆數千赴之農假張驤輔國將軍劉大安逺將

軍魯利建威將軍農自將攻破館陶收其軍資器

械遣蘭汗叚讚趙秋慕輿悕略取康臺牧馬數千

匹汗燕王垂之從舅讚聦之子也於是歩騎雲集

衆至數萬驤等共推農爲使持節都督河北諸軍

事驃騎大將軍監統諸將隨才部署上下肅然農

以燕王垂未至不敢封賞將士趙秋曰軍無賞士

不往今之來者皆欲建一時之功規萬丗之利宜

承制封拜以廣中興之基農從之於是赴者相繼

垂聞而善之農西招庫傉官偉於上黨東引乞特

歸於東阿北召光烈將軍平叡及叡兄汝陽太守

幼於燕國偉等皆應之又遣蘭汗等攻頓丘克之

農號令整肅軍無私掠士女喜恱長樂公丕使石

越將歩騎萬餘討之農曰越有智勇之名今不南

拒大軍而來此是畏王而陵我也必不設備可以

計取之衆請治列人城農曰善用兵者結士以心

不以異物今起義兵唯敵是求當以山河爲城池

何列人之足治也辛卯越至列人西農使趙秋及

參軍綦毋滕撃越前鋒破之參軍太原趙謙言於

農曰越甲仗雖精人心危駭易破也宜急擊之農

曰彼甲在外我甲在心晝戰則士卒見其外貌而

憚之不如待暮擊之可以必克令軍士嚴備以待

毋得妄動越立柵自固農笑謂諸將曰越兵精士

衆不乗其初至之銳以撃我方更立柵吾知其無

能爲也向暮農鼓譟出陳于城西牙門劉木請先

攻越柵農笑曰凡人見美食誰不欲之何得獨請

然汝猛銳可嘉當以先鋒惠汝木乃帥壮士四百

騰柵而入秦兵披靡農督大衆隨之大敗秦兵斬

越送首於垂越與毛當皆秦之驍將也故秦王堅

使助二子鎮守既而相繼敗沒人情騷動所在盜

賊羣起庚戌燕王垂至鄴改秦建元二十年爲燕

元年服色朝儀皆如舊章以前岷山公庫傉官偉

爲左長史前尚書叚崇爲右長史滎陽鄭豁等爲

從事中郎慕容農引兵㑹垂於鄴垂因其所稱之

官而授之立丗子寶爲太子封從弟拔等十七人

及甥宇文輸舅子蘭審皆爲王其餘宗族及功臣

封公者三十七人侯伯子男者八十九人可足渾

譚集兵得二萬餘人攻野王拔之引兵㑹攻鄴平

幼及弟叡規亦帥衆數萬㑹垂於鄴長樂公丕使

姜讓誚讓燕王垂且說之曰過而能改今猶未晚

也垂曰孤受主上不丗之恩故欲安全長樂公使

盡衆赴京師然後修復國家之業與秦永爲鄰好

何故闇於機運不以鄴城見歸若迷而不復當窮

極兵埶恐單馬求生亦不可得也讓厲色責之曰

將軍不容於家國投命聖朝燕之尺土將軍豈有

分乎主上與將軍風殊類别一見傾心親如宗戚

寵踰勲舊自古君臣際遇有如是之厚者乎一旦

因王師小敗遽有異圖長樂公主上元子受分陜

之任寧可束手輸將軍以百城之地乎將軍欲裂

冠毁冕自可極其兵埶奚更云云但惜將軍以七

十之年懸首白旗髙丗之忠更爲逆鬼耳垂默然

左右請殺之垂曰彼各爲其主耳何罪禮而歸之

遺丕書及上秦王堅表陳述利害請送丕歸長安

堅及丕怒復書切責之 壬子燕王垂攻鄴拔其

外郭長樂公丕退守中城闗東六州郡縣多送任

請降於燕癸丑垂以陳留王紹行冀州刺史屯廣

阿 桓沖聞謝𤣥等有功自以失言慙恨成疾而

卒 二月燕王垂引丁零烏桓之衆二十餘萬爲

飛梯地道以攻鄴不拔乃築長圍守之分處老弱

於肥鄉築新興城以置輜重 燕范陽王德擊秦

枋頭取之置戍而還東胡王晏據館陶爲鄴中聲

援鮮卑烏桓及郡縣民據塢壁不從燕者尚衆燕

王垂遣太原王楷與鎮南將軍陳留王紹討之楷

謂紹曰鮮卑烏桓及冀州之民本皆燕臣今大業

始爾人心未洽所以小異唯宜綏之以德不可震

之以威吾當止一處爲軍聲之本汝廵撫民夷示

以大義彼必當聽從楷乃屯于辟陽紹帥騎數百

往說王晏爲陳禍福晏隨紹詣楷降於是鮮卑烏

桓及塢民降者數十萬口楷留其老弱置守宰以

撫之發其丁壮十餘萬與王晏詣鄴垂大恱曰汝

兄弟才兼文武足以繼先王矣 三月秦北地長

史慕容泓聞燕王垂攻鄴亡犇闗東收集鮮卑衆

至數千還屯華隂敗秦將軍彊永其衆遂盛自稱

都督陜西諸軍事大將軍雍州牧濟北王推垂爲

丞相都督陜東諸軍事領大司馬冀州牧呉王秦

王堅謂權翼曰不用卿言使鮮卑至此闗東之地

吾不復與之爭將若泓何乃以廣平公熈爲雍州

刺史鎮蒲坂徴雍州牧鉅鹿公叡爲都督中外諸

軍事衛大將軍錄尚書事配兵五萬以左將軍竇

衝爲長史龍驤將軍姚萇爲司馬以討泓平陽太

守慕容沖亦起兵於平陽有衆二萬進攻蒲坂堅

使竇衝討之 庫傉官偉帥營部數萬至鄴燕王

垂封偉爲安定主 秦冀州刺史阜城侯定守信

都髙城男紹在其國高邑侯亮重合侯謨守常山

固安侯鑒守中山燕王垂遣前將軍樂浪王温督

諸軍攻信都不克夏四月丙辰遣撫軍大將軍麟

益兵助之定鑒秦王堅之從叔紹謨從弟亮從子

也温燕王之弟子也 慕容泓聞秦兵且至懼帥

衆將犇闗東秦鉅鹿愍公叡麤猛輕敵欲馳兵邀

之姚萇諫曰鮮卑皆有思歸之志故起而爲亂宜

驅令出闗不可遏也夫執鼷䑕之尾猶能反噬於

人彼自知困窮致死於我萬一失利悔將何及但

可鳴鼓隨之彼將犇敗不暇矣叡弗從戰于華澤

叡兵敗爲泓所殺萇遣龍驤長史趙都參軍姜協

詣秦王堅謝罪堅怒殺之萇懼犇渭北馬牧於是

天水尹緯尹詳南安龐演等紏扇𦍑豪帥其户口

歸萇者五萬餘家推萇爲盟主萇自稱大將軍大

單于萬年秦王大赦改元白雀以尹詳龐演爲左

右長史南安姚晃及尹緯爲左右司馬天水狄伯

支等爲從事中郎姜訓等爲SKchar屬王據等爲參軍

王欽盧姚方成等爲將帥 秦竇衝撃慕容沖于

河東大破之沖帥鮮卑騎八千犇慕容泓泓衆至

十餘萬遣使謂秦王堅曰呉王已定闗東可速資

備大駕奉送家兄皇帝泓當帥闗中燕人翼衛乗

輿還返鄴都與秦以虎牢爲界永爲鄰好堅大怒

召慕容暐責之曰今泓書如此卿欲去者朕當相

資卿之宗族可謂人面獸心不可以國士期也暐

叩頭流血涕泣陳謝堅乆之曰此自三豎所爲非

卿之過復其位待之如初命暐以書招諭泓沖及

垂暐宻遣使謂泓曰吾籠中之人必無還理且燕

室之罪人也不足復顧汝勉建大業以呉王爲相

國中山王爲太宰領大司馬汝可爲大將軍領司

徒承制封拜聽吾死問汝便即尊位泓於是進向

長安改元燕興 燕王垂以鄴城猶固㑹寮佐議

之右司馬封衡請引漳水灌之從之垂行圍因飲

於華林園秦人宻出兵掩之矢下如雨垂幾不得

出冠軍大將軍隆將騎衝之垂僅而得免 五月

秦符定符紹皆降於燕燕慕容麟引兵西攻常山

 後秦王萇進屯北地秦華隂北地新平安定𦍑

胡降之者十餘萬 六月秦王堅自帥歩騎二萬

以擊後秦軍于趙氏塢使䕶軍將軍楊璧等分道

攻之後秦兵屢敗斬後秦王萇之弟鎮軍將軍尹

買後秦軍中無井秦人塞安公谷堰同官水以困

之後秦人忷懼有渇死者㑹天大雨後秦營中水

三尺繞營百歩之外寸餘而已後秦軍復振秦王

堅歎曰天亦佑賊乎 慕容泓謀臣髙蓋等以泓

德望不如慕容沖且持灋苛峻乃殺泓立沖爲皇

太弟承制行事置百官以髙蓋爲尚書令後秦王

萇遣其子嵩爲質於沖以請和 後秦王萇帥衆

七萬撃秦秦王堅遣楊璧等拒之爲萇所敗獲楊

璧及右將軍徐成鎮軍將軍毛盛等將吏數十人

萇皆禮而遣之 燕慕容麟拔常山秦符亮符謨

皆降麟進圍中山秋七月克之執符鑒麟威聲大

振留屯中山 秦幽州刺史王永平州刺史符沖

帥二州之衆以擊燕燕王垂遣寧朔將軍平規擊

永永遣昌𥠖太守宋敞逆戰於范陽敞兵敗規進

據薊南 秦平原公暉帥洛陽陜城之衆七萬歸

于長安 秦王堅聞慕容沖去長安浸近乃引兵

歸遣撫軍大將軍髙陽公方戍驪山拜平原公暉

爲都督中外諸軍事配兵五萬以拒沖沖與暉戰

於鄭西大破之堅又遣前將軍姜宇與少子河間

公琳帥衆三萬拒沖於灞上琳宇皆敗死沖遂據

阿房城 燕翟斌與秦長樂公丕通謀垂殺斌翟

眞犇邯鄲事見丁零叛燕 八 月鄴中芻糧俱盡削松木

以飼馬燕王垂謂諸將曰符丕窮冦必無降理不

如退屯新城開丕西歸之路以謝秦王疇昔之恩

且爲討翟眞之計丙寅夜垂解圍趨新城遣慕容

農徇清河平原徴督租賦農明立約束均適有無

軍令嚴整無所侵㬥由是榖帛屬路軍資豐給

秦王永求救於振威將軍劉庫仁庫仁遣其妻兄

公孫希帥騎三千救之大破平規於薊南乗勝長

驅進據唐城與慕容麟相持 九月慕容沖進逼

長安秦王堅登城觀之歎曰此虜何從出哉大呼

責沖曰奴何苦來送死沖曰奴厭奴苦欲取汝爲

代耳沖少有寵於堅堅遣使以錦袍稱詔遺之沖

遣詹事稱皇太弟令答之曰孤今心在天下豈顧

一袍小惠茍能知命君臣束手早送皇帝自當寛

貸符氏以酬曩好堅大怒曰吾不用王景略陽平

公之言使白虜敢至於此 冬十月秦長樂公丕

遣宦者宂從僕射清河光祚將兵數百赴中山與

燕叛將翟眞相結又遣陽平太守邵興將數千騎

招集冀州故郡縣與光祚期㑹襄國是時燕軍疲

弊秦勢復振冀州郡縣皆觀望成敗趙郡人趙栗

等起兵柏鄉以應興燕王垂遣冠軍大將軍隆龍

驤將軍張崇將兵邀撃興命驃騎大將軍農自清

河引兵㑹之隆與興戰於襄國大破之興走至廣

阿遇農執之光祚聞之循西山走歸鄴隆遂擊趙

栗等皆破之冀州郡縣復從燕 劉庫仁聞公孫

希已破平規欲大舉兵以救長樂公丕發鴈門上

谷代郡兵屯繁畤燕太子太保慕輿句之子文零

陵公慕輿䖍之子常時在庫仁所知三郡兵不樂

逺征因作亂夜攻庫仁殺之竊其駿馬犇燕公孫

希之衆聞亂自潰 秦長樂公丕遣光祚及參軍

封孚召驃騎將軍張蚝并州刺史王騰於晉陽以

自救蚝騰以衆少不能赴丕進退路窮謀於僚佐

司馬楊膺請自歸於晉丕未許㑹謝𤣥遣龍驤將

軍劉牢之等據碻磝濟陽太守郭滿據滑臺將軍

顔肱劉襲軍于河北丕遣將軍桑據屯黎陽以拒

之丕懼乃遣從弟就與參軍焦逵請救於𤣥致書

稱欲假途求糧西赴國難須援軍既接以鄴與之

若西路不通長安䧟沒請帥所領保守鄴城逵與

參軍姜譲宻謂楊膺曰今喪敗如此長安阻絶存

亡不可知屈節竭誠以求糧援猶懼不獲而公豪

氣不除方設兩端事必無成宜正書爲表許以王

師之至當致身南歸如其不從可逼縛與之膺自

以力能制丕乃改書而遣之 後秦王萇聞慕容

沖攻長安㑹羣僚議進止皆曰大王宜先取長安

建立根本然後經營四方萇曰不然燕人因其衆

有思歸之心以起兵若得其志必不乆留關中吾

當移屯嶺北廣收資實以待秦亡燕去然後拱手

取之耳乃留其長子興守北地使寧北將軍姚穆

守同官川自將其衆攻新平初新平人殺其郡將

秦王堅缺其城角以恥之新平民望深以爲病欲

立忠義以雪之及後秦王萇至新平新平太守南

安茍輔欲降之郡人遼西太守馮傑蓮勺令馮羽

尚書郎趙義汶山太守馮苗諫曰昔田單以一城

存齊今秦之州鎮猶連城過百奈何遽爲叛臣乎

輔喜曰此吾志也但恐乆而無救郡人横被無辜

諸君能爾吾豈顧生哉於是憑城固守後秦爲土

山地道輔亦於内爲之或戰地下或戰山上後秦

之衆死者萬餘人輔詐降以誘萇萇將入城覺之

而返輔伏兵邀擊幾獲之又殺萬餘人 鮮卑在

長安城中者猶千餘人慕容紹之兄肅與慕容暐

隂謀結鮮卑爲亂十二月暐白堅以其子新昏請

堅幸其家置酒欲伏兵殺之堅許之㑹天大雨不

果往事覺堅召暐及肅肅曰事必洩矣入則俱死

今城内已嚴不如殺使者馳出既得出門大衆便

集暐不從遂俱入堅曰吾相待何如而起此意暐

飾辭以對肅曰家國事重何論意氣堅先殺肅乃

殺暐及其宗族城内鮮卑無少長男女皆殺之燕

王垂幼子柔養於宦者宋牙家爲牙子故得不坐

與太子寶之子盛乗間得出犇慕容沖 燕王垂

以秦長樂公丕猶據鄴不去乃更引兵圍鄴開其

西走之路焦逵見謝𤣥𤣥欲徴丕任子然後出兵

逵固陳丕款誠并述楊膺之意𤣥乃遣劉牢之滕

恬之等帥衆二萬救鄴丕告饑𤣥水陸運米二千

斛以饋之

十年春正月秦王堅朝饗羣臣時長安饑人相食

諸將歸吐肉以飼妻子 慕容沖即皇帝位于阿

房改元更始沖有自得之志賞罰任情慕容盛年

十三謂慕容柔曰夫十人之長亦須才過九人然

後得安今中山王才不逮人功未有成而驕汰已

甚殆難濟乎 後秦王萇留諸將攻新平自引兵

擊安定擒秦安西將軍勃海公珍嶺北諸城悉降

之 甲寅秦王堅與西燕主沖戰于仇班渠大破

之乙卯戰于雀桑又破之甲子戰于白渠秦兵大

敗西燕兵圍秦王堅殿中將軍鄧邁等力戰却之

堅乃得免壬申沖遣尚書令髙蓋夜襲長安入其

南城左將軍竇衝前禁將軍李辯等擊破之斬首

八百級分其屍而食之乙亥髙蓋引兵攻渭北諸

壘太子宏與戰於成貳壁大破之斬首三萬 二

月癸未秦王堅與西燕主沖戰于城西大破之追

犇至阿城諸將請乗勝入城堅恐爲沖所掩引兵

還 劉牢之至枋頭楊膺姜讓謀泄長樂公丕收

殺之牢之聞之盤桓不進 秦平原悼公暉數爲

西燕主沖所敗秦王堅讓之曰汝吾之才子也擁

大衆與白虜小兒戰而屢敗何用生爲三月暉憤

恚自殺 西燕主沖攻秦髙陽愍公方於驪山殺

之執秦尚書韋鍾以其子謙爲馮翊太守使招集

三輔之民馮翊壘主邵安民等責謙曰君雍州望

族今乃從賊與之爲不忠不義何面目以行於丗

乎謙以告鍾鍾自殺謙來犇秦左將軍茍池右將

軍俱石子與西燕主沖戰於驪山兵敗西燕將軍

慕容永斬茍池俱石子犇鄴永廆弟運之孫石子

難之弟也秦王堅遣領軍將軍楊定撃沖大破之

虜鮮卑萬餘人而還悉阬之 三月燕王垂攻鄴

乆不下將北詣冀州乃命撫軍大將軍麟屯信都

樂浪王温屯中山召驃騎大將軍農還鄴於是逺

近聞之以燕爲不振頗懷去就農至髙邑遣從事

中郎眭邃近出違期不還長史李攀言於農曰邃

目下參佐敢欺罔不還請回軍討之農不應敕

備假板以䆳爲高陽太守參佐家在趙北者悉假

署遣歸凡舉補太守三人長史二十餘人退謂攀

曰君所見殊誤當今豈可自相魚肉俟吾北還邃

等自當迎於道左君但觀之樂浪王温在中山兵

力甚弱丁零四布分據諸城温謂諸將曰以吾之

衆攻則不足守則有餘驃騎撫軍首尾連兵㑹須

滅賊但應聚糧厲兵以俟時耳於是撫舊招新勸

課農桑民歸附者相繼郡縣壁壘爭送軍糧倉庫

充溢翟眞夜襲中山温撃破之自是不敢復至温

乃遣兵一萬運糧以餉垂且營中山宫室 劉牢

之攻燕黎陽太守劉撫于孫就栅燕王垂留慕容

農守鄴圍自引兵救之秦長樂公丕聞之出兵乗

虚夜襲燕營農撃敗之劉牢之與垂戰不勝退屯

黎陽垂復還鄴 夏四月劉牢之進兵至鄴燕王

垂逆戰而敗遂撤圍退屯新城乙卯自新城北遁

牢之不告秦長樂公丕即引兵追之丕聞之發兵

繼進庚申牢之追及垂於董唐淵垂曰秦晉瓦合

相待爲彊一勝則俱豪一失則俱潰非同心也今

兩軍相繼埶既未合宜急撃之牢之軍疾趨二百

里至五橋澤爭燕輜重垂邀撃大破之斬首數千

級牢之單馬走㑹秦救至得免鄴中饑甚秦長樂

公丕帥衆就晉榖於枋頭劉牢之入屯鄴城收集

亡散兵復少振坐軍敗徴還燕秦相持經年幽冀

大饑人相食邑落蕭條燕之軍士多餓死燕王垂

禁民養蠶以桑椹爲軍糧垂將北趣中山以驃騎

大將軍農爲前驅前所假授吏眭䆳等皆來迎𠉀

上下如初李攀乃服農之智略 新平糧竭矢盡

外救不至後秦王萇使人謂茍輔曰吾方以義取

天下豈讎忠臣邪卿但帥城中之人還長安吾正

欲得此城耳輔以爲然帥民五千口出城萇圍而

阬之男女無遺獨馮傑子終得脫犇長安秦王堅

追贈輔等官爵皆謚曰節愍侯以終爲新平太守

 五月西燕主沖攻長安秦王堅身自督戰飛矢

滿體流血淋漓沖縱兵㬥掠闗中士民流散道路

斷絶千里無煙有堡壁三十餘推平逺將軍趙敖

爲主相與結盟冒難遣兵糧助堅多爲西燕兵所

殺堅謂之曰聞來者率不善逹此誠忠臣之義然

今㓂難殷繁非一人之力所能濟也徒相隨入虎

口何益汝曹宜爲國自愛畜糧厲兵以俟天時庻

幾善不終否有時而泰也三輔之民爲沖所略者

遣人密告堅請遣兵攻沖欲縱火爲内應堅曰甚

哀諸卿忠誠然吾猛士如虎豹利兵如霜雪困於

烏合之虜豈非天乎恐徒使諸卿坐自夷滅吾不

忍也其人固請不已乃遣七百騎赴之沖營縱火

者反爲風火所燒其得免者什一二堅祭而哭之

衛將軍楊定與沖戰於城西爲沖所擒定秦之驍

將也堅大懼以䜟書云帝出五將乆長得乃留太

子宏守長安謂之曰天其或者欲導予出外汝善

守城勿與賊爭利吾當出隴收兵運糧以給汝遂

帥騎數百與張夫人及中山公詵二女寶錦出奔

五將山宣告州郡期以孟冬救長安 六月秦太

子宏不能守長安將數千騎與母妻宗室西犇下

辯百官逃散司𨽻校尉權翼等數百人犇後秦西

燕主沖入據長安縱兵大掠死者不可勝計 秋

七月秦王堅至五將山後秦王萇遣驍騎將軍呉

忠帥騎圍之秦兵皆散走獨侍御十數人在側堅

神色自若坐而待之召宰人進食俄而忠至執之

送詣新平幽於别室太子宏至下辯南秦州刺史

楊璧拒之璧妻堅之女順陽公主也棄其夫從宏

宏犇武都投氐豪彊熈假道來犇詔處之江州長

樂公丕帥衆自枋頭將歸鄴城龍驤將軍檀𤣥撃

之𤣥兵敗丕復入鄴城 八月後秦王萇使求傳

國璽於秦王堅曰萇次應歴數可以爲惠堅瞋目

叱之曰小𦍑敢逼天子五胡次序無汝𦍑名璽已

送晉不可得也萇復遣右司馬尹緯說堅求爲禪

代堅曰禪代聖賢之事姚萇叛賊何得爲之堅與

緯語問緯在朕朝何官緯曰尚書令史堅歎曰卿

王景略之儔宰相才也而朕不知卿宜其亡也堅

自以平生遇萇有㤙尤忿之數罵萇求死謂張夫

人曰豈可令𦍑奴辱吾兒乃先殺寶錦辛丑萇遣

人縊堅於新平佛寺張夫人中山公詵皆自殺後

秦將士皆爲之哀慟萇欲隠其名謚堅曰壮烈天

臣光曰論者皆以爲秦王堅之亡由不殺慕容垂

姚萇故也臣獨以爲不然許劭謂魏武帝治丗之

能臣亂丗之姦雄使堅治國無失其道則垂萇皆

秦之能臣也烏能爲亂哉堅之所以亡由驟勝而

驕故也魏文侯問李充呉之所以亡對曰數戰數

勝文侯曰數戰數勝國之福也何故亡對曰數戰

則民疲數勝則主驕以驕主御疲民未有不亡者

也秦王堅似之矣

長樂公丕在鄴將西赴長安幽州刺史王永在壺

闗遣使招丕丕乃帥鄴中男女六萬餘口西如潞

川驃騎將軍張蚝并州刺史王騰迎之入晉陽王

永留平州刺史符沖守壺闗自帥騎一萬㑹丕于

晉陽丕始知長安不守堅已死乃發喪即皇帝位

追謚堅曰宣昭皇帝廟號丗祖大赦改元大安

燕王垂以魯王和爲南中郎將鎮鄴 九月秦王

丕以張蚝爲侍中司空王永爲侍中都督中外諸

軍事車騎大將軍尚書令王騰爲中軍大將軍司

𨽻校尉符沖爲尚書左僕射封西平王又以左長

史楊輔爲右僕射右長史王亮爲䕶軍將軍立妃

楊氏爲皇后子寧爲皇太子夀爲長樂王鏘爲平

原王懿爲勃海王昶爲濟北王 秦尚書令魏昌

公纂自闗中犇晉陽秦主丕拜纂太尉封東海王

 冬十月西燕主冲遣尚書令髙蓋帥衆五萬伐

後秦戰于新平南蓋大敗降於後秦 符定符紹

符謨符亮聞秦主丕即位皆自河北遣使謝罪中

山太守王兖本新平氐也固守博陵爲秦拒燕十

一月丕以兖爲平州刺史定爲冀州牧紹爲冀州

都督謨爲幽州牧亮爲幽平二州都督竝進爵郡

公左將軍竇衝據兹川有衆數萬與秦州刺史王

統河州刺史毛興益州刺史王廣南秦州刺史楊

璧衛將軍楊定皆自隴右遣使邀丕共撃後秦丕

以定爲雍州牧衝爲梁州牧加統鎮西大將軍興

車騎大將軍璧征南大將軍並開府儀同三司加

廣安西將軍皆進位州牧 慕容麟攻王兖于博

陵城中糧竭矢盡功曹張猗踰城出聚衆以應麟

兖臨城數之曰卿是秦民吾是卿君卿起兵應賊

自號義兵何名實之相違也古人求忠臣必於孝

子之門卿母在城棄而不顧吾何有焉今人取卿

一切之功則可矣寧能忘卿不忠不孝之事乎不

意中州禮義之邦乃有如卿者也十二月麟拔博

陵執兖及符鑑殺之昌黎太守宋敞帥烏桓索頭

之衆救兖不及而還秦主丕以敞爲平州刺史

十二月燕王垂北如中山謂諸將曰樂浪王招流

散實倉廪外給軍糧内營宫室雖蕭何何以加之

丙申垂始定都中山 秦符定據信都以拒燕燕

王垂以從弟北地王精爲冀州刺史將兵攻之

十一年春正月燕王垂即皇帝位 後秦王萇如

安定 秦益州牧王廣自隴右引兵攻河州牧毛

興於枹罕興遣建節將軍衛平帥其宗人一千七

百夜襲廣大破之二月秦州牧王統遣兵助廣攻

興興嬰城自守 燕大赦改元建興置公卿尚書

百官繕宗廟社稷 西燕主沖樂在長安且畏燕

主垂之彊不敢東歸課農築室爲乆安之計鮮卑

咸怨之左將軍韓延因衆心不恱攻沖殺之立沖

將叚隨爲燕王改元昌平 三月西燕左僕射慕

容𢘆尚書慕容永襲叚隨殺之立宜都王子顗爲

燕王改元建明帥鮮卑男女四十餘萬口去長安

而東𢘆弟䕶軍將軍韜誘顗殺之於臨晉𢘆怒捨

韜去永與武衛將軍刁雲帥衆攻韜韜敗犇𢘆營

𢘆立西燕主沖之子瑶爲帝改元建平謚沖曰威

皇帝衆皆去瑶犇永永執瑶殺之立慕容泓子忠

爲帝改元建武忠以永爲太尉守尚書令封河東

公永持灋寛平鮮卑安之至聞喜聞燕主垂已稱

尊號不敢進築燕熈城而居之 鮮卑既東長安

空虚前滎陽太守髙陵趙榖等招杏城盧水胡郝

奴帥户四千入于長安渭北皆應之以榖爲丞相

扶風王驎有衆數千保據馬嵬奴遣弟多攻之夏

四月後秦王萇自安定伐之驎犇漢中萇執多而

進奴懼請降拜鎮北將軍六谷大都督 毛興襲

擊王廣敗之廣犇秦州隴西鮮卑匹蘭執廣送於

後秦興復欲攻王統於上邽枹罕諸氐皆厭苦兵

事乃共殺興推衛平爲河内刺史遣使請命于秦

 秦大赦以衛平爲撫軍將軍河州刺史使者沒

於後秦不能逹 後秦王萇即皇帝位于長安大

赦改元建初國號大秦追尊其父弋仲爲景元皇

帝立妻虵氏爲皇后子興爲太子置百官萇與羣

臣宴酒酣言曰諸卿皆與朕北面秦朝今忽爲君

臣得無恥乎趙遷曰天不恥以陛下爲子臣等何

恥爲臣萇大笑 六月西燕刁雲等殺西燕主忠

推慕容永爲使持節大都督中外諸軍事大將軍

大單于雍秦梁凉四州牧錄尚書事河東王稱藩

于燕 燕主垂遣太原王楷趙王麟陳留王紹章

武王宙攻秦符定符紹符謨符亮等楷先以書與

之爲陳禍福定等皆降垂封定等爲侯曰以酬秦

主之徳 秦主丕以都督中外諸軍事司徒錄尚

書事王永爲左丞相大尉東海王纂爲大司馬司

空張蚝爲太尉尚書令咸陽徐義爲司空司隸校

尉王騰爲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永傳檄四方公侯

牧守壘主民豪共討姚萇慕容垂令各帥所統以

孟冬上旬㑹大駕于臨晉於是天水姜延馮翊冦

明河東王昭新平張晏京兆杜敏扶風馬朗建忠

將軍髙平牧官都尉扶風王敏等咸承檄起兵各

有衆數萬遣使詣秦丕皆就拜將軍郡守封列侯

冠軍將軍鄧景擁衆五千據彭池與竇衝爲首尾

以撃後秦丕以景爲京兆尹景𦍑之子也 後秦

主萇徙安定五千餘户于長安 秋七月秦平涼

太守金熈安定都尉沒奕干與後秦左將軍姚方

城戰于孫兵谷方成兵敗後秦王萇以其弟征虜

將軍緒爲司隸校尉鎮長安自將至安定擊熈等

大破之金熈本東胡之種没奕干鮮卑多蘭部帥

也 枹罕諸氐以衛平衰老難以成功議廢之而

憚其宗彊累日不決氐啖青謂諸將曰大事宜時

定不然變生諸君但請衛公爲㑹觀我所爲㑹七

夕大宴青抽劒而前曰今天下大亂吾曹休戚同

之非賢主不可以濟大事衛公老宜返初服以避

賢路狄道長符登雖王室踈屬志略雄明請共立

之以赴大駕諸君有不同者即下異議乃奮劒攘

𬒮將斬異已者衆皆從之莫敢仰視於是推登爲

使持節都督隴右諸軍事大將軍雍河二州牧略

陽公帥衆五萬東下隴攻南安拔之馳使請命于

秦登秦主丕之族子也 八月秦主丕以符登爲

征西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南安王持節州牧都

督皆因其所稱而授之又以徐義爲右丞相留王

騰守晉陽右僕射楊輔戍壺闗帥衆四萬進屯平

陽 初後秦王萇之弟碩德統所部𦍑居隴上聞

萇起兵自稱征西將軍聚衆於冀城以應之以兄

孫詳爲安逺將軍據隴城從孫訓爲安西將軍據

南安之赤亭與秦秦州刺史王統相持萇自安定

引兵㑹碩德攻統天水屠各略陽𦍑胡應之者二

萬餘户秦略陽太守王皮降之 九月王統以秦

州降于後秦後秦主萇以姚碩德爲使持節都督

隴右諸軍事秦州刺史鎮上邽 冬十月西燕慕

容永遣使詣秦主丕求假道東歸丕弗許與永戰

於襄陵秦兵大敗左丞相王永衛大將軍俱石子

皆死初東海王纂自長安來麾下壮士三千餘人

丕忌之既敗懼爲纂所殺帥騎數千南犇東垣謀

襲洛陽楊威將軍馮該自陜邀撃之殺丕執其太

子寧長樂王夀送建康詔赦不誅以付符宏纂與

其弟尚書永平侯師奴帥秦衆數萬走據杏城其

餘王公百官皆沒於永永遂進據長子即皇帝位

改元中興將以秦后楊氏爲上夫人楊氏引劒刺

永爲永所殺 後秦主萇還安定 秦南安王登

既克南安夷夏歸之者三萬餘户遂進攻姚碩德

于秦州後秦主萇自往救之登與萇戰于胡奴阜

大破之斬首二萬餘級將軍啖青射萇中之萇創

重走保上邽姚碩德代之統衆 十一月秦尚書

寇遺奉勃海王懿濟北王昶自杏城犇南安南安

王登發喪行服謚秦主丕曰哀平皇帝登議立懿

爲主衆曰勃海王雖先帝之子然年在㓜沖未堪

多難今三虜窺覦宜立長君非大王不可登乃爲

壇於隴東即皇帝位大赦改元太初置百官 慕

容柔慕容盛及盛弟㑹皆在長子盛謂柔㑹曰主

上已中興幽冀東西未壹吾屬居嫌疑之地爲智

爲愚皆將不免不若以時東歸無爲坐待魚肉也

遂相與亡歸燕後歳餘西燕主永悉誅燕主雋及

燕主垂之子孫男女無遺 十二月秦主登立丗

祖神主於軍中載以輜軿建黄旗青蓋以虎賁三

百人衛之凡所欲爲必啟主而後行引兵五萬東

撃後秦將士皆刻鉾鎧爲死休字每戰以劒矟爲

方圓大陣知有厚薄從中分配故人自爲戰所向

無前初長安之將敗也中壘將軍徐嵩屯騎校尉

胡空各聚衆五千結壘自固既而受後秦官爵後

秦主萇以王禮𦵏秦主堅於二壘之間及登至嵩

空以衆降之登拜嵩雍州刺史空京兆尹改葬堅

以天子之禮

十二年春正月秦主登立妃毛氏爲皇后勃海王

懿爲太弟后興之女也遣使拜東海王纂爲使持

節都督中外諸軍事太師領大司馬封魯王纂弟

師奴爲撫軍大將軍并州牧封朔方公纂怒謂使

者曰勃海王先帝之子也南安王何以不立而自

立乎長史王旅諫曰南安已立理無中改今寇虜

未滅不可宗室之中自爲仇敵也纂乃受命於是

盧水胡彭沛糓屠各董成張龍丗新平𦍑雷惡地

等皆附於纂有衆十餘萬 後秦主萇徙秦州豪

傑三萬户于安定 三月秦主登以竇衝爲南秦

州牧楊定爲益州牧楊璧爲司空梁州牧 夏四

月後秦征西將軍姚碩德爲楊定所逼退守涇陽

定與秦魯王纂共攻之戰于涇陽碩德大敗後秦

主萇自隂密救之纂退屯敷陸 燕主垂自碻磝

還中山慕容柔慕容盛慕容㑹來自長子庚辰垂

爲之大赦垂問盛長子人情如何爲可取乎盛曰

西軍擾擾人有東歸之志陛下唯當脩仁政以俟

之耳若大軍一臨必投戈而來若孝子之歸慈父

也垂恱癸未封柔爲陽平王盛爲長樂公㑹爲清

河公 秋七月秦主登軍于瓦亭後秦主萇攻彭

沛糓堡拔之榖犇杏城萇還隂宻以太子興鎮長

安 八月秦馮翊太守蘭櫝帥衆二萬自頻陽入

和寧與魯王纂謀攻長安纂弟師奴勸纂稱尊號

纂不從師奴殺纂而代之櫝遂與師奴絶西燕主

永攻櫝櫝遣使請救於秦後秦主萇欲自救之尚

書令姚旻左僕射尹緯曰符登近在瓦亭將乗虚

襲吾後萇曰符登衆盛非旦夕可制登遲重少決

必不能輕軍深入比兩月閒吾必破賊而返登雖

至無能爲也九月萇軍于泥源師奴逆戰大敗亡

犇鮮卑後秦盡收其衆屠各董成等皆降 秦主

登進據胡空堡戎夏歸者十餘萬 後秦主萇進

撃西燕主永於河西永走蘭櫝復列兵拒守萇攻

之十二月禽櫝遂如杏城 後秦姚方成攻秦雍

州刺史徐嵩壘拔之執嵩而數之嵩罵曰汝姚萇

罪當萬死符黄眉欲斬之先帝止之授任内外榮

寵極矣曽不如犬馬識所飬之恩親爲大逆汝𦍑

軰豈可以人理期也何不速殺我早見先帝取姚

萇於地下治之方成怒三斬嵩悉阬其士卒以妻

子賞軍後秦主萇掘秦主堅尸鞭撻無數剥衣倮

形薦之以棘坎土而埋之

十三年春二月秦主登軍朝那後秦主萇軍武都

 秋七月秦後秦自春相持屢戰互有勝負至是

各解歸𨵿西豪桀以後秦乆無成功多去而附秦

 八月秦主登立子崇爲皇太子 冬十月後秦

主萇還安定秦主登就食新平帥衆萬餘圍萇營

四面大哭萇命營中哭以應之登乃退

十四年春正月後秦主萇以秦戰屢勝謂得秦王

堅之神助亦於軍中立堅像而禱之曰臣兄襄敕

臣復讎新平之禍臣行襄之命非臣罪也符登陛

下踈屬猶欲復讎况臣敢忘其兄乎且陛下命臣

以龍驤建業臣敢違之今爲陛下立像陛下勿追

計臣過也秦主登升樓遥謂萇曰爲臣弑君而立

像求福庸有益乎因大呼曰弑君賊姚萇何不自

出吾與汝決之萇不應乆之以戰未有利軍中每

夜數驚乃斬像首以送秦 夏五月後秦主萇與

秦主登戰數敗乃遣中軍將軍姚崇襲大界登邀

撃之於安丘又敗之 秋七月秦主登攻後秦右

將軍呉忠等於平涼克之八月登據茍頭原以逼

安定諸將勸後秦主萇決戰萇曰與窮㓂競勝兵

家之忌也吾將以計取之乃留尚書令姚旻守安

定夜帥騎三萬襲秦輜重于大界克之殺毛后及

南安王弁北海王尚擒名將數十人驅掠男女五

萬餘口而還毛氏美而勇善騎射後秦兵入其營

毛氏猶彎弓跨馬帥壮士數百力戰殺七百餘人

衆寡不敵爲後秦所執萇將納之毛氏罵且哭曰

姚萇汝先已殺天子今又欲辱皇太后皇天后土

寧汝容乎萇殺之諸將欲因秦軍駭亂撃之萇曰

登衆雖亂怒氣猶盛未可輕也遂止登收餘衆屯

胡空堡萇使姚碩德鎮安定徙安定千餘家于隂

宻遣其弟征南將軍靖鎮之 秦主登之東也後

秦主萇使姚碩德置秦州守宰以從弟常戍隴城

邢奴戍冀城姚詳戍略陽楊定攻隴冀克之斬常

執邢奴詳棄略陽犇隂宻定自稱秦州牧隴西王

秦因其所稱而授之 冬十月秦主登以竇衝爲

大司馬都督隴東諸軍事雍州牧楊定爲左丞相

都督中外諸軍事秦梁二州牧楊璧爲都督隴右

諸軍事南秦益二州牧約與共攻後秦又約監河

西諸軍事并州刺史楊政都督河東諸軍事冀州

刺史楊楷各帥其衆㑹長安政楷皆河東人秦主

丕既敗政楷收集流民數萬户政據河西楷據湖

陜之間遣使請命於秦登因而授之 十二月後

秦主萇使其東門將軍任瓫詐遣使招秦主登許

関門納之登將從之征東將軍雷惡地將兵在外

聞之馳騎見登曰姚萇多詐不可信也登乃止長

聞惡地詣登謂諸將曰此𦍑見登事不成矣登以

惡地勇略過人隂憚之惡地懼降於後秦萇以惡

地爲鎮軍將軍

十五年春正月西燕王永引兵向洛陽朱序自河

隂北濟河撃敗之 三月後秦主萇攻秦扶風太

守齊益男於新羅堡克之益男走秦主登攻後秦

天水太守張業生於隴東萇救之登引去 秋七

月馮翊人郭質起兵於廣鄉以應秦移檄三輔曰

姚萇凶虐毒被神人吾屬丗䝉先帝堯舜之仁非

常伯納言之子即卿校牧守之孫也與其含恥而

存孰若蹈道而死於是三輔壁壘皆應之獨鄭縣

人茍曜不從聚衆數千附於後秦秦以質爲馮翊

太守後秦以曜爲豫州刺史 冬十二月郭質及

茍曜戰于鄭東質敗犇洛陽

十六年春三月秦主登自雍攻後秦安東將軍金

榮于范氏堡克之遂渡渭水攻京兆太守韋範于

叚氏堡不克進據曲牢夏四月燕蘭汗破賀染干

於牛都 茍曜有衆一萬宻召秦主登許爲内應

登自曲牢向繁川軍于馬頭原五月後秦主萇引

兵逆戰登擊破之斬其右將軍呉忠萇收衆復戰

姚碩德曰陛下慎於輕戰每欲以計取之今戰失

利而更前逼賊何也萇曰登用兵遲緩不識虚實今

輕兵直進遥據吾東此必茍曜豎子與之有謀也緩

之則其謀得成故及其交之未合急撃之以敗散其

事耳遂進戰大破之登退屯於郿 秦兖州刺史彊

金槌據新平降後秦以其子逵爲質後秦主萇將數

百騎入金槌營羣下諫之萇曰金槌既去符登又欲

圖我將安所歸乎且彼初來欵附宜推心以結之奈

何復以不信疑之乎既而羣氐欲取萇金槌不從

秋七月秦主登攻新平後秦主萇救之登引去 冬

十二月秦主登攻安定後秦主萇如隂宻以拒之謂

太子興曰茍曜聞吾北行必來見汝汝執誅之曜果

見興於長安興使尹緯讓而誅之萇敗登於安定城

東登退據路承堡萇置酒髙㑹諸將皆曰若值魏武

王不令此賊至今陛下將牢太過耳萇笑曰吾不如

亡兄有四身長八尺五寸臂垂過膝人望而畏之一

也將十萬之衆與天下爭衡望麾而進前無横陣

二也温古知今講論道藝收羅英雋三也董帥大衆

上下咸恱人盡死力四也所以得建立功業驅䇿

羣賢者正望筭略中有片長耳羣臣咸稱萬歳

十七年春三月後秦主萇寝疾命姚碩德鎮李潤

尹緯守長安召太子興詣行營征南將軍姚方成

言於興曰今㓂敵未滅上復寝疾王統等皆有部

曲終爲人患宜盡除之興從之殺王統王廣符𦙍

徐成毛盛萇怒曰王統兄弟吾之州里實無他志

徐成等皆前朝名將吾方用之奈何輒殺之 秋

七月秦主登聞後秦主萇疾病大喜告祠丗祖神

主大赦百官進位二等秣馬厲兵進逼安定去城

九十餘里八月萇疾小瘳出兵拒之登引兵出營

將逆戰萇遣安南將軍姚熈隆别攻秦營登懼而

還萇夜引兵旁出以躡其後旦而𠉀騎告曰賊諸

營已空不知所向登驚曰彼爲何人去令我不知

來令我不覺謂其將死忽然復來朕與此羌同丗

何其厄哉登遂還雍萇亦還安定 巴蜀人在闗

中者皆叛後秦據𢎞農以附秦秦主登以竇衝爲

左丞相衝徙屯華隂郗恢遣將軍趙睦守金墉河

南太守楊佺期帥衆軍湖城擊衝走之

十八年夏五月秦右丞相竇衝矜才尚人自請封

天水王秦主登不許六月衝自稱秦王改元元光

 秋七月秦主登攻竇衝於野人堡衝求救於後

秦尹緯言於後秦主萇曰太子仁厚之稱著於逺

近而英略未著請使撃符登以著之萇從之太子

興將兵攻胡空堡登解衝圍以赴之興因襲平凉

大獲而歸萇使興還鎮長安 冬十月後秦主萇

疾甚還長安 燕主垂議伐西燕諸將皆曰永未

有釁我連年征討士卒疲弊未可也范陽王德曰

永既國之枝葉又僣舉位號惑民視聽宜先除之

以壹民心士卒雖疲庸得已乎垂曰司徒意正與

吾同吾比老叩嚢底智足以取之終不復留此賊

以累子孫也遂戒嚴十一月垂發中山歩騎七萬

遣鎮西將軍丹楊王纉龍驤將軍張崇出井陘攻

西燕武鄉公友于晉陽征東將軍平規攻鎮東將

軍叚平于沙亭西燕主永遣其尚書令刁雲車騎

將軍慕容鍾帥衆五萬守潞川友永之弟也十二

月垂至鄴 己亥後秦主萇召太尉姚旻僕射尹

緯姚晃將軍姚大目尚書狄伯支入禁中受遺詔

輔政萇謂太子興曰有毁此諸公者慎勿受之汝

撫骨肉以㤙接大臣以禮待物以信遇民以仁四

者不失吾無憂矣姚晃垂涕問取符登之䇿萇曰

今大業垂成興才智足辦奚所復問庚子萇卒興

祕不發喪以其叔父緒鎮安定碩德鎮隂密弟崇

守長安或謂碩德曰公威名素重部曲最彊今易

丗之際必爲朝廷所疑不如且犇秦州觀望事勢

碩德曰太子志度寛明必無它慮今符登未滅而

骨肉相攻是自亡也吾有死而已終不爲也遂往

見興興優禮而遣之興自稱大將軍以尹緯爲長

史狄伯支爲司馬帥衆伐秦

十九年春正月秦主登聞後秦主萇卒喜曰姚興

小兒吾折杖笞之耳乃大赦盡衆而東留司徒安

成王廣守雍太子崇守胡空堡 二月燕主垂留

清河公㑹鎮鄴發司冀青兖兵遣太原王楷出滏

口遼西王農出壺闗垂自出沙庭以撃西燕標榜

所趣軍各就頓西燕主永聞之嚴兵分道拒守聚

糧臺壁遣從子征東將軍小逸豆歸鎭東將軍王

次多右將軍勒馬駒帥衆萬餘人戍之 夏四月

秦主登自六陌趣廢橋後秦始平太守姚詳據馬

嵬堡以拒之太子興遣尹緯將兵救詳緯據廢橋

以待秦秦兵爭水不能得渴死者什二三因急攻

緯興馳遣狄伯支謂緯曰符登窮寇宜持重以挫

之緯曰先帝登遐人情擾懼今不因思奮之力以

禽敵大事去矣遂與秦戰秦兵大敗其夜秦衆潰

登單騎犇雍太子崇及安成王廣聞敗皆棄城走

登至無所歸乃犇平涼收集遺衆入馬毛山 燕

主垂頓軍鄴西南月餘不進西燕王永怪之以爲

太行道寛疑垂欲詭道取之乃悉斂諸軍屯軹關

杜太行口惟留臺壁一軍甲戌垂引大軍出滏

入天井關五月乙酉燕軍至臺壁永遣從兄太尉

大逸豆歸救之平規撃破之小逸豆歸出戰遼西

王農又撃破之斬勒馬駒禽王次多遂圍臺壁永

召太行軍還自將精兵五萬以拒之刁雲慕容鍾

震怖帥衆降燕永誅其妻子己亥垂陳于臺壁南

遣驍騎將軍慕容國伏千騎於澗下庚子與永合

戰垂偽退永衆追之行數里國騎從澗中出斷其

後諸軍四面俱進大破之斬首八千餘級永走歸

長子晉陽守將聞之棄城走丹楊王瓚等進取晉

陽 五月後秦太子興始發喪即皇帝位于槐里

大赦改元皇初遂如安定謚後秦主萇曰武昭皇

帝廟號大祖 六月燕主垂進軍圍長子西燕主

永欲犇後秦侍中蘭英曰昔石虎伐龍都太祖堅

守不去卒成大燕之基今垂七十老翁厭苦兵革

終不能頓兵連歳以攻我也但當城守以疲之永

從之 秦主登遣其子汝隂王宗爲質於河南王

乾歸以請救進封乾歸梁王納其妹爲梁王后乾

歸遣前軍將軍乞伏益州等帥騎一萬救之秋七

月登引兵出迎乾歸兵後秦主興自安定如涇陽

與登戰于山南執登殺之悉歸其部衆使歸農業

徙隂宻三萬户於長安以李后賜姚晃益州等聞

之引兵還秦太子崇犇湟中即帝位改元延初謚

登曰髙皇帝廟號太宗 八月西燕王永困急遣

其子常山公𢎞等求救於雍州刺史郗恢并獻玉

璽一紐恢上書言垂若并永爲患益深不如兩存

之可以乗機雙斃帝以爲然詔青兖二州刺史王

恭豫州刺史庾楷救之楷亮之孫也永恐晉兵不

出又遣其太子亮來爲質平規追亮及於髙都獲

之永又告急於魏魏王珪遣陳留公䖍將軍𢈔岳

帥騎五萬東渡河屯秀容以救之晉魏兵皆未至

大逸豆歸等部將伐勤等開門納燕兵燕人執永

斬之并斬其公卿大將刁雲大逸豆歸等三十餘

人得永所統八郡七萬餘户及秦乗輿服御妓樂

珍寶甚衆九月垂自長子如鄴 十月秦王崇爲

梁王乾歸所逐犇隴西王楊定定留司馬邵彊守

秦州帥衆二萬與崇共攻乾歸乾歸遣凉州牧軻

彈秦州牧益州立義將軍詰歸帥騎三萬拒之益

州與定戰敗於平州軻彈詰歸皆引退軻彈司馬

翟瑥奮劒怒曰主上以雄武開基所向無敵威振

秦蜀將軍以宗室居元帥之任當竭力致命以佐

國家今秦州雖敗二軍尚全奈何望風退衂將何

面以見主上乎瑥雖無任獨不能以便宜斬將軍

乎軻彈謝曰向者未知衆心何如耳果能若是吾

敢愛死乃帥騎進戰益州詰歸亦勒兵繼之大敗

定兵殺定及崇斬首萬七千級乾歸於是盡有隴

西之地定無子其叔父佛狗之子盛先守仇池自

稱征西將軍秦州刺史仇池公謚定爲武王仍遣

使來稱藩秦太子宣犇盛盛分氐羌爲二十部䕶

軍各爲鎮戍不置郡縣

   丁零叛燕

晉武帝太元八年丁零翟斌起兵叛秦慕容鳳及

燕故臣之子燕郡王騰遼西叚延等各帥部曲歸

之初丁零翟斌丗居康居後徙中國

九年慕容鳳王騰叚延皆勸翟斌奉慕容垂爲盟

主斌從之垂至洛陽斌帥其衆來與垂㑹勸垂稱

尊號垂至滎陽稱大將軍大都督燕王承制以翟

斌爲建義大將軍封河南王事見慕容叛秦復燕燕翟斌恃

功驕縱邀求無厭又以鄴城乆不下潜有貳心太

子寶請除之燕王垂曰河南之盟不可負也若其

爲難罪由於斌今事未有形而殺之人必謂我忌

憚其功能吾方收攬豪傑以隆大業不可示人以

狹失天下之望也藉彼有謀吾以智防之無能爲

也范陽王德陳留王紹驃騎大將軍農皆曰翟斌

兄弟恃功而驕必爲國患垂曰驕則速敗焉能爲

患彼有大功當聴其自斃耳禮遇彌重斌諷丁零

及其黨請斌爲尚書令垂曰翟王之功宜居上輔

但臺既未建此官不可遽置耳斌怒宻與前秦長

樂公丕通謀使丁零決隄潰水事覺垂殺斌及其

弟檀敏餘皆赦之斌兄子眞夜將營衆北奔邯鄲

引兵還向鄴圍欲與丕内外相應太子寶與冠軍

大將軍隆擊破之眞還走邯鄲太原王楷陳留王

紹言於垂曰丁零非有大志但寵過爲亂耳今急

之則屯聚爲寇緩之則自散散而擊之無不克矣

垂從之 秋八月翟眞自邯鄲北走燕王垂遣太

原王楷驃騎大將軍農帥騎追之甲寅及於下邑

楷欲戰農曰士卒飢倦且視賊營不見丁壯殆有

他伏楷不從進戰燕兵大敗眞北趨中山屯于承

營 冬十月翟眞在承營與公孫希宋敞遥相首

尾 十一月燕慕容農自信都西撃丁零翟遼於

魯口破之遼退屯無極農屯藁城以逼之遼眞之

從兄也 十二月燕慕容麟慕容農合兵襲翟遼

大破之遼單騎犇翟眞

十年春二月慕容農引兵㑹慕容麟於中山與共

攻翟眞麟農先帥數千騎至承營觀察形埶翟眞

望見陳兵而出諸將欲退農曰丁零非不勁勇而

翟眞懦弱今簡精銳望眞所在而衝之眞走衆必

散矣乃邀門而蹙之可盡殺也使驍騎將軍慕容

國帥百餘騎衝之眞走其衆爭門自相蹈藉死者

太半遂拔承營外郭 夏四月翟眞自承營徙屯

行唐眞司馬鮮于乞殺眞及諸翟自立爲趙王營

人共殺乞立眞從弟成爲主其衆多降於燕

閏五月庚戌燕王垂至常山圍翟成於行唐命帶

方王佐鎮龍城 秋七月癸酉翟成長史鮮于得

斬成出降垂屠行唐盡阬成衆

十一年鮮于乞之殺翟眞也翟遼犇黎陽黎陽太

守滕恬之甚愛信之恬之喜畋獵不愛士卒遼潜

施姦惠以收衆心恬之南攻鹿鳴城遼於後閉門

拒之恬之東犇鄄城遼追執之遂據黎陽豫州刺

史朱序遣將軍秦膺童斌與淮泗諸郡共討之

春三月泰山太守張願以郡叛降翟遼 秋八月

翟遼寇譙朱序撃走之

十二年春正月翟遼遣其子釗寇陳潁朱序遣將

軍秦膺撃走之 夏四月髙平人翟暢執太守徐

含逺以郡降翟遼燕主垂謂諸將曰遼以一城之

衆返覆二國之間不可不討五月以章武王宙監

中外諸軍事輔太子寳守中山垂自帥諸將南攻

遼以太原王楷爲前鋒都督遼衆皆燕趙之人聞

楷至皆曰太原王子吾之父母也相帥歸之遼懼

遣使請降垂以遼爲徐州牧封河南公前至黎陽

受降而還井陘人賈鮑招引北山丁零翟遥等五

千餘人夜襲中山䧟其外郭章武王宙以竒兵出

其外太子寶鼓譟於内合撃大破之盡俘其衆唯

遥鮑單馬走免 冬十月翟遼復叛燕遣兵與王

祖張申寇抄清河平原

十三年春二月翟遼遣司馬眭瓊詣燕謝罪燕主

垂以其數反覆斬瓊以絶之遼乃自稱魏天王改

元建光置百官 夏五月翟遼徙屯滑臺

十四年夏四月翟遼寇滎陽執太守張卓 冬十

月燕樂浪悼王温爲冀州刺史翟遼遣丁零故堤

詐降於温爲温帳下乙酉刺温殺之并其長史司

馬驅帥守兵二百户犇西燕遼西王農邀擊於襄

國盡獲之惟堤走免

十五年秋八月劉牢之撃翟釗於鄄城釗走河北

又敗翟遼於滑臺張願來降

十六年冬十月翟遼卒子釗代立改元定鼎攻燕

鄴城燕遼西王農却之

十七年春二月壬寅燕主垂自魯口如河間渤海

平原翟釗遣其將翟都侵館陶屯蘇康壘三月垂

引兵南撃釗 燕主垂進逼蘓康壘夏四月翟都

南走滑臺翟釗求救於西燕西燕主永謀於羣臣

尚書郎渤海鮑遵曰使兩寇相弊吾承其後此卞

荘子之䇿也中書侍郎太原張騰曰垂彊釗弱何

弊之承不如速救之以成鼎足之勢今我引兵趨

中山晝多疑兵夜多火炬垂必懼而自救我衝其

前釗躡其後此天授之機不可失也永不從

六月燕主垂軍𥠖陽臨河欲濟翟釗列兵南岸以

拒之辛亥垂徙營就西津去𥠖陽西四十里爲牛

皮船百餘艘僞列兵仗泝流而上釗亟引兵趣西

津垂潜遣中壘將軍桂林王鎮等自黎陽津夜濟

營于河南比明而營成釗聞之亟還攻鎮等營垂

命鎮等堅壁勿戰釗兵往來疲暍攻營不能拔將

引去鎮等引兵出戰驃騎將軍農自西津濟與鎮

等夾撃大破之釗走還滑臺將妻子收遺衆北濟

河登白鹿山憑險自守燕兵不得進農曰釗無糧

不能乆居山中乃引兵還留騎𠉀之釗果下山還

兵掩擊盡獲其衆釗單騎犇長子西燕主永以釗

爲車騎大將軍兖州牧封東郡王歳餘釗謀反永

殺之初郝晷崔逞及清河崔宏新興張卓遼東䕫

騰陽平路纂皆仕於秦避秦亂來犇詔以爲冀州

諸郡各將部曲營於河南既而受翟氏官爵翟氏

敗皆降於燕燕主垂各隨其材而用之釗所統七

郡三萬餘户皆按堵如故以章武王宙爲兖豫二

州刺史鎮滑臺徙徐州民七千餘户于黎陽以彭

城王脫爲徐州刺史鎮黎陽脫垂之弟子也垂以

崔䕃爲宙司馬初陳留王紹爲鎮南將軍太原王

楷爲征西將軍樂浪王温爲征東將軍垂皆以䕃

爲之佐䕃才幹明敏彊正善規諫四王皆嚴憚之

所至簡刑灋輕賦役流民歸之户口滋息 秋七

月以太原王楷爲冀州牧右光祿大夫餘蔚爲太

僕射

   拓跋興魏

魏元皇帝景元二年鮮卑索頭部大人拓跋力微

始遣其子沙漠汗入貢因留爲質 力微之先丗

居北荒不交南夏至可汗毛始彊大統國三十六

大姓九十九後五丗至可汗推寅南遷大澤又七

丗至可汗鄰使其兄弟七人及族人乙旃氏 惃氏

分統部衆爲十族鄰老以位授其子詰汾使南遷

遂居匈奴故地詰汾卒力微立復徙居定襄之盛

樂部衆浸盛諸部皆畏服之

晉武帝泰始三年遣鮮卑拓跋沙漠汗歸其國

咸寧元年夏六月鮮卑拓跋力微復遣其子沙漠

汗入貢將還幽州刺史衛瓘表請留之又宻以金

賂其諸部大人離間之

三年冬十二月衛瓘遣拓䟦沙漠汗歸國自沙漠

汗入質力微可汗諸子在側者多有寵及沙漠汗

歸諸部大人共譖而殺之既而力微疾篤烏桓

庫賢親近用事受衛瓘賂欲擾動諸部乃礪斧於

庭謂諸大人曰可汗恨汝曹讒殺太子欲盡收汝

曹長子殺之諸大人懼皆散走力微以憂卒時年

一百四子悉禄立其國遂衰初幽并二州皆與鮮

卑接東有務桓西有力微多爲邊患衛瓘宻以計

間之務桓降而力微死朝廷嘉瓘功封其弟爲亭

太康七年鮮卑拓跋悉鹿卒弟綽立

惠帝元康三年夏六月拓䟦綽卒弟子弗立

四年拓跋弗卒叔父祿官立

五年冬十二月拓跋祿官分其國爲三部一居上

俗之北濡源之西自統之一居代郡參合陂之北

使兄沙漠汗之子猗㐌統之一居定襄之盛樂故

城使猗㐌弟猗盧統之猗盧善用兵西撃匈奴烏

桓諸部皆破之代人衛操與從子雄及同郡箕澹

往依拓跋氏說猗㐌猗盧招納晉人猗㐌恱之任

以國事晉人附者稍衆

七年秋九月拓跋猗㐌度漠北廵因西略諸國積

五歳降附者三十餘國

永興元年秋七月東嬴公騰乞師於拓跋猗㐌以

撃劉淵猗㐌與弟猗盧合兵撃淵於西河破之與

騰盟于汾東而還

二年夏六月漢王淵攻東嬴公騰騰復乞師於拓

跋猗㐌衛操勸猗㐌助之猗㐌帥輕騎數千救騰

斬漢將綦毋豚詔假猗㐌大單于加操右將軍甲

申猗㐌卒子普根代立

懐帝永嘉元年拓跋祿官卒弟猗盧揔攝三部

四年冬十月劉琨之討劉虎白部也遣使卑辭厚

禮說鮮卑拓跋猗盧以請兵猗盧使其弟弗之子

鬱律帥騎二萬助之遂破劉虎白部屠其營琨與

猗盧結爲兄弟表猗盧爲大單于以代郡封之爲

代公猗盧以封邑去國懸逺民不相接乃帥部落

萬餘家自雲中入鴈門從琨求陘北之地琨不能

制且欲倚之爲援乃徙樓煩馬邑隂館繁畤崞五

縣民於陘南以其地與猗盧由是猗盧益盛

五年劉琨遣子遵請兵於代公猗盧猗盧遣其子

六脩將兵助琨戍新興事見石勒宼河朔

六年漢靳沖等攻劉琨於晉陽猗盧遣兵救琨撃

走之 劉粲等復攻晉陽拔之猗盧自將破粲等

琨復入晉陽事並見西𣈆之亂

愍帝建興元年代公猗盧城盛樂以爲北都治故

平城爲南都又作新平城於灅水之陽使右賢王

六脩鎮之統領南部

三年春二月詔進拓跋猗盧爵爲代王置官屬食

代常山二郡猗盧請并州從事鴈門莫含於劉琨

琨遣之含不欲行琨曰以并州單弱吾之不材而

能自存於胡羯之間者代王之力也吾傾身竭貲

以長子爲質而奉之者庻幾爲朝廷雪大耻也卿

欲爲忠臣奈何惜共事之小誠而忘徇國之大節

乎往事代王爲之腹心乃一州之所賴也含遂行

猗盧甚重之常與參大計猗盧用灋嚴國人犯灋

者或舉部就誅老幼相𢹂而行人問何之曰往就

死無一人敢逃匿者

四年 初代王猗盧愛其少子比延欲以爲嗣使

長子六脩出居新平城而黜其母六脩有駿馬日

行五百里猗盧奪之以與比延六脩來朝猗盧使

拜比延六脩不從猗盧乃坐比延於其歩輦使人

導從出遊六脩望見以爲猗盧伏謁路左至乃比

延六脩慙怒而去猗盧召之不至大怒帥衆討之

爲六脩所敗猗盧微服逃民間有賤婦人識之遂

爲六脩所弑拓跋普根先守外境聞難來赴攻六

脩滅之普根代立國中大亂新舊猜嫌迭相誅滅

左將軍衛雄信義將軍箕澹乆佐猗盧爲衆所附

謀歸劉琨乃言於衆曰聞舊人忌新人悍戰欲盡

殺之將奈何晉人及烏桓皆驚懼曰死生隨二將

軍乃與琨質子遵帥晉人及烏桓三萬家馬牛羊

十萬頭歸于琨琨大喜親詣平城撫納之琨兵由

是復振夏四月普根卒其子始生普根母惟氏立

之 十二月拓跋普根之子又卒國人立其從父

鬱律

元帝大興元年夏六月劉虎自朔方侵拓跋鬱律

西部秋七月鬱律撃虎大破之虎走出塞從弟路

孤帥其部落降于鬱律於是鬱律西取烏孫故地

東兼勿吉以西士馬精彊雄於北方

四年拓跋猗㐌妻惟氏忌代王鬱律之彊恐不利

於其子乃殺鬱律而立其子賀傉大人死者數十

人鬱律之子什翼犍幼在襁褓其母王氏匿於袴

中祝之曰天苟存汝則勿啼乆之不啼乃得免惟

氏專制國政遣使聘後趙後趙人謂之女國使

明帝大寧二年代王賀傉始親國政以諸部多未

服乃築城於東木根山徙居之

三年十二月代王賀傉卒弟紇那立

成帝咸和二年代王鬱律之子翳槐居於其舅賀

蘭部紇那遣使求之賀蘭大人藹頭擁䕶不遣紇

那與宇文部共擊藹頭不克

四年賀蘭部及諸大人共立拓跋翳槐爲代王代

王紇那奔宇文部翳槐遣其弟什翼犍質於趙以

請和

咸康三年趙將李穆納拓跋翳槐于大寗其故部

落多歸之代王紇那奔燕國人復奉翳槐爲代王

翳槐城盛樂而居之

四年代王翳槐之弟什翼犍質於趙翳槐疾病命

諸大人立之翳槐卒諸大人梁蓋等以新有大故

什翼犍在逺來未可必比其至恐有變亂謀更立

君而翳槐次弟屈剛猛多詐不如屈弟孤仁厚乃

相與殺屈而立孤孤不可自詣鄴迎什翼犍請身

留爲質趙王虎義而俱遣之十一月什翼犍即代

王位於繁畤北改元曰建國分國之半以與孤初

代王猗盧既卒國多内難部落離散拓跋氏寖衰

及什翼犍立雄勇有智略能修祖業國人附之始

置百官分掌衆務以代人燕鳳爲長史許謙爲郎

中令始制反逆殺人姦盜之灋號令明白政事清

簡無繋訊連逮之煩百姓安之於是東自濊貊西

及破落那南距隂山北盡沙漠率皆歸服有衆數

十萬人

五年五月代王什翼犍㑹諸大人於參合陂議都

灅源川其母王氏曰吾自先丗以來以遷徙爲業

今國家多難若城郭而居一旦㓂來無所避之乃

止代人謂它國之民來附者皆爲烏桓什翼犍分

之爲二部各置大人以監之弟孤監其北子寔君

監其南什翼犍求昏於燕燕王皝以其妹妻之

六年春三月代王什翼犍始都雲中之盛樂宫

七年秋九月代王什翼犍築盛樂城於故城南八

里 代王妃慕容氏卒 冬十月匈奴劉虎宼代

西部代王什翼犍遣軍逆撃大破之虎卒子務桓

立遣使求和於代什翼犍以女妻之務桓又朝貢

於趙趙以務桓爲平北將軍左賢王

康帝建元元年 代王什翼犍復求婚於燕燕王

皝使納馬千匹爲禮什翼犍不與又倨慢無子壻

禮八月皝遣丗子雋帥前軍師評等撃代什翼犍

帥衆避去燕人無所見而還

二年春正月代王什翼犍遣其大人長孫秩迎婦

於燕

穆帝永和十二年春正月匈奴大人劉務桓卒弟

閼頭立將貳於代二月代王什翼犍引兵西廵臨

河閼頭懼請降

升平二年冬十二月匈奴劉閼頭部落多叛懼而

東走乗冰度河半度而冰解後衆盡歸劉悉勿祈

閼頭犇代悉勿祈務桓之子也

三年夏四月匈奴劉悉勿祈卒弟衛辰殺其子而

代之

四年匈奴劉衛辰遣使降秦請田内地春來秋返

秦王堅許之 夏四月雲中䕶軍賈雍遣司馬徐

贇帥騎襲之大獲而還堅怒曰朕方以恩信懐戎

狄而汝貪小利以敗之何也黜雍以白衣領職遣

使還其所獲慰撫之衛辰於是入居塞内貢獻相

尋 六月代王什翼犍妃慕容氏卒秋七月劉衛

辰如代㑹葬因求婚什翼犍以女妻之

五年春正月劉衛辰掠秦邊民五十餘口爲奴婢

以獻於秦秦王堅責之使歸所掠衛辰由是叛秦

專附於代

哀帝興寧三年劉衛辰復叛代代王什翼犍東渡

河撃走之

海西公太和元年代王什翼犍遣左長史燕鳯入

貢于秦

二年冬十月代王什翼犍撃劉衛辰河冰未合什

翼犍命以葦絙約流澌俄而冰合然猶未堅乃散

葦於其上冰草相結有如浮梁代兵乗之以渡衛

辰不意兵猝至與宗族西走什翼犍收其部落什

六七而還衛辰犇秦秦王堅送衛辰還朔方遣兵

戍之

簡文帝咸安元年春三月代將長孫斤謀弑代王

什翼犍丗子寔格之傷脇遂執斤殺之 夏五月

代丗子寔病傷而卒 秋七月代丗子寔娶東部

大人賀野干之女有遺腹子甲戌生男代王什翼

犍爲之赦境内名曰涉圭

武帝寧康元年夏代王什翼犍使燕鳳入貢于秦

二年代王什翼犍撃劉衛辰南走

太元元年冬十月劉衛辰爲代所逼求救於秦秦

王堅以幽州刺史行唐公洛爲北討大都督帥幽

冀兵十萬撃代使并州刺史俱難鎮軍將軍鄧羌

尚書趙遷李柔前將軍朱肜前禁將軍張蚝右禁

將軍郭慶帥歩騎二十萬東出和龍西出上郡皆

與洛㑹以衛辰爲鄉道 十一月代王什翼犍使

白部獨孤部南禦秦兵皆不勝又使南部大人劉

庫仁將十萬騎禦之庫仁者衛辰之族什翼犍之

甥也與秦戰戰於石子嶺庫仁大敗什翼犍病不

能自將乃帥諸部奔隂山之北髙車雜種盡叛四

面寇鈔不得芻牧什翼犍復度漠南聞秦兵稍退

十二月什翼犍還雲中初什翼犍分國之半以授

弟孤孤卒子斤失職怨望丗子寔及弟翰早卒寔

子珪尚幼慕容妃之子閼婆夀鳩紇根地干力眞

窟咄皆長繼嗣未定時秦兵尚在君子津諸子每

夜執兵警衛斤因說什翼犍之庶長子寔君曰王

將立慕容妃之子欲先殺汝故頃來諸子每夜戎

服以兵遶廬帳伺使將發耳寔君信之遂殺諸弟

并弑什翼犍是夜諸子婦及部人奔告秦軍秦李

柔張蚝勒兵趨雲中部衆逃潰國中大亂珪母賀

氏以珪走依賀訥訥野干之子也秦王堅召代長

史燕鳯問代所以亂故鳯具以状對堅曰天下之

惡一也乃執寔君及斤至長安車裂之堅欲遷珪

於長安鳯固請曰代王初亡羣下叛散遺孫冲幼

莫相統攝其别部大人劉庫仁勇而有智鐡弗衛

辰狡猾多變皆不可獨任宜分諸部爲二令此兩

人統之兩人素有深讎其埶莫敢先發俟其孫稍

長引而立之是陛下有存亡繼絶之德於代使其

子子孫孫永爲不侵不叛之臣此安邊之良䇿也

堅從之分代民爲二部自河以東屬庫仁自河以

西屬衛辰各拜官爵使統其衆賀氏以珪歸獨孤

部與南部大人長孫嵩元佗等皆依庫仁行唐公

洛以什翼犍子窟咄年長遷之長安劉庫仁招撫

離散恩信甚著奉事拓跋珪恩勤周備不以廢興

易意常謂諸子曰此兒有髙天下之志必能恢隆

祖業汝曹當謹遇之秦王堅賞其功加廣武將軍

給幢麾鼓蓋劉衛辰恥在庫仁之下怒殺秦五原

太守而叛庫仁撃衛辰破之追至隂山西北千餘

里獲其妻子又西撃庫狄部徙其部落置之桑乾

川乆之堅以衛辰爲西單于督攝河西雜類屯代

來城

九年冬十月燕太子太保慕輿句之子文零陵公

慕輿䖍之子常攻殺劉庫仁庫仁弟頭眷代領庫

仁部衆

十年秋八月鮮卑劉頭眷撃破賀蘭部於善無又

破柔然於意親山頭眷子羅辰言於頭眷曰比來

行兵所向無敵然心腹之疾願早圖之頭眷曰誰

也羅辰曰從兄顯忍人也必將爲亂頭眷不聽顯

庫仁之子也頃之顯果殺頭眷自立又將殺拓跋

珪顯弟亢埿妻珪之姑也以告珪母賀氏顯謀主

梁六眷代王什翼犍之甥也亦使其部人穆崇奚

牧密告珪且以其愛妻駿馬付崇曰事泄當以此

自明賀氏夜飲顯酒令醉使珪隂與舊臣長孫犍

元他羅結輕騎亡去向晨賀氏故驚廐中羣馬使

顯起視之賀氏哭曰吾子適在此今皆不見汝等

誰殺之邪顯以故不急追珪遂奔賀蘭部依其舅

賀訥訥驚喜曰復國之後當念老臣珪笑曰誠如

舅言不敢忘也顯疑梁六眷泄其謀將囚之穆崇

宣言曰六眷不顧恩義助顯爲逆我掠得其妻馬

足以解忿顯乃捨之賀氏從弟外朝大人賀恱舉

所部以奉珪顯怒將殺賀氏賀氏奔亢埿家匿神

車中三日亢埿舉家爲之請乃得免故南部大人

長孫嵩帥所部七百餘家叛顯將奔五原時拓跋

寔君之子渥亦聚衆自立嵩欲歸之烏渥謂嵩曰

逆父之子不足從也不如歸珪嵩從之乆之劉顯

所部有亂故中部大人庾和辰奉賀氏奔珪賀訥

弟染干以珪得衆心忌之使其黨侯引七突殺珪

代人尉古眞知之以告珪侯引七突不敢發染干

疑古眞泄其謀執而訊之以兩車軸夾其頭傷一

目不伏乃免之染干遂舉兵圍珪賀氏出謂染干

曰汝等欲於何置我而殺吾子乎染干慙而去

冬十二月拓跋珪從曾祖紇羅與其弟建及諸部

大人共請賀訥推珪爲主

十一年春正月戊申拓跋珪大㑹於牛川即代王

位改元登國以長孫嵩爲南部大人叔孫普洛爲

北部大人分治其衆以上谷張衮爲左長史許謙

爲右司馬廣寗王建代人和跋叔孫建𢈔岳等爲

外朝大人奚牧爲治民長皆掌宿衛及參軍國謀

議長孫道生賀毗等侍從左右出納教命王建娶

代王什翼犍之女岳和辰之弟道生嵩之從子也

 二月代王珪徙居定襄之盛樂務農息民國人

恱之 三月劉顯自善無南走馬邑其族人奴眞

帥所部降於代奴眞有兄犍先居賀蘭部奴眞言

於代王珪請召犍而以所部讓之珪許之犍既領

部遣弟去斤遺賀訥金馬賀染干謂去斤曰我待

汝兄弟厚汝今領部宜來從我去斤許之奴眞怒

曰我祖父以來丗爲代忠臣故我以部讓汝等欲

爲義也今汝等無狀乃謀叛國義於何在遂殺犍

及去斤染干聞之引兵攻奴眞奴眞奔代珪遣使

責染干染干乃止 夏四月代王珪初改稱魏王

 魏王珪東如陵石䕶佛侯部帥侯辰乙佛部帥

代題皆叛走諸將請追之珪曰侯辰等累丗服役

有罪且當忍之方今國家草創人情未壹愚者固

宜前却不足追也 秋七月己酉魏王珪還盛樂

代題復以部落來降十餘日又奔劉顯珪使其孫

倍斤代領其衆劉顯弟肺泥帥衆降魏 初秦滅

代遷代王什翼犍少子窟咄于長安從慕容永東

徙亢以窟咄爲新興太守劉顯遣其弟永埿迎窟

咄以兵隨之逼魏南境諸部騷動魏王珪左右于

桓等與部人謀執珪以應窟咄憧將代人莫題等

亦潛與窟咄交通桓舅穆崇告之珪誅桓等五人

莫題等七姓悉原不問珪懼内難北踰隂山復依

賀蘭部遣外朝大人遼東安同求救於燕燕主垂

遣趙王麟救之 冬十月燕趙王麟軍未至魏拓

抜窟咄稍前逼魏王珪賀染干侵魏北部以應之

魏衆驚擾北部大人叔孫普洛亡奔劉衛辰麟聞

之遽遣安同等歸魏人知燕軍在近衆心少安窟

咄進屯髙柳珪引兵與麟㑹撃之窟咄大敗奔劉

衛辰衛辰殺之珪悉收其衆以代人庫狄干爲北

部大人麟引兵還中山劉衛辰居朔方士馬甚盛

後秦主萇以衛辰爲大將軍大單于河西王幽州

牧西燕主永以衛辰爲大將軍朔州牧 十二月

燕主垂以魏王珪爲西單于封上谷王珪不受

十二年劉顯地廣兵彊雄於北方㑹其兄弟乖爭

魏長史張衮言於魏王珪曰顯志在并吞今不乗

其内潰而取之必爲後患然吾不能獨克請與燕

共攻之珪從之復遣安同乞師於燕 秋七月劉

衛辰獻馬於燕劉顯掠之燕主垂怒遣太原王楷

將兵助趙王麟撃顯大破之顯犇馬邑西山魏王

珪引兵㑹麟撃顯於彌澤又破之顯犇西燕麟悉

收其部衆獲馬牛羊以千萬數

十三年魏王珪破庫莫奚於弱落水南秋七月庫莫

奚復襲魏營珪又破之庫莫奚者本屬宇文部與契

丹同類而異種其先皆爲燕王皝所破徙居松漠之間

十四年春正月甲寅魏王珪襲髙車破之 二月

癸巳魏王珪撃吐突隣部於女水大破之盡徙其

部落而還

十五年夏四月丙寅魏王珪㑹燕趙王麟於意幸

山撃賀蘭紇突隣紇奚三部破之紇突隣紇奚皆

降於魏 秋七月劉衛辰遣子直力鞮攻賀蘭部

賀訥困急請降於魏丙子魏王珪引兵救之直力

鞮退珪徙訥部落處之東境

十六年冬十月劉衛辰遣子直力鞮帥衆八九萬

攻魏南部十一月己卯魏王珪引兵五六千人拒

之壬午大破直力鞮於鐡歧山南直力鞮單騎走

乗勝追之戊子自五原金津南濟河徑入衛辰國

衛辰部落駭亂辛卯珪直抵其所居恱跋城衛辰

父子出走壬辰分遣諸將輕騎追之將軍伊謂禽

直力鞮於木根山衛辰爲其部下所殺十二月珪

軍于鹽池誅衛辰宗黨五千餘人皆投尸于河自

河以南諸部悉降獲馬三十餘萬匹牛羊四百餘

萬頭國用由是遂饒衛辰少子勃勃亡犇薛于部

珪使人求之薛干部帥大悉伏出勃勃以示使者

曰勃勃國破家亡以窮歸我我寜與之俱亡何忍

執以與魏乃送勃勃於沒弈干沒奕干以女妻之

十八年秋七月魏王珪以薛干大悉伏不送劉勃

勃八月襲其城屠之太悉伏犇秦

二十一年秋七月魏羣臣勸魏王珪稱尊號珪始

建天子旌旗出警入蹕改元皇始

安帝隆安二年夏六月丙子魏王珪命羣臣議國

號皆曰周秦以前皆自諸侯升爲天子因以其國

爲天下號漢氏以來皆無尺土之資我國家百丗

相承開基代北遂撫有方夏今宜以代爲號黄門

侍郎崔宏曰昔商人不常厥居故兩稱殷商代雖

舊邦其命惟新登國之初已更曰魏夫魏者大名

神州之上國也宜稱魏如故珪從之 秋七月魏

王珪遷都平城始營宫室建宗廟立社稷宗廟歳

五祭用分至及臘 魏王珪命有司正封畿標道

里平權衡審度量遣使循行郡國舉奏守宰不法

者親考察黜陟之 冬十一月辛亥魏王珪命尚

書吏部郎鄧淵立官制恊音律儀曹郎清河董謐

制禮儀三公郎王德定律令太史令鼂崇考天象

吏部尚書崔宏揔而裁之以爲永式淵羌之孫也

 十二月己丑魏王珪即皇帝位大赦改元天興

命朝野皆束髪加帽追尊逺祖毛以下二十七人

皆爲皇帝謚六丗祖力微曰神元皇帝廟號始祖

祖什翼犍曰昭成皇帝廟號髙祖父寔曰獻明皇

帝魏之舊俗孟夏祀天及東廟季夏帥衆却霜於

隂山孟秋祀天於西郊至是始依倣古制定郊廟

朝饗禮樂然惟孟夏祀天親行其餘多有司攝事

又用崔宏議自謂黄帝之後以土德王徙六州二

十二郡守宰豪傑二千家于代都東至代郡西及

善無南極隂館北盡參合皆爲畿内其外四方四

維置八部帥以監之

   魏伐後燕

晉武帝太元十三年魏王珪密有圖燕之志遣九

原公儀奉使至中山燕主垂詰之曰魏王何以不

自來儀曰先王與燕並事晉室丗爲兄弟臣今奉

使於理未失垂曰吾今威加四海豈得以昔日爲

比儀曰燕若不脩德禮欲以兵威自彊此乃將帥

之事非使臣所知也儀還言於珪曰燕主衰老太

子闇弱范陽王自負材氣非少主臣也燕主既沒

内難必作於時乃可圖也今則未可珪善之儀珪

母弟翰之子也

十六年春正月賀染干謀殺其兄訥訥知之舉兵

相攻魏王珪告于燕請爲鄉導以討之二月甲戌

燕主垂遣趙王麟將兵撃訥 夏六月甲辰燕趙

王麟破賀訥於赤城禽之降其部落數萬燕主垂

命麟歸訥部落徙染干於中山麟歸言於垂曰臣

觀拓跋珪舉動終爲國患不若攝之還朝使其弟

監國事垂不從 秋七月魏王珪遣其弟觚獻見

於燕燕主垂衰老子弟用事留觚以求良馬魏王

珪弗與遂與燕絶使長史張衮求好於西燕觚逃

歸燕太子寶追獲之垂待之如初

二十年 魏王珪叛燕侵逼附塞諸部夏五月甲

戌燕主垂遣太子寶遼西王農趙王麟帥衆八萬

自五原伐魏范陽王德陳留王紹别將歩騎萬八

千爲後繼散騎常侍髙湖諫曰魏與燕丗爲昏姻

彼有内難燕實存之其施德厚矣結好乆矣間以

求馬不獲而留其弟曲在於我奈何遽興兵撃之

拓跋涉珪沈勇有謀幼歷艱難兵精馬彊未易輕

也皇太子富於春秋志果氣銳今委之專征必小

魏而易之萬一不如所欲傷威毁重願陛下深圖

之言頗激切垂怒免湖官湖泰之子也 秋七月

魏張衮聞燕軍將至言於魏王珪曰燕狃於滑臺

長子之捷竭國之資力以來有輕我之心宜羸形

以驕之乃可克也珪從之悉徙部落畜産西渡河

千餘里以避之燕軍至五原降魏别部三萬餘家

收穄田百餘萬斛置黒城進軍臨河造船爲濟具

珪遣右司馬許謙乞師於秦 八月魏王珪治兵

河南九月進軍臨河燕太子寶列兵將濟㬥風起

漂其船數十艘泊南岸魏獲其甲士三百餘人皆

釋而遣之寶之發中山也燕主垂已有疾既至五

原珪使人邀中山之路伺其使者盡執之寶等數

月不聞垂起居珪使所執使者臨河告之曰若父

已死何不早歸寶等憂恐士卒駭動珪使陳留公

䖍將五萬騎屯河東東平公儀將十萬騎屯河北

略陽公遵將七萬騎塞燕軍之南遵夀鳩之子也

秦主興遣楊佛嵩將兵救魏燕術士靳安言於太

子寶曰天時不利燕必大敗速去可免寶不聽安

退告人曰吾軰皆當棄尸草野不得歸矣燕魏相

持積旬趙王麟將慕輿嵩等以垂爲實死謀作亂

奉麟爲主事泄嵩等皆死寶麟等内自疑冬十月

辛未燒船夜遁時河冰未結寶以魏兵必不能度

不設斥𠉀十一月己卯㬥風氷合魏王珪引兵濟

河留輜重選精銳二萬餘騎急追之燕軍至參合

陂有大風黒氣如堤自軍後來臨覆軍上沙門攴

曇猛言於寶曰風氣㬥迅魏兵將至之𠉀宜遣兵

禦之寶以去魏軍已逺笑而不應曇猛固請不已

麟怒曰以殿下神武師徒之盛足以横行沙漠索

虜何敢逺來而曇猛妄言驚衆當斬以徇曇猛泣

曰符氏以百萬之師敗於淮南正由恃衆輕敵不

信天道故也司徒德勸寶從曇猛言寶乃遣麟帥

騎三萬居軍後以備非常麟以曇猛爲妄縱騎遊

獵不肯設備寶遣騎還詗魏兵騎行十餘里即解

鞍寢魏軍晨夜兼行乙酉暮至參合陂西燕軍在

陂東營於蟠羊山南水上魏王珪夜部分諸將掩

覆燕軍士卒銜枚束馬口潛進丙戌日出魏軍登

山下臨燕營燕軍將東引顧見之士卒大驚擾亂

珪縱兵撃之燕兵走赴水人馬相騰躡壓溺死者

以萬數略陽公遵以兵邀撃其前燕兵四五萬人

一時放仗斂手就禽其遺迸去者不過數千人太

子寶等皆單騎僅免殺燕右僕射陳留悼王紹生

禽魯陽王倭奴桂林王道成濟隂公尹國等文武

將吏數千人兵甲糧貨以鉅萬計道成垂之弟子

也魏王珪擇燕臣之有才用者代郡太守廣川賈

閏閏從弟驃騎長史昌黎太守彞太史郎遼東晁

崇等留之其餘欲悉給衣糧遣還以招懐中州之

人中部大人王建曰燕衆彊盛今傾國而來我幸

而大捷不如悉殺之則其國空虚取之爲易且獲

寇而縱之無乃不可乎乃盡阬之十二月珪還雲

中之盛樂燕太子寶恥於參合之敗請更撃魏司

徒德言於燕主垂曰虜以參合之捷有輕太子之

心宜及陛下神略以服之不然將爲後患垂乃以

清河公㑹録留臺事領幽州刺史代髙陽王隆鎮

龍城以陽城王蘭汗爲北中郎將代長樂公盛鎮

薊命隆盛悉引其精兵還中山期以明年大舉撃

二十一年春正月燕髙陽王隆引龍城之甲入中

山軍容精整燕人之氣稍振 三月庚子燕王垂

留范陽 王德守中山引兵密發踰青嶺經天門

鑿山通道出魏不意直詣雲中魏陳留公䖍帥部

落三萬餘家鎮平城垂至獵嶺以遼西王農髙陽

王隆爲前鋒以襲之是時燕兵新敗皆畏魏惟龍

城兵勇銳爭先䖍素不設備閏月乙卯燕軍至平

城䖍乃覺之帥麾下出戰敗死燕軍盡收其部落

魏王珪震怖欲走諸部聞䖍死皆有貳心珪不知

所適垂之過參合陂也見積骸如山爲之設祭軍

士皆慟哭聲震山谷垂慚憤嘔血由是發疾乗馬

輿而進頓平城西北三十里太子寶等聞之皆引

還燕軍叛者犇告於魏云垂已死輿尸在軍魏王

珪欲追之聞平城已没乃引還隂山垂在平城積

十日疾轉篤乃築燕昌城而還夏四月癸未卒於

上谷之沮陽袐不發喪丙申至中山戊戌發喪謚

曰成武皇帝廟號丗祖壬寅太子寶即位大赦改

元永康五月辛亥以范陽王德爲都督冀兖青徐

荆豫六州諸軍事車騎大將軍冀州牧鎮鄴遼西

王農爲都督并雍益梁秦涼六州諸軍事并州牧

鎮晉陽又以安定王庫傉官偉爲太師夫餘王蔚

爲太傅甲寅以趙王麟領尚書左僕射髙陽王隆

領右僕射長樂公盛爲司隸校尉宜都王鳳爲冀

州刺史 初燕主垂先叚后生子令寶後叚后生

子朗鑒愛諸姬子麟農隆柔熈寶初爲太子有美

稱已而荒怠中外失望後叚后嘗言於垂曰太子

遭承平之世足爲守成之主今國步艱難恐非濟

世之才遼西髙陽二王陛下之賢子宜擇一人付

以大業趙王麟姦詐彊愎異日必爲國家之患宜

早圖之寳善事垂左右左右多譽之故垂以爲賢

謂叚氏曰汝欲使我爲晉獻公乎叚氏泣而退告

其妹范陽王妃曰太子不才天下所知吾爲社稷

言之主上乃以吾爲驪姬何其苦哉觀太子必喪

社稷范陽王有非常器度若燕祚未盡其在王乎

寶及麟聞而恨之乙丑寶使麟謂叚氏曰后常謂

主上不能守大業今竟能不宜早自裁以全叚宗

叚氏怒曰汝兄弟不難逼殺其母况能守先業乎

吾豈愛死但念國亡不乆耳遂自殺寳議以叚后

謀廢嫡統無母后之道不宜成喪羣臣咸以爲然

中書令眭邃颺言於朝曰子無廢母之義漢安思

閻后親廢順帝猶得配饗大廟况先后曖昧之言

虚實未可知乎乃成喪 夏六月癸酉魏王珪遣

將軍王建等撃燕廣寗太守劉亢泥斬之徙其部

落於平城燕上谷太守開封公詳棄郡走詳皝之

曽孫也 燕主寶定士族舊籍分辨清濁校閱户

口罷軍營封䕃之戸悉屬郡縣由是士民嗟怨始

有離心 上谷張恂勸珪進取中原珪善之燕遼

西王農悉將部曲數萬口之并州并州素乏儲偫

是歳早霜民不得供其食又遣諸部䕶軍分監諸

胡由是民夷俱怨潛召魏軍八月己亥魏王珪大

舉伐燕歩騎四十餘萬南出馬邑踰句注旌旗二

千餘里鼓行而進左將軍鴈門李栗將五萬騎爲

前驅别遣將軍封眞等從東道出軍都襲燕幽州

 燕征北大將軍幽平二州牧清河公㑹毋賤而

平長雄俊有器藝燕主垂愛之寶之伐魏也垂命

㑹攝東宫事揔録禮遇一如太子及垂伐魏命㑹

鎮龍城委以東北之任國官府佐皆選一時才望

垂疾篤遺言命寶以㑹爲嗣而寳愛少子濮陽公

䇿意不在㑹長樂公盛與㑹同年耻爲之下乃與

趙王麟共勸寶立䇿寶從之乙亥立妃叚氏爲皇

后䇿爲皇太子㑹盛皆進爵爲王䇿年十一素惷

弱㑹聞之心愠懟九月章武王宙奉燕主垂及成

哀段后之喪𦵏于龍城宣平陵寶詔宙悉徙髙陽

王隆參佐部曲家屬還中山㑹違詔多留部曲不

遣宙年長屬尊㑹毎事陵侮之見者皆知其有異

志 戊午魏軍至陽曲乗西山臨晉陽遣騎環城

大譟而去燕遼西王農出戰大敗犇還晉陽司馬

慕輿嵩閉門拒之農將妻子帥數千騎東走魏中

領將軍長孫肥追之及於潞川獲農妻子燕軍盡

沒農被創獨與三騎逃歸中山魏王珪遂取并州

初建臺省置刺史太守尚書郎以下官悉用儒生

爲之士大夫詣軍門者無少長皆引入存慰使人

人盡言少有才用咸加擢叙己未遣輔國將軍奚

收略地汾川獲燕丹楊王買得及離石䕶軍髙秀

和以中書侍郎張恂等爲諸郡太守招撫離散勸

課農桑燕主寶聞魏軍將至議于東堂中山尹符

謨曰今魏軍衆彊千里逺闘乗勝氣銳若縱之使

入平土不可敵也宜杜險以拒之中書令眭䆳曰

魏多騎兵往來剽速馬上齎糧不過旬日宜令都

縣聚民千家爲一堡深溝髙壘清野以待之彼至

無所掠不過六旬食盡自退尚書封懿曰今魏兵

數十萬天下之勍敵也民雖築堡不足以自固是

聚兵及糧以資之也且動揺民心示之以弱不如

阻闗拒戰計之上也趙王麟曰魏今乗勝氣銳其

鋒不可當宜完守中山待其弊而乗之於是修城

積粟爲持乆之備命遼西王農出屯安喜軍事動

靜悉以委麟 冬十月魏王珪使冠軍將軍代人

于栗磾寧朔將軍公孫蘭帥歩騎二萬潜自晉陽

開韓信故道己酉珪自井陘趨中山李先降魏珪

以爲征東左長史 魏王珪進攻常山拔之獲太

守茍延自常山以東守宰或走或降諸郡縣皆附

於魏惟中山鄴信都三城爲燕守十一月珪命東

平公儀將五萬騎攻鄴冠軍將軍王建左將軍李

栗攻信都戊午珪進軍中山己未攻之燕髙陽王

隆守南郭帥衆力戰自旦至晡殺傷數千人魏兵

乃退珪謂諸將曰中山城固寶必不肯出戰急攻

則傷士乆圍則費粮不如先取鄴信都然後圖之

丁卯珪引兵而南章武王宙自龍城還聞有魏寇

馳入薊與鎮北將軍陽城王蘭乗城固守蘭垂之

從弟也魏别將石河頭攻之不克退屯漁陽珪軍

于魯口博陵太守申永犇河南髙陽太守崔宏犇

海渚珪素聞宏名遣吏追求獲之以爲黄門侍郎

與給事黄門侍郎張衮對掌機要創立制度博陵

令屈遵降魏珪以爲中書令出納號令兼揔文誥

燕范陽王德使南安王青等夜撃魏軍於鄴下破

之魏軍退屯新城青等請追撃之别駕韓𧨳曰古

人先計而後戰魏軍不可擊者四懸軍逺客利在

野戰一也深入近畿頓兵死地二也前鋒既敗後

陣方固三也彼衆我寡四也官軍不宜動者三自

戰其地一也動而不勝衆心難固二也城隍未修

敵來無備三也今魏無資糧不如深壘固軍以老

之德從之召青還青詳之兄也十二月魏遼西公

賀賴盧帥騎二萬㑹東平公儀攻鄴頼盧訥之弟

也魏别部大人没根有膽勇魏王珪惡之没根懼

誅己丑將親兵數十人降燕燕主寶以爲鎮東大

將軍封鴈門公沒根求還襲魏寶難與重兵給百

餘騎没根効其號令夜入魏營至中仗珪乃覺之

狼狽驚走沒根以所從人少不能壊其大衆多獲

首虜而還

安帝隆安元年春正月燕范陽王德求救於秦奏

兵不出鄴中恟懼賀賴盧自以魏王珪之舅不受

東平公儀節度由是與儀有隙儀司馬丁建隂與

德通從而構間之射書入城中言其狀甲辰風霾

晝晦賴盧營有火建言於儀曰賴盧燒營爲變矣

儀以爲然引兵退賴盧聞之亦退建帥其衆詣德

降且言儀師老可撃德遣桂陽王鎮南安王青帥

騎七千追撃魏軍大破之燕主寶使左衛將軍慕

輿騰攻博陵殺魏所置守宰王建等攻信都六十

餘日不下士卒多死庚申魏王珪自攻信都壬戌

夜燕冝都王鳯踰城犇中山癸亥信都降魏 燕

主寶聞魏王珪攻信都出屯深澤遣趙王麟攻楊

城殺守兵三百寶悉出珍寶及宫人募郡縣羣盜

以撃魏二月己巳朔珪還屯楊城没根兄子醜提

爲并州監軍聞其叔父降燕懼誅帥所部兵還國

作亂珪欲北還遣其國相涉延永和於燕且請以

其弟爲質寶聞魏有内難不許使冗從㒒蘭真

責珪負恩悉發其衆步卒二十萬騎三萬七千屯

於曲陽之柏肆營於滹沲水北以邀之丁丑魏軍

至營於水南寶潛師夜濟募勇敢萬餘人襲魏營

寶陳於營北以爲之援募兵因風縱火急撃魏軍

魏軍大亂珪驚起棄營跣走燕將軍乞特眞帥百

餘人至其帳下得珪衣鞾既而募兵無故自驚互

相斫射珪於營外望見之乃撃鼓收衆左右及中

軍將士稍稍來集多布火炬於營外縱騎衝之募

兵大敗還赴寶陳寶引兵復渡水北戊寅魏整衆

而至與燕相持燕軍奪氣寶引還中山魏兵隨而

擊之燕兵屢敗寳懼棄大軍帥騎二萬奔還時大

風雪凍死者相枕寶恐爲魏軍所及命士卒皆棄

袍仗兵器數十萬寸刃不返燕之朝臣將卒降魏

及爲魏所係虜者甚衆先是張衮常爲魏王珪言

燕祕書監崔逞之材珪得之甚喜以逞爲尚書使

錄三十六曹任以政事 己卯夜燕尚書郎慕輿

皓謀弑燕主寳立趙王麟不克斬闗出奔魏麟由

是不自安 初燕清河王㑹聞魏軍東下表求赴

難燕主寶許之㑹初無去意使征南將軍庫傉官

偉建威將軍餘崇將兵五千爲前鋒崇嵩之子也

偉等頓盧龍近百日無食噉馬牛且盡㑹不發寳

怒累詔切責㑹不得已以治行簡練爲名復留月

餘時道路不通偉欲使輕軍前行通道偵魏彊弱

且張聲埶諸將皆畏避不欲行餘崇奮曰今巨宼

滔天京都危逼匹夫猶思致命以救君父諸君荷

國寵任而更惜生乎若社稷傾覆臣節不立死有

餘辱諸君安居於此崇請當之偉喜簡給歩騎數

百人崇進至漁陽遇魏千餘騎崇謂其衆曰彼衆

我寡不撃則不得免乃皷譟直進崇手殺十餘人

魏騎潰去崇亦引還斬首獲生具言敵中闊狹衆

心稍振㑹乃上道徐進是月始逹薊城魏圍中山

既乆城中將士皆思出戰征北大將軍隆言於寳

曰涉珪雖屢獲小利然頓兵經年凶埶沮屈士馬

死傷太半人心思歸諸部離解正是可破之時也

加之舉城思奮若因我之銳乗彼之衰往無不克

如其持重不决將卒氣喪日益困逼事乆變生後

雖欲用之不可得也寳然之而衛大將軍麟每沮

其議隆成列而罷者前後數四寶使人請於魏王

珪欲還其弟觚割常山以西皆與魏以求和珪許

之既而寶悔之己酉珪如盧奴辛亥復圍中山燕

將士數千人俱自請於寳曰今坐守窮城終於困

弊臣等願得一出樂戰而陛下每抑之此爲坐自

摧敗也且受圍歷時無他竒變徒望積乆宼賊自

退今内外之埶彊弱懸絶彼必不自退明矣宜從

衆一决寳許之隆退而勒兵召諸參佐謂之曰皇

威不振宼賊内侮臣子同耻義不願生今幸而破

賊吉還固善若其不幸亦使吾志節獲展卿等有

北見吾母者爲吾道此情也乃被甲上馬詣門俟

命麟復固止寶衆大忿恨隆涕泣而還是夜麟以

兵刼左衛將軍北地王精使帥禁兵弑寶精以義

拒之麟怒殺精出奔西山依丁零餘衆於是城中

人情震駭寳不知麟所之以清河王㑹軍在近恐

麟奪㑹軍先據龍城乃召隆及驃騎大將軍農謀

去中山走保龍城隆曰先帝櫛風沐雨以成中興

之業崩未朞年而天下大壊豈得不謂之孤負邪

今外宼方盛而内難復起骨肉乖離百姓疑懼誠

不可以拒敵北遷舊都亦事之宜然龍川地狹民

貧若以中國之意取足其中復朝夕望有大功此

必不可若節用愛民務農訓兵數年之中公私充

實而趙魏之閒厭苦宼㬥民思燕德庶幾返斾克

復故業如其未能則慿險自固猶足以優遊養銳

耳寶曰卿言盡理朕一從卿意耳遼東髙撫善卜

筮素爲隆所信厚私謂隆曰殿下北行終不能逹

太妃亦不可得見若使主上獨往殿下潛留於此

必有大功隆曰國有大難主上䝉塵且老母在北

吾得北首而死猶無所恨卿是何言也乃遍召僚

佐問其去留唯司馬魯㳟參軍成岌願從餘皆欲

留隆並聽之農部將谷㑹歸說農曰城中之人皆

涉珪參合所殺者父兄子弟泣血踊躍欲與魏戰

而爲衛軍所抑今聞主上當北遷皆曰得慕容氏

一人奉而立之以與魏戰死無所恨大王幸而留

此以副衆望撃退魏軍撫寧畿甸奉迎大駕亦不

失爲忠臣也農欲殺歸而惜其材力謂之曰必如

此以望生不如就死壬子夜寶與太子䇿遼西王

農髙陽王隆長樂王盛等萬餘騎出赴㑹軍河間

王熈勃海王朗博陵王鑒皆幼不能出城隆還入

迎之自爲鞁乗俱得免燕將王沈等降魏樂浪王

惠中書侍郎韓範貟外郎叚宏太史令劉起等帥

工𠆸三百奔鄴中山城中無主百姓惶惑東門不

閉魏王珪欲夜入城冠軍將軍王建志在虜掠乃

言恐士卒盜府庫物請俟明旦理乃止燕開封公

詳從寶不及城中立以爲主閉門拒守珪盡衆攻

之連日不拔使人登巢車臨城諭之曰慕容寶已

棄汝走汝曹百姓空自取死欲誰爲乎皆曰羣小

無知恐復如參合之衆故茍延旬月之命耳珪顧

王建而唾其面使中領將軍長孫肥左將軍李東

將三千騎追寶至范陽不及破其新城戍而還

燕主寶出中山與趙王麟遇于𨸦城麟不意寶至

驚駭帥其衆奔蒲隂復出屯望都土人頗供給之

慕容詳遣兵掩撃麟獲其妻子麟脫走入山甲寅

寶至薊殿中親近散亡略盡惟髙陽王隆所領數

百騎爲宿衛清河王㑹帥騎卒二萬迎于薊南寶

怪㑹容止怏怏有恨色宻告隆及遼西王農農隆

俱曰㑹年少專任方面習驕所致豈有它也臣等

當以禮責之寳雖從之然猶詔解㑹兵以屬隆隆

固辭乃減㑹兵分給農隆又遣西河公庫傉官驥

帥兵三千助守中山丙辰寳盡徙薊中府庫北趣

龍城魏石河頭引兵追之戊午及寶於夏謙澤寶

不欲戰清河王㑹曰臣撫教士卒惟敵是求今大

駕䝉塵人思效命而虜敢自送衆心忿憤兵法曰

歸師勿遏又曰置之死地而後生今我皆得之何

患不克若其捨去賊必乗人或生餘變寶乃從之

㑹整陳與魏兵戰農隆等將南來騎衝之魏兵大

敗追奔百餘里斬首數千級隆又獨追數十里而

還謂故吏留臺治書陽璆曰中山城中積兵數萬

不得展吾意今日之捷令人遺恨因慷慨流涕㑹

既敗魏兵矜很滋甚隆屢訓責之㑹益忿恚㑹以

農隆皆嘗鎮龍城屬尊位重名望素出已右恐至

龍城權政不復在已又知終無爲嗣之望乃謀作

亂幽平之兵皆懐㑹恩不樂屬二王請於寶曰清

河王勇略髙丗臣等與之誓同生死願陛下與皇

太子諸王留薊宫臣等從王南解京師之圍還迎

大駕寶左右皆惡㑹言於寶曰清河王不得爲太

子神色甚不平且其才武過人善收人心陛下若

從衆請臣恐解圍之後必有衛輒之事寶乃謂衆

曰道通年少才不及二王豈可當專征之任且朕

方自統六師仗㑹以爲羽翼何可離左右也衆不

恱而退左右勸寶殺㑹侍御史仇尼歸聞之告㑹

曰大王所恃者父父已異圖所杖者兵兵已去手

欲於何所自容乎不如誅二王廢太子大王自處

東宫兼將相之任以匡復社稷此上䇿也㑹猶豫

未許寶謂農隆曰觀道通志趣必反無疑宜早除

之農隆曰今宼敵内侮中土紛紜社稷之危有如

累𡖉㑹鎮撫舊都逺赴國難其威名之重足以震

動四鄰逆狀未彰而遽殺之豈徒傷父子之恩亦

恐大損威望寶曰㑹逆志已成卿等慈恕不忍早

殺恐一旦爲變必先害諸父然後及吾至時勿悔

自負也㑹聞之益懼夏四月癸酉寶宿廣都黄榆

谷㑹遣其黨仇尼歸呉提染干帥壯士二十餘人

分道襲農隆殺隆於帳下農被重創執仇尼歸逃

入山中㑹以仇尼歸被執事終顯發乃夜詣寶曰

農隆謀逆臣已除之寶欲討㑹陽爲好言以安之

曰吾素疑二王乆矣除之甚善甲戌旦㑹立仗嚴

僃乃引道㑹欲棄隆喪餘崇涕泣固請乃聽載隨

軍農出自歸寶呵之曰何以自負邪命執之行十

餘里寶顧召羣臣食且議農罪㑹就坐寶目衛軍

將軍慕輿騰使斬㑹傷其首不能殺㑹走赴其軍

勒兵攻寶寶帥數百騎馳二百里晡時至龍城㑹

遣騎追至石城不及乙亥㑹遣仇尼歸攻龍城寶

夜遣兵襲撃破之㑹遣使請誅左右佞臣并求爲

太子寳不許㑹盡收乗輿器服以後宫分給將帥

署置百官自稱皇太子録尚書事引兵向龍城以

討慕輿騰爲名丙子頓兵城下寶臨西門㑹乗馬

遥與寶語寳責讓之㑹命軍士向寶大譟以耀威

城中將士皆憤怒向暮出戰大破之㑹兵死傷太

半走還營侍御郎髙雲夜帥敢死士百餘人襲㑹

軍㑹衆皆潰㑹將十餘騎奔中山開封公詳殺之

寶殺㑹母及其三子丁丑寶大赦凡與㑹同謀者

皆除罪復舊職論功行賞拜將軍封侯者數百人

 魏王珪以軍食不給命東平公儀去鄴徙屯鉅

鹿積租楊城慕容詳出步卒六千人伺閒襲魏諸

屯珪撃破之斬首五千生擒七百人皆縱之 五

月燕庫傉官驥入中山與開封公詳相攻詳殺驥

盡滅庫傉官氏又殺中山尹符謨夷其族中山城

無定主民恐魏兵乗之男女結盟人自爲戰甲辰

魏王珪罷中山之圍就榖河間督諸郡義租甲寅

以東平公儀爲驃騎大將軍都督中外諸軍事兖

豫雍荆徐楊六州牧左丞相封衛王慕容詳自謂

能却魏兵威德已振乃即皇帝位改元建始置百

官以新平公可足渾潭爲車騎大將軍尚書令殺

拓跋觚以固衆心鄴中官屬勸范陽王德稱尊號

㑹有自龍城來者知燕主寶猶存乃止 秋七月

慕容詳殺可足渾潭詳嗜酒奢淫不恤士民刑殺

無度所誅王公以下五百餘人羣下離心城中饑

窘詳不聽民出采稆死者相枕舉城咨謀迎趙王

麟詳遣輔國將軍張驤帥五千餘人督租於常山

麟自丁零入驤軍潛襲中山城門不閉執詳斬之

麟遂稱尊號聽人四出采稆人既飽求與魏戰麟

不從稍復窮餒魏王珪軍魯口遣長孫肥帥騎七

千襲中山入其郛麟追至𣲖水爲魏所敗而還八

月丙寅朔魏王珪徙軍常山之九門軍中大疫人

畜多死將士皆思歸珪問疫於諸將對曰在者纔

什四五珪曰此固天命將若之何四海之民皆可

爲國在吾所以御之耳何患無民羣臣乃不敢言

遣撫軍大將軍略陽公遵襲中山入其郛而還

中山饑甚慕容麟帥二萬餘人出據新市九月甲

子晦魏王珪進軍攻之太史令鼂崇曰不吉昔紂

以甲子亡謂之疾日兵家忌之珪曰紂以甲子亡

周武不以甲子興乎崇無以對冬十月丙寅麟退

阻𣲖水甲戌珪與麟戰於義臺大破之斬首九千

餘級麟與數十騎馳取妻子入西山遂奔鄴甲申

魏克中山燕公卿尚書將吏士卒降者二萬餘人

燕人有自中山至龍城者言拓跋渉珪衰弱司徒

德完守鄴城㑹德表至勸燕主寳南還十二月寳

遣將軍啟崙視形勢乙亥慕容麟至鄴說范陽王

德曰魏既克中山將乗勝攻鄴鄴中雖有蓄積然

城大難固且人心恇懼不可守也不如南趣滑臺

時魯陽王和鎮滑臺亦遣使迎德

二年春正月范陽王德自鄴徙滑臺魏衛王儀入

鄴追德至河弗及趙王麟上尊號於德德稱燕王

以統府行帝制置百官以趙王麟爲司空領尚書

令 燕啟崘還至龍城言中山已陷燕主寳命罷

兵遼西王農言於寶曰今遷都尚新未可南征宜

因成師襲庫莫奚取其牛馬以充軍資更審虚實

俟明年而議之寶從之己未北行庚申渡澆洛水

㑹南燕王德遣侍郎李延詣寶言渉珪西上中國

空虚延追寳及之寶大喜即日引還 燕主寶還

龍城宫詔諸軍就頓不聽罷散文武將士皆以家

屬隨駕遼西王農長樂王盛切諫以爲兵疲力弱

魏新得志未可與敵宜且飬兵觀釁寳將從之撫

軍將軍慕輿騰曰百姓可與樂成難與圖始今師

衆已集宜獨決聖心乗機進取不宜廣采異同以

沮大計寳乃曰吾計決矣敢諫者斬二月乙亥寶

出就頓留盛統後事己卯燕軍發龍城慕輿騰爲

前軍司空農爲中軍寶爲後軍相去各一頓連營

百里壬午寶至乙連長上叚速骨宋赤眉等因衆

心之憚征役遂作亂速骨等皆髙陽王隆舊隊共

逼立隆子髙陽王崇爲主殺樂浪威王宙中牟熈

公叚誼及宗室諸王河間王熈素與崇善崇擁佑

之故獨得免燕主寳將十餘騎奔司空農營農將

出迎左右抱其腰止之曰宜小清澄不可便出農

引刀將斫之遂出見寶又馳信追慕輿騰癸未寳

農引兵還趣大營討速骨等農營兵亦厭征役皆

棄仗走騰營亦潰寳農奔還龍城長樂王盛聞亂

引兵出迎寶農僅而得免 燕尚書頓丘王蘭汗

隂與叚速骨等通謀引兵營龍城之東城中留守

兵至少長樂王盛徙内近城之民得丁夫萬餘乗

城以禦之速骨等同謀纔百餘人餘皆爲所驅脅

莫有闘志三月甲午速骨等將攻城遼西桓烈王

農恐不能守且爲蘭汗所誘夜潛出赴之冀以自

全明旦速骨等攻城城上拒戰甚力速骨之衆死

者以百數速骨乃將農循城農素有忠節威名城

中之衆恃以爲彊忽見在城下無不驚愕喪氣遂

皆逃潰速骨入城縱兵殺掠死者狼藉寶盛與慕

輿騰餘崇張眞李旱趙㤙等輕騎南走速骨幽農

於殿内長上阿交羅速骨之謀主也以髙陽王崇

幼弱更欲立農崇親信鬷讓出力犍等聞之丁酉

殺羅及農速骨即爲之誅讓等農故吏左衛將軍

宇文拔亡奔遼西庚子蘭汗襲撃速骨并其黨盡

殺之廢崇奉太子䇿承制大赦遣使迎寶及於薊

城寳欲還長樂王盛等皆曰汗之忠詐未可知今

單騎赴之萬一汗有異志悔之無及不如南就范

陽王合衆以取冀州若其不捷收南方之衆徐歸

龍都亦未晚也寶從之 夏四月燕主寳過鄴鄴

人請留寶不許南至黎陽伏於河西遣中黄門令

趙思告北地王鍾曰上以二月得丞相表即時南

征至乙連㑹長上作亂失據來此王亟白丞相奉

迎鍾德之從弟也首勸德稱尊號聞而惡之執思

付獄以狀白南燕主德德謂羣下曰卿等以社稷

大計勸吾攝政吾亦以嗣帝播越民神乏主故權

順羣議以繋衆心今天方悔禍嗣帝得還吾將具

法駕奉迎謝罪行闕何如黄門侍郎張華曰今天

下大亂非雄才無以寧濟羣生嗣帝闇懦不能紹

隆先統陛下若蹈匹夫之節捨天授之業威權一

去身首不保況社稷其得血食乎慕輿䕶曰嗣帝

不逹時宜委棄國都自取敗亡不堪多難亦已明

矣昔蒯聵出犇衛輒不納春秋是之以子拒父猶

可況以父拒子乎今趙思之言未明虛實臣請爲

陛下馳往詗之德流涕遣之護帥壯士數百人隨

思而北聲言迎衛其實圖之寶既遣思詣鍾於後

得樵者言德已稱制懼而北走䕶至無所見執思

以還德以思練習典故欲留而用之思曰犬馬猶

知戀主思雖刑臣乞還就上德固留之思怒曰周

室東遷晉鄭是依殿下親則叔父位爲上公不能

帥先羣后以匡帝室而幸本根之傾爲趙王倫之

事思雖不能如申包胥之存楚猶慕龔君賔不偷

生於莽丗也德斬之寳遣扶風忠公慕輿騰與長

樂王盛收兵冀州盛以騰素㬥横爲民所怨乃殺

之行至鉅鹿長樂說諸豪傑皆願起兵奉寶寶以

蘭汗祀燕宗廟所爲似順意欲還龍城不肯留冀

州乃北行至建安抵民張曹家曹素武健請爲寳

合衆盛亦勸寶宜且駐留察汗情狀寶乃遣冗從

僕射李旱先往見汗寶留頓石城㑹汗遣左將軍

蘓超奉迎陳汗忠款寶以汗燕主垂之舅盛之妃

父也謂必無它不待旱返遂行盛流涕固諫寶不

聽留盛在後盛與將軍張眞下道避匿丁亥寶至

索莫汗陘去龍城四十里城中皆喜汗惶怖欲自

出請罪兄弟共諫止之汗乃遣弟加難帥五百騎

出迎又遣兄堤閉門止仗禁人出入城中皆知其

將爲變而無如之何加難見寶於陘北拜謁已從

寶俱進潁隂烈公餘崇密言於寶曰觀加難形色

禍變甚逼宜留三思奈何徑前寳不從行數里加

難先執崇崇大呼罵曰汝家幸縁肺附䝉國寵榮

覆宗不足以報今乃敢謀篡逆此天地所不容計

旦暮即屠滅但恨我不得手膾汝曹耳加難殺之

引寶入龍城外邸弑之汗謚寳曰靈帝殺獻哀太

子䇿及王公卿士百餘人自稱大都督大將軍大

單于昌黎王改元青龍以堤爲太尉加難爲車騎

將軍封河間王熈爲遼東公如𣏌宋故事長樂王

盛聞之馳欲赴哀張眞止之盛曰我今以窮歸汗

汗性愚淺必念婚姻不忍殺我旬月之間足以展

吾情志遂往見汗汗妻乙氏及盛妃皆泣涕請盛

於汗盛妃復頓頭於諸兄弟汗惻然哀之乃舍盛

於宫中以爲侍中左光禄大夫親待如舊堤加難

屢請殺盛汗不從堤驕很荒滛事汗多無禮盛因

而間之由是汗兄弟浸相嫌忌 燕太原王竒楷

之子蘭汗之外孫也汗亦不殺以爲征南將軍得

入見長樂王盛盛潛使竒逃出起兵竒起兵於建

安衆至數千汗遣蘭堤討之盛謂汗曰善駒小兒

未能辦此豈非有假託其名欲爲内應者乎太尉

素驕難信不宜委以大衆汗然之罷堤兵更遣撫

軍將軍仇尼慕將兵討竒於是龍城自夏不雨至

于秋七月汗日詣燕諸廟及寶神座頓首禱請委

罪於蘭加難堤及加難聞之怒且懼誅乙巳相與

帥所部襲仇尼慕軍敗之汗大懼遣太子穆將兵

討之穆謂汗曰慕容盛我之仇讎必與竒相表裏

此乃腹心之疾不可養也宜先除之汗欲殺盛先

引見察之盛妃知之密以告盛盛稱疾不出汗亦

止不殺李旱衛雙劉忠張豪張眞皆盛素所厚也

而穆引以爲腹心旱雙得出入至盛所潛與盛結

謀丁未穆撃堤加難等破之庚戌饗將士汗穆皆

醉盛夜如厠因踰垣入于東宫與旱等共殺穆時

軍未解嚴皆聚在穆舍聞盛得出呼躍爭先攻汗

斬之汗子魯公和陳公揚分屯令支白狼盛遣旱

眞襲誅之堤加難亡匿捕得斬之於是内外帖然

士女相慶宇文拔帥壮士數百來赴盛拜拔爲大

宗正辛亥告于太廟令曰賴五祖之休文武之力

宗廟社稷幽而復顯不獨孤以𦕈𦕈之身免不同

天之責凡在臣民皆得明目當丗因大赦改元建

平盛謙不敢稱尊號以長樂王攝行統制諸王皆

降稱公以東陽公根爲尚書左僕射衛倫陽璆魯

恭王騰爲尚書恱眞爲侍中陽哲爲中書監張通

爲中領軍自餘文武各復舊位改諡寶曰惠閔皇

帝廟號烈宗羣臣固請上尊號盛不許 八月燕

以河間公熈爲侍中車騎大將軍中領軍司𨽻校

尉城陽公元爲衛將軍元寳之子也又以劉忠爲

左將軍張豪爲後將軍竝賜姓慕容氏 冬十月

癸酉燕羣臣復上尊號丙子長樂王盛始即皇帝

位大赦尊皇后叚氏曰皇太后太妃丁氏曰獻荘

皇后

三年 初秦主登之弟廣帥衆三千依南燕王德

德以爲冠軍將軍處之乞活堡㑹熒惑守東井或

言秦當復興廣乃自稱秦王撃南燕北地王鍾破

之是時滑臺孤弱土無十城衆不過一萬鍾既敗

附德者多去德而附廣德乃留魯陽王和守滑臺

自帥衆討廣斬之燕主寶之至黎陽也魯陽王和

長史李辯勸和納之和不從辯懼故潛引晉軍至

管城欲因德出戰而作亂既而德不出辯愈不自

安及德討符廣辯復勸和反和不從辯乃殺和以

滑臺降魏魏行臺尚書和跋在鄴帥輕騎自鄴赴

之既至辯悔之閉門拒守跋使尚書郎鄧暉說之

辯乃開門内跋跋悉收德宫人府庫德遣兵撃跋

跋逆撃破之又破德將桂陽王鎮俘獲千餘人陳

潁之民多附於魏南燕右衛將軍慕容雲斬李辯

帥將士家屬二萬餘口出滑臺赴德德欲攻滑臺

韓範曰嚮也魏爲客吾爲主人今也吾爲客魏爲

主人人心危懼不可復戰不如先據一方自立基

本乃圖進取張華曰彭城楚之舊都可攻而據之

北地王鍾等皆勸德攻滑臺尚書潘聦曰滑臺四

通八逹之地北有魏南有晉西有秦居之未嘗一

日安也彭城土曠人稀平夷無嶮且晉之舊鎮未

易可取又密邇江淮夏秋多水乗舟而戰者呉之

所長我之所短也青州沃野二千里精兵十餘萬

左有負海之饒右有山河之固廣固城曹嶷所築

地形阻峻足爲帝王之都三齊英傑思得明主以

立功於丗乆矣辟閭渾昔爲燕臣今宜遣辯士馳

說於前大兵繼踵於後若其不服取之如拾芥耳

既得其地然後閉闗養銳伺隙而動此乃陛下之

闗中河内也德猶豫未决沙門竺朗素善占𠉀德

使牙門蘓撫問之朗曰敬覽三䇿潘尚書之議興

邦之言也且今歳之初彗星起奎婁掃虚危彗者

除舊布新之象奎婁爲魯虚危爲齊宜先取兖州

廵撫琅邪至秋乃北徇齊地此天道也撫又宻問

以年丗朗以周易筮之曰燕衰庚戌年則一紀丗

則及子撫還報德德乃引師而南兖州北鄙諸郡

縣皆降之德置守宰以撫之禁軍士無得虜掠百

姓大恱牛酒屬路 秋七月南燕王德遣使說幽

州刺史辟閭渾欲下之渾不從德遣北地王鍾帥

歩騎二萬撃之德進據琅邪徐兖之民歸附者十

餘萬德自琅邪引兵而北以南海王灋爲兖州刺

史鎮梁父進攻莒城守將任安委城走德以潘聦

爲徐州刺史鎮莒城蘭汗之亂燕吏部尚書封孚

南犇辟閭渾渾表爲勃海太守及德至孚出降德

大喜曰孤得青州不爲喜喜得卿耳遂委以機宻

北地王鍾傳檄青州諸郡諭以禍福辟閭渾徙八

千餘家入守廣固 司馬崔誕戍薄荀固平原太

守張豁戍柳泉誕豁承檄皆降於德渾懼擕妻子

犇魏德遣射聲校尉劉綱追之及於莒城斬之渾

子道秀自詣德請與父俱死德曰父雖不忠而子

能孝特赦之渾參軍張瑛為渾作檄辭多不遜徳

執而讓之瑛神色自若徐曰渾之有臣猶韓信之

有蒯通通遇漢祖而生臣遭陛下而死比之古人

竊爲不幸耳德殺之遂定都廣固

四年南燕王德即皇帝位于廣固大赦改元建平

更名備德欲使吏民易避追謚燕主暐曰幽皇帝

以北地王鍾爲司徒慕輿拔爲司空封孚爲左僕

射慕輿䕶爲右僕射立妃段氏爲皇后






通鑑紀事本末卷第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