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川先生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五 震川先生集 卷第十六
明 歸有光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康熙刊本
卷第十七

震川先生集巻之十六

 記

  重修闕里廟記

隆慶三年闕里重修先聖廟成某官某以書幣走京

師來請記于麗牲之碑先是嘉靖四十二年衍聖公

某以廟之圯告於廵撫都御史張某方行相度以用

之不贏而止及是年廵撫都御史姜廷頥廵按監察

御史羅鳯翔周詠與藩臬諸君㑹議捐嶽祠之香税

與司之贖鍰得一千六百其役人則用州縣過更之

卒而以兖州府通判許際可董其役知府張文淵時

督視之經始于仲夏嵗盡而訖工輪奐䂓橅視昔若

増左布政使某左叅政吳承燾副使吳道㑹皆首爲

贊議者也唯先聖生於尼山講學於泗上歿而𦵏於

此其地初名闕里後亦曰孔里先聖之歿弟子廬其

冡上而不忍去魯人從而家者百餘室而魯世世相

傳以嵗時奉祠諸儒講禮鄉飲大射於其間漢髙祖

自淮南還過魯以太牢祠其後人主登封廵狩無不

過而拜祠我 太祖髙皇帝龍興海内干戈未戢亟

命遣祭紹封子孫修飭其祠宇 列聖承統世世増

修 今天子隆慶之元年御正殿傳制遣官告𥙊而

車駕臨幸太學親釋奠命儒臣坐講賜三氏子孫有


加海内慕學之士喁喁嚮風聖人之道益以光大則


魯之有司與其有事兹土者今兹之舉固所以䖍奉

先聖亦以宣明 聖天子之徳意不可以不記夫今

夫子之廟學遍於天下而深山窮徼皆知誦法其書


其在天之靈無所不之也然孟子曰近聖人之居若

此其甚也荀子曰學莫便乎近其人盖孔子歿數百

年矣學者至觀其廟堂車服禮噐諸生習禮其家有


低囘而不能去者固以想像於逺不若景慕於近之

為切也抑諸君子知䖍奉聖人矣亦豈徒事於其外

乎昔者子游聞諸夫子曰君子學道則愛人小人學


道則易使也夫不知學道則施於喜怒哀樂無一而


當其則必不能有望於安上治民而移風易俗也顔

淵問仁夫子告以克己復禮及請其目夫子則曰非


禮勿視非禮勿聼非禮勿言非禮勿動以顔子之資


猶請事斯語以終其身故問為邦夫子以夏時殷輅


周冕韶舞告之以顔子而夫子使之治天下國家以


為不可一日而離於禮樂法度之中此即克己復禮


之義也後之學者於視聼言動已之身不能治何以


謂之學道故觀感於聖人者求仁為近求仁以學顔

子為近余嘉是役之成也敬述所聞以申告學者云

此文錢宗伯不選今仍存

  顧原魯先生祠記

前元之季崑山有隐君子曰顧原魯先生居於海濱

讀書學道不求聞於時端居一室慿几而坐所當兩

臂處遺跡宛然手自批註經史後其家懼禍悉燬不

傳然而海濱之父老至今能言之四傳而至其孫啓

明今為太倉人稍徙至郡城有子存仁舉進士為禮

科給事中得推封其父尋以言事忤旨被謫居庸關

之外久之得還吳給事既被廢家居尤喜考論先世

故事而郡太守歴下金侯城頗采父老之言又以封

君之敦尚誠朴足以風勵末俗乃檄令列祠於郡學


若州之鄉賢祠復于齊門外卧佛寺之東偏建祠而

以封君從祀以為近其家可以嵗時致祠事焉給事


謂余具知始末而請記之余惟古之人遭時際㑹佐

世主功施于天下而垂名于竹帛後世之所稱述徃

徃為此至于巖穴幽棲之士雖長徃不返亦必因時

主側席之求弓旌玉帛賁于丘園世始得以稱述其


名若夫許由卞隨務光之徒以與人主以天下相揖


讓此宜其彰彰較著矣而谷口鄭子真蜀嚴君平皆

修身自保楊雄少從君平逰已而仕京師顯名數為


朝廷在位者稱此二人故能耕于巖石之下而名震


于京師由此而言非此數者雖沒世無稱也而又有


不然者古之君子修身學道寜憔悴于江海之上而


不顧彼非有求于世者然約而愈顯晦而益彰逃名


而名隨之傳記之所載不可勝數無求于世而世亦


不容不知之此奚必有所待耶若原魯先生沒于海


上至于今二百年而其幽始發則士之修徳礪行者


何憂後世之不聞耶郡太守表章之意微矣祠凡為


堂寢廡門若干楹經始于嘉靖三十年十月某日落


成于嘉靖三十二年十有一月某日是為記


  常熟縣趙叚圩堤記


虞山之下有浸曰尚湖水勢湍激岸善崩湖堧之人


不能為田徃徃棄以走有司嵗責其賦於餘氓而趙


叚圩當湖西北尤窪下被患最劇宋元時故有堤廢


已久前令蘭君嘗興築之𢎞治間復淪于大水嘉靖


丁酉予宗人雷占為己業傾貲為堤堤成填淤之土


盡為衍沃而請記于予嗟夫自井牧溝渠之制廢生


民衣食之地殘棄于蒿萊之間者何可勝數有司者


格于因循積習之論委天地之大利斯民愁苦哀號

側足於尋常尺寸之中率拱手熟視不能出一議而


漫謂三代至于今其已廢者皆不可復夫未嘗施晷


刻之功而徒諉曰不可復予疑其説久矣觀雷所為


其力易辦而功較然者然更數十令獨蘭侯能之至


蘭侯之業敗已又四十餘年為沮洳之塲莫有問焉


者何也天下之事其在人為之耶事有小而不可不


書者此類是也


  唐行鎮免役夫記


蘇州至松江由姑蘇驛過吳江之境凡四驛而至此


驛道也别自婁門東沿婁江又東南折而入于黄浦


而西此緣海之道也出葑門東走則行湖泖之間其


避湖泖之險者則多從吳淞江南出大盈浦經唐行


鎮異時官舟之牽挽役諸州縣唐行之夫不知何自


而起舟所過晨夜追呼百家之市殆無寜居凍餓僵


死于風霾雨雪之中者相屬太守臨安方侯知民之


不便據法令罷免之鎮之父老相率来請紀于石或


者以為賢太守奉宣條教千里之内父母之道師帥


之責在焉加之今日上有賦歛之繁外有蠻夷之事


太守視事以来風采日新惠利之政家有聞而邑有


述當有卓犖大者若斯之類将不勝書雖然或者亦

知父老之意乎政之不便於其人無大小如人之有

病唯病者自知之醫能療焉亦惟病者而後知醫之


為徳也若然則父老之於侯其情至矣吾又以歎吾


吳中之俗仁厚而馴良稍煦之以恩而其易感也如

此國家威靈震薄海外亦時有土俗驍悍不得意則


呌囂相挻以起有司不敢驚拊循之而已徃者大農

以經費不足督天下賦吏緣以為姦利吳民父子兄

弟駢死敲朴之下而莫有疾怨之心以是知天下有


變吳民必不敢為亂以其愛上忍訽而易使也彼不


之䘏而肆其恣睢之意者亦何心歟

  吳郡丞永康徐侯署崑山縣惠政記


昔永康徐公守吳郡當 武宗皇帝之末年逆藩竊


發畿甸騷動翠華南幸吳江南要郡調兵食城守儲


偫以待乗輿之至公不動聲色郡中晏然公有寛大


之政先是秩滿當代吏民上書乞畱詔以河南右叅


政復治郡近世未嘗有也後遷江西左叅政官至工


部侍郎自公去郡三十餘年冡孫丞侯以太子家主


簿出判吳郡清亷聞於郡中滿嵗復遷今官是時東


南有倭奴之警侯治凡海之事防遏有法海波不興


㑹諸屬縣令缺侯輙出視所至拊循其民近者閲月

逺者一嵗民莫不懷慕之郡之縣有七侯殆遍厯其

五前年冬至崑山迄季春還郡又以事數入郡不顓

居縣其所施於民可以為吏師法者徃徃可紀庫子

為縣守藏令㢘則無擾不亷輙費不貲當侯時分毫

無取民廼不知為此役白銀火耗一兩折閲多至三

分侯以京庫折白輕齎鳯陽馬役解扛京庫鹽鈔練

兵義役多寡參停取衷定為一分糧長解運之外又

有小差額外之徴悉令蠲除火耗小差羨餘無慮干

計吏白以為當得者侯無私焉又糧長解運官閉門

黙定或貧富不相讐富者得規免而貧者傾其家已

定無所復控訴侯悉召至庭使互相舉應得等第一


夕而定無不怗服至於催科之害民駢死杖下者不

可勝數比侯之至縣庭寂然不聞鞭笞之聲而賦亦

自辦又捐俸以助修學宫及諸神祠之傾圯者多有

出於格令之外大抵吳民賦調之繁自昔患之嘗數


更其法而𡚁日生識者以為不在於法而患吏之不

亷吏亷矣法雖未盡而可以無弊如侯之䘏庫役公


撥解省火耗蠲小差推此類行之民未有不甦者也

念昔工部以仁惠拊吳吳民至今思之見侯之至如

公之復來也侯繼踵甘棠之蹟睹其所茇而忍芟夷

其遺民乎詩曰無曰予小子召公是似以此知古之


封建世家至今無不可行也晉周訪三世為益州四


十餘年功名著於寜益侯年方富而寄任日隆必能


光大前烈吾吳民之怙頼逺矣侯之還郡也國學進

士陳志道等二十四人相與列其事俾余記之固以

侯於吾黨恂恂然有愛人下士之風然寔因民之志

非有私也用以告後之為政者云此文叅用常熟本


  崑山縣新倉興造記

崑山舊玉峰倉在西門之外漕輓之積在焉每嵗税


入漕卒悉至於此領兑民間所謂西倉也濟農倉在


南門之内常平之粟在焉嵗之豐㐫以為𤼵歛民之

所謂南倉也縣志云二倉盖廵撫周文襄公所改剏


云然濟農之庾其空已久頃者倭奴之警乃以城西


之積歸之而濟農倉遂改為玉峰倉鶴慶彭侯以進


士知崑山因倉故趾加恢拓之東至於公館若干歩


始以囷廪攅植致鬱攸之變於是懲艾前患興造新


倉中為官㕔左右互列凡若干楹一嵗四十一萬四

千五百石之糧悉儲于此蕞爾小縣可謂如茨如梁


如坻如京矣是役也以民之掌税者量其所掌之多


寡區别以賦工以故上不費於官而下不及於民浹

旬而役用告成觀者歎息以侯之才敏而吾民之易


使也如是抑古者垣⿱穴夘倉庾之設以治年之豐凶凡

萬民之食待施惠䘏艱阨養孤老而已國家因前代


常平義倉之法有四倉之制而厯世經紀豫備見之


綸音者不一而足而因仍廢墜已久彭侯承兵荒之

後詔書趣辦義不得不先公家之急雖有愛民之心


宜亦未及乎此而濟農之名不可以沒也是用併識


之侯名富為縣清㢘勤勩敏於造事即此亦可以槩

見矣是嵗嘉靖四十三年嵗次甲子某月日倉成九


月某日記

  長興縣令題名記


長興為縣始於晉太康三年初名長城唐武徳四年


五年為綏州雉州七年復為長城梁開平元年為長


興元元貞二年縣為州洪武二年復為縣縣常為吳


興屬隋開皇仁夀之間一再屬吾蘇州丁酉之嵗國


兵克長興耿侯以元帥即今治開府者十餘年既滅


吳耿侯始去而長興復專為縣至今若干年矣遡縣


之初建為長城若干年矣長城為長興又若干年矣


舊未有題名之碑余始考圖志取洪武以來為縣者


列之嗚呼彼其受百里之命其志亦欲以有所施於

民以不負一時之委任者盖有矣而文字缺軼遂不

見於後世幸而存者又其書之之畧可慨也抑其傳

於後世者既如彼而是非毁譽之在於當時又豈盡

出於三代直道之民哉夫士發憤以修先聖之道而

無聞於世則已矣余之書此以為後之承於前者其

任宜爾亦非以為前人之欲求著其名氏於今也

  太僕寺新立題名記

太僕寺秦漢皆掌輿馬天子出奉駕上鹵簿用大駕

則執馭然其屬有龍馬五監邉郡六牧則馬之事無

不綂焉漢以後官掌大抵不異國家自洪武六年

制獨置太僕寺於滁州始去奉車之職而顓掌馬之


事三十年置行太僕寺永樂初改北平行太僕寺為


北京行太僕寺十八年特稱太僕寺洪熈初復稱北

京正綂元年始定稱為太僕寺寺卿一人少卿一人


丞十二人 列聖相承時有損益至隆慶己巳其員

額少卿三人丞三人所掌騐烙廵牧勞逸久殊藏府

京營嵗月輪代某初到官頗為推究非初立法之意

乃因循墮廢而致然也因條上其事畧云舊設少卿

二名一廵京營及各邊騎操之馬一廵近京州縣寄


養之馬皆領勅嵗代寺丞十二員分𬋩畿輔八府山

東河南之馬後復増少卿一員省丞為六員今又已

虛其丞之半丞少不足以更事而又偷息其間欲乞

重三丞之選與少卿一體協同以均勞逸重責成又

騐烙𤼵寄本非二事舊制廵騐俱屬一卿今欲以二

少職掌亦如兩丞東西分管職兼騐養各以丞佐之

春秋仲季並出近京州縣赴俵之馬就近印𤼵一便

也都㑹輻輳得免擁聚二便也國門嚴重潜杜呼噪

三便也兩卿分轄事半功倍四便也卿廵未逮分任

寺丞五便也遇有緩急就近調兑六便也上免朝叅

下謝交託殫力王事七便也營軍養户躬相授受游

販奸胥不得䂓避八便也奏上 天子以其章下兵

部覆奏報可於是騐牧並行卿丞配佐載於甲令某


又以寺宇敝壞奏一新之故事諸省寺皆有題名碑

始卿邵康僖公鋭張公舜臣重為立石今嵗久石窮

無隙鑱書於是李君義起與㕔簿應崇元愿損貲以

堅新石而丞張君進思郎君大倫王君淑咸曰幸今

日正名與諸卿埒亦請立石於是相率屬某記之某

竊惟 聖天子改元更化之日率作興事開廣言路

羣工戒飭百度振舉而微臣稍條上一二事詔書無


不俞允此正臣等精白一心夙夜匪懈以助成徳意

興萬世之太平者也邇者嵗灾流行大江南北河海

嘯溢畿輔邊關雨雹徧野夫雨水氷雹皆隂𩔖也其

應主戎馬生郊之象潢池盜兵之兆臣等職領師菀

而國馬傷耗武備衰減其責尤重且大夫三關九塞

用馬之地也畿輔州邑牧馬之地也大江南北財賦

之區駒馬之地也是故驗烙則憂種馬無駒兵政之

寓農何以復 祖宗之初額廵牧則憂芻牧非人緩

急之備用何以禦匈奴之長技京營則憂四驪未比

何以奠百二之神州藏府則憂九年未蓄何以備邉


圉之孔棘自古㒒卿在九列國家雖去奉車少離親

密而任益專重今因仍積弊之後尤有難者况兹廨

宇官職丕變維新臣等凡備列題名之石者其可不

思所以協乃心力以祗承 明天子之制哉臣某拜

手謹記

  長興縣城隍神靈應記

凡他郡縣城隍之神民奔走賽祀特盛長興則否余

至之日像塑剝落侍從跛倚壁間祠門外右即為溷

湢前有司月朔望一至未嘗問焉然神儼然靚居無

滛瀆者則余以為長興城隍之神獨尊於他縣也余

頗為葺神居之圮壞繪餙塑像除前之穢然神像特

偉麗尊嚴如王者祠前古栢二株蒼翠挺直可愛其


左一株右紐如絞索尤奇真棲靈之地余於縣數决

大獄即心開類神有以告之每閭里有姦輙不時𤼵


故余於事神尤䖍㑹大旱自五月至于六月不雨縣


有方山自太湖西南望最為雄髙上有黒龍湫冬夏

水不竭民言先時禱雨多應余遂徃至山下欲上山


民皆叩頭言山𨺗險不可上先至此禱雨皆望祀無

登者余曰為禱雨來畏險非誠也又曰赤日烈甚無

草木之蔽徒歩上下近三四十里暍不可登也余曰


為禱雨來畏暍非誠也遂披荆棘而行或側逕僅置


半武過小龍洞洞亦有湫又上乃至大龍洞兩石鏬


上闔下開如佛龕髙可四五丈湫廣數尺其中甚清

凉因拜祭有物蜿蜒爼間山既益髙則盡見陽羨諸

山湧出如層波疊浪而東北望太湖如鏡隐隐見姑

蘇之臺已下方盛暑烈日天無纎雲還至神前拜致


所取龍洞之水方出廟大雨如注四境霑足綠疇彌

望萬衆懽呼以為神之報答如響也至秋中又旱余


復至山禱已下半山即雨雖不能如前沾足而𤣥雲

靉靆四野時有雨至是嵗竟免旱灾㑹余改官欲去


縣明日将辭于神㓜子夜夢神與之言吾黻與胡靴

敝又無船時余繪神像盖圬者以神下體近几故仍

前漫漶欺余不見也至明問之道士果然又吾鄉神


祠上常有畫船懸梁余問此神廟何不類吾蘇州有

畫船懸道士對曰故有之今壞不懸也余遂捐貲令

復繪神下體與懸畫船余尋徃臨安而郡倅有惡余

者計得縣篆即日以兩戈船冒風雨夜至縣欲捃拾


以為罪見人輙搒掠縣中大驚一日倅忽夢神指其


胸明日痬𤼵於胷死矣余欲為勒石於廟㑹行不果

然自離縣常徃來於懷噫使人皆得逞其一時之㐫


暴以害人則人道滅矣頼神明之昭然者如此君子

之守道循理遭世之洶洶其亦猶有所恃也耶余既

書此因貽後之代者倘與余同志必為勒石於祠下

以著神之靈驗焉

  張氏女貞節記

張氏女湖州歸安人都御史孟介之孫瑞州通判𢎞

裕之女也少許聘烏程學生嚴大臨大臨工部尚書

震直之曽孫也嘉靖七年大臨以儒士試浙闈還遘

疾明年疾甚且死瑞州徃來診視歸語其妻女聞之

閉門悉歛平時所製女工凡装送衣物焚之家人見

閤中火起驚問之女曰吾已無用此矣語聞嚴氏姑

遣嫗徃覘之女私謂嫗曰病不可為當歸汝家沒吾


世而已舅姑感動遣人徃迎父母難之湖州太守梁


君縣令戚君髙其義皆致書瑞州勸成其羙而大臨


已卒張氏服其服徃哭之遂居次不遷是時大臨年


二十女年十九嚴氏因為置嗣及長娶婦而嗣子亦


卒遂婦姑相守歸嚴氏今三十六年年五十四矣余


昔嘗著論以為女未嫁人為其夫死或終身不改適


者非先王之禮也曽子問曰昏禮既納幣有吉日壻


之父母死則如之何孔子曰壻已𦵏致命女氏曰某


之子有父母之䘮不得嗣為兄弟使某致命女氏許


諾而弗敢嫁也壻免喪女之父母使人請壻弗取而


後嫁之禮也言壻免喪而弗取則可以嫁也曽子曰


女未廟見而死則如之何孔子曰不遷於祖不祔於


皇姑不杖不菲不次歸𦵏於女子氏之靈示未成婦

也未成婦則猶不繫於夫也先王為中庸之教示人


以人情之可循女已許人矣免喪而弗取則嫁未廟


見而死則歸於女子氏之黨其不言壻死而嫁者此


曾子之所不必問也雖然禮以率天下之中行而髙


明之性有出於人情之外此賢智者之過聖人之所


不禁世教日衰窮人欲而滅天理者何所不至一出

於恠竒之行雖不要於禮豈非君子之所樂道哉微

子箕子比干三人者同爲紂之近戚其所以處之者

不必同而孔子皆謂之仁若伯夷叔齊舎孤竹之封

而隠于首陽未有禄位于朝者也於君臣之義分亦

微矣而恥食周粟以死孔子亦謂之仁嗟夫世之論

人者亦取法於孔子而已矣

  吳山圖記

吳長洲二縣在郡治所分境而治而郡西諸山皆在

吳縣其最髙者穹窿陽山鄧尉西脊銅井而靈巖吳

之故宫在焉尚有西子之遺跡若虎丘劔池及天平

尚方支硎皆勝地也而太湖汪洋三萬六千頃七十


二峰沉浸其間則海内之奇觀矣余同年友魏君用


晦為吳縣未及三年以髙第召入為給事中君之為


縣有惠愛百姓扳留之不能得而君亦不忍於其民


由是好事者繪吳山圖以為贈夫令之於民誠重矣


令誠賢也其地之山川草木亦被其澤而有榮也令


誠不賢也其地之山川草木亦被其殃而有辱也君


於吳之山川盖增重矣異時吾民将擇勝於巖巒之


間尸祝於浮屠老子之宫也固宜而君則亦既去矣


何復惓惓於此山哉昔蘇子瞻稱韓魏公去黄州四

十餘年而思之不忘至以為思黄州詩子瞻為黄人

刻之於石然後知賢者於其所至不獨使其人之不

忍忘而已亦不能自忘於其人也君今去縣已三年

矣一日與余同在内庭出示此圖展玩太息因命余

記之噫君之於吾吳有情如此如之何而使吾民能

㤀之也

  光禄署丞孟君浚河記

吳淞江承太湖之水蜿蜒東下三百里入海左右之

浦如百足江自甫里折而北行至崑山全吳鄉東為

渚浦又為帆歸浦斜折而南入於渚浦江復東而浦

之南出者其東為張浦又東為顧仙浦又東為諸天


浦又東為同丘浦又東為新塘皆南入於渚浦若為

塘為漊為涇為浜凡在其間者此光禄署丞孟君䂓


其鄉所浚之水江東南岸之地也自新塘東則江又

南折非孟君之鄉矣君居家好義嵗捐貲以為民興


利至是大旱又捐貲盡浚諸水之在其鄉者當此時

邑民告饑而全吳半鄉獨豐熟其父老感君之義請

記其事夫三吳江海之界而羣山之水又犇注於其


間為大浸所謂太湖也太湖分迸而出以入於海若

以人力溝防䟽導則無不治之田而水旱不能為患

害盖湖水自西而下而海之潮自東而上清流不能


勝濁泥之滓故水不可一日不浚也嘉靖初朝廷嘗

遣大吏来治今四十年不治矣古之三江其二不可


考今惟吳淞一江仰接太湖之水古者江狭處猶廣


二里今自下駕以來僅僅如綫而茭蒲葭菼生其中


下流入海之蹌口不復通矣千墩新洋黄浦皆亂流


也水道何由而順乎故江左右之浦在東者但見止


水藴藻而姑蘇以東秀州以北百里間其田皆不耕


吾恐又數年江日涸而西而湖水益横流東南之民


将不食也孟君居一鄉能興其鄉之水利則夫受司


牧之寄者獨何以辭其責耶君名紹曽字守約以太


學上舍為大官丞所浚河三十有四二萬七千六百


九十四丈為工四萬九千六百用榖十有三萬九千


觔是用勒石以告來者

  松雲庵楊主簿墓田碑記


蒼梧楊君際可以嵗貢入太學還調長興主簿為人


髙簡日閉門吟哦有崔斯立之風嘉靖三十六年


月二十日至後五年正月二十一日卒蒼梧去鄣數


千里楊君又無子時南海劉君介齡為縣哀其逺而


喪不能歸也𦵏之城西二里五峯山之麓為祭田使

松雲庵僧守之余至縣楊君家人流寓於此與僧争

田予謂劉君本置祭田為楊君守塚家人若得而有


之亦可得而鬻之也訊之果有謀此田者因斷歸僧


家以嗣劉君之志且令刻之石以垂永久

  張氏女子神異記

嘉靖甲辰夏五月安亭鎮女子張氏年十九姑脅凌

與為亂不從夜羣賊戕諸室縱火焚尸天反風滅火


賊共舁欲投火尸如數石重莫能舁前三日縣故有


貞烈廟廟旁人聞皷樂從天上來火出柱中轟轟有


聲縣宰自徃拜之時大旱三月無雨士大夫哀祭已

大雨如注賊子籲天拜拜忽兩腋血流縣宰命暴姑


尸壇上禁其家不得収家夜収之雷雹暴至羣鬼百

數啾啾共來逐遂棄去及官奉檄啓視女子時經暑


三月不腐僵卧膚肉如生頸脅二創孔有血沬仵人


吐舌謂未有也噫亦異哉觀古傳記載忠烈事多有

神奇今日見之益信於是知節義天所䕶然不能䕶

之使必無遭害何也悲夫





震川先生集巻之十六   後學潁川郝毓㠁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