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主力的三個群眾——工人、農民、兵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革命主力的三个群众——工人、农民、兵士
作者:鄧中夏
1923年12月8日
原载《中国青年》第8期署名:中夏

中国今天内外交攻的反动政治势力,算是登峰而造极了,社会心理趋向革命,企图革命,算是热烈而且普遍了,论理,瓜已熟,蒂该落,为什么现在大家都陷于束手无策一筹莫展的境地呢?青年们!我们想想!

打倒满清的“辛亥革命”,是我们青年干的;打卖国贼的“五四运动”,也是我们青年干的,当时我们青年尚无全省和全国的大组织,现在我们总算有了(组织是否强固有力,乃另一问题。)用这种大组织的力量推翻现在反动的政治势力,论理,摧枯拉朽,毫不费力,为什么我们青年也和各界一样陷于束手无策一筹莫展的境地呢?青年们:我们想想。

据我看,中国革命所以软弱和不能完成的重要原因,是为革命主力的工人农民兵士这三个群众尚未醒觉和组织起来。换句话说,就是我们青年只在文章上和电报上空嚷,并未到这三个群众中去做宣传和组织的工夫。

关于中国这三个群众的实际状况,我拟分期在本刊介绍,现在先说这三个群众何以为革命主力的原因。

与其空谈,不如实证,我今只举出一个例子来。

俄国一九一七的十一月革命,不用说是这三个群众的力量了。我们且说同年数月前的三月革命。

俄国三月的革命,谁也知道是始于资产阶级要求民主主义的政治革命。论理,该是资产阶级为主力,谁知发难革命的却是工人和农民,助成革命的却是兵士。二月二十七日,三十万“彼得格勒”工人对于政府行了有抗议意义的总罢工,到了三月行了要求解放政治犯人的一个大示威运动,接连着到处的工人农民都暴动起来了。俄国遂陷于紊乱危急的形势,政府于是下了戒严令,由战线上把大队兵士调了回来,指挥军警把机关枪架满市街中各要所的屋脊上。三月十一这一天,就用机关枪向民众开炮。谁知指挥官命令开炮的时候,兵士反把指挥官枪毙,加入民众运动,许多联队都干起来了。民众于是得占领兵器厂,占领秘密警察本部,……政府由此推倒。他们这时组织了劳农会。

资产阶级对于要求立宪政治是赞成的,即至军队加入民众作乱,革命已成事实的时候,他们却开始改变态度了;如代表资产阶级的“立宪民主党”和代表大地主的 “十月党”,他们还愿意维持帝制,主张“米哈尔大公”即位。在革命以前,“米留可夫”说:“若为胜利而必须革命,我们宁可不要胜利,”即此可见资产阶级对于革命态度的一班。但是“劳农会”此时却断然的反对帝政势不反顾,他们也无可如何。

由上述的事实,我们可以看出革命运动中只有工人农民兵士三个群众是主力,使我们坚信而无丝毫怀疑。此外如法兰西大革命和土耳其独立运动,都没有不靠这三个群众为主力的。此类例证,举不胜举。为什么这三个群众革命的精神格外富足格外坚决呢?自然是他们在经济上和政治上所受的压迫和痛苦是格外比人厉害,谚所谓 “狗急跳墙,人急反噬”,他们不能不断然的趋向而且硬干起来。资产阶级虽能革命,然而他们总不免为了身家,瞻顾却虑,如印度资产阶级不论如何受英国政府的压迫和摧残,他们总想和英国政府妥协,调和,以希冀其产业经营之安稳和万分之一的进步。若这三个群众从事革命,他们所损失的,真是除掉锁链一条外,别无什么。所以他们易于坚决些。

青年们!俄国这三个群众所以能够革命,实因革命前俄国的青年学生一批一批的到群众间去;实因青年学生以其革命思想和知识一套一套送予这工人农民兵士的群众,所以俄国革命便成功了。我们处在这内外交攻的反动政局之下,我们所受的压迫和苦痛已是无以复加了,我们有没有人心?我们有没有民气?我们如不甘为曹家狗,亡国奴,我们便该迅速的从事这三个革命主力的群众运动。我们便应该大家转相告语着,成群结队的,到民众间去,完成我们重要的光荣的使命。青年们!去罢!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