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煬帝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隋煬帝論
作者:朱敬則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71

煬帝美姿儀,性聰慧,少好學,善屬文。故高祖獻后,特所鍾愛。矯情飾跡,有曹丕之釣名;傾承中使,若子楚之仁孝,況南平江左,北靖塞垣,楊素譽其賢,桑和說其貌。

屬青宮失愛,子掖流恩,遂映前星,乃升明兩。衣冠雖偉,入朝少四皓之賓;公宴雖多,言譚止七子之客。但奸心未露,偽跡斯窮。沐猴而冠,輕薄之材不久;祝虎為善,爪牙之毒會施。故無道於大漸之晨,烝淫於易簀之夕。罕高宗之諒闇,有丹朱之慢遊。於時隋德在人,群生樂業。十十年之訓聚,百萬眾之精彊。乘天下之有盈,驕海內之無事。乃自以土廣三代,威振百蠻,恃才矜已,傲狠明德,內懷險躁,外示寬平。盛衣服以掩奸,飾詞令以拒諫。更乃荒淫無度,法令滋章。人力盡於穿築,杼軸空於聚斂。十室之內,思亂者一二焉。

方始馭八駿,建五牛。穆天子之白雲,更遠瑤池之外;秦始皇之觀日,方踐石梁之前。或以衢路受刑,或以滋味被戮,死不可無罪而免,賞不可有功而要。相顧凜然,莫知攸止。十室之內,思亂者五六焉。

於是斛斯外奔,玄感內逆,兵陷遼水,糧斷河黎。月暈七重,知髦頭之犯畢;日光四散,覺兆庶之分崩。且選妖麗,恣朋淫。嘉群嫗之慢言,樂少年之鬼穢。不軌不物,無威無儀。關梁不通,賦役斷絕。更乃逆取五年之課,以充長夜之娛。十室之內,思亂者八九焉。

當此時也,小人方興,群盜孔熾。大者剽州邑,小者劫村閭。擾擾四人,俱靡息肩之處;喧喧九土,俱為鬥戰之場。天子乃幸維揚,泛舳艫,驅虎賁之騎,唱龍舟之歌,以大江為天塹,以長淮為地險。周章至於戲下,猶自未知;閻樂入於廡前,何不告我?昔為天下之重,今乃一夫所輕,豈不惜哉?

彼煬帝者,聰明多智,廣學博聞,豈不知蛟龍失雲,漁父足得為害?鯨鯢出水,螻蟻可以為災?忽乃棄崤函之奧區,違河洛之重阻。言賊者獲罪,敢諫者受刑,豈不是色醉其心,天奪其鑒?竄吳夷以避其地,虛宮闕以候聖人,蓋為大唐之驅除也。

君子曰:「小人之心猶火也。火之性必須有所燒,小人之心必須有所害。當其受寵遇也。排忠良,庇道德,辨足以移視聽,辭足以結主心。導之以淫奢,引之以苛刻。人用而不恤,政荒而不修。如螻蟻潰堤防,不覺其敗;如春風養草木,但見其盛。事至而未知,禍構而方懼。素無材略,不能以敗求全;本自少恩,豈能得眾成事?進退唯穀,無處容身,或出奔以圖生,或殺主而自解。眇觀史策,遍采興亡。開役者多是愛臣,害上者無非近習。然庸君闇主,莫肯遠之,複何言哉。」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