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日記/日記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日记十七 日记十八
作者:鲁迅
1929年
日记十九
本作品收錄於《鲁迅日记

正月[编辑]

  一日昙。上午马巽伯来,未见,留矛尘所寄茶叶二斤。夜画室来。

  二日昙。无事。

  三日晴。上午得矛尘信。

  四日晴。下午陶光惜来,未见。晚真吾来。夜黄行武来,未见,留陶璇卿所寄赠之花一束,书面一帧。

  五日晴。上午得王仁山信。午后得小峰信并《北新》、《语丝》及版税泉一百元。得陈泽川信。得裘柱常信。收侍桁所寄《ゲレコ》一本,价二元。

  六日星期。晴。上午得侍桁信并《有岛武郎著作集》三本,约泉三元三角。下午达夫来。

  七日晴。上午寄矛尘信。寄侍桁信。寄淑卿信。午后寄中国书店信。往内山书店买书五种,共泉八元六角。

  八日晴。上午寄石民信。收未名社所寄《影》两本,《未名》两期。收杨维铨信并诗稿。下午托广平往北新寄小峰信。梁得所来,未见。

  九日晴。午后季市来。收侍桁寄来《ドソ.キホ----テ》一部二本,价四元。

  十日晴。下午得马?信。假真吾泉五十。寄侍桁《而已集》一本。晚往内山书店。孟余及其夫人来。付朝华社泉五十。

  十一日晴。上午得子英信。下午小峰来并赠笔五支,《新生》一部二本,即以书转赠广平。夏莱蒂来并交稿费二十。

  十二日晴。下午小峰送来鱼圆一碗。

  十叁日星期。晴。上午得协和信。下午杨维铨来。夜画室来。

  十四日昙。午后同柔石、方仁往大马路看各书店。下午雨。

  十五日晴。上午寄小峰信。得曙天信。下午刘衲来。收教育部去年十二月分编辑费三百。得李秉中信。夜真吾来,赠玫瑰酥糖九包。

  十六日晴。下午达夫来。夜雨。

  十七日昙。下午得小峰信并版税泉百,又《语丝》及《奔流》。方仁为从日本购来《美术史要》一本,又从美国〔购〕来《斯坎第那维亚美术》一本,共泉二十。

  十八日昙。上午收侍桁所寄丸善书目一本,下午转寄季市,并《奔流》、《语丝》。以刊物分寄陈翔冰、子佩、羡蒙、淑卿。收侍桁代购之《マルス美术丛书》三本,值六元。学昭赴法,贤桢将还乡,晚邀之饯于中有天,并邀柔石、方仁、秀文姊、三弟及二孩子、广平。夜微雪。

  十九日晴。晚真吾来。夜失眠。

  二十日星期。小雨。晨收侍桁所寄《小 者 》一本,值八角。下午交朝华社泉五十。寄小峰信。寄侍桁信。钦文来,并赠茗三合,白菊华一包。晚真吾来。夜雪峰来。

  二十一日雨。上午得和森信。下午得侍桁信。往内山书店买文艺书三种四本,共泉十七元五角。晚真吾来。杨维铨来。

  二十二日昙,冷。上午得淑卿信,十七日发。收未名社所寄《烟袋》两本。下午雨。章铁民等来,未见。陈空三等来,未见。晚得小峰信并本月《奔流》编辑费五十元,《痴人之爱》一本。

  二十三日昙。午后寄侍桁信。下午钟子岩来,未见。

  二十四日微雪。午后寄语堂信。复杨晋豪、卜英梵、张天翼、孙用信。下午语堂来。达夫来。得江绍原信。托柔石从商务印书馆买来《TheBestFrenchShortStories》及《三余札记》各一部,十一元三角。

  二十五日昙。夜达夫来约饮。

  二十六日昙。午达夫招饮于陶乐春,与广平同往,同席前田河、秋田、金子及其夫人、语堂及其夫人、达夫、王映霞,共十人。夜雨。

  二十七日星期。雨。午后林和清来,未见,留札而去。

  二十八日雨。无事。

  二十九日雨。上午寄白薇信。下午画室来。得小峰信并《北新》月刊。

  三十日昙。上午寄马开信并照相一枚。从商务印书馆买来G.Craig《木刻图说》一本,六元一角。下午往内山书店买《世界美术全集》第二十集一本,一元六角。达夫来。夜望道来。

  三十一日昙。下午高峻峰持寿山函来。达夫来并转交《森三千代诗集》一本,赠粽子十枚。得王峙南信。

  

二月[编辑]

  一日雪,午后晴。下午雪峰来。张友松来。晚得杨维铨信。夜濯足。

  二日晴。上午得许天虹信。下午马巽伯来。晚陈望道、汪馥泉来。

  三日星期。昙。无事。

  四日晴。上午寄石民信。徐诗荃来,未见。夜得小峰信并《语丝》及版税泉一百。得孙用信。得张天翼信。

  五日微雪,午晴。无事。

  六日晴。上午寄达夫信。为东方杂志社作信与徐旭生征稿。午后望道来,未见。徐诗荃来,未见。得绍兴县长汤日新信。下午小峰来。望道来。

  七日晴。午后得徐诗荃信。下午季市来并赠日历一帖。得侍桁信并稿。夜得张友松信。收教育部一月份编辑费三百。

  八日晴。午后往内山书店,得《草花模样》一部,赠广平。下午友松来。达夫来。

  九日晴。下午往内山书店。

  十日星期。晴。旧历元旦也。

  十一日晴。上午得前田河广一郎信片。午后同柔石、三弟及广平往爱普庐观电影。曙天来,未见,留赠柑子一包,麦酒二瓶。

  十二日晴。上午得马?信。收《未名》二之二两本。

  十三日晴。上午收侍桁代购寄之《Kunster-Monogra-phien》三本,《银砂之汀》一本。下午赵少侯来。

  十四日晴。下午往内山书店买《独乙文学》(3)一本,二元四角。得侍桁信。

  十五日晴。下午收侍桁代购寄之《GustsveDoré》一本,计值十二元。得刘衲信。晚林若狂持白薇稿来。

  十六日晴。午后寄其中堂信。寄小峰信。寄淑卿信。寄陈毓泰、温梓川信并还稿。寄疑今信并还稿。寄许羡蒙《语丝》。林语堂来。下午往内山书店。晚寄陈望道、汪馥泉信并译稿。疑今信复退回,因觅不到住址。夜雪峰来。

  十七日星期。晴。下午步市,在一鞋店买《日本童话选集》第三辑一本,《ッ?ッ?王》一本,共泉五元八角。寄侍桁信。寄小峰信。

  十八日晴。上午得白薇信。得友松信并稿。

  十九日晴。上午复白薇信。寄小峰信。午后季市来,赠以《艺苑朝华》二本。下午夏康农、张友松、友桐来。夜雨。

  二十日小雨。午后真吾来。下午达夫来。晚往内山书店。得白薇信。得小峰信并版税泉一百及《北新》二之三期。得翟永坤信。得史济行信。得石民信。得陈永昌信。得陈泽川信。得彭礼陶信。

  二十一日昙。上午复白薇信。寄小峰信。午后复石民、刘衲、彭礼陶、史济行、陈永昌信。以《艺苑朝华》及《奔流》等寄仲 、淑卿、钦文、璇卿。下午得素园信。下午收盐谷节山所寄赠影明正德本《娇红记》一本,内山书店送来。得小峰信并《语丝》五十一期。晚移至十九号屋。

  二十二日昙。下午往内山书店。

  二十三日昙。下午衣萍、曙天来,并还泉卅。夜风。

  二十四日星期。昙。下午小峰来。夜雪峰来。

  二十五日昙。上午得有麟信。午后往内山书店。得季市信。下午刘衲来。雨。晚得小峰信并代取之款八十元,《游仙窟》五本。

  二十六日昙。午后得淑卿信,十九日发。收未名社所寄《格利佛游记》(二)二本。收其中堂书目一本。夜得石民信并《良夜与恶梦》一本。雨。

  二十七日雨。午后钦文来并赠兰花三株,酱鸭一只。杨骚来。

  二十八日晴。下午往内山书店买杂书五本,共泉三元七角。

  

三月[编辑]

  一日风,雨。上午达夫来,未见,留稿而去。寄季市信并英译《三民主义》一本。夜达夫及映霞来。濯足。

  二日晴。上午内山书店送来从芸草堂购得之画谱等四种,共泉十元五角。得钦文信。下午往内山书店取《世界美术全集》第二十一本一册,一元七角。

  三日星期。昙。下午复钦文信。复石民信。寄小峰信。

  四日微雪,下午晴。往内山书店,又往北新分店。

  五日晴。上午寄大华印刷公司信。寄小峰信。得季市信。下午借朝华社泉五十。晚林和清及其子来。通夜校《奔流》稿。

  六日晴。上午寄林语堂信。寄高峻峰信。午后寄淑卿信。寄季市信。寄盐谷节山信。往内山书店买月刊两种。得大华印刷局笺,即复。寄小峰信。下午寄日本其中堂书店信并金十二圆。晚得小峰信并版税泉百。得钟贡勋信。

  七日晴。午后同真吾、方仁往中美图书馆买Drink-water's《Outline of Literature》一部三本,二十元;J.Austen插画Byron's《DonJuan》一本,十五元。

  八日晴。午后往内山书店买《リウエトロCマ诗集》一本,七角。得钦文信并信笺四十余种。从商务印书馆向德国函购《Das Holzschnittbuch》一本,三元二角。夜邀柔石、真吾、方仁、三弟及广平往ISIS电影馆观《Faust》。

  九日晴。上午得张天翼信并稿。得缪崇群信并稿。下午寄钦文信。寄矛尘信。寄达夫信。晚陈望道来。

  十日星期。昙。下午达夫来。夜杨维铨、林若狂来。

  十一日晴。上午得侍桁信。杨维铨来。下午往内山书店。夜雪峰来。

  十二日晴。上午得马?信。下午高峻峰来,交以稿费八十。寄石民信并还介绍稿。得矛尘信。

  十三日晴。下午吕云章送来矛尘所代买茗三斤。

  十四日晴。上午得钦文信。下午秋芳来。

  十五日晴。下午得小峰信并《奔流》编辑费五十元及《语丝》等。

  十六日晴。上午往内山书店买《西欧囝案集》一本,五元五角。《诗ト诗论》一本,一元六角。徐旭生来。午后寄矛尘信。晚张梓生来。

  十七日星期。晴。晚同柔石、方仁、三弟及广平往陶乐春,应小峰招饮,同席为语堂、若狂、石民、达夫、映霞、维铨、馥泉、小峰、漱六等。夜风。

  十八日晴。上午得李霁野信。下午李宗武来,不见。得衣萍信。

  十九日晴。午后往内山书店买书三本,共泉十一元。

  二十日晴。上午得李宗武信。夜杨维铨来。雪峰来。伏园、春台来。

  二十一日晴。上午得其中堂信片。得淑卿信,十五日发。

  二十二日晴。上午收未名社所寄《黄花集》两本。下午收其中堂所寄《唐国史补》及《明世话》各一部,共泉五元六角。夜达夫来。

  二十三日晴。上午寄其中堂书店信。寄霁野信。寄淑卿信。得季市信。下午寄许羡蒙《语丝》满一年。往内山书店。寄韦素园信。

  二十四日星期。小雨。下午寄马开信。寄钦文信。寄季市信。

  二十五日昙。上午寄侍桁信并泉十元,托买书。下午雨。

  二十六日昙。上午寄小峰信。下午达夫来。得侍桁信并稿。晚得小峰信并版税泉一百及《奔流》、《语丝》、《北新》月刊等。得乌一蝶信。得何水信。得查士骥信。

  二十七日晴。下午张友松来。杨维铨来。寄季市、淑卿《奔流》等。寄小峰信。得侍桁信并稿。

  二十八日小雨。上午得友松信。得钦文信。下午往内山书店买文艺书四种,共泉九圆五角。夜雪峰来,赠《流冰》一本。雨。

  二十九日昙。午后寄侍桁信。复乌一蝶信。复友松信。寄达夫信。下午往内山书店。洙邻来,赠以《游仙窟》一本。雨。

  三十日晴。上午得冬芬信。午后理发。往内山书店取《世界美术全集》(廿二)一本,一元六角。

  三十一日星期。晴。上午得刘衲信。徐诗荃送来照相一枚。午后同柔石、真吾、三弟及广平往观金子光晴浮世绘展览会,选购二枚,泉廿。往北新书局买《游仙窟》一本。往中国书店买《常山贞石志》一部十本,八元。往东亚食堂夜餐。

  

四月[编辑]

  一日晴。下午往内山书店。晚郁达夫、陶晶孙来。

  二日昙。上午得传桁信。

  三日晴。下午复刘衲信。复缪崇群信。复侍桁信并还稿。

  四日晴。午后得羽太重久信。得淑卿信,下午复。往内山书店实《诗ト诗论》等三本,共泉三元八角。晚得小峰信并《语丝》及版税泉百。得任子卿信。得钟子岩信。得李力克信。得白云飞信。

  五日晴。上午其中堂寄来《图画醉芙蓉》、《百喻经》各一部,共泉六元四角。午后同贺昌群、柔石、真吾、贤桢、三弟及广平往光陆电影园观《续三剑客》。观毕至一小茶店饮茗。夜雨。

  六日昙。上午复李力克信。复白云飞信。寄小峰信。下午得素园信。

  七日星期。晴。上午往内山书店买《表现主遗之彤刻》一本,一元二角。

  八日昙。午后寄小峰信。复邓肇元信。复韦素园信。下午雨。

  九日晴。午后同柔石、真吾及广平往六三公园看樱花,又至一点心店吃粥,又至内山书店看书。下午文华大学学生沈祖牟、钱公侠来邀讲演,未见。晚季市来,赠以《艺苑朝花》及《语丝》。

  十日昙。午后寄达夫信。下午得有麟信。林和清来,不见。夜濯足。

  十一日晴。下午林惠元来,不见,留函而去。夜达夫来。

  十二日晴。上午得侍桁信并当票一张。夜雪峰来。

  十三日昙。上午得孙伏园等明信片。得小峰信并版税泉百。午后往内山书店买《现代欧洲之芸术》一本,一元一角。又豫定《厨川白村全集》一部,六元四角也。下午得光华大学文学会信,夜复之。复林惠元信。

  十四日星期。晴。午后杨维铨来。下午得衣萍信并稿。时有恒来,不见。

  十五日晴。上午得韦丛芜信。收未名社所寄《坟》及《朝华夕拾》各二本。收传桁所寄《粕谷独逸语学丛书》二本,《郁文堂独谷[和]对?丛书》三本,共泉七元。收学昭所寄照相一枚。下午得现代书局信。夜邻街失火,四近一时颇扰攘,但火即熄。

  十六日晴。上午得李霁野信。下午托真吾寄小峰信并稿两种,锌版两块。孙席珍来,不见,留函并书四本。得钟宪民信。

  十七日昙。下午雪峰来。雨。夜达夫来并交稿费四十。

  十八日晴。午后复钟宪民信。寄侍桁信。下午寄李霁野锌版三块。往内山书店买书两本,共泉二元一角。夜饮酒醉。

  十九日昙。下午寄小峰信。友松来。晚出街买火酒。得侍桁信。

  二十日雨,上午晴。寄侍桁信。下午石民来。得侍桁信。夜雪峰来。

  二十一日星期。晴。下午往内山书店。

  二十二日晴。上午寄石民信。夜半译《艺术论》毕。

  二十三日晴。上午收学昭代买之《PetitsPoemes en Prose》一本。下午内山书店送来《厨川白村全集》第五本一本。雪峰来。夜林和清来辞行,不见。

  二十四日昙。上午收教育部二月分编辑费三百。得梁君度信。得高明信,下午复。得小峰信并版税百五十,编辑费五十。杨维铨来。

  二十五日昙,晚雨。托广平送给张友松信并译稿。

  二十六日晴。午前吴雷川来。得友松信。午后寄任子卿信。寄侍桁信。下午往内山书店买书两本,共泉四元六角。复友松信。

  二十七日晴。午后杨维铨来,并同柔石及广平往施高塔路看エパソ.ウル个人绘画展览会,购《倒立之演技女儿》一枚,泉卅。晚在中有天请王老太太夜饭,并邀昌群、方仁、秀文姊、三弟、阿玉、阿菩及广平。夜夏〔康〕农、张友松来。雪峰来。

  二十八日星期。昙。上午潘垂统来,不见。白薇、杨骚来。下午同广平访梦渔未遇。晚孙席珍来,不见。达夫来。

  二十九日晴。上午得淑卿信。从商务印书馆由英国购来《Animals in Black and White》四本,共泉五元六角。下午得侍桁信。

  三十日晴。晚张友松、夏康农招饮于大中华馆[饭]店,与广平同往,此外只一林语堂也。

  

五月[编辑]

  一日晴。上午得季市信。下午得小峰信并杂志。晚雪峰来。

  二日晴。上午得有麟信。同广平往内山书店买书三本,共泉二元二角。下午曙天来,未见,还泉二十。小峰来并交版税泉三百。

  三日晴。上午望道来,未见。午后复有麟信。复季市信。以期刊等寄季市、淑卿。寄还陈瑛及叶永蓁稿并复信。夜濯足。

  四日晴。午后内山书店送来《世界美术全集》(9)一本。下午张友松、夏康农来。晚张梓生及其子来。夜冯雪峰、姚蓬子来。

  五日星期。晴。午后往内山书店。下午得舒新城信,即复。小峰令人送《壁下译丛》来,即复。晚倪文宙、胡仲持来,赠以《译丛》。夜雨。

  六日雨。夜张梓生来。

  七日昙。午后得韦素园信片。下午寄侍桁信。寄季市及淑卿《壁下译丛》。托方仁买来《一九二八年欧洲短篇小说集》及《PeterPan》各一本,共泉十一元六角。

  八日晴。上午得侍桁信。得刘衲信。午后同真吾、方仁及广平看各书店,因赛马多停业者,归途往内山书店买书两本,泉五元半。

  九日晴。无事。下午日食,因昙不见。

  十日晴。上午得有麟信,下午复。复刘衲信。复唐依尼信。访友松,交《奔流》稿。往内山书店买《新兴文学全集》一本,一元一角。得董秋芳信并稿。得张天翼信并稿。

  十一日昙。午后达夫来。杨骚来。下午雨。望道来。晚雪峰来。

  十二日星期。雨。下午衣萍及曙天来,各赠以《木刻集》之二一本。托真吾寄李小峰信。托广平寄张友松信。略集行李。

  十三日晴。晨登沪宁车,柔石、真吾、三弟相送,八时五十分发上海,下午三时抵下关,即渡江登平津浦通车,六时发浦口。

  十四日昙,下午雨。在车中。

  十五日晴,风。午后一时抵北平,即返寓。下午托淑卿发电于三弟。紫佩来。

  十六日晴。晨寄三弟信,附致广平函一封。下午李霁野来,未见。

  十七日晴。午后陶望潮来。下午往未名社,遇霁野、静农、维钧。访幼渔,未遇。夜濯足。

  十八日昙,风。上午韦丛芜来。下午幼渔来。李秉中来。寄广平信,附与柔石笺。夜得广平信,十四日发。

  十九日星期。晴。上午冯文炳来。下午紫佩、冬芬来。

  二十日晴,风。上午得广平信,十六日发。午后访兼士,未遇。访尹默还草帽。赴中央公园贺李秉中结婚,赠以花绸一丈,遇刘叔雅。下午访凤举、耀辰,未遇。访徐旭生,未遇。寄柔石书四本,三弟转。翟永坤来,未遇。李霁野来,未遇,留赠《不幸者的一群》五本。

  二十一日晴,风。上午得韦丛芜信。午后寄广平信。访陶望潮。访徐吉轩。下午往直隶书局遇高朗仙。往博古斋买六朝墓铭拓片七种八枚,共泉七元。得广平信,十七日发,附钦文信。得三弟信并汇款百元,十七日发。

  二十二日晴。上午得广平信,十八日发。下午凤举来。晚往燕京大学讲演。二十三日晴。上午北京大学国文系代表六人来。午后寄广平信。往伊东寓拔去一齿。往商务印书馆取三弟所汇款。从静文斋、宝晋斋、淳菁阁?罗信笺数十种,共泉七元。

  二十四日晴。晨寄三弟信,附致广平函。寄钦文信。上午郝荫潭、杨慧修、冯至、陈炜谟来,午同至中央公园午餐。下午得广平信二封,一十九发,一二十发。晚张目寒、台静农来。

  二十五日晴。午后寄侍桁信。寄广平信。往孔德学校访马隅卿,阅旧本小说,少顷幼渔亦至。下午访凤举,未遇。往未名社谈至晚。

  二十六日星期。晴。下午紫佩来。

  二十七日晴。上午寄广平信。往东亚公司买插画本《项羽と刘邦》一本,泉四元六角。往伊东牙医寓。李秉中、陈瑾琼来,未遇。得张凤举信。下午得三弟信,廿一日发。得广平信,廿一日发。得北大国文学会信,约讲演。晚再往伊东寓补一齿,泉五元。凤举、旭生邀饮于长美轩,同席尹默、耀辰、隅卿、陈炜谟、杨慧修、刘栋业等,约十人。

  二十八日晴。上午马隅卿来。得望潮信,即复。午后寄侍桁信。寄广平信。往松古斋及清闲阁买信笺五种,共泉四元。往观光局问船价。晚访幼渔,在其〔寓〕夜饭,同坐为范文谰君及幼渔之四子女。李霁野来访,未遇。孙祥偈、台静农来访,未遇。

  二十九日晴。上午得子佩信。杨慧修来。李秉中遣人送食物四种。午后寄广平信。下午往未名社,晚被邀至东安市场森隆晚餐,同席霁野、丛芜、静农、目寒。七时往北京大学第二院演讲一小时。夜仍往森隆夜餐,为尹默、隅卿、凤举、耀辰所邀,席中又有魏建功,十一时回寓。

  三十日晴。晨目寒、静农、丛芜、霁野以摩托车来邀至磨石山西山病院访素园,在院午餐,三时归。冬芬在坚俟,斥而送之。得广平信二函,廿三及廿五日发,下午复。得小峰信,廿五日发。晚静农及天行来,留其晚餐。

  三十一日晴。午后金九经偕冢本善隆、水野清一、仓石武四郎来观造象拓本。下午紫佩来,为代购得车券一枚,并卧车券共泉五十五元七角也。

  

六月[编辑]

  一日晴。上午寄小峰信。寄广平信。张我军来,未见。得广平信,五月二十七日发。霁野来。范文澜来。第二师范学院学生二人来。钱稻孙来,未见。下午寄徐旭生信。第一师范学院学生二人来。乔大壮来。得广平信,上月二十九日发。得真吾信,亦二十九日所发。

  二日星期。晴。上午往第二师范院演讲一小时。午后沈兼士来。下午昙。往韩云浦宅交皮袍一件。晚往第一师范院演讲一小时。夜金九经、水野清一来。陆晶清来。吕云章来。风。

  三日昙。上午寄第一师范学院国文学会信。午后林卓凤来还泉二。携行李赴津浦车站登车,卓凤、紫佩、淑卿相送。金九经、魏建功、张目寒、常维钧、李霁野、台静农皆来送。九经赠《改造》一本,维钧赠《宋明通俗小说流传表》一本。二时发北平。

  四日晴。在车中。

  五日晴。晨七时抵浦口,即渡江改乘沪宁车,九时发南京。下午四时抵上海,即回寓。收编辑费三百,三月分。收季志仁代购之法文书籍二包并信。晚寄淑卿信。夜浴。

  六日昙。上午收抱经堂书目一本。下午往内山书店。夜雪峰来。

  七日晴。午后往内山书店买《美术丛书》二本,杂书一[二]本,《世界美术全集》(25)一本,共泉十二元五角。托真吾买来《Desert》一本,一元五角。夜同方仁、贤桢、三弟及广平往东海电影院观电影。

  八日昙。午后寄小峰信。下午达夫来。夜雨。同方仁、真吾、贤桢、三弟及广平往北京大戏院观《古城末日记》影片,时晏呼摩托车回。

  九日星期。小雨。上午得侍桁信。下午往内山书店。

  十日晴,热。下午得小峰信并杂志、书籍等,又版税泉二百,即复。夜同贤桢、三弟及广平往上海大戏院观《北极探险记》影片。

  十一日昙。午后同广平往内山书店买《锞赏 选》一帖八十枚,五元八角。将周阆风信转寄达夫。复周阆风、季小波、胡弦等信。夜寄霁野信。寄淑卿信。真吾昨夜失窃,来假泉卅。

  十二日晴。上午复叶永蓁信。午后访友松,见赠《曼侬》及《茶花女》各一本,转送广平。往内山书店买《露西 现代文豪僦作集》之二、六各一本,共泉二元四角。

  十三日昙。上午以《世界小说集》等分寄矛尘、钦文、季黻、淑卿。得淑卿信,九日发,附侍桁函。午得友松信。午后寄季市信。下午托广平送友松信,即得复。得叶永蓁信。

  十四日小雨。夜雪峰来。友松来。

  十五日晴。上午收教育部编译费三百,是四月分。午后汪静之来,未见。雨。下午叶永蓁来。夜同方仁、广平出街饮冰酪。大雨。

  十六日星期。雨。午后友松来。下午复白莽信。复孙用信。寄叶永蓁信。寄淑卿信。往内山书店买书三种六本,共泉七元三角。夜代广平付朝华社出版费一百。濯足。服阿斯丕林一粒。

  十七日雨。上午得钦文信。下午寄季志仁信。

  十八日晴。上午得叶永蓁信。得友松信。午后往内山书店晤今关大[天]彭。

  十九日昙。上午得叶永蓁信。得内山信,即转寄达夫。发寄钦文信。寄霁野信。寄小峰信并锌版。午后得友松信,即复。下午往内山书店买ゲソクウル之《歌》一本,五元七角。买草花两盆共五角。晚友松来,并赠绘画明信片一帖五十枚。

  二十日昙。午后冢本善隆来看拓本。下午以译稿寄友松。晚内山延饮于陶乐春,同席长谷川本吉、绢笠佐一郎、横山宪三、今关天彭、王植三,共七人。天彭君见赠《日本流寓之明末名士》一本。

  二十一日晴。上午季市来。下午寄季志仁信并汇票一千法郎,托其买书。下午得友松信并画片一枚。寄叶永蓁信并画稿。寄安平信并稿。寄徐沁君信并稿。寄陈君涵信。寄李小峰信。

  二十二日昙。午后得霁野信并《小约翰》五本,画片一枚。晚张梓生来。雨。

  二十三日星期。晴。上午得叶永蓁信并插画十二枚。刘穆字燧元,来访。下午三弟为从商务印书馆买来《Animals in Black & White》V--Ⅵ两本,三元三角。又豫约《全相三国志平话》一部三本,《通俗三国志演义》一部二十四本,共泉十元八角。下午友松来。季市来。

  二十四日雨,午晴。下午寄陈翔冰信。寄陈君涵信。寄霁野信。寄李白英信。寄季志仁信附副汇票一张,又另寄信笺一包约五十枚。往内山书店买书三本,七元五角。晚得淑卿信,二十日发,并《裴彖飞集》二本。夜雨。

  二十五日雨。上午得白莽信。得矛尘信,午后复。寄淑卿信。

  二十六日晴。上午内山书店送来《厨川白村全集》(一)、《世界美术全集》(二十六)各一本。得小峰信并版税一百,《奔流》编校费一百。得陈英信。得陈翔冰信并稿。得查士骥信,催稿也,拟转与北新局。得陈君涵信,亦索稿也,下午寄还之。托柔石寄白莽信并Petofi集两本。甘乃光来。夜同三弟及广平往内山书店买文学杂书五种五本,共泉十二元八角。又买《动物学?习法》一本,一元,赠三弟。途经北冰洋冰店饮刨冰而归。

  二十七日昙。上午得马?信。得侍桁信,午后复。寄幼渔信。寄小峰信并别信二函,《忘川之水》版税收据一纸。下午收教育部五月分编辑费三百。夜雨。

  二十八日雨。上午得有麟信。下午得高明信。得叶永蓁信。得钦文信。

  二十九日晴。上午复有麟信。复叶永蓁信。下午得有麟信。杨维铨来。

  三十日星期。晴,午昙。刘穆来,未见,留稿而去。午后寄梁惜芳、高明、黄瘦鹤三人信并还稿。寄钦文信。寄季市信。丁山及罗庸来,不见。下午往内山书店买《チエホフとトルストイ之回想》一本,半价九角也。大江书店送来《艺术论》二十本,分赠知人大半。夜雨。

  

七月[编辑]

  一日晴。午秋田义一来。晚党家斌、张友松来。夜雨。

  二日昙,午后雨。以书、志分寄矛尘、霁野等。寄还庄一栩稿并信。下午得钦文信。

  三日昙。午后寄苏金水信。寄马?信。午后张目寒来,未见,留《Pravdivoe Zhizneopisanie》及《Pisateli》各一本,又新俄画片一帖二十枚而去,皆靖华由列京寄来者。得霁野信。下午秋田义一来。晚夏康农、张友松来。夜雨。

  四日雨。午后白莽来,假以泉廿。夜濯足。

  五日雨。上午内山书店送来《创作版画》第五至第十辑,计五[六]帖共六十枚,价六元。

  六日小雨。午得达夫信。下午往内山书店买杂书四本,共泉三元六角。

  七日星期。雨。下午改《小小十年》讫。林语堂来。夜达夫来。

  八日晴。午得刘穆信。午后访友松。往商务印书分馆。下午肖愚来。夜雨。

  九日昙。上午得友松信。下午往内山书店买《革命芸术大系》(一)一本,一元一角。得小峰信并杂志等。寄霁野信。

  十日晴。晨三弟往北京,赠以饼干一合,香烟十余枝。下午以书籍及杂志分寄季市、钦文、淑卿。小峰来并赠《曼殊遗墨》第一册一本。复卜英梵信。得季野信。

  十一日晴,风。上午得白莽信。得李宗奋信,即复。得淑卿信,七日发,下午复。寄李小峰信。夜达夫来。

  十二日晴,热。上午得淑卿信,七日发。午后得白莽信并诗。下午浴。季市来。晚友松来。夜望道来。

  十三日晴,热。下午寄罗西信。寄霁野信。寄淑卿信。寄小峰信,附与杨骚及白薇笺。寄白禾信并还稿。以重久信转寄三弟。往内山书店。陶晶孙来。得孙席珍信,索稿,晚寄还之。

  十四日星期。晴。上午得钦文信。

  十五日晴,大热。午后得丛芜译稿一篇。

  十六日晴。上午得三弟信,十二日北京发。午后得杨骚信,下午复。以《艺苑朝华》分寄仲 、钦文、璇卿、淑卿。往内山书店。

  十七日晴。午后得有麟信。得矛尘信并小燕照相一枚。得石民信并稿。

  十八日昙。上午复石民信。寄小峰信。下午党家斌、张友松来。

  十九日晴,风。上龈肿,上午赴宇都齿科医院割治之,并药费三元。收六月分编辑费三百,下午复。往内山书店买《老子原始》一本,三元三角;《裂地と版 》一帖六十四枚,五元。曙天来,并赍衣萍信。夜得友松信。同雪峰、柔石、真吾、贤桢及广平出街饮冰。得石民信。

  二十日晴,大热。午前赴宇都齿科医院疗齿讫。晚得史济行信。得淑卿信,十六日发。寄赠石民《艺苑朝华》两本。雪峰来,假以稿费卅。

  二十一日星期。晴。上午得霁野信。得方仁稿。下午杨骚来。

  二十二日晴,大热。上午寄石民信。寄矛尘信。寄淑卿信。下午得侍桁信并稿。收李秉中自日本所寄赠《观光纪游》一部三本。晚张友松、党家斌来。得小峰信并版税二百。

  二十三日晴,热。上午得钦文信。得淑卿信,十九日发。下午石民来。夜曙天来。

  二十四日晴,热。上午复淑卿信。得三弟信,二十日发。得陈少求信。

  二十五日晴,热。午前往内山书店买文艺书两本,《新と 言叶之字引》一本,共泉五元四角。夜同柔石、真吾、方仁及广平往百星大戏院看卓别林之演《嘉尔曼》电影,在北冰洋冰店饮刨冰而归。

  二十六日晴,热。下午往内山书店买文艺书三本,共八元。夜服阿思匹林一。

  二十七日晴。上午内山书店送来《世界美术全集》(3)一本。

  二十八日星期。晴。上午寄陈少求信。得侍桁信并译本一篇,原书一本。得兼士信并《郭仲理画椁拓本》影片十二枚,未名社代寄来。下午得小峰信并版税一百。得杨藻章信。得霁信并刻石肖像三枚。夜复侍桁信。寄徐诗荃信。友松来。

  二十九日晴。上午得侍桁信,下午复。复杨藻章信。寄小峰。往内山书店。真吾将于明日回家,夜假以泉十。夜极小雨。

  三十日晴,热,有风。午后得淑卿信,二十五日发。下午朱莘?来。寄还各种投《奔流》稿。内山书店送来《厨川白村全集》(4)一本。

  三十一日晴。上午得霁野信,下午复。寄淑卿信。寄来青阁书庄信。叶永蓁来,假以泉廿。林林来,假以泉廿。夜季市来。杨骚来。

  

八月[编辑]

  一日晴。下午三弟从北平回,赠杏仁一包。晚杨骚来。

  二日昙。上午得马?信。夜同柔石访友松,归途饮冰。

  三日雨。上午收来青阁书目一本。午后往内山书店,得《创作版画》第十一、十二辑两帖,泉一元八角。收未名社所寄《四十一》共五本。又精装《外套》一本,是韦素园寄赠者。下午朱莘?及其妹来。

  四日星期。晴。午得白莽信。

  五日晴,热。午李志云、小峰邀饭于功德林,不赴。

  六日昙,午雷雨。三弟为从商务印书馆买《小百梅集》一本来,价一元九角。下午晴。夜白薇、杨骚来。闷热。四近喧扰,失眠。

  七日晴,热。上午得孙席珍信并《女人的心》一本。得雪峰信,午后复。夜张友松、党家斌来。

  八日晴。上午复韦丛芜信。复雨谷清信。同广平往福民医院诊察。往内山书店买《言语 之本质、 达及 起原》一本,计泉九元六角。下午得友松信并日本现代小说一本。得侍桁信。晚访友松,不遇。党家斌来。夜达夫来。友松来。福冈诚一来,谈至夜半。

  九日晴。上午得侍桁信,下午复。友松来。徐思荃来。王余杞来。夜雨。

  十日晴。上午往内山书店。寄雪峰信。下午家斌、康农、友松来。得矛尘信。夜得钦文信,报告陶元庆君于六日午后八时逝世。雨。

  十一日星期。晴,午雨一陈即霁。下午家斌、友松来。

  十二日昙,大风。晨寄李小峰信,告以停编《奔流》。上午得幼渔信。下午访友松、家斌,邀其同访律师杨铿。晚得小峰信并版税五十,《奔流》编辑费五十。夜雨。

  十三日昙,午后雨。得霁野信。下午梁耀南来。友松、家斌来,晚托其访杨律师,委以向北新书局索取版税之权,并付公费二百。夜家斌来,言与律师谈事条件不谐,以泉见返。梁耀南来。

  十四日雨。午钦文托人送来璇卿逝世后照相三枚。下午家斌、友松来,仍托其往访杨律师,持泉二百。夜大风雨,屋漏不能睡。

  十五日雨。午后寄雪峰信并译稿两篇。午后得友松信并杨律师收条一纸。得淑卿信,十一日发。晚得小峰信并版税泉百,即还之。夜雪峰来并还泉卅。

  十六日昙。上午得杨铿信。得白莽信并稿。收霁野所寄《近代文艺批评断片》五本。午叶某来。午后晴。下午得钦文信,即复。小峰来。收教育部编译费三百。得杨骚信。夜友松、修甫来。

  十七日雨。上午复白莽信。寄淑卿信。午后复杨骚信。寄达夫信。寄矛尘信。下午访友松、修甫。晚得达夫信。

  十八日星期。晴。上午复达夫信。下午白莽来,付以稿费廿。得侍桁信。晚往内山书店。夜友松、修甫来。

  十九日晴。上午方仁自宁波来,赠蟹一枚。午杨骚来。

  二十日晴,热。午得季志仁信。午后寄侍桁信。下午徐诗荃赴德来别。晚得章廷骥信并稿。得达夫信。为柔石作《二月》小序一篇。

  二十一日晴。午后复王艺滨信。寄达夫信。寄霁野信。寄季志仁信。下午浴。友松、修甫来。夜雪峰来。

  二十二日晴。上午叶圣陶赠小说两本。下午石民来。衣萍、曙天来。

  二十三日晴。午后访杨律师。夜达夫来。得川岛信。友松来。

  二十四日晴,热。午后复矛尘信。晚友松来。夜雨。得杨律师信。

  二十五日星期。晴,热。午后同修甫往杨律师寓,下午即在其寓开会,商议版税事,大体俱定,列席者为李志云、小峰、郁达夫,共五人。雨。

  二十六日晴,热。上午得淑卿信,二十日发,午后复。得丛芜信。下午雨。往内山书店。钦文来。夜矛尘、小峰来,矛尘赠茗一包。钦文往南京,托以《新精神论》一本交季市。

  二十七日昙。上午收王余杞所寄赠之《惜分飞》一本。收季志仁所代买寄之《Les Artistes duLivre》五本,《Le Nouveau Spectateur》二本。下午骤雨一陈即霁。达夫来,并交厦门文艺书社信及所赠《高蹈会紫叶会联合图录》一本,先寄在现代书局,匿而不出,今乃被夏莱蒂搜得者。晚友松、修甫来。矛尘来。柔石为从扫叶山房买来《茜窗小品》一部二本,计泉二元四角。

  二十八日昙。上午得侍桁信。午后大雨。下午达夫来。石君、矛尘来。晚霁。小峰来,并送来纸版,由达夫、矛尘作证,计算收回费用五百四十八元五角。同赴南云楼晚餐,席上又有杨骚、语堂及其夫人、衣萍、曙天。席将终,林语堂语含讥刺,直斥之,彼亦争持,鄙相悉现。

  二十九日昙。上午梁耀南来。午后复侍桁信。寄幼渔信。晚明之来。夜矛尘来。柔石来,假泉廿。收本月编译费三百。

  三十日晴,大热。下午钦文来。夜矛尘来。

  三十一日昙。上午内山书店送来《世界美术全集》(三十二)一本。下午晴。理发。夜往内山书店。

  

九月[编辑]

  一日星期。晴。下午得季市信。

  二日晴。上午修甫、友松来。得石民信并稿。得杨骚信。夜得季志仁信。

  三日晴。晨复季志仁信。复季市信。复石民信。午后昙。复杨骚信。得友松信并铅字二十粒。晚朱君、陈君来。

  四日晴。无事。

  五日晴。上午得矛尘信。同广平往福民医院诊察。下午叶永蓁来并赠《小小十年》一部。修甫、友松来。

  六日晴。上午得石民信并稿。

  七日昙。上午秋田义一来还拓片。午钦文来。得小峰信并书报等。下午得淑卿信,九月三十日发。夜康农、修甫、友松来。

  八日星期。晴。上午辛岛骁来。下午钦文来,付以泉三百,为陶元庆君买冢地。得杨维铨信。夜校译《小彼得》毕。

  九日昙。上午复杨维铨信。复石民信。寄淑卿信。寄达夫信。得张天翼信并稿,午后寄还旧稿。晴。往内山书店买《世界文学全集》中之两本,每本一元二角。

  十日晴。上午内山书店送来《厨川白村集》(六)一本,全部完。午后雨一陈即霁。寄修甫信。下午达夫来。晚得小峰信并《奔流》第四期。得黎锦明信并稿。得罗西信并稿。得陈翔冰信并稿。得柳垂、陈梦庚、李少仙、范文澜信各一封,夜复讫。

  十一日晴。午后修甫来,托其以译著印花约四万枚送交杨律师。下午得达夫信,即复。下午往内山书店,遇辛岛、达夫,谈至晚,买《社会科学之豫备概念》及《?史丛录》各一部而归,共泉八元四角。得钦文信。得何君信。

  十二日晴。上午施蛰存来,不见。下午友松来。得矛尘信。

  十三日晴。上午收杨慧修所寄赠之《除夕》一本。午后收大江书店版税泉三百,雪峰交来。得侍桁信。下午得张天翼信。得诗荃信。晚得钦文信,夜复。寄协和信并泉百五十。假柔石泉廿。

  十四日晴。午后得白莽信并稿。

  十五日星期。晴,热。无事。

  十六日晴。上午得杨律师信。得侍桁信并稿。午后寄修甫、友松信。下午往内山书店买《支那历史地理研究》及续编共二册,泉十元八角。夜修甫及友松来,并赠糖食三合。

  十七日昙。午得有麟信。中秋也,午及夜皆添肴饮酒。

  十八日小雨。晨寄白莽信。夜濯足。

  十九日昙。上午得侍桁信并稿。午后小雨。朱企霞来,不见。晚达夫来。得叶永蓁信。

  二十日晴。下午友松、修甫来。广平从冯姑母得景明本《闺范》一部,即以见与。

  二十一日晴。上午友松送来《小小十年》五部。午杨律师来,交还诉讼费一百五十,并交北新书局版税二千二百元,即付以办理费百十元。午后寄友松信。下午白莽来,付以泉五十,作为稿费。晚康农、修甫、友松来,邀往东亚食堂晚餐。假修甫泉四百。

  二十二日星期。昙,午后晴。晚张梓生来。

  二十三日晴。上午得内山信片。午后得协和信。晚得霁野信。

  二十四日雨,下午晴。寄淑卿信,并九及十两月家用三百。内山书店送来绢品一方,辛岛骁所赠。得侍桁信。夜雨且动雷。

  二十五日昙。晨寄淑卿信,托其从家用款中取泉五十送侍桁家。午后得淑卿信,附刘升来信,二十一日发。内山书店送来《世界美术全集》(卅三)一本。下午收本月分编译费三百。达夫来别。夜发热。

  二十六日晴。上午往福民医院诊,云热出于喉,给药三种,共泉六元。下午送广平入福民医院。夜在医院。

  廿七日晴。晨八时广平生一男。午后寄谢敦南信。寄淑卿信。下午得友松、修甫信。夜为《朝华旬刊》译游记一篇。

  廿八日晴。上午往福民医院。下午寄霁野信。复友松信。秋田义一来,不见。往内山书店买文艺书五种共九本,泉十六元八角。买文竹一盆,赠广平。泽村幸夫来,未见。

  廿九日星期。晴。上午往福民医院诊,取药三种,共泉二元四角。晚康农、修甫、友松来访,夜邀之往东亚食堂晚餐。

  三十日昙。午后往福民医院,并付泉百三十六元。

  

十月[编辑]

  一日晴。上午得杨律师信。午后秋田义一来,赠油绘静物一版,假以泉五。下午往福民医院,与广平商定名孩子曰海婴。得何春才信。

  二日昙。上午友松赠仙果牌烟卷四合。午后修甫来。往福民医院。往内山书店。晚得达夫信。夜同三弟往福民医院,又之市买一帽,直三元。

  三日晴。晨复达夫信。寄钦文信。上午得叶永蓁信。友松来,即导之往福民医院诊察。视广平。

  四日晴。下午往福民医院。

  五日晴。上午寄霁野信并开明书店收条。午后友松来。下午季市来。往福民医院看广平。夜为柔石校《二月》讫。

  六日星期。晴。上午得淑卿信,二日发。往福民医院。夜雨。

  七日昙。午后往福民医院。往内山书店买《弁讵法》及《唯物的弁讵》各一本,共泉一元五角。又昭和三年板《锞赏 选》一帖八十枚,六元五角。晚得石民信。夜与三弟饮佳酿酒,金有华之所赠也。

  八日晴。午后得金溟若信。托三弟从商务印书馆寄自欧洲之书三种到来,托方仁去取,共泉十元五角。往福民医院。晚得史济行信。

  九日晴。上午寄淑卿信。泽村幸夫来,未见。午后得友松信。往福民医院。下午往内山书店。付朝华社纸泉百五十。得侍桁信并稿,济南发。夜方仁来假泉三十。托柔石送还石民译稿。

  十日晴。上午往福民医院付入院泉七十,又女工泉廿,杂工泉十。下午同三弟、蕴如往福民医院迓广平及海婴回寓。金溟若来,不见。达夫来,赠以佳酿酒一小瓶。晚夏康农来。

  十一日晴。上午内山赠孩子涎挂一个,毯子一条。下午得谢敦南信。夜得秋田信。

  十二日晴。午后秋田义一来为海婴画象,假以泉十五。夜译《艺术论》毕。

  十三日星期。晴。上午得罗西信。未名社寄来《蠢货》五本。下午寄雪峰信并《艺术论》译稿一份。夜往街闲步。

  十四日雨。午杨律师来,交北新书局第二期板税泉二千二百,即付以手续费百十。下午季市来。复罗西信并还稿二篇。晚收季志仁从法国寄来之《LeBestiaire》一本,价八十佛郎。夜往内山书店。付雪峰校对费五十。付朝华社泉五十。

  十五日雨。午后得雪峰信并还泉五十。下午达夫来。夜仍以泉交雪峰。

  十六日晴。上午得侍桁信。得丛芜信。下午请照相师来为海婴照相。

  十七日晴。上午代广平寄张维汉、谢敦南书各一包。午后修甫来。下午复侍桁信。复丛芜信。下午往内山书店买《若 ソ エトロCャ》一本,泉二元。夜同三弟、贤桢及煜儿往街买物。

  十八日晴。上午携海婴往福民医院检查,无病,但小感冒。下午赴街买吸入器及杂药品。晚得钦文信。

  十九日晴。上午得叶永蓁信。午后往内山书店买小书两本,共泉一元四角也。下午寄小峰信,晚得复。夜出市买茶叶两筒。

  二十日晴。星期。午后复小峰信。寄季市信。下午上街取照相,未成。魏金枝来。柔石得Gibbings信并木刻三枚以给我。得霁野信。

  二十一日晴。上午复霁野信。寄达夫信。午得友松信。夜同三弟往街买青森频果,在店头遇山上正义,强赠一筐,携之而归。

  二十二日晴。上午得友松信。下午取海婴照相来。托蕴如买小床、药饵、火腿等,共用泉四十五元。夜得绍原信片,即复。得田夫信,即复。

  二十三日晴。午后得季市信。以海婴照相寄谢敦南及淑卿。下午往内山书店取《世界美术全集》(十)一本,又杂书二本,共泉八元二角。

  二十四日晴。午后得淑卿信。得侍桁信并稿,即复。晚访久米治彦医士,为广平赠以绸一端。得罗西信,即复。得川岛信。

  二十五日昙。午后寄还投《奔流》稿八件。下午往内山书店。晚得季志仁信并稿。得徐诗荃信,柏林发。友松来。

  二十六日昙。午后寄母亲小说及历本,淑卿《奔流》及《朝华》,子佩《语丝》。下午朱君来。石民、衣萍、曙天、小峰、漱六来,并赠孩子用品。得王宗城信并稿。夜康农、友松来。倪文宙、张梓生来。

  二十七日星期。昙。上午得侍桁信。下午修甫、友松来,并赠毛线一包。

  二十八日晴。上午寄矛尘信。寄淑卿信。午后季市来并赠海婴衣冒。收教育部编辑费三百。友松来。寄小峰信并稿。下午往内山书店买《囝案资料丛书》六本,杂书三本,共泉十七元三角。

  二十九日昙。午后达夫来。

  三十日小雨。上午得罗西信。

  三十一日小雨。上午寄霁野信并《文艺与批评》五本,还作者像片一张。午后友松来。夜律师冯步青来,为女佣王阿花事。

  

十一月[编辑]

  一日晴。上午携海婴往福民医院诊察。午得矛尘信。夜得友松信。

  二日晴。午后友松来,假以泉五百。下午往内山书店。杨骚来。汤爱理来。夜张梓生来。食蟹。

  三日星期。晴。上午泽村幸夫赠《每日年锞》一部。得梁耀南信。

  四日昙。午后得杨律师信。晚得小峰信并书籍、杂志。夜康农、修甫、友松来。康农赠孩子衣帽各一。雨。

  五日昙。午后友松、修甫来。下午访杨律师。许叔和来访,未见。夜雨。

  六日雨。上午携海婴往福民医院诊。午得侍桁信。晚得小峰信并《奔流》稿费二百,即复。收靖华所寄赠《契诃夫死后二十五年纪念册》一本。得黎锦明、陈君涵、陈翔冰、孙用、方善竟等信及稿。

  七日昙。上午得杨维铨信。得汤爱理信。晚修甫、友松来,邀往中华饭店晚餐,并有侃元、雪峰、柔石。真吾赠芋头及番薯一筐。

  八日晴。午后复汤爱理信。复矛尘信。下午往内山书店。夜蓬子来。

  九日昙。午后寄孙用信。下午雨。得吴曙天信。夜得王任叔信。

  十日星期。晴。上午携海婴往福民医院诊察。午后得淑卿信,一日发。下午昙。复王任叔信。复吴曙天信。复陈君涵信并寄还稿。友松来。晚雨。得白莽信。

  十一日晴。午后寄友松信。夜得小峰信并《奔流》稿费一百。

  十二日晴。午后友松来。下午往内山书店。得友松信,即复。夜蓬子来并赠《结婚集》一本。

  十三日晴。上午得汤爱理信。得汪馥泉信,即复。下午修甫、友松来,托其寄王余杞信并汇稿费十元。寄达夫信。晚杨骚、凌璧如来。夜理发。寄友松信。寄小峰信。

  十四日昙。上午携海婴往福民医院诊。得孙用信并世界语译本《勇敢的约翰》一本。下午寄淑卿信。得友松信,即复。往内山书店买《造型芸术社会学》、《表现派纹样集》各一本,共泉五元三角。

  十五日雨。上午得丛芜信。得钦文信。得有麟信。下午陶晶孙、张凤举及达夫来。晚得达夫信。

  十六日晴。上午得淑卿信,十二日发。得章廷骥信并稿,即复。晚得小峰信并《语丝》。夜寄石民信。寄季志仁信。寄徐诗荃信。雨。

  十七日星期。昙。下午达夫来。装火炉用泉卅二。

  十八日晴。上午寄黄龙信并还稿。寄何水信并〔还稿。寄霁野信并附与靖华笺3〕。寄丛芜信。携海婴往福民医院诊察。下午往内山书店买《ロCャ社会史》一本,一元三角。得霁野信。买煤一吨,泉卅二。夜得丛芜信。友松来。

  十九日晴。上午得石民信。得矛尘信。从德国寄来《Neue Kunst in Russland》一本,价三元四角。下午昙。往制版所托制版。晚秋田义一、卫川有澈来。夜修甫、友松来。二十日昙。上午寄孙用信并稿费十二元。夜雨。

  二十一日晴。上午得杨骚信。晚修甫、友松来。

  二十二日晴。上午携海婴往福民医院诊。午后复杨骚信。寄小峰信。下午往内山书店买雕刻照片十枚,二元。杨律师来,并交北新书店第三次版税千九百二十八元四角一分七厘。夜编《奔流》二之五讫。二十三日晴。午后往制版所。下午衣萍、小峰来。杨骚来。夜蓬子来。雨。

  二十四日星期。晴。夜友松来。得范沁一信。

  二十五日晴。上午得淑卿信,二十二日发,附心梅叔信。午后得侍桁信。得孙用信。收本月份编辑费三百。下午刘肖愚来。以商务印书馆存款九百五十元赠克士。夜复侍桁信。收《萌芽》稿费泉四十。汪静之来。

  二十六日晴。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福民医院诊察,体重计三千八百七十格伦。下午往小林制版所取铜版。得王余杞信并稿。达夫来。寄心梅叔泉五十。寄季志仁信并泉五百法郎。晚许叔和及夫人、孩子来。

  二十七日晴。上午复王余杞信,附与霁野笺。午后修甫、友松来。下午寄淑卿信并家用三百。往内山书店买书四本,共泉九元一角。又取《世界美术全集》(十一)一本,一元七角。晚雪峰来还泉十五。假柔石泉百。

  二十八日晴。午后寄范沁一信。得季志仁信。下午望道来。得小峰信。

  二十九日晴。午后同柔石往神州国光社,无物可买。往中美图书馆买《Great Russian ShortStories》一本,六元四角。夜译《洞窟》毕。

  三十日晴。上午同广平携海婴往福民医院诊察。下午寄徐诗荃以《奔流》、《语丝》及《野草》共一包。往内山书店买书三本,三元四角。得范沁一信。

  

十二月[编辑]

  一日星期。晴。下午得钦文信。牙痛。

  二日晴。上午复钦文信。复季志仁信。以书籍及杂志寄季市、淑卿。夜雨。

  三日雨。上午得刘肖愚信。下午修甫来。夜译《恶魔》毕。

  四日晴。上午寄小峰信。得叶永蓁信。携海婴往福民医院诊察,衡其体重,计四千一百十六格兰,医师言停服药。午后周正扶等来迓往暨南学校演讲,下午归。得小峰信并《语丝》。晚往内山书店买《近代剧全集》一本,一元四角。

  五日晴。午后修甫、友松来。下午同柔石往天主堂街看法文书店。往内山书店买《康定斯基芸术论》一本,八元二角。夜友松来。

  六日晴。无事。夜雨。

  七日雨。似微发热,服阿司匹林两片。

  八日星期。雨。下午柔石赠信笺数种。出街买频果、蒲陶。

  九日雨。上午得素园信片。得侍桁信。下午出街买稿纸及杂志两本,用泉四元。夜夏康农及其兄来访。

  十日晴。午后往内山书店买《ゲリ?童话集》(六)一本,五角。寄侍桁原稿纸三百枚。夜得小峰信,即复,并附译稿一篇。

  十一日晴。无事。

  十二日昙。午前修甫来,并交白龙淮信。午后得淑卿信,五日发。叶永蓁来。

  十三日昙。上午复白龙淮信。复淑卿信。午后得林林信并稿。夜雨。

  十四日昙。下午得徐诗荃信,十一月廿二日发。晚雨。似感冒发热。

  十五日星期。雨。下午服阿司匹林二片。下午贺昌群及其夫人、孩子来。梁耀南来,未见,留盈昂所寄赠之《古骸底埋葬》一本而去。晚得小峰信并《语丝》及《呐喊》、《彷徨》合同,即复。夜雨霰。

  十六日雨。午后托三弟汇寄金鸡公司泉三十元四角并发信片,定书二种。

  十七日晴,冷,下午昙。往内山书店买书五本,共泉二十二元。晚小峰遣人持信来,即付以《呐喊》书面铸板一块,《彷徨》纸板一包,二书版税证各五千。

  十八日雨。上午内山书店送来书两本,计泉十三元五角。

  十九日雨。无事。

  二十日晴。上午收霁野所寄《四十一》序一篇。得扬州中学信,午后复。下午往内山书店买文艺书三本,共泉十元五角。夜似发热。

  二十一日雨雪。上午得陈元达信并稿。

  二十二日星期。晴。上午党修甫来,并赠《茶花女》两本。午后刘肖愚来。晚雪峰为买来《ロCャ社会史》(2)一本,价一元。夜作杂文一篇。

  二十三日晴。下午杨律师来并交北新书局第四期版税千九百二十八元四角一分七厘,至此旧欠俱讫。夜假柔石泉百。

  二十四日晴。下午收杨慧修所寄《华北日报附刊》两本。林庚白来,不见。

  二十五日晴。上午得史沫特列女士信,午后复。寄修甫信。下午寄淑卿信并明年正、二月份家用泉三百。得侍桁信。夜秋田义一偕一人来,未问其名姓。夜雨。

  二十六日雨。上午复侍桁信。寄中华书局信,索《二十四史》样本。下午寄神户版画之家信。往内山书店买书三本,共泉十六元二角。晚林庚白来信谩骂。真吾来并赠冬笋。雪峰来并交《萌芽》稿费二十七元。

  二十七日小雨。午后得杨维铨信。下午史沫特列女士、蔡咏裳女士及董绍明君来。董字秋士,静海人,史女士为《弗兰孚德报》通信员,索去照相四枚。

  二十八日昙。午后修甫来。夜小雨。

  二十九日星期。昙。上午内山书店送来《世界美术全集》(二七)一本,价二元也。午后同真吾、柔石及三弟往商务印书馆豫定《清代学者像[传]》一部四本,十八元。并取所定购《Bild und Gemein-schaft》一本,七角。往北新书局为谢敦南购寄《语丝》第一至第{第}四卷全部,又《坟》及《朝花夕拾》各一本。夜马思聪、陈仙泉来,不见。寄徐诗荃信。寄陈元达信并还译稿一篇。

  三十日昙。上午得杨骚信。午后往内山书店买《王道天下之研究》一本,十一元。又《改造文库》二本,六角。夜真吾为买原文《恶之华》一本来,一元二角。

  三十一日昙。上午寄还岭梅诗稿。收编辑费三百,本月分。下午往内山书店买《美术丛书》三本,《日本木彤史》一本,杂书两本,共泉二十三元。夜濯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