閭山徐真人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閭山徐真人記》

徐真人諱甲,初為老聃傭工也。昔老聃行路,見徐夷白骨而不忍,肉之為人而役之,故曰徐甲,甲勤,服事甚謹。老聃約之以日雇百錢,計欠甲七百二十萬錢,甲心急而不敢索。老聃欲之西域,諭甲曰:「爾可緩待至安息國,固當以黃金償爾,道法授爾。」甲唯諾。至函谷關,關令尹喜能望氣,見紫氣東來,知老聃聖人也,待之盛,遂居關之舍。

甲心憂,不能寐,夜出,路見一麗人,貌可十五六,甚傾心,遂備以其事告之。麗人願歸甲,勸索錢。甲以老聃安息國之約,不可。麗人怒曰:「道法孰與我重?」甲遂從歸,見麗人父,麗人取帛與父,求書狀以訟老聃。夜歸關,入署,呈喜,喜大驚,平旦乃請老聃入署。喜、甲對坐,老聃倚門不入,曰:「約以黃金償爾,則金丹。至安息國,即無為之境。道法,即長生之訣。我喻不能會,則吾實以告。爾久死矣,借我《太玄符》全其形,乃有今日。常人不能百歲,爾豈為傭二百年,竟不能會乎?既欲索我錢,請先歸吾《太玄符》。」甲欲言,張口,《太玄符》出,即成枯骨矣。喜大驚,叩首為之乞命,則老聃答以試徐甲心,以花草化麗人,其父即老聃也。喜聞言更切,叩首流血求之,老聃遂以《太玄符》投之,符下,頓活死人而肉白骨,甲復生,喜以七百二十萬錢歸甲,遣之歸徐。甲立志隱修,老君感而復降,度化為仙。閭山尊為徐祖。

於戲,吾真人棄南面王樂,而復為人間之勞,服事老氏,四體雖勤,心猶不定,故不能得道,夫聖人之渡人,必調伏其心,更甚於肉其骨骸,孟子所謂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者也,而真人由枯骨而血肉,主長閭山,廟食千里;又多少修道行者,徒血肉而枯骨,可不悲夫?

李建和撰、柑仔賴沐恩爐下弟子謝某再拜恭書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