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香/1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雨花香
◀上一種 第十三種 說蜣螂 陳友德 下一種▶


  神鬼仙佛,或現或隱,遍滿世界,奈人之肉眼凡胎,何能知識?可見一切欺心壞事,雖於無人處為之,在神明已洞若觀火。所謂暗室虧心,神目如電者,絲毫不錯。人只要心存正念,雖形跡垢污,亦不妨礙。若徒飾精潔於外,機甚左矣。

  康熙初年,揚州有一人,姓陳,名友德,年四十餘歲,性最愛潔。每喜穿玉色極細布袍。石青緞套,常坐船至江西、湖廣賣鹽。

  一日,行到湖廣岳州府,順路間往岳陽樓遊玩。但見樓雖傾壞,其江山景致甚佳。正在玩賞時,見一寒士,身穿破衣,塵灰垢泥,來向友德拱手道:「台兄想是聞岳陽樓的景致來玩的,但此樓勝處,全在銜山吞江,氣象萬千,真天下之奇觀。」

  友德是個愛潔的人,見其人邋遢,因而不禮貌,亦不應答。那寒士忽倚著樓上欄杆,來攜友德的手,指點山水之妙。忽有蜣螂蟲迎面飛來,友德以手揮落樓簷。那寒士看見,說道:「這蜣螂蟲,俗名『推屎郎』,雖是積污推糞之蟲,但其志在於轉凡脫化。鳴蟬樓於樹杪,飧光吸露,蝢加飛騰,乃最有能幹之物,未可輕忽也。」友德口雖微應,亦不答話,少刻下樓別去。

  後十年,友德一日進揚城南門,由大街出小東門有事。正行路時,忽然見三個人將友德周身一看,慌忙齊說道:「兄可姓陳,名喚友德麼?」友德驚異問道:「小弟是便是的,但與兄們從未識面,如何知我姓名?」三人道:「祖師在南門裡常家降乩,判云:『此時有一人,姓陳,名友德,年約六十餘歲,鬚髮雪白,身穿玉色布袍,石青緞套,從南門大街往北走,可代我趕上喚來,我有話說。』因此奉請回去一見。」友德怒喊道:「我平生最不喜仙佛。你們說甚麼祖師,妖言惑眾,哄騙誰來?快快回去!」

  那三個人堅不放手,婉言懇求道:「你就不信仙佛,屈去一到,即刻便回,也不妨事。」說完,拉著急走。友德無奈,只得隨去,口裡自說道:「我只不信,看他們如何騙我?」旁人聽見的,也跟隨二十餘人,同去看如何行止。

  到了南門內常家,果見香燭供獻,二人扶鸞。友德站立案旁,亦不跪拜。忽見乩判云:「陳友德,你來了麼?」友德惱怒,亦不應答,乩因判四句云:

    十年不見陳友德,今日相逢鬢已霜。

    記得岳陽樓上會,倚欄攜手說蜣螂。

  友德見此,即刻跪倒在地,叩頭百餘,謝罪敬服。眾人細問原委,友德將十年前如何逢遇,如何說蜣螂的話,從頭至尾細說一遍。在道的三人,跟去二十餘人俱皆歎服。

  友德從此投拜祖師門下,修真悟道,後得證果。可見不曾通徹仙佛的人,切不可一言毀謗也。

◀上一種 下一種▶
雨花香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