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漳蘭譜 (說郛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金漳蘭譜
作者:趙時庚 宋
本作品收錄於:《説郛 (四庫全書本)

金漳蘭譜 趙時庚

  予大父朝議彥自南康解印還里,卜居築茅,引泉植竹,因以為亭,會宴乎其間。得郡侯傅上伯成,名其亭曰「篔簹世界」。又以其東架數椽,自號「趙翁書院」,回峯面勢,依山叠石,盡植花木叢雜其間,繁陰布地,環列蘭花,掩映左右,以為遊憩養疴之地。予時尚少,于其中尤好其花之香艷清馥者,目不能捨,手不能釋,即詢其名,默而識之,是以酷愛之,殆幾成癖。粵自嘉定改元以後,又聞數品高出於向時所植者,予喜而求之,故盡得其花之容質,無失封培愛養之法而品第之,殆今三十年矣,而未嘗與達者道。暇日有朋友過予,會詩琴棋之後,脩然而問之,予則曰:有是心矣。即縷縷為之詳言,友曰:吁,亦開發後覺之一端也,豈如一身可得而私,何不示諸人以廣傳耶。予不得辭,因集為一卷,名曰《金漳蘭譜》,欲以續前人牡丹、荔枝譜之意云爾。時紹定癸巳六月良日,澹齋趙時庚謹書。

叙蘭容質第一[编辑]

  陳夢良。色紫,每幹十二蕚,花頭極大,為眾花之冠。至若朝暉微照,曉露暗濕,則灼然騰秀,亭然露奇,斂膚傍幹,團圓四向,婉媚嬌綽,竚立凝思,如不勝情。花三片,尾如帶微青。葉三尺,頗覺弱,黯然而綠,背雖似劍脊,至尾稜則軟薄,斜撒粒許帶緇。最為難種,故人希得其真。

  吳蘭。色深紫,有十五蕚,幹紫莢紅,得所養則岐而生,至有二十蕚,花頭差大,色映人目,如翔鸞翥鳳,千態萬狀。葉則高大,剛毅勁節,蒼然可愛。

  潘花。色深紫,有十五蕚,幹紫,圓匝齊整,疏密得宜,疎不露幹,密不簇枝,綽約作態,窈窕逞姿,真所謂艷中之艷,花中之花也。視之愈久,愈見精神,使人不能捨去。花中近心處色如吳紫,艷麗過於眾花。葉則差小於吳,峭直雄健,眾莫能及,其色特深。

  仙霞。乃潘氏西山於仙霞嶺得之,故更以為名。

  趙十四。色紫,有十五蕚,初萌甚紅,開時若晚霞燦日,色更晶明。葉深紅者合於沙土則勁直肥聳,超出群品,亦云趙師博,蓋其名也。

  何蘭。紫色,中紅,有十四蕚,花頭倒壓,亦不甚綠。

品外之奇[编辑]

  金稜邊。色深紫,有十二蕚,出於長泰陳家。色如吳花,片則差小,幹亦如之。葉亦勁健,所可貴者,葉自尖處分二邊,各一線許直下至葉中處,色映日如金線。其家寶之,猶未廣也。

白蘭甲[编辑]

  濟老。色白,有十二蕚,標致不凡,如淡裝西子,素裳縞衣,不染一塵。葉似施花,更能高一二寸。得所養則岐而生。亦號一線紅。

  竈山。有十五蕚,色碧玉,花枝開,體膚鬆美,顒顒昂昂,雅特閑麗,真蘭中之魁品也。每生並蒂花,幹最碧。葉綠而瘦薄。開花生子,蒂如苦蕒菜葉相似,俗呼為綠衣郎。

  黃殿講。號為碧玉幹,西施花。色微黃,有十五蕚,合并幹而生,計二十五蕚。或迸於根,美則美矣,每根有萎葉,朶朶不起。細葉最綠肥厚,花頭似開不開,幹雖高而實瘦,葉雖勁而實柔,亦花中之上品也。

  李通判。色白,十五蕚,峭特雅淡,追風浥露,如泣如訴,人愛之。或類鄭花,則減一頭地位。

  葉大施。花劍脊最長,真花中之上品,惜乎不甚勁直。

  惠知客。色白,有十五蕚,賦質清癯,團簇齊整,或向背,嬌柔瘦潤。花英淡紫,片尾凝黃。葉雖綠茂,細而觀之,但亦柔弱。

  馬大同。色碧而綠,有十二蕚。花頭微大,間有向上者,中多紅暈。葉則高聳,蒼然肥厚,花幹勁直及其葉之半。亦名五暈絲,上品之下。

  鄭少舉。色白,有十四蕚,瑩然孤潔,極為可愛。葉則修長而瘦,散亂,所謂蓬頭少舉也。亦有數種,只是花有多少,葉有軟硬之別。白花中能生者,無出於此。其花之資質可愛,為百花之翹楚者。

  黃八兄。色白,有十二蕚,善於抽幹,頗似鄭花,惜乎幹弱,不能支持。葉綠而直。

  周染花。色白,十二蕚,與鄭花無異,但幹短弱耳。

  夕陽紅。花有八蕚,花片凝尖,色則凝紅,如夕陽返照。

  觀堂主。花白,有七蕚,花聚如簇,葉不甚高,可供婦女時粧。

  名第。色白,有五六蕚,花似鄭。葉最柔軟,如新長葉則舊葉隨換,人多不種。

  弱腳。只是獨頭蘭。色綠,花大如鷹爪,一幹一花,高二三寸。葉瘦,長二三尺。入臘方花,薰馥可愛而香有餘。

  魚魫蘭。十二蕚,花片澄澈,宛如魚魫,采而沈之水中,無影可指。葉頗勁綠,此白蘭之奇品也。

品蘭高下第二[编辑]

  余嘗謂天下凡幾山川,而支派源委於人迹所不至之地,其間山坳石潭,斜谷幽竇,又不知其幾何,多邁古之修竹,矗之危木,雲烟覆護,溪澗盤旋,萬蘿蔽道,暉陽不燭,泠然泉聲,磊乎萬狀,隄圮之異,則所產之多,人賤之蔑如也。倏然輕采於樵牧之手,而見駭然識者,從而得之,則必攜持,登高岡,涉長途,欣然不憚其勞,中心之所好者,不能以集凝而置之也。其地近城百里淺小去處,亦有數品可取,何必求諸深山窮谷,每論及此,徃徃啟識者雅有不韙之誚,毋乃地邇而氣殊,葉萎而花蠹,或不能得培植之三昧者耶。是故花有深紫,有淺紫,有深紅,有淺紅,與夫黃、白、綠、碧、魚魫、金稜邊等品,是必各因其地氣之所鍾而然,意亦隨其本質而產之耶,抑其皇穹儲精,景星慶雲,隨光遇物而流形者也。噫,萬物之殊亦天地造化施生之功,豈予可得而輕議哉。竊嘗私合品第而數之,以謂花有多寡,葉有強弱,此固因其所賦而然也。苟惟人力不到,則多者從而寡之,強者又從而弱之,使夫人何以知蘭之高下,其不誤人者幾希。嗚呼,蘭不能自異而人異之耳,故必執一定之見,物品藻之,則有淡然之性在,况人均一心,心均一見,眼力所至,非可誣也。故紫花以陳夢良為甲,吳、潘為上品。中品則趙十四、何蘭、大張青、蒲統領、陳八斜、淳監糧。下品則許景初、石門紅、小張青、蕭仲和、何首座、林仲孔、莊觀成。外則金稜邊為紫花奇品之冠也。白花則濟老、竈山、施花、李通判、惠知客、馬大同為上品。所謂鄭少舉、黃八兄、周染為次。下品夕陽紅、雲嶠、朱花、觀堂主、青蒲、名第、弱腳、王小娘者也。趙花又為品外之奇。

天地養愛第三[编辑]

  天不言而四時行,百物生,何,蓋歲分四時,生六氣,合四時而言之,則二十四氣以成其歲功。故凡穹壤者皆物也,不以草木之微、昆蟲之細,而必欲各遂其性者,則在乎人因以氣候而生全之者也。彼動植者非其恩乎,及草木者非其仁乎,斧斤以時入山林,數罟不入沥污池,又非其能全之者乎。夫春為青帝,回馭陽氣,風和日暖,蟄雷一震而土脈融暢,萬彙藂生,其氣則有不可得而揜者。是以聖人之仁則順天地以養萬物,必欲使萬物得遂其本性而後已,故作臺太高則衝陽,太低則隱風,前宜面南,後宜背北,蓋欲通南薰而障北吹也。地不必曠,曠則有日,亦不可狹,狹則蔽氣。右宜近林,左宜近野,欲引東日而蔽西陽。夏遇炎熱則蔭之,冬逢沍寒則曝之。下沙欲疏,疏則連雨不能淫;上沙欲濡,濡則酷日不能燥。至於插引葉之架,平護根之沙,防蚯蚓之傷,禁螻螘之穴,去其莠草,除其細網,助其新箆,剪其敗葉,此則愛養之法也。其餘一切窠虫族類皆能蠹害,並可除之,所以封植灌溉之法詳載于後。

堅性封植第四[编辑]

  草木之生長亦猶人焉,何則,人亦天地之物耳。閑居暇日,優游逸豫,飲膳得宜。以蘭而言之,且一盆盈滿,自非六七載莫能至,此皆由夫愛養之念不替,灌溉之功愈久,故根與壤合,然後森鬱雄健,敷暢繁麗,其葉蓋有得於自然而然者。合焉欲分而拆之,是裂其根荄,易其沙土,况或灌溉之失時,愛養之乖宜,又何異於人之饑飽,則燥濕干之,邪氣乘間入其榮衛,則不免侵損。所謂向之寒暑適宜,肥瘦得時者,此豈一朝一夕之所能仍舊者也。故必於寒露之後、立冬以前而分之,蓋取萬物得歸根之時,而其葉則蒼,根則老故也。或者於此時分一盆吳蘭,吝其盆之端正則不忍擊碎,因剔出而根已傷,暨三年培植,尤至困頓,予今深以為戒。欲分其蘭則須用碎其盆,務在輕手擊之,亦須緩緩解拆其交互之根,勿使有拔斷之失,然後逐箆藂取出積年腐蘆頭,只存三年者,每三蓖作一盆,盆底先用沙填之,即以三蓖藂之互相枕籍,使新箆在外,作三方向,卻隨其花之好肥瘦沙土從而種之。盆面則以少許瘦沙覆之,以新汲水一勺定其根。更有收沙曬之法,此乃又分蘭之至要者,當預於未分前半月,取土篩去瓦礫之類,曝令乾燥,或欲適肥,則宜於淤泥沙可用,使糞夾和曬之,俟乾,或復濕,如此十度,視其極燥,更須篩過,隨意用。蓋沙乃久年流聚,雜居陰濕之地,而蘭之驟爾分拆失性,假以陽物助之,則來年藂箆自長,而與舊葉比肩,此其效也。夫苟不知收曬之宜,用彼積揜之沙,或憚披曝,必至羸弱,而黃葉者有之,箆之不發者有之,積有日月,不知體察,其失愈甚,候其已覺,方始滌根易沙,加意調護,冀其能復,不亦後乎,抑又知其果能復否,如其稍可全活有幾,何時後而獲遂本質邪。故深為愛惜之,因併為之言曰:與其既損之後而欲復全生意,寧若於未分之前而必欲全其生意,豈不省力。今特將所宜沙土開列于後:

  陳夢良。用黃淨無泥瘦沙種,而忌用肥,恐有腐爛之失。

  吳蘭、潘蘭。用赤沙泥。

  何蘭、蒲統領、大張青、金稜邊。各用黃色麄沙和泥,更添些少赤沙泥種為妙。

  陳八斜、淳監糧、蕭仲和、許景初、何首座、林仲孔、莊觀成。乃下品,任意用沙。

  濟老、施花、惠知客、馬大同、鄭少舉、黃八兄、周染。宜溝壑中黑沙泥和糞壤種之。

  李通判、竈山、鄭伯善、魚魫。用山下流聚沙泥種之。

  夕陽紅,以下諸品,則任意栽種。此封植之概論也。

灌溉得宜第五[编辑]

  夫蘭自沙土出者,各有品類,然亦因其土地之宜而生長之,故地有肥瘦,或沙黃土赤而瘠,有居山之巔,山之岡,或近水,或附石,各依而產之。要在度其本性何如爾,不可不謂其無肥瘦也,苟性不能別,曰何者當肥,何者當瘦,強出己見,混而肥之,則好膏腴者因得所養之法,花則轉而繁,葉則雄而健,所謂好瘦者不因肥而腐敗,吾未之信也。一陽生於子,荄甲潛萌,我則注而灌溉之,使蘊諸中者稍獲強壯。迨夫萌英迸沙,高未及寸許,從便灌之,則戢然而卓簪。暨南薰之時,長養萬物,又從而漬潤之,則修然而高,鬱然而蒼,蒼者精於感遇者也。秋八月之交,驕陽方熾,根葉失水,欲老而黃,此時當以濯魚肉水或穢腐水澆之。過時之外,合用之物,隨宜澆注,使之暢茂,亦以防秋風肅殺之患。故其葉弱,拳拳然抽出,至冬而極。夫人分蘭之次年不發花者,蓋恐泄其氣,則葉不長爾,凡善於養花,切須愛其葉,葉聳則不慮其花之不發也。

紫花[编辑]

  陳夢良。極難愛養,稍肥隨即腐爛,貴用清水澆灌,則佳也。

  潘蘭。雖未能受肥,須以茶清沃之,冀得其本生地土之性。

  吳花。看來亦好肥,種當灌溉以二月一度。

  趙花、何蘭、大張青、蒲統領、金稜邊。半月一用其肥則可。

  淳監糧、蕭仲和、許景初、何首座、林仲孔、莊觀成。縱有太過不及之失,亦無大害,於用肥之時,當時沙土乾燥,遇晚方始灌溉,候曉以清水碗許澆之,使肥膩之物得以下積其根,廣新來未發之箆,自無勾蔓逆上、散亂盤盆之患。更能預以瓮缸之屬儲蓄雨水,積久色綠者,間或灌之,而其葉則浡然挺秀,濯然而爭茂,盈臺簇檻,列翠羅青,縱無花開,亦見雅潔。

白花[编辑]

  濟老、施花、惠知客、馬大同、鄭少舉、黃八兄、周染。愛肥,一任灌溉。

  李通判、竈山、鄭伯善。肥在六之中四之下,又朱蘭亦如之。

  魚魫蘭。質本瑩潔,不須以穢膩之物澆之。

  夕陽紅、雲嶠、青蒲、觀堂主、名弟、弱腳。肥瘦任意,亦當觀其沙土之燥,晚則灌注,曉則清水澆之。儲蓄雨水沃之,令其色綠為妙。

  惠知客等蘭,用河沙嵌去泥塵,夾糞蓋泥種,底用麄沙和糞方妙。

  鄭少舉。用糞蓋泥和便,晒乾種之,上面用紅泥覆之。

  竈山。用糞壤泥及河沙,內用草鞋屑鋪四周種之,累試甚佳,大凡用輕鬆泥皆可。

  濟老、施花。用糞及小便澆泥,攤曬,用草鞋屑圍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