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山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二 遺山先生文集 卷第二十三
金 元好問 撰 景烏程蔣氏密韻樓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二十四

遺山先生文集卷第二十三

  碑銘表誌碣

    故河南路課稅所長官兼㢘訪使楊公

    神道之碑

君諱奐字煥然姓楊氏乾之奉天人唐𨟎國公之

二十世孫也譜系之詳見君自叙載之先大夫墓

銘兹得而畧之曽大父楙大父超道父振是爲蕭

軒翁及上二世皆在野毋程嘗夢東南日光射其

身旁一神人以筆授之已而君生蕭軒以爲文明

之象就爲制名君甫勝衣嘗信口唱歌有紫陽閣

之語扣之不能荅也未冠夢㳺紫陽閣景趣甚異

後因以自號年十一丁内艱哀毁如成人日𬞞食

誦孝經爲課人以天至稱焉又五年州倅宗室永

元謂翁曰若老矣守佐重以案牘相煩聞(⿱艹石)有佳

児姑𣣔試之即檄君爲倉興書時調度方殷君掌

出納朱墨詳整訖𡻕終無圭撮之誤倅愛之謂他

日當有望勸之宦學師郷先生呉榮叔指授未幾

逈出倫軰賦業成即有聲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間不三十三赴庭

興定辛巳以遺誤下第同舎盧長卿李欽(⿱艹石)

用昆季惜君連蹇勸試補臺SKcharSKchar要津仕子慕

羡而不能得者君荅書曰先夫人毎以作SKchar爲諱

僕無所似肖不能顕親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名敢貽下泉之憂乎正

大初朝廷一新敝政求所以改弦更張者君慨然

草萬言䇿詣闕将上之所親謂其指陳時病辭㫖

剴切皆人所不敢言保爲當國者所沮忠信𫉬罪

君何得焉君知直道不容浩然有歸志即日出國

門而西教授卿里者五年嵗巳丑乾州請爲講議

安撫司辟經歴官京兆行尚書省以便宜署君隴

州經歴皆辭不就𠕂以叅乾恒二州軍事親舊爲

言世議廹隘不宜髙蹇自便始一應之庚寅京師

春試授舘左丞張公信甫之門張公嘗謂人曰諸

孫得君主善老夫沾丐抑多矣癸巳汴梁䧟㣲服

北渡羈孤流落人所不能堪君豦之自(⿱艹石)也宼氏

帥趙侯壽之延致君待之師友間㑹門生朱極自

京師輦書至君得聚而讀之東平嚴公喜接寒素

士子有不逺千里來見者嚴公乆聞君名数以行

藏爲問而君終不一詣或問之故曰不招而徃禮

歟且業已主趙侯矣将無以我爲二三乎戊戌

天朝開舉選特詔宣徳課税使劉公用之試諸道

進士君試東平兩中賦論第一劉公因委君考試

雲燕俄從監試官北上謁領中書省耶律公一見

大䝉賞異力奏薦之

宣授河南路徴𭣣課税所長官兼㢘訪使

陛辭之日言於中令公曰僕不敏誤𫎇不次之用

以書生而理財賦巳非所長又河南兵荒之後遺

𥠖無幾烹鮮之喻正在今日急而擾之糜爛必矣

願公假以𡻕月使得拊摩創罷以爲

朝廷愛養基本萬一之𦔳中令甚善之君𥘉莅政

招致名勝如蒲隂禓正卿武功張君羙華隂王元

禮下邽薛㣲之澠池翟致忠太原劉継先之等日

與商略條畫約束一以簡易爲事按行境内親問

監務月課如干難易若何有循習舊例以増額爲

言者君詞之曰剥下罔上若𣣔我爲之耶即減元

額四之一公𥝠便之官長所臨率有餽餉君一沏

拒絶亦有𬒳刑責沒財物于官者不踰月政成官

民以爲前乎此盖未有漕司惠吾属之如是也在

官十年乃請老于燕之行臺以猶子元楨襲職壬

子九月 王府驛召入関尋𬒳教叅議京兆宣撫

司事累上書乃得請閒居郷郡築堂曰歸來爲佚

老之所雖在病卧猶召子弟秀民與之酒諭之曰

吾郷宻邇豊鎬民俗敦朴児輦皆當孝弟力田以

㢘慎自保毋習珥筆之陋以玷傷風化及病革䖏

置後事明了如平時敕家人吾且死勿以二家齋

醮貽識者𥬇遂引觴大噱望東南注香命門生員

擇執筆留詩三章恬然而逝春秋七十實乙卯𡻕

九月之一日也後五十七日葬於郡東南十里小

劉里先塋之次夫人陳氏劉氏祔焉禮也君三娶

呉氏子男四人保烜萬駒嵩山緱山皆早夭駒𭅺

者在孕有異風骨不凡齠齓知讀書八九歳開君

講授即通大義尋爲人講說十二以羸疾至于不

幸君䘮之盡然有童烏之感女四人長嫁郡人張

箎次華隂王亨二㓜者在室初泰和大安間入仕

者惟舉選爲貴科榮路所在人爭走之程文之外

翰墨雜體悉指爲無用之技尤諱作詩謂其害賦

律尤甚至於經爲通儒文爲名家不過翰𫟍六七

公而巳君授學之後其自望者不碌碌舉業既成

乃以餘力作爲詩文下筆即有可觀嘗撰扶風福

嚴院碑宋内翰飛卿時宰髙陵見之竒其才期君

以逺大與之書曰吾子資禀如此宜有以自愛得

于彼而失于此非僕所敢知也君復之曰辱公特

逹之遇敢不以古道自期飛卿喜曰(⿱艹石)如君言吾

知韓歐之門世不乏人矣與定末関中地震乾守

吕君子成徧禱祠廟請爲祝文凡二十有四首援

筆立成文不加㸃在鄠下日中秋燕集一寓士忌

君名諷諸生作詩請君屬和君被酒謂客曰𣣔觀

詩者舉酒𣣔和以次唱韻意氣閑逸筆不停級長

韻短章終夕成三十九首長安中目爲鄠郊即席

倡和詩傳之性嗜讀書博覧強記務爲無所不闚

真積力乆猶恐不及寒暑飢渇不以累其業也中

歳之後目力差减猶能燈下閱蠅頭細字夜分不

罷作文剗刮塵爛創爲裁製以蹈襲剽竊爲恥其

持論亦然觀刪集韓文及所著書爲可見矣禮部

閑閑趙公平章政事蕭國侯公内翰馮公屏山李

公皆折行位與相問遺御史劉公光輔編脩張公

子中諸人與之年相若而敬君加等河朔士夫舊

熟君名想聞風采又𬒳三接文衡有在所過求見

者應接不睱其爲世所重如此暮年還秦中秦中

百年以來號稱多士較其聲聞赫奕聳動一世盖

未有出其右者前世關西夫子之目今以歸君矣

有還山集一百二十卷槩言十卷紀正大以來朝

政號近鑑者三十卷正統六十卷其自叙曰正統

之說所以禍天下後世者凡以不出於孔孟之前

故也且夫湯武之應天順人後世莫可企及猶曰

予有慙徳武未盡善後世僻王乃復頼前哲㮣以

正統之𫝊非𥝠言乎今立八例曰得曰𫝊曰襄曰

復曰與曰䧟曰絶曰歸始皇十年貶絶䧟者何懲

任相之失也太宗傳之而曰得者何志奪宗之惡

也責景帝者何短通䘮也責明帝者何啓異端也

與明宗者何有君人之言也與周世宗者何世宗

而在禮樂可興也如是八例其說累数十萬言以

謂不如是則是非不白治亂不分勸戒不明雖綿

歴百千萬世正統之爲正統㫥昭矣此書徃徃人

間見之有詰難者則曰吾書具在豈復以口舌爲

辨後世有賞音者君不治生産不取非義仕䆠十

年而家無十金之業然其周困急䘏孤遺扶病疾

⿱苑土𥙊習以爲常力雖不瞻猶強勉爲之與人言

毎以名教爲言有片善則委曲奬藉唯恐其名之

不着或有小遇失必以苦語勸止之怨怒不計也

評者謂君志立而學富噐博而用逺使之官奉掌

歷臺諫掌辭命治賔客必有大過人者白首見招

日暮途逺有才無命可為酸鼻丙辰冬十月予間

居西山之鹿泉貟生自奉天東來持京兆宣撫使

商挺孟卿所撰行伏以墓碑爲請且道君臨終念

念不相置留語殷重以譔述爲頋惟不腆之文SKchar

足爲君重竊念風俗之壊乆矣氷雪沍寒徃復四

千里爲其師爲不朽計門弟子風誼如生者幾人

此巳不可辭况於平生之言乃勉爲論次之而系

以銘其銘曰

 有文者螭於㫙者龜是爲𨵿西夫子楊君之碑

 頋瞻佳城泫焉涕洟學道之難成使人傷悲君

 擅名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深藂孤罷迨乎駢儷而變古雅快潜蛟

 之雲飛謂君不逢歟𡚒回谿而澠池一命而佩

 金紫何若若𠔃纍纍𨟎賔于唐世乆衰㣲河潤

 九里蔚松檟𠔃増輝謂君爲逢歟徒以文窮而

 自嬉斬伐俗學力涸筋疲世無玄聖乆矣望伯

 起其庻幾白首太玄坐爲悠悠者之所䛋繄正

 統之無⿺辶商從職予奪之非宜君排諸儒斥偏執

 與詭隨彼月旦之有評且曩是而仐非豈有一

 定罪功之名而槩終世之成𧇊我黜我升我招

 我麾不主故常不貸毫𨤲自我作古奚𥨸取爲

 自非慨然任當仁之重能不懼於西河之見疑

 維鼎之爲噐也雖小而重屹神寳而弗移孰謂

漢唐甚盛之際亦不免於窮運之攸歸我車司

 南爾輙背馳𫝊者嗟誰異時有如君家子雲者

 出邈千載𠔃求知

    劉景玄墓銘

景玄年十六七許時其先人朝請君官四方景玄

留學陵川巳能自𣗳立如成人老師宿學多穪道

之而朝請君獨未知也及罷官歸行視景玄所舎

見其架上書散亂無部帙意不擇因問讀書有後

先汝寧亂讀耶漫取一書試之則隨問隨荅無所

忘失朝請君始大驚拊其背曰及吾未老當見汝

聳壑昻霄時耳乃名之昻霄字景玄别字季房泰

和中予初識景玄於太原人有爲予言是家讀廣

記半月而初無所遺忘者予未之許也杯酒間戯

取市人曰暦鱗雜米塩者約過目則讀之巳而果

然大率景玄之學無所不闚六經百氏外世譜官

制地理與兵家所以成敗者爲㝡詳作爲文章淵

綿致宻視之(⿱艹石)早易而態度横生自有竒趣他人

極力追之有不能到者爲人細瘦似不能勝衣好

橫䇿危坐掉頭吟諷幅巾奮袖談辭如雲人有發

其端者徵難開示𥘉不置慮窮探源委觧折絡脉

漫者知所以統窒者知所以通旁貫徑出不可窺

測要之不出天下之至理四座聳聽噤不得語故

評者以爲承安泰和以來王湯臣諭人物李之純

玄談號爲獨歩景玄則兼衆人之所獨愈叩而愈

無窮詩與文則或有之其辨博則不知去古談士

爲近逺餘者不論也其與人交也不立崖岸洞見

心肺世間機械皆不知有之河東梁仲經渾源雷

希頳王官麻信之皆海内名士交乆而無間言人

以此多之至其善惡太明黑白太分則亦坐是而

窮也初舉進士不中以廕𥙷官調監慶陽軍噐庫

非其好也諸公期以明年薦試辭科而景元病不

起矣正大乙酉夏予自京師來哭其墓太夫人謂

好問言吾児有當世志今鬱鬱以死矣子與之㳺

最爲知己當爲作銘無使埋沒也好問泣且拜曰

銘吾兄者莫好問爲宜乃作銘景玄陵川人自言

系出楚元王交祖諱溥不仕朝請君諱俞第進士

官至管勾承發司太夫人上黨宋氏封彭城縣君

妻永寜李氏子男一人名庸女一人尚㓜以元光

二年六月十三日春秋三十有八終于永寜之寓

居𫞐殯郭西南一里所庸将以某年月日舉二世

之柩歸⿱苑土陵川之先塋銘曰

 深心而文洩人天和聲光一流有物禁訶君起

 太行學自爲家元精當中散爲雯華有發其談

 瀉江傾河坦其正途不渉誕夸有喙三尺有書

 五車噤不得一本作施萬古長嗟望君天門奉

 璋峩峩蓬蒿一丘窘此澗阿天如天如命也柰

 何

    文儒武君墓銘

銘曰真積力乆積乆而愽其所立也卓百家浩浩

未害其說之約故雖渉於紅女之纂組其破而圜

斵而朴者固自(⿱艹石)也愽士三年誨誘循循子弟秀

民自我作新投之萬金良劑以湔浣潄滌易形而

錬神朱墨進爲文儒鈎距化而真純庚桑豊羽山

之年鄒律發寒郷之春是之謂神而明之存乎其

人敎育之廢乆矣安得敦龎耆艾仁信篤誠如先

生者以復三代兩漢風士完厚之秦乎河東人元

某銘

    郝先生墓銘

泰和初先人調官中都某甫成童學舉業先人思

所以引而致之者謀諸親舊間皆曰濩澤風土完

厚人質直而尚義在宋有國時俊造輩出見於黃

魯直季父廉行縣之詩風俗既成益乆益盛迄今

帯經而鉏者四野相望雖閣巷細民亦能道古今

暁文理爲子求師莫此州爲宜於是先人乃就陵

川令之選時郷先生郝君方衆子弟秀民教技縣

庠先生習於禮義之俗出於賢父凡敎養之舊且

嘗以太學生游公卿間閱人既多慮事亦審故其

容止可觀而話言皆可傳州里老成宿徳多自以

爲不及也某既從之學先生嘗教之曰學者貴其

有受學之噐噐者何慈與孝也今汝有志矣噐如

之何又曰今人學詞賦以速售爲功六經百氏分

裂𥙷綴外或篇題句讀之不知幸而得之且不免

爲庸人况一敗塗地者乎又曰讀書不爲文藝選

官不爲利養唯知義者能之今世仕䆠多用貪墨

敗官皆苦於飢凍不能自堅者耳丈夫子䖍世不

能飢寒雖一小事亦不可立况名節乎汝試以吾

言求之先生工於詩嘗命某属和或言令之子𣣔

就舉詩非所急得無徒費曰力乎先生曰君自不

知所以教之作詩正𣣔渠不爲舉子耳盖先生惠

後學者𩔗如此不特於某然也先人既罷官某留

事先生又二年然後歸先生殁於成臯其子思温

歸葬郷里以書扺某言吾子徃年赴弔成皐曽以

墓銘爲請今卒事矣願有以慰不肖孤之心某謝

不敢當六七年之間思温之請益堅辛丑之秋又

属其外凡牛元偉来致辭曰先子生無一命之爵

殁無十金之産賫志下泉有識興嘆授業得如吾

子者且不能一言半辭以見於後世其命之矣某

𠕅拜曰僕有罪乃叙而銘之先生諱天挺字晋卿

先世有自太原遷上黨者宋末又遷陵川遂爲陵

川人曽祖諱元祖諱璋考諱昇以選擇爲縣功曹

至先生之伯父東軒先生始官學蔚爲聞人先生

少日舉進士預春官氏薦書便能出諸公之右多

疾早衰猒於名場遂不就選貞祐之兵避於河南

徃來淇衞之間爲人有崖岸耿耿自信寜落薄而

死終不傍貴人之門故時無料理者以某年月日

遘疾春秋五十有七終於寓舎臨終浩歌自得(⿱艹石)

不以生死爲意者其平生自䖏為可見矣前娶同

縣張氏繼室髙平司氏子男一人即思温也女一

人嫁進士侯公佐男孫三人曰經曰恒曰彛經最

知名女孫一人弟天禔從弟天祐猶子思忠皆有

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間銘曰

篤於其資誠於其思行可以士矩政可以吏師

 奉璋峩峩其誰曰我𥝠𢌿鎡基而奪之時操利

 噐而莫施穹巷抱書在𣵀而不緇曵履商謳長

 與世辭寧以一寒暑徃來之蹔㮣細人而怨咨

 良璞含光平價不貲棄擲泥塗識者涕洏孰物

 之尸孰命之司吾𣣔問之有如先生者而至於

 斯有如先生者而止於斯

    曹徵君墓表

𡻕丙午秋九月日曹徵君子玉以疾終於㐮隂之

寓舎春秋七十有四嗚呼哀哉世豈復有敦龐耆

艾之士如君者乎始予在京師登君郷先生禮部

閑閑公之門公毎論人物及君姓名必極口稱

謂今人少見其比其後見君於方城介於太原王

右司仲澤乃定交焉君長予十七𡻕予以兄事之

壬辰之兵君流寓弘州癸卯冬予自新興将之燕

中乃枉道過之死生契濶始一見顔色握手而語

恍如隔世不𮗜流涕之覆面也又五年予間居郷

里與君相望六百里而近耳妄人有傳予下世者

君聞之𥨊食俱廢至問之卜筮及就日者王希道

推予禄命以自開釋巳而知其妄也又爲之喜見

顔間居未幾聞君九月之訃予爲位而哭且爲文

以表之孤子汝弼徒歩至雲州求予銘先人之墓

不及見而去君之孫孝待於鎮州者又三數月矣

追念平生之言乃泣而銘之君諱珏姓曹氏子玉

其字也世爲磁州滏陽人曽大父圓大父莘父濬

皆潜徳弗耀君生数月而孤養於祖毋史氏少長

敎之讀書學性頴悟有成人之量及就舉選即有

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間以兩赴廷試移籍大學時輩翕然推重

之君資禀厚重接物誠實世俗機械舉不知有之

居方城二十年教授爲業僅有中人之産長子國

噐力於幹蠱故君得優㳺自便賔客過門厚相接

納爲具豊㓗不𩔗寒士家不獨公卿逹官愛敬之

至於軍府悍卒閭巷細民望君褒衣皤腹言笑和

雅亦皆訢訢焉嘗𠕅娶未幾婦卒其父哀悼成疾

君徃候之問之所親云公初不病痛女嫁未㡬而

徒捐 --捐奩具耳君盡其所得者直百金并兩女使悉

歸之方城人有倉猝避吏留一篋而去者君勑家

人毋敢𥨸視亊定其人復來發篋驗之貯金滿中

而封識宛然如手未嘗觸者君之㢘類如此正大

末京南大司農楊公叔玉丞康公伯禄薦君及猗

氏薛曼卿武陟宋予之武清張仲升汴梁髙振之

大名王大用等六人文章徳行乞加官使以厲風

俗事聞徵聘有期㑹兵勸而罷里中郭提控者䘮

亂中聚老㓜数千守一砦自保人有誣郭嘯聚爲

亂者州将捕繫之将至不測時立州治大乘山君

就爲申理之郭以無罪而君幾爲道梗不得還避

兵之民無所迯死君擇貧病之尤者留養之頼以

全活者甚衆群不逞乗亂欲以兵相加父老有曉

之者云而曹麄暴如此獨不愧曹先生父子耶居

㐮隂又十年依尚書李仲臣仲臣爲之起廟學以

師席奉君州人化君之徳文風爲之一變君既老

自號囂SKchar老人有卷瀾集三卷蔵於家君凡六娶

曰陳氏徐氏張氏陳氏顧氏前君卒曰姞氏今無

恙子男二人曰國器字大用陳出也端愿而信有

君之風不幸沒於京師之兵士論惜之汝弼顧出

孫一人即孝也曽孫二人㓜未名女孫一人尚㓜

銘曰

 仁信而篤誠寛愽而和平以儒行槩之衆善具

 并何負於人而不能百齡豈無百齡孰愈君之

 名城郭千年貞石有銘曰是維子曹子之墓尚

 可以爲郷人之榮




遺山先生文集卷第二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