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香/0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雨花香
◀上一種 第二種 鐵菱角 汪于門 下一種▶


  積財富翁,只知晝夜盤算,錙銖必較。家雖陳柴爛米,有人來求救濟,即如剮肉。有人來募化做好事,若修橋補路之類,即如抽筋。且又自己甘受苦惱,不肯受用,都留為不肖子孫,嫖賭浪費,甚至為有力勢豪攫取肥橐,全不省悟。觀汪于門之事,極可譬心。家貧妄想受用,固是癡愚。若有財富翁,不肯受用,所謂好時光、好山水、好花鳥、詩酒,都付虛度。豈非枉過一生?更為癡愚,誠可惜可憐。

  曾有一後生,姓汪,號于門,纔十五歲。於萬曆年間,自徽洲攜祖遺的本銀百餘兩,來揚投親,為鹽行夥計。這人頗有心機,性極鄙嗇,真個是一錢不使,二錢不用,數米而食,秤柴而炊,未過十多年,另自賺有鹽船三隻,往來江西、湖廣販賣。又過十多年,掙有糧食豆船五隻,往來蘇、杭販賣。這汪人,每夜只睡個三更,便想盤算。自己客座屏上,黏一貼大書云:

  一、予本性愚蠢,淡薄自守,一應親友,凡來借貸,俱分釐不應,免賜開口。

  二、予有壽日、喜慶諸事,一應親友,只可空手來賀,莫送禮物。或有不諒者,即堅送百回,我決定不收。至於親友家,有壽日、喜慶諸事,我亦空手往賀,亦不送禮,庶可彼此省事。

  三、凡冬時年節,俱不必重賀,以免往返瑣瑣。

  四、凡請酒,最費貲財。我既不設席款人,我亦不到人家叨擾,則兩家不致徒費。

  五、寒家衣帽布素,日用器物,自用尚且不敷,凡諸親友有來假借者,一概莫說。                    愚人汪于門謹白

  汪人生性吝嗇,但有親族朋友來求濟助的,分釐不與;有來募做好事積德的,分釐不出。自己每常說:「人有冷時,我去熱人;我有冷時,無人熱我。」他自己置買許多市房,租與各人開店舖,收租銀。他恐怕人拖欠他的房租,預先要人抵押房銀若干,租銀十日一兌,不許過期。如拖欠,就於押銀內扣除。都立經賬,放在肚兜,每日早起,直忙到黑晚,還提個燈籠,各處討租。

  有人勸他尋個主管相幫,他答道:「若請了主管,便要束脩,每年最少也得十多兩銀子。又每日三餐供給,他是外人,不好怠慢。吃了幾日腐菜,少不得覓些葷腥與他解饞。遇個不會吃酒的還好,若是會吃酒的,過了十日、五日,熬不過,又未免討杯酒來救渴,極少也得半斤、四兩酒奉承他。有這許多費用,所以不敢用人,寧可自己受些勞苦。況且銀錢都由自手,我纔放心。」他娶的妻子,可可也是一般兒儉嗇,分釐不用。

  一日,時值寒冬,忽然天降大雪。早晨起來,看地下積有一尺多深,兀自飛揚不止,直落得門關戶閉;路絕人稀。汪人向妻道:「今日這般大雪,房租等銀,是他們的造化,且寬遲這一日,我竟不去取討,只算坐在家中吃本了。但天氣這等寒冷,我和你也要一杯酒衝衝寒,莫失了財主的規矩。」妻道:「你方纔愁的吃本,如今又要吃起酒來,豈不破壞了家私?」汪人道:「我原不動已財沽酒,我切切記得八月十五中秋這一日,間壁張大伯請我賞月,我怕答席,因回他有誓在前,不到人家叨擾,斷不肯去。後來,他送了我一壺酒,再三要我收,勉強不過,我沒奈何只得收了。我吩付你倒在瓦壺裡,緊緊封好。前日冬至祭祖用了一小半,還剩有一大半,教你依舊藏好,今日該取出來受用,受用。」妻笑道:「不是你說,我竟忘了。」

  即時去取出這半壺酒來,問丈夫道:「須得些炭火暖一暖方好飲。」汪人道:「酒性是熱的,吃下肚子裡,自然會暖起來,何必又費什麼炭火!」妻只得斟一杯冷酒送上。汪人也覺得寒冷,難於入口,尖著嘴慢慢的呷了一口,在口中焐溫些吞下,將半杯轉敬渾家。妻接下呷半口,嫌冷不吃了。汪人道:「享福不可太過,留些酒再飲罷。」

  他自戴的一頂氈帽,戴了十多年,破爛不堪,亦不買換,身上穿的一件青布素袍,非會客要緊事,亦不肯穿,每日只穿破布短襖。但是,漸次家裡人口眾多,每日吃的粥飯,都是粗糙紅米,兼下麥粯,至於菜餚,只揀最賤的菜蔬,價值五、六釐十斤的老韮菜、老莧菜、老青菜之類下飯。或魚、或肉,一月尚不得一次。

  如此度日,還恨父母生這肚子會饑渴,要茶飯吃;生這身子會寒冷,要棉衣穿。他自己卻同眾人一樣,粗飯粗菜共食,怕人議論他吃偏食。就是吃飯時,他心中或想某處的鹽船,著某某人去坐押;或想某處的豆船,叫某某人去同行;某處的銀子,怎的還不到?某處的貨物,因何還不來?某鹽場我自己要盤查,某行鋪我自己要看發,千愁萬慮,一刻不得安寧。

  其時,西門外有個陳畫師,聞知:「汪人苦楚得可憐。」因畫一幅畫提醒他,畫的一隻客船,裝些貨袋,艙口坐了兩個人,堤岸上牽夫牽船而行。畫上題四句,云:

    船中人被利名牽,岸上人牽名利船。

    江水滔滔流不盡,問君辛苦到何年?

  將畫送至汪人家內,過了三日,汪人封了一儀,用拜匣盛了,著價同原畫送還,說:「家爺多拜上陳爺,賜的畫雖甚好,奈不得工夫領略,是以奉還。」價者依言送至陳樓。陳師開匣,看見一舊紙封袋,外寫:「微敬」二字,內覺厚重,因而拆聞一看,原來是三層厚草紙包著的,內寫「壹星八折」。及看銀子,是八色潮銀,七分六釐,陳師仍舊封好,對來價說:「你主人既不收畫,竟存下來,待我另贈他人。這送的厚禮太多了,我也用不起,亦不敢領,煩尊手帶回,亦不另寫回貼了。」價者聽完,即便持回。陳師自歎說:「我如此提醒,奈他癡迷不知,真為可憐。」這汪人因白送了八分銀子,就惱了半日,直待價者回來,知道原銀不收,方纔喜歡。

  他的鄙吝辛苦的事極多,說也說不盡。內中單說他心血苦積的銀子,竟有百萬兩,他卻分為「財」、「源」、「萬」、「倍」、四字,號四庫堆財利。有這許多銀子,時刻防間。他叫鐵匠打造鐵菱角。每個約重斤餘,下三角,上一角,甚是尖利,如同刀槍,俱用大篾籮盛著,自進大門天井到銀庫左右,每晚定更之後,即自己一籮一籮捧扛到各路庫旁,盡撒滿地。或人不知,誤踹著跌,鮮血淋漓,幾喪性命,到五更之後,自己又用掃帚,將鐵菱角仍堆籮內,復又自捧堆空屋。雖大寒、大熱、大風雨,俱不間隔。其所以不托子姪家人者,恐有歹人通同為奸。這汪人如此辛苦,鄰人都知道,就將「鐵菱角」三字起了他的諢名。一則因實有此事。收撒苦楚;二則言「鐵菱角」,世人不能咬動他些微。

  這汪人年紀四十餘歲,因心血費盡,髮竟白了,齒竟落了,形衰身老,如同七、八十歲一般。

  到了崇禎末年,大清兵破了揚州城,奉御王令旨,久知汪鐵菱家財甚富,先著大將軍到他家搬運銀子來助濟軍餉。大將軍領兵尚未到汪門,遠遠看見一人破衣破帽,跪於道旁。兩手捧著黃冊,頂在頭上,口稱:「順民汪于門,迎接大將軍獻餉。」將軍大喜,即接冊細看,百萬餘兩,分為「財」、「源」、「萬」、「倍」四字,號四庫。因吩咐手下軍官,即將令箭一枝,插於汪鐵菱門首,又著百餘兵把守保護。如有兵民擅動汪家一草一木者,即刻斬首示眾。汪人叩首感激,引路到庫,著騾馬將銀裝馱。自辰至午,絡繹不絕。汪人看見搬空,心中痛苦,將腳連跳幾跳說:「我三十餘年的心血積聚,不曾絲毫受用,誰知盡軍餉之用。」長嚎數聲,身子一倒,滿口痰擁,不省人事,即時氣絕。將軍聞知,著收斂畢。

  其子孫家人,見主人去世,將鹽窩引目,以及各糧食船隻,房屋傢伙,盡行出賣,以供奢華浪費。不曾一年,竟至衣不充身,食不充口,祈求諸親族朋友救濟,分釐不與,都回說:「人有冷時,我去熱人;我有冷時,無人熱我。」子孫聞知,抱愧空回。只想會奢華的人,怎肯甘貧守淡?未久俱抑鬱而死。此等癡愚,不可不述以醒世也!

◀上一種 下一種▶
雨花香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