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錄 (四部叢刊本)/卷二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 金石錄 卷二十一
宋 趙明誠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景海鹽張氏涉園呂無黨手鈔本
卷二十二

金石錄卷第二十一      䟦尾十一後魏 東魏

大代華嶽碑

後魏孔宣尼庿記

後魏孝文弔比干文

後魏比干碑隂

後魏大鴻臚卿鄭㣧伯碑

後魏御射碑

後魏太尉于烈碑

後魏鄭羲碑

後魏鄭羲上碑

後魏車騎大将軍邢巒碑

後魏叱閭神寳脩關城銘

後魏安東将軍孫公墓誌

後魏㝎州刺史崔亮頌

後魏贈司空元暉碑

後魏范陽王碑

後魏賀㧞岳碑

東魏膠州刾史祖淮碑

東魏大覺寺碑

東魏大覺寺碑隂

東魏髙翻碑

東魏張烈碑

東魏賈思同碑

東魏魏蘭根碑

後魏化政寺石窟銘

梁重立羊祜碑

東魏敬君像頌

    大代華嶽碑

右大代華嶽碑歐陽公集古錄云魏自道武天興元年

國號群臣欲稱代而道武不許乃仍稱魏自是之後無

改國稱代之事今魏碑數數有之碑石當時𠩄刻不應𡚶

但史失其事爾余按崔浩傳云方士𥘉纎奏改代為萬年

浩曰昔太祖道武皇帝應期受命𨳩拓洪業諸𠩄制冝無

不循古以始封代土後稱為魏故代魏兼称猶彼𣪞商盖

當時國號雖称為魏然猶不廢始封故兼稱代爾此事亦

見陽松玢談藪云

    後魏孔宣尼庿記

右後魏孔宣尼庿記在今懐州界中文詞頗古質可喜云

孔子欲従趙鞅闻殺鳴犢遂䄈車而返及其沒也晋人思

之于太行嶺南為之立廟爲記太和元年立其額又有延

興四年太上皇帝𥙊孔子文者孝文之父獻文帝也

    後魏孝文弔比干文

右後魏孝文弔比干文其首己殘缺惟元載字可識其下

云𡻕御次乎阉茂望舒㑹于星纪十有四日日淮甲申按

爾雅云歳在戍曰阉茂又鄭康成注月令仲冬者日月㑹

于星紀後魏書孝文以太和十八年十一月甲申經比干

墓親為弔文𣗳碑而刋之是歳甲戍其說皆合其未嘗改

元而稱元載者孝文以是𡻕遷都洛陽盖以遷都之𡻕言

之也

    後魏比干碑隂

右比干碑隂盡記侍従羣臣官爵姓名按後魏書官氏志

丘穆𨹧氏後改為穆氏今此碑自侍中丘目陵亮以下同

姓者凡三人字皆作目而元和姓纂𠩄書与此碑正同又

碑自穆崇至亮皆姓丘目陵氏姓纂亦云後改為穆而史

但云姓穆者皆其𨶕誤

   後魏大鴻臚卿鄭㣧伯碑

右後魏鄭㣧伯碑元和姓纂載滎陽鄭氏云曄生七子白

麟小白叔夜洞林歸蔵連山幼麟𭈹七房鄭氏㣧伯小白

子也按後魏書幼麟傳云父曄生六子又云幼麟五兄長

白麟次小白次洞林次叔夜次連山而無歸蔵其次苐亦

不同又姓纂云小白名茂而史云幼麟名羲疑自白麟以

降皆其字也據碑与姓纂皆云㣧伯仕至大鴻臚卿而史

言少卿者誤矣

    後魏射御碑

右後魏射御碑在今懐州按北史及魏書宣武紀景明三

年十月庚子帝躬御弧矢射逺及一百五十步羣臣勒銘

于射𠩄即此碑也碑云維魏定𪔂遷中之十載又云皇上

春秋一十有七據史及孝文弔比干文皆云太和十八年

遷都洛陽至景明三年盖九年矣而碑作十載𢙢誤又史

云宣武以太和七年景明四年當年二十而碑云年十

七則當以碑為據然則宣武終于延昌四年盖𡻕三十五

歳而史以為三十三者亦誤也余按禮記問天子國君之

年對者皆不敢斥言魯㐮公送晋侯晋侯問公年季武子對

曰㑹于沙随之𡻕寡君以生是也今魏人乃直書其君之

年于碑豈禮也哉

    後魏太尉于烈碑

右後魏太尉于烈碑云𥘉以功臣子𧺫家為中散轉屯田

給事内都幢将遷左衛将軍而後魏書列傳云少拜羽林

中𭅺遷羽林中𭅺将以本官行秦雍二州事遷司衛監

碑考之烈皆未嘗為此官又其父洛㧞為黄龍鎮都大将

而曰和龍烈為屯田給事而曰給納卒年六十七而曰六

十五者皆史之誤又按烈始封昌國子改鉅鹿公按烈祖栗磾嘗

假封新安公後賜爵新城男疑此亦假封也又改洛陽矦進封聊城縣開國子

再進為開國伯開國矦其卒追封為鉅鹿郡𨳩國公盖當

時之制如此魏書官氏志不載皆莫可攷

    後魏鄭羲碑

右後魏鄭羲碑魏史列傳与此碑皆云羲滎陽開封人碑

又云歸葬于滎陽石門東十三里三皇山之陽而碑乃在

今萊州南山上磨崖刻之盖道昭嘗為光州刾史即今萊

州也故刻其父碑于兹山余守是州嘗與僚属登山裵徊

碑下乆之傳云羲卒尚書奏謚曰宣詔以羲雖宿有文業

而治𨶕亷清改謚為文靈今碑首題曰滎陽鄭文公之碑

其末又云加謚曰文傳載賜謚詔書甚詳不應差誤而碑

當時𠩄立必不敢諱其一字皆莫可知也已

    後魏鄭羲上碑

右鄭羲上碑𥘉余為萊州得羲碑于州之南山其末有云

上碑在直南二十里天柱山之陽此下碑也因遣人訪求

在膠水縣界中遂摸得之羲之卒𦵏滎陽其子道昭永平

中為光州刾史為其父磨崖石刻二碑焉按地里書後魏

皇興四年分青州置光州領東莱郡隋文帝罷郡仍改光

州為萊州云

    後魏車𮪍大将軍邢巒碑

右後魏邢巒碑云巒字山賔而史作洪賔其後為梁州刾

史碑云徴為都官尚書而史作度支後改為七兵尚書而

史不載又巒為崔亮𠩄糾據碑言戎車既班猶以在州之誣

遭禁一朞而史以謂元暉髙肇為巒申釋故淂不坐者非也

    後魏叱閭神寶脩𨵿城銘

右後魏叱閭神寳脩𨵿城銘題右将軍西中郎将叱閭神

寳銘又云維大魏神亀元年𡻕次戊午十一月壬午朔十

日壬辰起工三十萬修治関城并作館苐敬造三級浮圗

按後魏書官氏志及元和姓纂有叱門氏後改為鬥而無

叱閭氏盖其闕漏也

    後魏安東将軍孫公墓誌

右後魏孫公墓誌其名字鄉里年夀皆不載獨其末載贈

官制書云故安東将軍銀青光祿大夫𬃷強縣開國男孫

蔚知其名蔚又云歸𦵏于世邑武遂知其為邑人也按後

魏書儒林傳有孫恵蔚其𠩄書事跡與志皆合傳云先單

名蔚正始中侍講禁内夜論佛經有愜帝㫖詔使加恵號

恵蔚法師焉

    後魏㝎州刾史崔亮頌

右後魏崔亮碑題云魏鎮北将軍定州刾史崔使君至化

之頌盖亮嘗為㝎州既去郡人立此碑頌德耳其间載亮

𠩄歴官甚詳与北史及後魏書列傳多合惟其自定州歸

朝歴殿中都官吏部三尚書而傳但言自殿中遷吏部爾

亮以正光二年卒而碑神龜三年建在亮卒前故自為侍

中以後事碑皆不及載也

    後魏贈司空元暉碑

右後魏元暉碑據後魏書列傳云暉鎮西将軍忠子而北

史以為忠弟德之子今以碑考之北史是也又碑云孝文

時為主客𭅺中而魏史言丗宗即位拜此官碑云神龜二

年卒而史言元年卒者亦非是其餘遷拜次苐時有不同

不盡錄也

    後魏范陽王碑

右後魏范陽王碑云王諱誨髙祖孝文皇帝之孫大師武

穆王之子今丗𠩄傳後魏書北史孝文諸子列傳皆文字

脫落不完惟孝明紀載孝昌二年封廣平王懐庶長子誨

為范陽王以此知其為懐子據碑云懐謚武穆而傳作文

穆者誤也仕至僕射為尔朱兆𠩄殺事見荘帝本紀

    後魏賀㧞岳碑

右後魏賀㧞岳碑岳當時名将也北史及後魏書皆有傳

𥘉為尔朱榮親将其後齊神武使侯莫陳恱害之尔朱荣

凶殘狂悖盖魏之莾卓也而此碑乃以為圖伊霍之舉豈

不可笑也哉然則魏収為魏史受榮子文略之賂亦以榮

子比韋彭伊霍乃知貪鄙無知之徒世不乏人也按荘帝

諸書皆作孝荘而此碑獨作孝壮疑書碑者之誤

    東魏膠州刺史祖淮碑

右東魏祖淮碑云君膠州平昌安丘人也六丗祖逖又云

其卒贈膠州刾史按後魏永安中分青州置膠州陏開皇

五年改為宻州焉

    東魏大覺寺碑

右東魏大覺寺碑在洛陽碑隂題韓毅書據北史毅鲁郡

人工正書神武用為博士以教彭城景思王攸當時碑碣

往往不著名氏毅以書知名故特自著之也然遺跡見于

今者獨此碑爾

    東魏大覺寺碑隂

右大覺寺碑隂題銀青光祿大夫臣韓毅𨽻書盖今楷字

也𢈔肩吾曰𨽻書今之正書也張懐瓘六體書論亦云𨽻

書者程邈造字皆真正亦曰真書自唐以前皆謂楷字為

𨽻至歐陽公集古録誤以八分為𨽻書自是舉丗凡漢時

石刻皆目為漢𨽻有一士人力主此論余嘗出漢碑數本

問之何者為𨽻何者為八分盖自不能分也因覧此碑毅

自題為𨽻書故聊志之以袪来者之惑

    東魏髙翻碑

右東魏髙翻碑齊獻武王歡叔父也魏書本傳云以元象

中追加贈謚後題建立歳月文字殘缺惟有魏元字可辨

又云𡻕次已未按東魏孝静以元象二年十一月改元興

和是年𡻕次己未此碑盖元象二年建也

    東魏張烈碑

右東魏張烈碑在今青州界中文字摩㓕以事考之盖張

烈也按北史列傳烈為家誡千餘言臨終𠡠子姪不聼求

贈但勒家誡立碣而已即此碑是也其卒𦵏年月殘缺不

可辨傳亦不載惟青州圖經称卒于元象中云

    東魏賈思同碑

右東魏賈思同碑思同與其兄思伯後魏書皆有傳云青

州益都人今其墓乃在夀光縣而思伯之碑亡矣

    東魏魏蘭根碑

右東魏魏蘭根碑按北史列傳云蘭根起家北海王國

𭅺而碑云𧺫家為奉朝請遷貟外散𮪍侍𭅺碑云以在岐

州之功封永興縣開國矦而史不載又史云天平𥘉謝病

以開府儀同㱕本郷武㝎三年薨而碑云薨于天平二年

其卒也史云贈司空而碑作司徒皆當以碑為正

    後魏化政寺石窟銘

右後魏化政寺石窟銘北史及魏書有宦者抱嶷傳云嶷

終于涇州刺史自言其先姓杞後辟禍改焉今此碑題涇

州刾史𣏌嶷造疑後復改從其本姓爾

    梁重立羊祜碑

右羊祜碑梁大同中以舊碑殘缺再書而刻之碑隂具載

其事今附于次

    東魏敬君像頌

右東魏敬君像頌敬君名曦顯雋従弟也碑云十世祖漢

揚州刾史韶按後周書敬珍傳唐書宰相世系表皆云韶

漢末為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刾史与此碑𠩄書同而姓苑元和姓纂皆作

歆疑傳冩之誤又據碑顕雋乃韶十世孫而姓纂以為九

世恐亦誤也




金石錄卷苐二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