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史/卷5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樂誌

遼有國樂,有雅樂,有大樂,有散樂,有鐃歌、橫吹樂。舊史稱聖宗、興宗鹹通音律,聲氣、歌辭、舞節,徵諸太常、儀鳳、教坊不可得。按《紀》、《誌》、《遼朝雜禮》,參考史籍,定其可知者,以補一代之闕文。

嗚呼!《鹹》、《韶》、《夏》、《武》之樂,聲亡書逸,河間作《記》,史遷因以為《書》,寥乎希哉,遼之樂,觀此足矣。○國樂

遼有國樂,猶先王之風;其諸國樂,猶諸侯之風。故誌其略。

正月朔日朝賀,用宮懸雅樂。元會,用大樂;曲破後,用散樂;角終之。是夜,皇帝燕飲,用國樂。

七月十三日,皇帝出行宮三十裏卓帳。十四日設宴,應從諸軍隨各部落動樂。十五日中元,大宴,用漢樂。

春飛放杏堝,皇帝射獲頭鵝,薦廟燕飲,樂工數十人執小樂器侑酒。諸國樂

太宗會同三年,晉宣徽使楊端、王朓等及諸國使朝見,皇帝禦便殿賜宴。朓起進酒,作歌舞,上為舉觴極歡。

會同三年端午日,百僚及諸國使稱賀,如式燕飲,命回鶻、敦煌二使作本國舞。

天祚天慶二年,駕幸混同江,頭魚酒筵,半酣,上命諸酋長次第歌舞為樂。女直阿骨打端立直視,辭以不能。上謂蕭奉先曰:「阿骨打意氣雄豪,顧視不常,可托以邊事誅之。不然,恐貽後患。」奉先奏:「阿骨打無大過,殺之傷向化之意。蕞爾小國,又何能為。」

雅樂

自漢以後,相承雅樂,有古《頌》焉,有古《大雅》焉。遼闕郊廟禮,無頌樂。大同元年,太宗自汴將還,得晉太常樂譜、宮懸、樂架,委所司先赴中京。

聖宗太平元年,尊號冊禮,設宮懸於殿庭,舉麾位在殿第三重西階之上,協律郎各人就舉麾位,太常博士引太常卿,太常卿引皇帝。將仗動,協律郎舉麾,太樂令令撞黃鐘之鐘,左右鐘皆應。工人舉,樂作;皇帝即禦坐,扇合,樂止。王公入門,樂作;至位,樂止。通事舍人引押冊大臣初動,樂作;置冊殿前香案訖,就位,樂止。舁冊官奉冊,初動,樂作;升殿,置冊禦坐前,就西墉北上位,樂止。大臣上殿,樂作;至殿欄內位,樂止。大臣降殿階,樂作;復位,樂止。王公三品以上出,樂作;太常博士引太常卿,太常卿引皇帝降禦坐入閣,樂止。

興宗重熙九年,上契丹冊,皇帝出,奏《隆安》之樂。

聖宗統和元年,冊承天皇太後,設宮懸、簨虡,太樂工、協律郎入。太後儀衛動,舉麾,《太和》樂作;太樂令、太常卿導引升禦坐,簾卷,樂止。文武三品以上入,《舒和》樂作;至位,樂止。皇帝入門,《雍和》樂作;至殿前位,樂止。宰相押冊,皇帝隨冊,樂作;至殿前置冊於案,樂止。翰林學士、大將軍舁冊,樂作;置禦坐前,樂止。丞相上殿,樂作;至讀冊位,樂止。皇帝下殿,樂作;至位,樂止。太後宣答訖,樂作;皇帝至西閣,樂止。親王、丞相上殿,樂作;退班出,樂止。下簾,樂作;皇太後入內,樂止。

冊皇太子儀:太子初入門,《貞安》之樂作。

冊禮樂工次第:四隅各置建鼓一虡,樂工各一人;宮懸每面九虡,每虡樂工一人;樂虡近北置、各一,樂工各一人;樂虡內坐部樂工,左右各一百二人;樂虡西南武舞六十四人,執小旗二人;樂虡東南文舞六十四人,執小旗二人;協律郎二人;太樂令一人。

唐《十二和》樂,遼初用之,《豫和》祀天神,《順和》祭地祗,《永和》享宗廟,《肅和》登歌奠玉帛,《雍和》入俎接神,《壽和》酌獻飲神,《太和》節升降,《舒和》節出入,《昭和》舉酒,《休和》以飯,《正和》皇後受冊以行,《承和》太子以行。

遼《十二安》樂:初,梁改唐《十二和》樂為《九慶》樂,後唐建唐宗廟,仍用《十二和》樂,晉改為《十二同》樂。《遼雜禮》「天子出入,奏《隆安》;太子行,奏《貞安》」,則是遼嘗改樂名矣。餘十安樂名缺。

遼雅樂歌辭,文闕不具;八音器數,大抵因唐之舊。八音:金縛、鐘石球、磬

絲琴、瑟竹籥、簫、竾匏笙、竽土籥

革鼓、鼗木、

十二律用周黍尺九寸管,空徑三分為本。道宗大康中,詔行黍所定升鬥,嘗定律矣。其法大抵用古律焉。大樂

自漢以來,因秦、楚之聲置樂府。至隋高祖詔求知音者,鄭譯得西域蘇祗婆七旦之聲,求合七音八十四調之說,由是雅俗之樂,皆此聲矣。用之朝廷,別於雅樂者,謂之大樂。晉高祖使馮道、劉煦冊應天太後、太宗皇帝,其聲器、工官與法駕,同歸於遼。

聖宗統和元年,冊承天皇太後,童子弟子隊樂引太後輦至金鑾門。

天祚皇帝天慶元年上壽儀:皇帝出東閣,鳴鞭,樂作;簾卷,扇開,樂止。太尉執臺,分班,太樂令舉麾,樂作;皇帝飲酒訖,樂止。應坐臣僚東西外殿,太樂令引堂上,樂升。大臣執臺,太樂令奏舉觴,登歌,樂作;飲訖,樂止。行臣僚酒遍,太樂令奏巡周,舉麾,樂作;飲訖,樂止。太常卿進禦食,太樂令奏食遍,樂作;《文舞》入,三變,引出,樂止。次進酒,行臣僚酒,舉觴,巡周,樂作;飲訖,樂止。次進食,食遍,樂作;《武舞》入,三變,引出,樂止。扇合,簾下,鳴鞭樂作;皇帝入西閣,樂止。

大樂器:本唐太宗《七德》、《九功》之樂。武後毀唐宗廟,《七德》、《九功》樂舞遂亡,自後宗廟用隋《文》、《武》二舞。朝廷用高宗《景雲》樂代之,元會,第一奏《景雲》樂舞。杜佑《通典》已稱諸樂並亡。唯《景雲》樂舞僅存。唐末、五代板蕩之餘,在者希矣。遼國大樂,晉代所傳。雜禮雖見坐部樂工左右各一百二人,蓋亦以《景雲》遺工充坐部;其坐、立部樂,自唐已亡,可考者唯《景雲》四部樂舞而已。

玉磬方響搊箏築

臥箜篌大箜篌小箜篌大琵琶

小琵琶大五弦小五弦吹葉

大笙小笙觱篥簫

銅鈸長笛尺八笛短笛

以上皆一人。毛員鼓連鼗鼓貝

以上皆二人,余每器工一人。歌二人。舞二十人,分四部:《景雲》舞八人

《慶雲》樂舞四人《破陣》樂舞四人《承天》樂舞四人

大樂調:雅樂有七音,大樂亦有七聲,謂之七旦:一曰娑陁力,平聲;二曰雞識,長聲;三曰沙識,質直聲;四曰沙侯加濫,應聲;五曰沙臘,應和聲;六曰般贍,五聲;七曰俟利<辶筆>,斛牛聲。自隋以來,樂府取其聲,四旦二十八調為大樂。

娑陁力旦:正宮高宮中呂宮

道調宮南呂宮仙呂宮黃鐘宮

雞識旦:越調大食調高大食調

雙調小食調歇指調林鐘商調

沙識旦:大食角高大食角雙角

小食角歇指角林鐘角越角

般涉旦:中呂調正平調高平調

仙呂調黃鐘調般涉調高般涉調

右四旦二十八調,不用黍律,以琵琶弦葉之。皆從濁至清,叠更其聲,下益濁,上益清。七七四十九調,餘二十一調失其傳。蓋出九部樂之《龜茲部》雲。

大樂聲:各調之中,度曲協音,其聲凡十,曰:五、凡、工、尺、上、一、四、六、勾、合,近十二雅律,於律呂各闕其一,猶雅音之不及商也。散樂

殷人作靡靡之樂,其聲往而不反,流為鄭、衛之聲。秦、漢之間,秦、楚聲作,鄭、衛浸亡。漢武帝以李延年典樂府,稍用西涼之聲。今之散樂,俳優、歌舞雜進,往往漢樂府之遺聲。晉天福三年,遣劉句以伶官來歸,遼有散樂,蓋由此矣。

遼冊皇後儀:呈百戲、角、戲馬以為樂。皇帝生辰樂次:酒一行觱篥起,歌。酒二行歌,手伎入。

酒三行琵琶獨彈。餅、茶、致語。食入,雜劇進。酒四行闕。

酒五行笙獨吹,鼓笛進。酒六行箏獨彈,築球。酒七行歌曲破,角。曲宴宋國使樂次:

酒一行觱篥起,歌。酒二行歌。酒三行歌,手伎入。酒四行琵琶獨彈。

餅、茶、致語。食入,雜劇進。酒五行闕。酒六行笙獨吹,合《法曲》。

酒七行箏獨彈。酒八行歌,擊架樂。酒九行歌,角。

散樂,以三音該三才之義,四聲調四時之氣,應十二管之數。截竹為四竅之笛,以葉音聲,而被之弦歌。三音:天音揚,地音抑,人音中,皆有聲無文。四時:春聲曰平,夏聲曰上,秋聲曰去,冬聲曰入。

散樂器:觱篥、簫、笛、笙、琵琶、五弦、箜篌、箏、方響、杖鼓、第二鼓、第三鼓、腰鼓、大鼓、鞚、拍板。

雜戲:自齊景公用倡優侏儒,至漢武帝設魚龍曼延之戲,後漢有繩舞、自刳之伎,杜佑以為多幻術,皆出西域。哇俚不經,故不具述。鼓吹樂

鼓吹樂,一曰短簫鐃歌樂,自漢有之,謂之軍樂。《遼雜禮》,朝會設熊羆十二案,法駕有前後部鼓吹,百官鹵簿皆有鼓吹樂。前部:

鼓吹令二人鼓十二金鉦十二大鼓百二十

長鳴百二十鐃十二鼓十二歌二十四

管二十四簫二十四笳二十四後部:

鼓吹丞二人大角百二十羽葆十二鼓十二

管二十四簫二十四鐃十二鼓十二

簫二十四笳二十四右前後鼓吹,行則導駕奏之,朝會則列仗,設而不奏。橫吹樂

橫吹亦軍樂,與鼓吹分部而同用,皆屬鼓吹令。前部:大橫吹百二十節鼓二

笛二十四觱篥二十四笳二十四桃皮觱篥二十四

鼓十二金鉦十二小鼓百二十中鳴百二十

羽葆十二鼓十二管二十四簫二十四

笳二十四後部:小橫吹百二十四笛二十四

簫二十四觱篥二十四桃皮蒨篥二十四

百官鼓吹、橫吹樂,自四品以上,各有增損,見《儀衛誌》。自周衰,先王之樂浸以亡缺,《周南》變為《秦風》。始皇有天下,鄭、衛、秦、燕、趙、楚之聲叠進,而雅聲亡矣。漢唐之盛,文事多西音,是為大樂、散樂;武事皆北音,是為鼓吹、橫吹樂。雅樂在者,其器雅,其音亦西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