閩中新樂府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閩中新樂府
作者:林紓

    國仇[编辑]

    ——激士氣也

    國仇國仇在何方,英俄法德偕東洋,

    東洋發難仁川口,舟師全覆東洋手。

    高昇船破英不仇,英人已與日人厚,

    沙侯袖手看亞洲,旅順烽火連金州。

    俄人柄亞得關鍵,執言仗義排曰本,

    法德聯兵同比俄,英人始悔著棋晚。

    東洋僅僅得台灣,俄已迴旋山海關,

    鐵路縱橫西伯利,攫取朝鮮指顧間。

    法人粵西增圖版,德人旁觀張讒眼,

    二國有分我獨無,膠州吹角聲嗚嗚。

    鬧教哄兵逐官吏,安民黃榜張通衢,

    華山亦有教民案,殺盜相償獄遂斷。

    蹊田奪牛古所譏,德已有心分震旦,

    虎視眈眈劇可哀,吾華夢夢真奇善。

    歐洲尅日兵皆動,我華猶把文章重。

    廷旨教將時事陳,發策試官無一人。

    波蘭印度皆前事,為奴為虜須臾至。

    俄人遠志豈金遼,德國無端爨屢挑。

    英人持重遲措手,措手神州皆動搖,

    剖心哭告諸元老,老謀無若練兵好。

    需求洋制練陸兵,三十萬人皆背城,

    我念國仇泣成血,敢有妄言天地滅。

    諸君目笑聽我言,言如不驗刳吾舌。


    興女學[编辑]

    《興女學》自註,美盛舉也。詩曰:

    興女學,興女學,群賢海上真先覺。
    華人輕女患識字,家常但責油鹽事。
    夾幕重簾院落深,長年禁錮昏神智。
    神智昏來足又纏,生男卻望全先天。
    父氣母氣本齊一,母苟蠢頑靈氣失。
    胎教之言人不知,兒成無怪為書癡。
    陶母歐母世何有,千秋一二掛人口。
    果立女學相觀摩,中西文字同切磋。
    學成即勿與外事,相夫教子得已多。
    西官以才領右職,典籤多出夫人力。
    不似吾華愛牝雞,內人牽掣成貪墨。
    華人數金便從師,師困常無在館時。
    丈夫豈能課幼子,母心靜細疏條理,
    父母恩齊教亦齊,成材容易駸駸(「沁」音,又作「駁騷」。)起。
    母明大義念國仇,朝暮語兒懷心頭。
    兒成便蓄報國志,四萬萬人同作氣。
    女學之興系匪輕,興亞之事當其成。
    興女學,興女學,群賢海上真先覺。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4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