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日記/日記二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日记十九 日记二十
作者:鲁迅
1931年
本作品收錄於《鲁迅日记

正月[编辑]

  一日昙。无事。

  二日晴。无事。

  三日昙。上午得宋崇义信片。得高侨医生信片。得储元熹信。下午三弟及蕴如来。夜小雨。

  四日星期。昙,午后晴。下午理发。

  五日昙。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平井博士寓诊。得母亲信,去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发。往内山书店买关于绘画之书二本,其直九元。下午小雨。夜大风。

  六日昙。午后得季志仁信并《插画家传》五本,D.Wa-pler木刻三枚一帖,其值共三十一元,去年十二月八日发。得诗荃信式封,去年十二月六日及十六日发。寄三弟信。

  七日昙。夜寄母亲信。寄靖华信。往东亚食堂饭。

  八日昙。上午收编辑费三百,去年十月分。复季志仁信。午后雨。往仁济堂为海婴买药。往内山书店买《诗と诗论》(十)一本,三元。晚三弟来。得紫佩信,三日发。夜风。

  九日雨雪而风,下午霁。复紫佩信。复诗荃信。夜又雨雪。

  十日晴,冷,下午微雷。晚明日书店招饮于都益处,不赴。

  十一日星期。昙,冷。晚三弟来,留之夜饭。

  十二日晴。晚平甫及密斯冯来,并赠新会橙四枚。

  十三日晴,冷。上午内山书店送来《葛饰北》一本,二十元。

  十四日晴。下午得诗荃信,去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发。

  十五日晴。上午往瀛寰图书公司买书四种六本,共泉三十七元二角。下午金枝来,并赠榧果一合。以Strang之《China's Reise》赠白莽。晚三弟来,留之夜饭,并即还其持来之叶永蓁稿。

  十六日晴。午后往内山书店买《ソ エ----トロCマ之芸术》一本,三元九角。下午山田女士及内山夫人来,并赠海婴玩具麾[摩]托车一辆。

  十七日昙。下午冯梅君来。往内山书店买《昆虫记》(六)一本,二元五角。得母亲信,十一日发。夜蒋径三来十八日星期。晴。午前三弟来,留之吃面。下午往内山书店买《大十年之文学》一本,一元六角。晚史沫特列女士偕翻译来。

  十九日晴。午后得诗荃信,去年十二月廿九日发。得世界语学会信。

  二十日晴。上午寄中学生杂志社信,答郑振铎。午后内山书店送来《浮世 僦作集》(第五回)一帖二枚,计直十六元。下午偕广平携海婴并许媪移居花园庄。二十一日雨。下午寄季市信。寄杨律师信。

  二十二日昙。上午往内山书店。下午得丛芜信。

  二十三日晴,风。午后得学昭、何穆合照片,巴黎发。寄小峰信。寄紫佩信。晚蒋径三来。

  二十四日昙。晚复丛芜信。雨。

  二十五日星期。雨。上午收《自然界》稿费三十六元。

  二十六日风,雪。下午收诗荃所寄《弗兰孚德日报》一卷。

  二十七日雨雪,上午晴。中美图书公司送来书一本,直八元三角。

  二十八日昙,冷。午后收诗荃所寄《弗兰孚德日报》三封。下午往内山书店买风景及静物画选集各一本,每本直一元七角。晚付花园庄泉百五十。

  二十九日晴,夜小雨。无事。

  三十日雨。下午收靖华所寄《平静的顿河》第二卷一本。寄母亲信。寄诗荃信。夜往陆羽居吃面。内山及其夫人来。

  三十一日昙。午后往内山书店,得川上澄生所刻《伊苏普物语囝》第一回分八枚,又第二回分七枚,《浮世 大成》第六卷一本,共泉九元六角。夜雨。

  

二月[编辑]

  一日星期。晴。午后同广平携海婴往内山书店,见赠川上澄生氏木刻静物图二枚。下午昙。夜访三弟。雨。

  二日昙。午后得靖华信,十日发。寄素园信。寄小峰信。晚得紫佩信,一月二十八日发。是日印《梅斐尔德木刻士敏土之图》二百五十部成,中国宣纸玻璃版,计泉百九十一元二角。

  三日昙。午后友堂赠冬笋一包,以八枚转赠内山君。买《昆虫记》(六至八)上制三本,共十元,又川上澄生木刻静物图三枚,十一元六角。晚得小峰信,并版税泉四百,鱼圆一皿,茗一合。

  四日雨。下午寄李秉中信。

  五日雨。上午寄母亲信。复小峰信。下午寄有麟信。泽村幸夫君见赠《Japan,Today and To-morrow》一本。

  六日微雪。下午往内山书店。晚径三来。

  七日晴。下午收神州国光社稿费四百五十,捐赎黄后绘泉百。

  八日星期。昙。上午分与三弟泉百。得黎锦明信。夜雨。

  九日雨。下午以复黎锦明函寄章雪村,托其转寄。夜雨雪。

  十日昙。下午往内山书店,得《エゲレス ろ 》诗集两种,《风流人》一本,共泉七元五角。

  十一日晴,午后昙。赠内山明前一斤。得母亲信,五日发。得李简君信,即复。得小峰信,夜复。微雪。

  十二日雨雪。日本京华堂主人小原荣次郎君买兰将东归,为赋一绝句,书以赠之,诗云:"椒焚桂折佳人老,独托幽岩展素心。岂惜芳馨遗远者,故乡如醉有荆榛。"十三日雨。午邀小峰在东亚食堂午饭。下午得诗荃所寄《弗兰克孚德日报》三张,又自作木刻两幅。夜雨霰。

  十四日雨雪。午后访蔡先生,未遇,留赠《士敏土图》两本。

  十五日星期。晴,下午雨。为王君译眼药广告一则,得茄力克香烟六铁合。为长尾景和君作字一幅。收北新书局收回《而已集》纸版费四十六元。

  十六日昙。午后得李秉中信,九日发。下午往内山书店。旧历除夕也,托王蕴如制肴三种,于晚食之。径三适来,因留之同饭。夜收水沫书店版税七十三元六角。付南江店友赎款五十。雨。

  十七日辛未元旦。雨雪,午霁。下午寄小峰信。

  十八日晴。午后得素园信。得有麟信。寄李秉中信。

  十九日昙。上午王蕴如携阿菩来。得诗荃信,一月二十八日发。下午往内山书店,得《浮世 僦作集》(六)二枚一帖,计直十八元。

  二十日昙。下午往内山书店取《生物学讲座》(第十三回)一函七本,计直六元,即赠三弟。

  二十一日昙。午后得小峰信并版税四百。寄诗荃信。下午往内山书店买《美学及 美[文]学史论》一本,二元二角。

  二十二日星期。晴。无事。

  二十三日晴。上午访子英。下午寄小峰信。得紫佩信,十七日发。

  二十四日晴。午后复紫佩信。复靖华信。

  二十五日晴,风。无事。

  二十六日晴。下午往内山书店,得《川柳漫 全集》(3)一本,其直二元六角。

  二十七日晴。上午得杨律师信,下午复。得山上正义信并《阿Q正传》日本文译稿一本。

  二十八日昙。午后三人仍回旧寓。往内山书店,得《浮世 大成》(九)一本,其直四元六角。

  

三月[编辑]

  一日星期。晴。上午赠长尾景和君《彷徨》一本。午后往内山书店,赠内山夫人油浸曹白一合,从内山君乞得弘一上人书一纸。

  二日晴。午后得丛芜信。雨。

  三日雨。午后校山上正义所译《阿Q正传》讫,即以还之,并附一笺。下午往内山书店,得《近代剧全集》(别册,舞台写真帖)一函共一百八十五枚,直二元六角。又《伊苏俭普物语木刻囝》十二枚,因纸质不同,故以士帖社即以为赠,不计直。得李秉中信,二月廿五日发。

  四日小雨。晨季市来。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石井医院诊。得徐旭生所赠自著《西游日记》一部三本。下午得靖华信,二月十三日发。得钱君?信,索《士敏土之图》,即与之。

  五日昙。午后为升屋、松藻、松元各书自作一幅,文录于后:"春江好景依然在,海国征人此际行。莫向遥天忆歌舞,《西游》演了是《封神》。""大野多?棘,长天列战云。几家春袅袅,万籁静??。下土惟秦醉,中流辍越吟。风波一浩荡,花树已萧森。""昔闻湘水碧于染,今闻湘水胭脂痕。湘灵装成照湘水,皓如素月窥彤云。高丘寂寞竦中夜,芳荃苓落无余春。鼓完瑶瑟人不闻,太平成象盈秋门。"下午雨。晚长尾景和来并赠复刻浮世绘歌?作五枚,北斋、广重作各一枚。

  六日大雾而雨。午后复李秉中信。松元赠烟卷三合。

  七日昙,午后晴。收去年十一月编辑费三百。寄母亲信。

  八日星期。晴。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石井医院,值医师出诊,遂索药而归。买《世界文学评论》第六号一本,七角五分。午后寄山上正义信。下午晤丛芜。

  九日微雪。午后得心梅叔信。晚径三来。

  十日晴。上午寄紫佩信,并四月至六月家用泉共三百,托其转交。

  十一日晴。午后往内山书店,取《世界美术全集》(别册十六)一本,四元。下午浴。晚得诗荃所寄书籍一木箱,内代买书六本,寄存书二十八本,期刊等十九本,《文学世界》八分。

  十二日晴。午后理发。收《世界美术全集》(别册一)一本,直四元。

  十三日大雾,午晴。下午收靖华所寄书三本。

  十四日晴。无事。

  十五日星期。昙,下午晴。无事。

  十六日昙。午后得托商务印书馆从德国买来之书三本,共泉二十三元。夜校《小说史略》印本起。

  十七日昙。午内山书店送来《浮世 僦作集》(七)一帖二枚,价十七元。又《伊曾保 物语》(第三回)一帖十二枚,价三元。

  十八日晴。下午寄小峰信。晚史女士及乐君来。

  十九日晴。无事。

  二十日晴。下午阿菩来洗浴,偕之上街,为买痘苗一管,玩具二种。往内山书店,得《生物学讲座》(第十四回)一函七本,价四元八角。得小峰信。夜访三弟。得紫佩信,十六日发。

  二十一日晴。下午收李秉中寄赠海婴衣裤一套。

  二十二日星期。晴。无事。

  二十三日晴,风。下午森本赠海苔一匣,烟卷六合。

  二十四日晴。下午往内山书店买《书林一瞥》一本,六角。

  二十五日晴,晚雾,夜大风。无事。

  二十六日晴。晚得诗荃信并木刻《戈理基像》一幅,《文学世界》六分,九日发。

  二十七日晴。午前长尾景和君来,并赠烦卷四合。

  二十八日晴。下午寄靖华信。寄诗荃信。寄未名社信。往内山书店,得《浮世 大成》(十一)一本,价四元。

  二十九日星期。昙,晚雨。无事。

  三十日昙。下午往内山书店买《新洋 研究》一本,四元七角。雨。

  三十一日晴。午后内山书店送来书二本,六元一角。

  

四月[编辑]

  一日晴。无事。

  二日晴。下午寄诗荃信并马克五十。

  三日晴。午后往内山书店。下午广平买茶腿一只,托先施公司寄母亲。夜服阿思匹林一粒。

  四日晴。上午寄母亲信。寄李秉中信。午请文英夫妇食春饼。下午三弟来。得李秉中信。大风。

  五日星期。晴。午后得未名社信。收去年十二月分编辑费三百。

  六日晴。无事。

  七日晴。上午托A.Smedley寄K.Kollwitz一百马克买板画。

  八日晴。下午得靖华信,三月廿三日发。

  九日晴。无事。

  十日雨。下午内山书店送来书两本,六元三角。夜大风。

  十一日昙。午后往内山书店买书三种,十三元二角。晚治肴八种,邀增田涉君、内山君及其夫人晚餐。

  十二日星期。昙。无事。

  十三日晴。无事。

  十四日晴。无事。

  十五日晴。午后得钦文信。往内山书店,得《浮世 僦作集》(八回)一帖二枚,十七元。

  十六日晴,风。上午复钦文信。下午复李秉中信。

  十七日晴。上午内山赠面筋及酱骨各一包。午后长尾景和来并赠板画一枚,手巾一条,玩具四种,糖一袋。往同文书院讲演一小时,题为《流氓与文学》,增田、?田两君同去。

  十八日昙。午后往内山书店买书一本,一元八角。

  十九日星期。晴。午后同三弟往西泠印社买北齐《天龙寺造象》拓片八枚,三元七角。又往文明书局买《女史箴图》一本,一元五角。并为增田君买《板桥道情墨迹》及九华堂信笺等。夜雨。

  二十日昙。上午以信笺八十枚寄诗荃。下午同广平、海婴、文英及其夫人并孩子往阳春馆照相。得Meyenburg信及诗荃绍介函,十四日自日本发。晚托三弟往西泠印社代买《益智图》、《续图》、《字图》及《燕几图》共六本,四元二角。夜雨。

  二十一日雨。无事。

  二十二日晴。买《益智图千字文》石印本一部,一元五角。

  二十三日昙,下午雨。买《生物学讲座》(十五回)一函八本,值四元八角,即赠三弟。增田君来,并赠羊羹一合。

  二十四日晴。上午收同文书院车资十二元。下午内山君赠海婴五月人形金太郎一坐。晚蒋径三来。

  二十五日昙。午后同广平往高桥齿科医院。下午雨。

  二十六日星期。晴。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石井医院诊。下午得小峰信并版税泉四百,即复。

  二十七日昙。上午复Dr.ErwinMeyenburg信。下午雨。往内山书店买新剧版画二种二帖共八枚,共泉二元四角。

  二十八日昙。下午托三弟从商务印书馆买来宋、明、清人画册五种五本,共泉八元六角。得紫佩信,二十一日发,云董秋芳由山东寄还泉五十元,已交京寓。夜雨而雷。

  二十九日上午得韦丛芜信,午后复。

  三十日昙。上午寄韦丛芜信。午后雨。往内山书店买《现代欧洲文学とプロレタリマト》壹本,三元六角。夜同广平访三弟而不在寓,遂即归。

  

五月[编辑]

  一日晴。下午得韦丛芜信,即复,并声明退出未名社。

  二日晴。上午内山书店送来《世界美术全集》(别卷六)、《浮世 大成》(八)各一本,共泉七元八角。午后得诗荃信,四月十六日发,下午又得所寄W.H.Hausenstein:《Der Korper des Menschen》一本,值四十八元。

  三日星期。晴。下午得流水信。晚小峰来。

  四日昙。晚收诗荃所寄《Edvard MunchsGraphik》一本,直七元。

  五日雨。午后收一月及二月分编辑费共泉六百。寄孙用信。

  六日雨。午后增田君及清水君来,谈至晚。夜校《勇敢的约翰》。

  七日昙。上午寄诗荃信并百马克汇票一纸,又《士敏土之图》一本,《申报图画附刊》十余张。下午买樟木箱二个,共三十四元二角。

  八日晴。午后收New Masses社所寄月刊七本,《Red Cartoons》三本。得赵景深信。下午同增田、文英及广平往上海大戏院观《人兽世界》。内山书店送来《芸术之起源及 发达》一本,二元四角。

  九日晴。午后从内山书店买《书道全集》六本,二十四元。

  十日星期。昙,下午雨。同增田访清水君于花园庄,晚饭后归。

  十一日小雨。无事。

  十二日晴。晚蒋径三来,并交王育和信及旧寓顶费五十五元。

  十三日晴。午后往内山书店买《霰》一本,《La malgra-nda Johano》一本,共泉四元五角。

  十四日晴。午后收经训堂书目两本。以泉五元买上虞新茶六斤,赠内山君一斤,向之假泉一百。晚雨。李一氓赠《甲骨文字研究》一部。

  十五日晴,风。上午广平往中国银行取泉三百五十,还内山君泉百。下午从商务印书馆取来托买之G.Grosz石版《DieRauber》画帖一帖九枚,直百五十元,邮费二十八元。托三弟买珂罗版印字画三种三本,四元八角。又买上虞新茶七斤,七元。

  十六日晴。午后同增田、?田两君往观第四回申羊会洋画展览会。下午得孙用信并《勇敢的约翰》插画三种。夜与广平邀蕴如及三弟往上海大戏院观《人兽世界》。

  十七日星期。昙,下午雨。清水君来并赠水果一筐。

  十八日昙,午后雨。无事。

  十九日昙。上午得诗荃信,一日发。下午与田君来,并赠糖一合,约访斋藤?一君,傍晚与增田君同往。雨。

  二十日昙。午后得《浮世 僦作集》(九回)一帖二枚,价十七元。晚理发。

  二十一日昙。上午将书籍八箱运往京寓。午后晴。下午清水三郎君来。晚往内山书店,得《日本裸体美术全集》(Ⅲ)一本,值十二元。雨,即霁。夜复雨。

  二十二日晴,风。下午托三弟买《李怀琳书绝交书》一本,四角。

  二十三日昙。上午寄母亲信。寄紫佩信。季市来。夜雨。

  二十四日星期。晴。下午收 KatheKollwitz版画十二枚,直百二十元。晚往内山{图}书店买书两本,共泉十五元。夜雨。

  二十五日晴。午后往内山书店,得《生物学讲座》(十六回)一函八本,值六元,即赠三弟。内山君赠麦酒一瓶, ソタソ饴一合。

  二十六日晴。午后内山书店送来书籍二本,十二元六角。晚得诗荃集《文选》句《咏怀》诗一篇,九日发。

  二十七日晴,暖。上午季市来。夜邀清水、增田二君饭。

  二十八日晴。午后得朱稷臣信,言其父(可铭)于阴历四月初十日去世。

  二十九日晴。上午由中国银行汇朱稷臣泉一百。下午收大江书店四月分结算版税二十六元。夜雨。

  三十日昙。午后得蔡咏裳信。下午清水君来。赠增田君《四库[部]丛刊》本《陶渊明集》一部二本。晚寄母亲信。寄朱稷臣信。复蔡君信。运书八箱往京寓。

  三十一日星期。晴。午后见柳原烨子女士。山本夫人赠海婴以奈良人形一合。夜同广平访三弟。

六月[编辑]

  一日晴。下午得小峰信并五月份版税四百,晚分与三弟百。

  二日晴。晨复小峰信。上午达夫来。同广平携海婴往平井博士寓诊。晚内山君招饮于功德林,同席宫崎、柳原、山本、斋藤、加藤、增田、达夫、内山及其夫人。

  三日晴。午后收三、四两月编辑费六百。下午清水清君来。收朱稷臣信。得紫佩信,五月二十八日发。夜同蕴如、三弟及广平往奥迪安大戏院观电影《兽国春秋》。

  四日晴。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平井博士寓诊。午后由商务印书馆从德国寄来书二本,共泉十九元六角。夜同广平携海婴往内山书店,得关于浮世绘之书两本,共泉二十二元四角。

  五日晴。下午寄紫佩信并七月至九月家用泉三百,海婴等照片一枚,托其转交。内山书店送来书二本,直八元。

  六日昙,下午雨。夜径三来。

  七日星期。雨,午后霁。同三弟往西泠印社买石章二,托吴德元[光]、顾[陶]寿伯各刻其一,共用泉四元五角。在艺苑真赏社买《燕寝怡情》一本,三元二角。在?隐庐豫约《铁云藏龟》一部,四元。晚冯君来,并为代买得《Alay-Oop》一本,直八元。

  八日晴。午后往内山书店,得《千家元?诗笺》一帖四枚,二元三角。又《新洋画研究》(5)一本,四元六角。得尾崎君信。下午清水君来。蒋径三来。

  九日晴。午后得诗荃所寄《Eulenspiegel》十本。晚以《燕寝怡情》赠增田君。夜同径三、增田、雪峰往西谛寓,看明清版插画。朱稷臣赠鱼干一篓,笋干及干菜一篓,由三弟转交。

  十日晴。下午清水及与田君来。

  十一日晴,风。午后内山书店送来《川柳漫 全集》(十)一本,直二元五角。往妇女之友会讲一小时。下午访清水君。晚冯君及汉堡嘉夫人来,赠以《士敏土之图》一本。寄钦文信。寄中国书店信。

  十二日晴。午后斋藤女士、山本夫人及其孩子来,赠广平纱伞一柄,答以画片每人各二枚。下午邀清水、增田、蕴如及广平往奥迪安大戏院观联华歌舞团歌舞,不终曲而出,与增田君观一八艺社展览会。从商务印书馆取来由德购到之C.Claser:《DieGraphik der Neuzeit》一本,二十五元四角。得诗荃信,廿七日发。

  十三日晴。午后得中国书店目录两本。晚得靖华译稿一本。

  十四日星期。晴,午后昙。寄靖华信。为宫崎龙介君书一幅云:"大江日夜向东流,聚义群雄又远游。六代绮罗成旧梦,石头城上月如?。"又为白莲女士书一幅云:"雨花台边埋断戟,莫愁湖里余微波。所思美人不可见,归忆江天发浩歌。"夜雷电大雨。

  十五日昙。无事。

  十六日昙。无事。

  十七日昙。午后得紫佩信,十一日发。得钦文信。得靖华信并木刻戈理基像一纸,五月三十日发。买《独逸语基本语集》一本,二元六角。夜雨。

  十八日雨。上午复钦文信。买《生物学讲座》(十七)一部,下午以赠三弟。

  十九日雨。下午增田、清水二君来谈,留之晚饭。夜寄靖华信。

  二十日昙,午后雨。无事。

  二十一日星期。晴。夜浴。

  二十二日昙。上午寄紫佩信并还其代付之书籍运送费四十一元。

  二十三日晴。夜同广平携海婴访王蕴如及三弟。得李秉中信,十六日发。收六月分《新群众》一本。得诗荃所寄Daumier及Kathe Kollwitz画选各一帖,十六及十二枚,共泉十一元也。

  二十四日晴。午后复秉中信。寄诗荃信。寄小峰信。晚往花园庄访清水君。夜蕴如及三弟来。雷电而雨。

  二十五日晴。午后收《世界美术全集》(别卷5)一本,值三元四角。夜增田及清水君来。

  二十六日晴,热。下午清水君来并赠饼饵一合。夜访三弟。

  二十七日晴。上午内山书店送来《浮世 僦作集》(第十回)一帖二枚,直十六元。下午同增田君及广平往日本人俱乐部观太田及田坂两君作品展览会,购取两枚,共泉卅。观木村响泉个人展览会。归途在ABC酒店饮啤酒。夜径三来,并持来西谛所赠信笺及信封各一合。蕴如及三弟来。得诗荃信,十日发。

  二十八日星期。晴,热。午后建纲来。清水君来,邀往奥迪安大戏院观《Escape》。下午雨一陈。夜同增田君及广平出观跳舞。

  二十九日昙,上午雨一陈即霁。午后同增田君往上海艺术专科学校观学期成绩展览会。山本夫人见赠携其幼儿之照相一枚。下午海婴发热,为请平井博士来诊。得朱积成信。

  三十日晴,热。下午得紫佩信,廿六日发。

  

七月[编辑]

  一日雨。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平井博士寓,适值其休息日,未诊,仍服旧方。午前晴。夜蕴如来,赠杨梅一筐。

  二日晴,热。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平井博士寓诊。午后往内山书店买《诗と诗论》(十二)一本,四元六角。下午明之、子英来。三弟来。夜邀三人同往东亚食堂夜饭。

  三日晴,热。晚往内山书店买《独和动词辞典》一本,四元六角。夜雨。

  四日雨。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平井博士寓诊。

  五日星期。雨,夜大雷雨。无事。

  六日雨。上午寄母亲信。下午小峰及其夫人,川岛及其夫人携二孩子来,并赠桃子一合,茗一斤,即赠以皮球一枚,积木一合。从商务印书馆由德国寄来书籍三本,价九元二角。得诗荃信,上月十八日发,附冯至所与信二种。

  七日晴,热。上午收五月份编辑费三百。午后寄三弟信。往内山书店得《书道全集》二本,《浮世 大成》一本,共泉九元四角。

  八日昙。无事。

  九日昙,热,下午大雷雨。无事。

  十日晴。午后得荔丞所寄赠自作花鸟一帧。

  十一日晴,热,夜雷雨。无事。

  十二日星期。晴,夜雨。山上君招饮于南京酒家,同席五人。

  十三日晴。午后往内山书店,得《日本裸体美术全集》(五)一本,十二元。下午蔡君来,并赠海婴以汕头傀儡一枚。夜收水沫书店版税四十一元五角五分。校《苦闷的象征》印稿讫。

  十四日晴。午后往内山书店,得《虫类画谱》一本,直三元四角,以赠广平。下午得小峰信并六月分版税四百。

  十五日昙。午后复小峰信。寄未名社信,索还《士敏土之图》。下午小雨。

  十六日晴。下午得母亲信,十二日发。得有麟信。夜同广平访三弟,赠以茶腿一方。

  十七日晴。下午为增田君讲《中国小说史略》毕。十八日晴,热。下午得小峰信。夜雨。浴。

  十九日星期。晴,热。上午寄开明书店信。复小峰信,附致未名社信一函。下午大风雨雷电,门前积水尺余。

  二十日晴,热。下午增田君来,并赠元川克己作铅笔风景画一枚。晚往暑期学校演讲一小时,题为《上海文艺之一瞥》。夜雨。校录《夏娃日记》毕。

  二十一日雨。上午得开明书店信。

  二十二日昙。午后内山书店送来《浮世 僦作集》(十一回分)一帖二枚,直十六元。得诗荃信,三日发。夜同广平访三弟。雨。

  二十三日雨。晚得振铎信,并赠《百华诗笺谱》一函二本。夜雾。

  二十四日晨大雨,门前积水盈尺。午后复振铎信。寄荔丞信。下午得 KatheKollwitz作版画十枚,共泉百十四元。夜大雷雨一陈。

  二十五日雨。下午得韦丛芜信。从丸善寄来书两本,每本八元。

  二十六日星期。雨。上午往内山书店买《静ソ》(2)一本,二元。

  二十七日晴。下午得诗荃信,八日发。夜雨。

  二十八日晴。午后得张子长信,即复。下午同广平携海婴往福井写真馆照相。往内山书店,得美术书二本,七元八角。又《书道全集》(五、八、十二、十三)共泉十元。晚雨。

  二十九日晴。午后往内山书店买《东洋 概论》一本,直七元,夜煮干菜鸭一只,邀三弟晚饭。

  三十日晴,热。上午复诗荃信。理发。午后同广平携海婴复至福井写真馆重行照相。下午文英、丁琳来。得小峰信。夜同增田君及广平往奥迪安馆观电影,殊不佳。

  三十一日晴。上午复小峰信。晚寄诗荃信。

  

八月[编辑]

  一日晴,热。下午订《铁流》讫。

  二日星期。晴,热。无事。

  三日晴,热。下午内山书店送来《书道全集》(廿一)一本,二元五角。

  四日晴,大热。下午得清水君信片。夜浴。

  五日昙,热,午后小雨而霁。内山书店送来《书道全集》(十一)一本,二元五角。收六月分{分}编辑费三百。夜同蕴如、三弟及广平观电影。

  六日晴,大热。上午往内山书店买《日本プレレタマ美术集》一本,五元。

  七日晴,大热。无事。

  八日晴,热。上午寄母亲信。晚得小峰信。

  九日星期。晴。上午复小峰信。夜译短篇《肥料》讫。

  十日晴,热。晚浴。夜同广平携海婴访王蕴如及三弟。风。

  十一日昙,风。上午以海婴照片寄母亲。下午得靖华信。

  十二日晴,风而热。夜同蕴如、三弟及广平往奥迪安观电影。

  十三日晴,热。上午内山书店送来《川柳漫 全集》(六)一本,二元五角。子英来。午后片山松藻女士绍介内山嘉吉君来观版画。下午从商务印书馆取得由德购来之书四本,共泉三十四元。从?隐庐取得豫约之《铁云藏龟》一部六本,四元。

  十四日晴,热。午后得蔡永言信并《士敏士[土]》跋。得靖华信,七月廿八日发。

  十五日晴,热。午后得靖华所寄《ZhelezniyPotok》一本。下午同广平携海婴上街买肚兜、磁碗并玩具等,并为阿菩买四件。晚得小峰信并七月份版税四百。夜交柔石遗孤教育费百。访三弟,还铁床泉二十,得杨梅烧酒一瓮。

  十六日星期。晴,热。邀三弟来寓午餐,下午同赴国民大戏院观电影《Ingagi》,广平亦去,夜并迎阿菩来同饭。

  十七日晴。晨复永言信。复靖华信。请内山嘉吉君教学生木刻术,为作翻译,自九至十一时。下午得母亲信二封,十三及十四日发。

  十八日晴。上午作翻译。午后往内山书店买书一本,二元。

  十九日晴。上午作翻译。午后得《浮世 僦集》(十二)一帖二枚,直十四元。夜浴。

  二十日昙。上午作翻译午后以 。KatheKoll-witz之《Weberaufstand》六枚赠内山嘉吉君,酬其教授木刻术。晚得秉中信。夜始校《铁流》。闷热。

  二十一日晴,热。上午作翻译。下午得内山信。得靖华信,并《铁流》注。

  二十二日晴,热。上午作翻译毕,同照相,并分得学生所赠水果两筐,又分其半赠三弟。下午得诗荃信,一日发。晚内山完造君招饮于新半斋,为其弟嘉吉君与片山松藻女士结婚也,同坐四十余人。

  二十三日星期。晴。午后同三弟往北新书局编辑所访小峰不遇,因至文明书局买书。夜同增田君、三弟及广平往山西大戏院观电影《哥萨克》,甚佳。大风吹麦门冬一盆坠楼下,失之。

  二十四日晴,大风。上午为一八艺社木刻部讲一小时。季市来,未遇。午邀章警秋、高桥悟朗、内山完造往东亚食堂饭。下午得靖华信并《铁流》注解,九日发。夜王蕴如来,并赠鲞四片,鸡一只,即并偕广平往三弟寓,四人又至山西大戏院观《哥萨克》。

  二十五日昙,大风,午大雨至夜。寓屋漏水,电灯亦灭也。

  二十六日小雨。上午寄母亲信。午后晴。往日语学会。晚得林兰信。得母亲信,二十一日发。

  二十七日晴。晨复秉中信。下午赠同文书院《野草》等共七本。

  二十八日晴。午后寄开明书店信。以左文杂志二份寄靖华。夜访三弟,得《苏俄印象记》一本,愈之所赠。

  二十九日昙。午后往内山书店,得《浮世 大成》一本,四元四角。晚得季志仁所寄《LesArtistesduLivre》(16--21)六本,约值六十六元。

  三十日星期。昙。午后得绍明信。夜同广平携海婴访三弟。

  三十一日昙。午后映霞、达夫来。下午得商务印书馆景印百衲本《二十四史》第二期书《后汉书》、《三国志》、《五代史记》、《辽史》、《金史》五种共一百二十二本。以《士敏土之图》一本赠胡愈之。得开明书店信。

  

九月[编辑]

  一日昙。无事。

  二日晴,风。午后得诗荃信,八月十六日发。得同文书院信。下午得靖华信并《铁流》序文等,八月十六日发。晚骤雨。

  三日雨。无事。

  四日阴雨。上午寄靖华信。下午收编辑费三百元,七月分。

  五日阴雨。午后往内山书店,得《书道全集》(二十二)一本,《岩波文库》本《昆虫记》(二、一八)二本,共泉三元六角。得靖华信并绥氏论文等,八月二十一日发。得司徒乔信。

  六日星期。阴雨。下午寄三弟信。复司徒乔信。

  七日晴。松藻小姐将于明日归国,午后为书欧阳?《南乡子》词一幅,下午来别。广平往先施公司买茶腿两只,分寄母亲及紫佩,连邮费共十四元。晚得韦丛芜信。

  八日晴。午后寄紫佩信。晚径三来。三弟来,留之晚饭。

  九日晴。午后往内山书店,得《日本裸体美术全集》(二)一本,值十五元也。下午收韦丛芜所寄《罪与罚》(下)两本。夜访三弟。

  十日晴。无事。夜雨。

  十一日昙,风,时而微雨。下午寄母亲信。寄小峰信。往内山书店买《チャエパ----エフ》一本,三元四角。

  十二日昙。午后往看内山君疾。夜始校《朝花夕拾》。

  十三日星期。昙。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石井医院诊。午后得湖风书局信并《勇敢的约翰》校稿,即复。晚小雨旋止。治肴三品,邀蕴如及三弟夜饭,饭毕并同广平往国民大戏院观电影。夜雨。校正印稿之后,继以孺子啼哭,遂失眠。

  十四日昙,下午雨。无事。

  十五日昙,午后雨。下午达夫来。得小峰信并八月分板税四百,订正本《小说史略》二十本,即赠增田君四本。夜校《毁灭》讫。风。

  十六日昙。上午寄小峰信。寄孙用信。得季志仁信,八月十日发,下午复。寄紫佩信并十月至十二月家用泉三百,托其转交。寄三弟信。寄湖风书店信,并还校稿。

  十七日昙。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石井医院诊。以《勇敢的约翰》原稿寄还孙用。以《中国小说史略》改订本分寄幼渔、钦文、同文书院图书馆各一本,盐谷节山教授三本。下午往内山书店买《现代芸术之诸倾向》一本,一元六角。

  十八日晴。午后得靖华信,一日发。

  十九日昙。午后往内山书店,得《浮世 版 名作集》(十三回)一帖二枚,值十六元。下午以关于版画之书籍八本赠一八艺社木刻部。钦文来。晚径三来,赠以《中国小说史略》一本。得现代木刻研究会信。

  二十日星期。晴。午后钦文来,赠以《士敏土之图》一本。夜同广平携海婴访三弟。

  二十一日昙。上午寄靖华信。汇寄绍兴朱宅泉五十。午后往内山书店买日译《阿Q正传》一本,一元五角。得靖华信,一日发,并《绥拉菲摩维支全集》卷一一本。

  二十二日晴。午后得孙用信并印花千枚。得诗荃信,三日发。

  二十三日昙。午后往内山书店,得《诗と诗论》(十三)一本,四元五角;《生物学讲座》(十八完)一函十本,五元。得钦文信。得绍明信。得清水君所寄复制浮世绘五枚。晚得紫佩信并照片,十九日发。小雨。

  二十四日雨。上午寄湖风书店信。午晴,下午雨。

  二十五日昙。下午湖风书店交来印图之泉五十元。晚治肴六种,邀三弟来饮,祝海婴二周岁也。夜雨。

  二十六日晴。午后往内山书店,得嘉吉君所赠浮世绘复刻本一帖四枚,又买《理论芸术学概论》一本,三元五角。得山本夫人留诗一枚。增田君之女周日卒,以前年内山君赠海婴之驼毛毯一枚赠之。传是旧历中秋也,月色甚佳,遂同广平访蕴如及三弟,谈至十一时而归。

  二十七日星期。晴。无事。

  二十八日阴雨。无事。夜大风。

  二十九日昙。午后往内山书店买《世界裸体美术全集》(二及五)二本,十五元;丛文阁版《昆虫记》(九)一本,二元二角。下午得朱积功信。得紫佩信,二十二日发。晚三弟来,留之夜饭。

  三十日昙。下午在内山书店买书二本,共七元八角。

  

十月[编辑]

  一日晴。无事。

  二日晴。无事。

  三日晴。上午三弟引协和及其次男来,留之午膳。收八月份编辑费三百。午后往内山书店,得《世界美术全集》(别册八)一本,三元四角。广平托张维汉君在广州买信笺五元,下午寄到,仍是上海九华堂制品。夜访三弟。小雨。

  四日星期。昙。无事。

  五日昙。晚三弟来,留之食蟹,并赠以饼干一合。夜雨。

  六日晴。午后寄孙用信,并代湖风书店预付《勇敢的约翰》版税七十。寄小峰信。得湖风书店信并校稿。晚季市来,赠以《中国小说史略》及《士敏土之图》各二本。夜雨。

  七日晴。下午还湖风书店校稿。夜同广平往奥迪安观电影。雾。

  八日晴。午后往内山书店,得《世界裸体全集》(六)、《书道全集》(三)各一本,共泉九元四角。得大江书店信。

  九日晴。下午得小峰信并九月份版税四百。夜邀王蕴如、三弟及广平同往国民大戏院观《南极探险》电影。小雨,大风。

  十日晴,风。无事。

  十一日星期。晴。牛后得孙用信并所赠《过岭记》一本。午后同三弟往艺苑真赏社买《三国画象》一部二本,一元二角。往北新书局买杂书六本。访小峰。夜邀三弟、蕴如及广平往国民大戏院观《西线无事》电影。

  十二日昙。午后得靖华信并《铁流》地图一枚,九月二十六日发。得端先所赠《战后》(下)一本。得湖风书局信并校稿。下午收大江书铺版税二十四元一角四分九厘。夜复湖风书店信。得真吾信。

  十三日晴,风。上午复真吾信。寄母亲信。校《勇敢的约翰》毕。

  十四日晴。上午内山书店送来《日本裸体美术全集》(1)一本,《工房有闲》一部二本,共泉二十元。下午理发。夜同广平往上海大戏院观电影《Bellyinthe Kid》。

  十五日晴。夜邀方璧、文英及三弟食蟹。

  十六日晴。无事。夜大雾。

  十七日晴。下午寄湖风书店信并《勇敢的约翰》插画十三种一万三千枚,图板二十块。在内山书店买林译《阿Q正传》一本,八角。夜同广平访三弟,值其外出。

  十八日星期。晴。夜邀蕴如及三弟并同广平至上海大戏院观电影。

  十九日晴。上午得小峰信。下午往内山书店买书两本,共一元六角。尾崎君赠林译《阿Q正传》一本,即转赠文英。内山君赠盐煮松茸一盂。

  二十日晴。午后钦文来。赠内山以蟹八枚。下午清水君来。夜同广平往奥迪安大戏院观《故宇妖风》电影。

  二十一日晴。午后增田君邀往花园庄食松茸饭,并得清水君所赠刈田岳碛河底石所刻小地藏一枚。下午往内山书店,得《日本浮世绘杰作集》(第十四回)一帖二枚,直十五元。夜译《士敏土》序讫。

  二十二日晴。下午校《夏娃日记》讫。晚访三弟。

  二十三日晴。肢体无力,似得感冒。

  二十四日晴。下午买《芸术的现代之诸相》一本,六元四角。晚清水君来访。

  二十五日星期。昙,风。上午寄子英信。

  二十六日晴,大风。下午寄湖风书局信并校稿。寄长江印务公司信并稿件。广平为买鱼肝油一打,二十八元六角。以海婴照相一张,茶腿一只,托人寄赠王家外婆。

  二十七日晴。下午往内山书店,得《世界美术全集》(别册九)、《浮世 大成》(一)各一本,共泉八元八角。得钦文信。得靖华信,八日发。

  二十八日晴。下午子英来,赠以《中国小说史略》一本,德文书二本。

  二十九日晴。上午复靖华信。午后往内山书店买《二十世纪之欧洲文学》一本,三元四角。得抱经堂书目一本。得内山嘉吉君信片,伊豆发。得子英信。以《士敏土》序跋及插画付新生命书局。

  三十日晴。上午寄钦文信。以《勇敢的约翰》译者印证千枚,并插画制版收据,并印证税收据付湖风书局,共计直泉三百七元,下午收所还泉五十。得母亲信,二十六日发。夜邀蕴如及三弟并同广平往上海大戏院观《地狱天使》电影。

  三十一日下午得靖华信二函,十四及十七日发。内山君赠海婴草履一双。

  

十一月[编辑]

  一日星期。晴。无事。

  二日晴。上午得冯余声信,即复。下午得湖风书店信,即复。

  三日昙,夜雨。无事。

  四日晴。上午收九月分编辑费三百。得钦文信并代买《青在堂梅谱》一本,价二元。得诗荃所寄《Graphik der Ne-uzeit》一本,照相二张,自作铜版画一枚。午后往内山书店买《书道全集》(一)、《昆虫记》各一本,共泉五元。夜译《亚克与人性》毕,共八千字。

  五日晴。下午内山君赠《支那人及支那社会之研究》一本。

  六日晴,风。下午寄子英信。寄小峰信。寄钦文信。与冯余声信并英文译本《野草》小序一篇,往日照相两枚。夜访三弟。

  七日晴。下午水野胜邦君来访,由盐谷教授介绍。夜径三来。

  八日星期。晴。午后得小峰信。晚三弟来,留之小饮。

  九日昙。午后得靖华信,十月二十三日发。晚治馔,邀水野、增田、内山及其夫人夜饭。赠水野君《小说史略》一本,拓本三种,增田君一种。雨。

  十日昙。上午寄三弟信。下午水野君赠Cap-stan十合。寄靖华信。诗荃寄赠《DeutscheForm》一本,十月二十四日柏林发。晚雨。

  十一日雨。上午往内山书店,买《世界裸体美术全集》(三)一本,读书家版《魔女》一本,共泉十一元八角。内山君赠苹果六枚,晚并邀饭于书店,同坐为水野、增田两君。

  十二日雨。上午得诗荃信,十月五日发。下午得湖风书店信并《勇敢的约翰》二十本,即复。

  十三日昙。下午寄孙用信并《勇敢的约翰》十一本,内一本托其转赠钦文。得湖风书店信并《勇敢的约翰》七十五本,作价三十七元八角也。夜微雨,访三弟,值其未归,少顷偕蕴如来,遂并同广平往国民大戏院观电影《银谷飞仙》,不佳,即退出。至虹口大戏院观《人间天堂》,亦不佳。校《嵇康集》以涵芬楼景印宋文[本]《六臣注文选》。

  十四日昙。下午寄紫佩信,并《勇敢的约翰》四本,托其分赠舒、?及矛尘、斐君。得钦文信。

  十五日星期。昙。下午得靖华信,十月二十八日发。夜同广平往明珠大戏院观电影《三剑客》。译唆罗诃夫短篇讫,约五千字。

  十六日昙。晨寄三弟信并还《文选》。晚得叶圣陶信。

  十七日昙。晨寄诗荃信。寄小峰信,下午得复,并十月版税泉二百。

  十八日晴。上午寄小峰信。得孙用信。校《士敏土》起。

  十九日昙。上午石民来并交松浦氏所赠日译《阿Q正传》四本,《文学新闻》二张。下午往内山书店买《昆虫记》布装本(九及十)二本,共七元;《科学之诗人》〔一〕本,三元五角。留给黄源信。

  二十日昙。无事。

  二十一日昙。晨寄中国书店及?隐庐信,并各附邮票二分。收朱宅从越中寄赠海婴之糕干及椒盐饼共一合。午后雨。下午邀蕴如及三弟并同广平往新光戏院观电影《禽兽世界》,观毕至特色酒家晚饭,食三蛇羹。

  二十二日星期。昙。下午寄子英信。寄长江印刷局信。

  二十三日晴。下午往内山书店,得《浮世 僦作集》(十五)一帖、《日本裸体美术全集》(六)一本,共泉卅元,二种俱完毕。又《川柳漫画全集》(一)一本,二元二角。夜同广平往威利大戏院观电影《陈查理》。

  二十四日晴。上午得子英信。得钦文信。得中国书店及?隐庐旧书目各一本。下午子英来。

  二十五日晴。午后子英来。下午得水野胜邦君信。王家外婆寄赠米粉干及花生等一篓。

  二十六日昙。下午汉嘉堡[堡嘉]夫人来借版画。《毁灭》制本成。

  二十七日昙,午后小雨。往内山书店,得《世界美术全集》(别册四)一本,三元五角。晚答开明书店问。寄小峰信。

  二十八日晴。清水清君将归国,赠以绣龙靠枕衣一对。

  二十九日星期。晴。午后同三弟往中国书店买《华光天王传》一本,一元。又至艺苑真赏社代张襄武买碑帖影本约二十种。又至?隐庐买《历代名将图》一部二本,一元六角。并买《文章轨范》一部二本,价八角,以赠小岛君。得杨、汤信。

  三十日晴。上午得小峰信并十月分版税泉二百。下午山本夫人赠热海所出玩具鸣子(吓鸦板)一枚,《古东多万》第一号一本。夜大雾。

  

十二月[编辑]

  一日昙。上午复小峰信。得紫佩及舒信,十一月二十六日发。

  二日昙。下午收十月分编辑费三百。得钦文信,即复。作送增田涉君归国诗一首并写讫,诗云:"扶桑正是秋光好,枫叶如丹照嫩寒。却折垂杨送归客,心随东棹忆华年。"得诗荃所寄《Masereel木刻选集》及《Baluschek传》各一本,自柏林发。晚小雨。校《士敏土》小说。

  三日昙。午后得叶圣陶信。下午微雪。

  四日晴。海婴染流行感冒,上午同广平携之往石井医院诊。

  五日晴。午后寄紫佩信,附与舒笺,又明年一至三月份家用泉三百,托其转交。往内山书店,得《世界裸体美术全集》(四)一本,七元。夜收湖风书店所赠《夏娃日记》十本。

  六日星期。雾。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石井医院诊。午后海婴发热,复往石井医院取药。下午得增田君信。以《夏娃日记》分赠知人。

  七日小雨。上午同三弟携晔儿往福民医院诊。夜得钦文信。

  八日大雾。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石井医院诊。内山书店送来《书道全集》(十七)一本,价二元五角。下午复钦文信。复杨、汤信。得高见泽木版社信片并山田[村]耕花版画《裸妇》一枚,为《日本裸体美术全集》购完后之赠品。得靖华信并毕斯凯莱夫木刻《<铁流》图》四枚,十一月二十一日发;又一信,二十二日发,所附同上。夜雨。

  九日昙。下午复靖华信。晚径三来。

  十日昙。无事。

  十一日昙。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石井医院诊。增田涉君明日归国,于夜来别。大风。

  十二日昙,大风。上午寄小峰信。夜《铁流》印订成。

  十三日星期。晴,风,大冷。晚三弟持版权印证来,印费三十四元。

  十四日晴,冷。上午往石井医院取药。寄靖华《铁流》八本,寄钦文《毁灭》、《铁流》各一本。下午得钦文信,十一日发。

  十五日晴。午后同三弟往三洋泾桥买纸五元。夜得汉堡嘉夫人信,并赠海婴玩具一件。

  十六日昙。下午买玩具分赠晔儿、瑾男、志儿。得宋大展信,十一日发。

  十七日晴。下午寄靖华《铁流》三本,《导报》六期。得靖华信并《СОВpe.ΟбОЖка》一本,十一月三十日发。得圣陶信。得诗荃信,十一月三十日发。

  十八日晴,晚雨。无事。

  十九日雨。晨寄钦文信。寄小峰信。上午寄靖华信并抄扛纸一包,参皮纸及宣纸等共一包。下午复叶圣陶信。晚理发。

  二十日星期。晴。无事。

  二十一日晴。晨寄诗荃信。午后昙。得钦文信。代靖华寄卢氏高小校梁次屏《铁流》两本。身热疲倦,似患流行感冒,服阿思匹林四片。

  二十二日晴。上午内山君赠海婴木制火车模型一具。下午得小峰信并版税泉百。得钦文信。晚服萆麻子油。

  二十三日晴。下午往内山书店买《园芸植物囝谱》(二及三)两本,共泉十元。波良生女,赠以小孩衣帽共四事。夜内山君来,告增田君已抵家。

  二十四日昙。下午得紫佩信,廿日发。收漱园译《最后之光芒》一本。

  二十五日晴。下午寄来青阁书庄信。收靖华所寄《Faust i Gorod》一本,又改正中译《不走正路的安得伦》一本。

  二十六日晴。下午往内山书店买《ズカメロソ》一部二本,值十二元。晚小雨。

  二十七日星期。昙,冷。下午得增田君信,二十一日发。

  二十八日昙。上午复汤、杨信。午后得诗荃所寄书籍两包,共计三本,皆画册。下午得钦文信,二十七日发。胃痛,服海儿普锭。

  二十九日雨。下午得诗荃所寄书两本。得吴成钧信,夜复。

  三十日昙。上午寄母亲信。寄诗荃信。下午往内山书店,得《世界美术全集》(别册十八)一本,直三元。夜濯足。

  三十一日晴。晨寄钦文信。寄子佩及舒信。下午往内山书店,得《书道全集》一本第七卷,直二元六角。晚上市买药并为海婴买饼饵。得小峰信并版税二百。夜同广平往购买组合买食物,分赠阿玉、阿菩及海婴。收十一及十二月分编辑费各三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