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淵明集/卷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陶淵明集
作者:陶淵明 

桃花源記[编辑]

太元中,武陵人捕魚爲業。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英繽紛。漁人甚異之。復前行,欲窮其林。 林盡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髣髴若有光。便捨船,從口入。初極狹,纔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鷄犬相聞。其中往來種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黃髮垂髫,並怡然自樂。 見漁人,乃大驚,問所從來。具答之。便要還家,設酒殺鷄作食。村中聞有此人,咸來問訊。自云先世避時亂,率妻子邑人來此絶境,不復出焉,遂與外人間隔。問今是何世,乃不知有,無論。此人一一爲具言所聞,皆歎惋。餘人各復延至其家,皆出酒食。停數日,辭去。此中人語云:「不足爲外人道也。」 既出,得其船,便扶向路,處處誌之。及郡下,詣太守,説如此。太守即遣人隨其往,尋向所誌,遂迷,不復得路。 南陽劉子驥,高尚士也,聞之,欣然規往。未果,尋病終。後遂無問津者。

晉故征西大將軍長史孟府君傳[编辑]

君諱,字萬年江夏人也。曾祖父,以孝行稱,仕司馬。祖父元康中爲廬陵太守。武昌新陽縣,子孫家焉,遂爲縣人也。

君少失父,奉母、二弟居。娶大司馬長沙桓公陶侃第十女,閨門孝友,人無能間,鄉閭稱之。沖默有遠量,弱冠儔類咸敬之。同郡郭遜,以淸操知名,時在君右。常嘆君溫雅平曠,自以爲不及。遜從弟立,亦有才志,與君同時齊譽,每推服焉。由是名冠州里,聲流京邑。

太尉潁川庾亮,以帝舅民望,受分陜之重,鎭武昌,並領江州,辟君部廬陵從事。下郡還,引見,問風俗得失。對曰:「不知,還傳當問從吏。」以麈尾掩口而笑。諸從事既去,喚弟語之曰:「孟嘉故是盛德人也。」君既辭出外,自除吏名,便歩歸家。母在堂,兄弟共相歡樂,怡怡如也。旬有餘日,更版爲勸學從事。時崇修學校,髙選儒官,以君望實,故應尚德之舉。

大傅河南褚裒,簡穆有器識,時爲豫章太守,出朝宗。正旦大會州府人士,率多時彥,君在坐次甚遠。:「江州孟嘉,其人何在?」云:「在坐,卿但自覓。」歴觀,遂指君謂曰:「將無是耶?」欣然而笑,喜之得君, 奇君爲之所得。乃益器焉。

舉秀才,又爲安西將軍庾翼府功曹,再爲江州別駕、巴丘令、征西大將軍譙國桓溫參軍。

君色和而正,甚重之。九月九日,龍山,參佐畢集,四弟二甥咸在坐。時佐吏並著戎服,有風吹君帽墮落,目左右及賓客勿言,以觀其舉止。君初不自覺,良久如廁。命取以還之。廷尉太原孫盛,爲諮議參軍,時在坐。命紙筆,令嘲之。文成示以著坐處。君歸,見嘲笑而請筆作答,了不容思,文辭超卓,四座嘆之。

奉使京師,除尚書刪定郎,不拜。孝宗穆皇帝聞其名,賜見東堂。君辭以腳疾,不任拜起。詔使人扶入。

君嘗爲刺史謝永別駕。會稽人,喪亡。君求赴義,路由永興髙陽許詢有雋才,辭榮不仕,每縱心獨往。客居縣界,嘗乘船近行,適逢君過,嘆曰:「都邑美士,吾盡識之,獨不識此人。唯聞中州有孟嘉者,將非是乎?然亦何由 來此?」使問君之從者。君謂其使曰:「本心相過,今先赴義,尋還,就君。」 及歸,遂止信宿,雅相知得,有若舊交。

還至,轉從事中郎,俄遷長史。在朝隤然,仗正順而已。門無雜賓,嘗會神情獨得,便超然命駕,徑之龍山,顧景酣宴,造夕乃歸。從容謂君曰:「人不可無勢,我乃能駕御卿。」後以疾終於家,年五十一。

始自總髮,至於知命,行不茍合,言無誇矜,未嘗有喜慍之容。好酣飲,逾多不亂,至於任懷得意,融然遠寄,傍若無人。嘗問君:「酒有何好,而卿嗜之?」君笑而答曰:「明公但不得酒中趣爾。」又問:「聽妓,絲不如竹,竹不如肉?」答曰:「漸近自然。」中散大夫桂陽羅含賦之曰:「孟生善酣,不愆其意。」光祿大夫南陽劉耽,昔與君同在府,淵明從父太常,嘗問:「君若在,當已作公否?」答云:「此本是三司人。」爲時所重如此。

淵明先親,君之第四女也。《凱風》「寒泉」之思,實鐘厥心。謹按采行事, 撰爲此傳。懼或乖謬,有虧大雅君子之德,所以戰戰兢兢,若履深薄云爾。

贊曰:「孔子稱:『進德修業,以及時也。』君淸蹈衡門,則令問孔昭;振纓公朝,則德音允集。道悠運促,不終遠業。惜哉!仁者必壽,豈斯言之謬乎!」

五柳先生傳[编辑]

先生不知何許人也,亦不詳其姓字。宅邊有五柳樹,因以為號焉。

閑靜少言,不慕榮利。好讀書,不求甚解,毎有會意,便欣然忘食。性嗜酒,家貧不能常得,親舊知其如此,或置酒而招之。造飲輒盡,期在必醉,既醉而退,曾不吝情去留。環堵蕭然,不蔽風日,短褐穿結,簞瓢屢空——晏如也。常著文章自娛,頗示己志。忘懷得失,以此自終。

贊曰:黔婁之妻有言:「不戚戚於貧賤,不汲汲於富貴。」極其言,茲若人之儔乎?酣觴賦詩,以樂其志。無懷氏之民歟!葛天氏之民歟!

扇上畫贊[编辑]

荷蓧丈人 長沮桀溺 於陵仲子 張長公 丙曼容

鄭次都 薛孟嘗 周陽珪

三五道邈,淳風日盡。九流參差,互相推隕。
形逐物遷,心無常準。是以達人,有時而隱。
四體不勤,五穀不分,超超丈人,日夕在耘。
遼遼沮溺,耦耕自欣,入鳥不駭,雜獸斯群。
至矣於陵,養氣浩然,蔑彼結駟,甘此灌園。
張生一仕,曾以事還,顧我不能,高謝人間。
岧岧丙公,望崖輒歸,匪驕匪吝,前路威夷。
鄭叟不合,垂釣川湄,交酌林下,清言究微。
孟嘗遊學,天網時疏,眷言哲友,振褐偕徂。
美哉周子,稱疾閑居,寄心清尚,悠然自娛。
翳翳衡門,洋洋泌流,曰琴曰書,顧盼有儔。
飲河既足,自外皆休。緬懷千載,托契孤遊。

讀史述九章[编辑]

余讀《史記》,有所感而述之

夷齊[编辑]

二子讓國,相將海隅。天人革命,絕景窮居。采薇高歌,慨想黃虞。貞風淩俗,爰感懦夫。

箕子[编辑]

去鄉之感,猶有遲遲。矧伊代謝,觸物皆非。哀哀箕子,雲胡能夷!狡童之歌,淒矣其悲。

管鮑[编辑]

知人未易,相知實難。淡美初交,利乖歲寒。管生稱心,鮑叔必安。奇情雙亮,令名俱完。

程杵[编辑]

遺生良難,士為知己。望義如歸,允伊二子。程生揮劍,懼茲餘恥。令德永聞,百代見紀。

七十二弟子[编辑]

恂恂舞雩,莫曰匪賢。俱映日月,共餐至言。慟由才難,感為情牽。回也早夭,賜獨長年。

屈賈[编辑]

進德修業,將以及時。如彼稷契,孰不願之?嗟乎二賢,逢世多疑。候瞻寫誌,感鵩獻辭。

韓非[编辑]

豐狐隱穴,以文自殘。君子失時,白首抱關。巧行居災,忮辯召患。哀矣韓生,竟死《說難》。

魯二儒[编辑]

易代隨時,迷變則愚。介介若人,特為貞夫。德不百年,汙我詩書。逝然不顧,被褐幽居。

張長公[编辑]

遠哉長公,蕭然何事?世路多端,皆為我異。斂轡朅來,獨養其誌。寢跡窮年,誰知斯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