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元釋教録 (四庫全書本)/卷11上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 開元釋教録 卷十一上 卷十一下

  欽定四庫全書
  開元釋教録卷十一上
  唐 釋智昇 撰
  别分乗藏録下
  就别録中更分為七
  有譯有本録第一一千一百二十四部五千四十八卷
  有譯無本録第二一千一百四十八部一千九百八十卷
  支𣲖别行録第三六百八十二部八百一十二卷
  刪略繁重録第四一百四十七部四百有八卷
  補闕拾遺録第五三百六部一千一百一十一卷
  疑惑再詳録第六一十四部一十九卷
  偽妄亂真録第七三百九十二部一千五十五卷
  有譯有本録第一之一
  此有本録中復有三録
  菩薩三藏録第一六百八十六部二千七百四十五卷
  聲聞三藏録第二三百三十部一千七百六十二卷
  聖賢傳記録第三一百八部五百四十一卷
  有譯有本録中菩薩三藏録第一之一
  菩薩藏者大乗所詮之教也統論教主則法身常在無滅無生所詮之理則方廣真如㤀名離相總乃三藏差異别則一十二科始乎發心終於十地三明八解之説六度四攝之文若是科條名為此藏始自漢明丁夘之歲至我開元庚午之歲見流行者總六百八十六部合二千七百四十五卷二百五十八帙結為大乗法藏總别條例具如後列
  菩薩契經藏五百六十三部二千一百七十三卷二百三帙
  菩薩調伏藏二千六部五十四卷五帙
  菩薩對法藏九十七部五百一十八卷五十帙
  菩薩經重單合譯四百三十二部一千八百八十卷一百七十九帙
  尋諸舊録皆以單譯為先今此録中以重譯者居首所以然者重譯諸經文義備足名相指定所有標初也又舊録中直名重譯今改名重單合譯者以大般君經九會單本七㑹同譯大寳積經二十㑹單本二十九㑹重譯直云重譯攝義不周餘經例然故名重單合譯也又古譯經首皆無譯人時代年月浸逺尋訪莫知失譯之言實由於此今尋諸舊録參定是非時代譯人具標經首失譯之名載之於録庶釋尊遺教終六萬之修齡矣
  般若部新舊譯本及支𣲖經並編於此總二十一部七百三十六卷七十三帙
  般若經建初者謂諸佛之母也舊録之中編比無次今此録中大小乗經皆以部類編為次第小乗諸律據本末而為倫次大乗諸論以譯經者為先集解義者列之於後小乗諸論據有部次第發智為初六足居次毗婆沙等支𣲖編末聖賢傳内外兩分大夏神州東西有異欲使科條各别覧者易知也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六百卷六十帙唐三藏𤣥奘於玉華宫寺譯出翻經圖右此經梵本都有二十萬頌總四處十六㑹唐言譯之成六百卷重單合譯具别如左
  第一㑹王舍城鷲峰山說四百卷
  右新譯單本梵文一十三萬二千頌唐譯成四百卷七十九品從第一卷至四百卷
  第二重㑹王含城鷲峰山說七十八卷第四譯
  右新譯重本梵文二萬五千頌唐譯成七十八卷八十五品與舊大品放光讃般若同本異譯從四百一卷至四百七十八比於舊經闕無常諦等品餘意大同
  第三重㑹王舍城鷲峯山説五十九卷
  右新譯單本梵文一萬八千頌譯成五千九卷三十一品從四百七十九卷至五百三十七卷
  第四重㑹王舍城鷲峯山説一十八卷第八譯
  右新譯重本梵文八千頌譯成一千八卷二十九品與舊道行小品明度長案品等同本異譯從五五百三十八卷至五百五十五比於舊經亦闕常諦等品餘意不殊
  第五重㑹王舍城鷲峯山説十卷
  右新譯單本梵文四千頌譯成十卷二十四品從五百五十六卷至五百六十五卷
  第六重㑹王舍城鷲峯山説八卷第二譯
  右新譯重本梵文二千五百頌譯成八卷一十七品與舊勝天王般若同本異譯從五百六十六卷至五百七十三卷
  第七重㑹室羅筏城給孤獨園說曼殊室利分二卷第三譯右新譯重本梵文八百頌譯成二卷無品與舊兩譯文殊般若同本異譯當第五百七十四至五百七十五卷
  第八重㑹室羅筏城給孤獨園説那伽室利分一卷第三譯右新譯重本梵文四百頌譯成一卷無品與舊輭首菩薩分衛經等同本異譯當第五百七十六卷
  第九重㑹室羅筏城給孤獨園說能斷金剛分一卷第四譯右新譯重本梵文三百頌譯成一卷無品與新舊四譯金剛般若同本異譯當第五百七十七卷
  第十重㑹他化自在天王宮說般若理趣分一卷第一譯右新譯重本梵文三百頌譯成一卷無品與後譯實相般若同本異譯當第五百七十八卷
  第十一重㑹室羅筏城給孤獨園説布施波羅蜜多分五卷
  右新譯單本梵文二千頌譯五卷無品從五百七十九卷至五百八十三卷
  第十二重㑹室羅筏城給孤獨園説浄戒波羅蜜多分五卷
  右新譯單本梵文二千頌譯成五卷無品從五百八十四卷至五百八十八卷
  第十三重㑹室羅筏城給孤獨園説安忍波羅蜜多分一卷
  右新譯單本梵文四百頌譯成一卷無品當第五百八十九卷
  第十四重㑹室羅筏城給孤獨園說精進波羅蜜多分一卷右新譯單本梵文四百頌譯成一卷無品當第五百九十卷
  第十五重㑹王舍城鷲峰山說静慮波羅蜜多分二卷右新譯單本梵文八百頌譯成二卷無品當第五百九十一至九十二卷
  第十六㑹王舍城竹林園中白鷺池側説般若波羅蜜多分八卷
  右新譯單本梵文二千五百頌譯成八卷無品從五百九十三卷至第六百卷
  放光般若波羅蜜經三十卷或二十卷三帙西晉三藏無羅又其竺叔蘭譯第二譯摩訶般若波羅蜜經四十卷亦名大品般若或三十卷四帙姚秦三藏鳩摩羅什共僧叡等譯第二譯
  光讃般若波羅蜜經十五卷或十卷晉三藏竺法䕶譯第一譯
  右三經與大般若第二㑹同本異譯其光讃般若比於新經三分將一至散花品後文並缺又按姚秦僧叡小品序云斯經正文凡有四種是佛異時適化廣畧之説也其多者云有十萬偈少者六百偈此之大品即是天竺中品也准斯中品故知與大經第二㑹同梵文也龍樹菩薩造智度論釋大品經
  摩訶般若波羅蜜經五卷一名湏菩提品亦名長安品第六譯苻秦天竺沙門曇摩蜱共竺佛念譯
  右一經長房内典二録云是外國經抄者尋之未審也據其文理乃與小品道行經等同本異譯故初題云摩訶般若波羅蜜經道行品第一但文不足三分過二准道行經後缺十品
  上二經二十卷二帙
  道行般若波羅蜜經十卷亦名般若道行品或八卷一帙後漢月支二藏支婁迦䜟譯第一譯
  小品般若波羅蜜經十卷或七卷或八卷一帙姚秦三藏鳩摩羅什譯第一譯大明度無極經四卷亦直云大明度經或六卷吳月支優婆塞支謙譯第二譯右四經與大般若第四㑹同本異譯其西晉三藏竺法䕶譯新道行經但有其名而無其本諸藏縱有即與小品文同但題目異故不重出前後八譯五存三缺
  勝天王般若波羅蜜經七卷陳優禪尼國王子月婆首那譯第一譯
  右一經與大般若第六㑹同本異譯
  上二經十一卷同帙
  文殊師利所說摩訶般若波羅蜜經二卷或一卷二十一紙梁扶南三藏曼陀羅仙譯第一譯
  右一經亦名文殊般若波羅蜜經初文無十重光後文有一行二昧文言文殊師利童真者是又編入寳積在第四十六㑹為與後經名同恐有差誤故復出之也
  文殊師利所說般若波羅蜜經一卷二十紙梁扶南三藏僧迦婆羅譯拾遺編入第二譯
  右一經初文有十重光後文無一行三昧文言文殊師利法王子者是初嘆菩薩德及列菩薩名此本稍廣又此二經亦互有廣略右二經與大般若第七㑹曼殊室利分同本異譯
  輭音菩薩無上清浄分衛經二卷一名决了諸經如幻化三昧經宋沙門朔公於南海郡譯第二譯
  右一經與大般若第八㑹那伽室利分同本異譯新舊相比舊經稍廣前後三譯二存一闕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一卷舍衛國姚秦三藏鳩摩婆什譯第一譯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一卷婆伽婆元魏天竺三藏菩提留支譯第二譯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一卷祗樹林陳天竺三藏真諦譯第三譯
  金剛能斷般若波羅蜜多經一卷隋大業年中三藏笈多譯第四譯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一卷室羅筏唐三藏𤣥奘譯出内典録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經一卷名稱城唐天后代三藏義浄譯新編入録第五譯
  右六經同本異譯其第五本能斷般若貞觀二十二年沙門𤣥奘從駕於玉華宮𢎞法䑓譯後至顯慶五年於玉華寺翻大般若即當第九能斷金剛分全本編入更不重翻准諸經例合入大部者即同别生此録之中不合並重為與沙門義浄譯者名同恐有差錯故復出之三師造論同譯此經
  實相般若波羅蜜經一卷唐天后代天竺三藏菩提流支譯出大周録第二譯右一經與大般若第十㑹般若理趣分同本異譯西域梵文有廣略二本故實相理趣文意同咒大小異
  仁王䕶國般若波羅蜜經二卷或云一卷姚秦三藏鳩摩羅什譯第二譯三譯二闕
  摩訶般若波羅蜜大明咒經一卷姚秦三藏鳩摩羅什譯出經題第一譯拾遺編入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一卷唐三藏𤣥奘譯出内典録第二譯
  右二經同本異譯前後三譯二存一缺其般若心經舊録為單本新勘為重譯仁王般若等三經文義雖通大部全本大部中並無是支𣲖攝非從彼出
  上十三經十五卷同帙
  寳積部但諸㑹重本並次苐編之縂八十二部此以諸部合成故存本數上録一百六十九卷一十七帙大寳積經一百二十卷一十二帙唐南天竺三藏菩提流志等譯新編入録右此經新舊重譯合譯共四十九㑹合古㳫切成一部新舊共二十㑹單本新舊共二十九㑹重譯於中二十六㑹大唐三藏菩提流志譯二十三㑹古譯及唐舊譯菩提流志勘梵本同編入㑹次具列如左
  第一三律儀㑹三卷唐三藏菩提流志新譯第二譯
  右新譯重本與舊大方廣三戒經同本異譯從第一卷至第三卷
  第二無邊莊嚴㑹四卷唐三藏菩提流志新譯
  右新譯單本從第四卷至第七卷
  第三宻迹金剛力士㑹七卷兩晉三藏竺法䕶譯勘同編入
  右舊譯單本從第八卷至第十四
  第四浄居天子㑹二卷西晉三藏竺法䕶譯出法上録勘同編入
  右舊譯單本本名菩薩夢説經新改名浄居天子㑹當第十五及十六卷細詳文句與竺法䕶經稍不相類長房等録皆云失譯法上録中云竺䕶出今者具依法上録定
  第五無量夀如来㑹二卷唐三藏菩提流志新譯第十一譯
  右新譯重本與舊無量清浄平等覺大阿彌陀無量夀經等同本異譯當第十七十八卷
  第六不問如来㑹二卷唐三藏菩提流志新譯第三譯
  右新譯重本與舊阿閦佛國經等同本異譯當第十九卷及二十卷
  第七被甲莊嚴㑹五卷唐三藏菩提流志新譯
  右新譯單本從第二十一卷至二十五卷
  第八法界體性無分别㑹二卷梁三藏曼陀羅仙譯第二譯勘同編入右舊譯重本與姚秦童夀所譯法界體性經同本異譯當第二十六二十七卷秦本缺
  第九大乗十法㑹一卷元魏三藏佛陁扇多譯第二譯勘同編入
  右舊譯重本與梁衆鎧所譯大乗十法經同本異譯初云婆伽婆者是也當第二十八卷經本題為僧伽婆羅譯者誤也
  第十文殊師利普門㑹一卷唐三藏菩提流志新譯第三譯
  右新譯重本與舊普門品經等同本異譯當第二十九卷
  第十一出現光明㑹五卷唐三藏菩提流志新譯
  右新譯單本從第三十卷至第三十四卷
  第十二菩薩藏㑹二十卷唐三藏𤣥奘譯出内典録勘同編入
  右唐舊譯單本從第三十五卷五十四卷止其菩薩藏㑹准大周録八重譯中云與三卷菩薩藏經同本異譯者誤之甚也名目雖同多少全異檢尋文義更復差殊其三卷菩薩藏經亦編入此中即富樓那㑹是今改舊轍以為單譯
  第十三佛為阿難說處胎㑹一卷唐三藏菩提流志新譯第二譯右新譯重本與舊胞胎經同本異譯當第五十五卷
  第十四佛說入胎藏㑹二卷唐三藏義浄譯勘同編入
  右唐舊譯單本當第五十六卷及五十七卷此入胎藏㑹本名佛為難陁說出家入胎經在根本說一切有部毗奈耶雜事第十卷十二卷三藏義浄析出别本今菩提流志勘梵本同編入㑹次既不重譯故為單本又與雜寳藏經難陁為佛逼出家緣初雖少同後乃全異不合以為重譯此㑹及前㑹□其文理合入聲聞藏内今為編入寳積通在菩薩藏收
  第十五文殊師利受記㑹三卷唐天后代于闐三藏寳义難陁譯第三譯勘同編入
  右唐舊譯重本與舊文殊師利佛土嚴浄經同本異譯從第五十八卷至第五十卷
  第十六菩薩見實㑹十六卷髙齊三藏那連提耶舍譯勘同編入
  右舊譯單本從第六十一卷至七十六卷
  第十七富樓那㑹三卷姚秦三藏鳩摩羅什譯第三譯勘同編入
  右舊譯重本本名菩薩藏經亦名大悲心經與西晉竺法䕶所譯菩薩藏經同本異譯從第七十七卷至第七十九卷譯同闕
  第十八䕶國菩薩㑹二卷隋三藏闍那崛多譯三内典録勘同編入
  右舊譯單本當第八十卷及八十一卷
  第十九郁伽長者㑹一卷曹魏三藏康僧鎧譯第三譯勘同編入
  右舊譯重本與法鏡經及郁迦羅越問菩薩行經等同本異譯當第八十二卷經本題為康僧顗者誤也
  第二十無盡伏藏㑹二卷唐三藏菩提流志新譯
  右新譯單本當第八十三卷及第八十四卷
  第二十一授幻師跋陁羅記㑹一卷唐三藏菩提流志新譯第二譯右新譯重本與舊幻士仁賢經同本異譯當第八十五卷
  第二十二大神變㑹二卷唐三藏菩提流志新譯
  右新譯單本當第八十六卷及第八十七卷
  第二十三摩訶迦茱㑹二卷元魏優禪尼國王二月婆首那譯勘同編入右舊譯單本當第八十八卷及第八十九卷
  第二十四優波離㑹一卷唐三藏菩提流志新譯第二譯
  右新譯重本與舊决定毗尼經同本異譯當第九十卷
  第二十五發勝志樂㑹二卷唐三藏菩提流志新譯第二譯
  右新譯重本與舊發覺浄心經同本異譯當第九十一卷及第九十二卷
  第二十六善臂菩薩㑹二卷姚秦三藏鳩摩羅什譯出法上録勘同編入右舊譯單本第九十三卷及第九十四卷此善臂㑹大周録云與持人菩薩經及持世經善肩品經等同本異譯者非也尋其文理與持人經等義㫖懸殊其善肩經從善臂經抄出與法華經普門品同類既有斯異故為單譯
  第二十七善順菩薩㑹一卷唐三藏菩提流志新譯
  右新譯單本當第九十五卷
  第二十八勤授長者㑹一卷唐三藏菩提流志新譯
  右新譯單本當第九十六卷
  第二十九優陁延壬㑹一卷唐三藏菩提流志新譯第二譯
  右新譯重本與舊優填王經同本異譯當第九十七卷新舊二經互有廣略
  第三十妙慧童女㑹兼後一卷唐三藏菩提流志新譯第四譯
  右新譯重本與舊兩譯湏摩提經及流志先譯妙慧童女經同本異譯當第九十八卷從初至半其先譯妙慧經本在東都尋之未獲
  第三十一恒河上優婆夷㑹與前同卷唐三藏菩提流志譯
  右新譯單本當第九十八卷從半至末
  第三十二無畏德菩薩㑹一卷元魏三藏佛陀扇多譯第五譯勘同編入右舊譯重本與阿闍世王女阿術達菩薩經等同本異譯當第九十九卷
  第三十三無垢施菩薩應辯㑹一卷西晉居士聶道真譯第二譯勘同編入右舊譯重本與離垢施女經及得無垢女經同本異譯當第一百卷經本題為竺法䕶譯
  第三十四功德寳華敷菩薩㑹兼後一卷唐三藏菩提流志新譯右新譯單本當第一百一卷從初至半
  第三十五善德子㑹與前同卷唐三藏菩提流志新譯第二譯
  右新譯重本與流志先譯文殊師利所說不思議佛境界經同本異譯當第一百一卷從半至末
  第三十六善住意天子㑹四卷隋三藏達摩笈多譯出内典録第七譯勘同編入右舊譯重本與如幻三昧經及聖善住意經等同本異譯從第一百二卷至第一百五卷
  第三十七阿闍世王子㑹兼後三卷唐三藏菩提流志新譯第三譯
  右新譯重本與舊太子刷䕶太子和休二經同本異譯當第一百六卷從初至半
  第三十八大乗方便㑹兼前三卷東晉天竺居士竺難提譯第三譯勘同編入右舊譯重本與慧上菩薩問大善權經等同本異譯從第一百六卷半至一百八卷盡經本題云西晉者誤
  第三十九賢䕶長者㑹二卷隋三藏闍那崛多譯第一譯勘同編入右舊譯重本本名移識經新改名賢䕶長者㑹本移識經無證信序今寳積中者新加之與顯識經同本異譯當第一百九卷及一百一十卷此賢䕶㑹元編移識時或有經改編顯識者二經梵文雖則不殊輙然改换竊為未可
  第四十浄信童女㑹兼後三㑹同卷唐三藏菩提流志新譯
  右新譯單本當第一百一十一卷初
  第四十一彌勒菩薩問八法㑹元魏三藏菩提留支譯第一譯勘同編入右舊譯重本本名彌勒菩薩所問經與大乗方等要慧經同本異譯當第一百二十一卷中此八法㑹有釋論五卷其要經文少略耳
  第四十二彌勒菩薩所問㑹兼前三㑹同卷唐三藏菩提流志新譯第三譯右譯重本與舊彌勒菩薩所問本願經等同本異譯當第一百一十一卷末經本題為西晉竺法䕶譯者錯也其舊本願經是竺法䕶譯如後所題
  第四十三普明菩薩㑹一卷失譯經附秦録勘周編入第三譯
  右舊譯重本是舊單卷大寳積經改新名普明菩薩㑹與摩訶衍寳嚴佛遺日摩尼寳二經同本異譯當第一百一十二卷此舊寳積經有釋譯四卷
  第四十四寳梁聚㑹二卷北涼沙門釋道龔譯勘同編入
  右舊譯單本當第一百一十三卷及一百一十四卷
  第四十五無盡慧菩薩㑹兼後二卷唐三藏菩提流志新譯
  右新譯單本當第一百一十五卷初
  第四十六文殊説般若㑹兼前三卷梁三藏曼陁羅仙譯第一譯勘同編入右舊譯重大與大般若曼殊室利分及衆鎧所譯文殊般若同本異譯從第一百一十五卷中至一百一十六卷末經本題為僧伽婆羅譯者誤也
  第四十七寳髻菩薩㑹二卷西晉三藏竺法䕶譯别品第二譯勘同編入右舊譯重本亦名菩薩浄行經與大集寳髻品及康僧㑹所出菩薩浄行經同本異譯當第一百一十七卷及一百一十八卷此寳積㑹有譯論一卷
  第四十八勝鬘夫人㑹一卷唐三藏菩提流志新譯第三譯
  右新譯重本與舊勝鬘師子吼一乗大方便經等同本異譯當第一百一十九卷
  第四十九廣博仙人㑹一卷唐三藏菩提流志新譯第二譯
  右新譯重本與舊毗耶婆問經同本異譯當第一百二十卷其新譯本比於舊經後文不足向少一紙或有將舊經續入者欲使意珠圎滿故也
  大方廣三戒經三卷北涼天竺三藏曇無䜟譯出法上録第一譯
  右一經與寳積第一三律儀㑹同本異譯
  無量清浄平等覺經二卷亦直云無量清浄經後漢月支三藏支婁迦䜟譯第二譯阿彌陀經二卷内題云佛說諸佛阿彌陁三耶佛薩樓佛檀過度人道經呉月支優婆塞支謙字恭明譯第三譯
  無量夀經二卷曺魏天竺三藏康僧鎧譯第四譯
  右三經與寳積第五無量夀㑹同本異譯此第五㑹新舊十七譯七缺本天親菩薩依經義造論一卷
  上四經九卷同帙
  阿閦佛國經二卷一名阿閦佛刹諸菩薩學成品經後漢月支三藏支婁迦䜟譯第一譯三譯一缺
  右一經與寳積第六不動如来㑹同本異譯
  大乗十法經一卷初云佛住王舍城梁扶南三藏僧伽婆羅譯第一譯拾遺編入右一經與寳積第九大乗十法㑹同本異譯
  普門品經一卷亦云普門經西晉三藏竺法䕶譯第一譯
  右一經與寳積第十文殊師利普門㑹同本異譯周録將為法華支𣲖者誤之甚也新舊三譯一譯缺本
  胞胎經一卷一名胞胎受身經西晉三藏竺法䕶譯第一譯
  右一經與寳積第十三佛為阿難說處胎㑹同本異譯此胞胎經准舊録中編為小乗單本今以類相從附之於此
  文殊師利佛土嚴浄經二卷或直云嚴浄佛土經或直云佛土嚴浄經西晉三藏竺法䕶譯第一譯三譯一闕
  右一經與寳積第十五文殊授記㑹同本異譯
  法鏡經二卷或一卷後漢安息優婆塞安𤣥共沙門嚴佛調譯第一譯
  上六經九卷同帙
  郁伽羅越問菩薩行經一卷或云郁迦長者經或二卷西晉三藏竺法五譯第四譯六譯三闕
  右二經與寳積第十九郁迦長者㑹同本異譯
  幻士仁賢經一卷或云仁賢幻士經西晉三藏竺法五譯第一譯
  右一經與寳積第二十一授幻師記㑹同本異譯
  决定毗尼經一卷一名破壊一切心識羣録皆云燉煌譯竟不題人名年代今附東晉録第一譯右一經與寳積第三十四優波離㑹同本異譯
  發覺浄心經二卷隋天竺三藏闍那崛多等譯第一譯
  右一經與寳積第二十五發勝志樂㑹同本異譯
  優填王經一卷西晉沙門釋法炬譯第一譯拾遺編入
  右一經與寳積第二十九優陁延王㑹同本異譯
  湏摩提經一卷亦直云須摩經西晉三藏竺法䕶譯第一譯
  須摩提菩薩經一卷姚秦三藏鳩摩羅什譯第二譯新舊四譯一缺拾遺編入右二經與寳積第三十妙慧童女㑹同本異譯
  阿闍貰王女阿述達菩薩經一卷亦云阿闍貰女經亦直云阿術達經西晉三藏竺法䕶譯第二譯五譯三缺
  右一經與寳積第三十二無畏德㑹同本異譯
  離垢施女經一卷西晉三藏竺法五譯第一譯
  上九經十卷
  得無垢女經一卷或云無垢女經一名議論
  右二經與寳積第三十三無垢施㑹同本異譯
  文殊師利所說不思議佛境界經二卷唐天后代天竺三藏菩提流志譯出大周録第一譯
  右一經與寳積第三十五善徳天子㑹同本異譯
  開元釋教録卷十一上
<子部,釋家類,開元釋教錄>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