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天啓贛州府志 12.djvu/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而南贑又接壤于袁臨吉安其鹽順流而下

 計日可至勢易而費省故其價也賤若淮鹽

 數千里逆水而上江湖浩蕩灘石峻險舟行

 累月不能至而又有覆溺之患勢難而費倍

 故其價也貴以民情度之未有不苦貴且難

 而樂賤且易者禁其所樂而投之以所苦其

 誰與之今天下一家或淮或廣孰非王民矧

 廣鹽久行何必過爲更張瘠廣而益淮哉吉

 安之人間此議而淮啇又簧鼓其間以故賈